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00章 热心的桑十四

第100章 热心的桑十四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季氏和晟郎君独自在厅中说话时,季英英就蹲在北窗下。

  家里突然出现的衙役让她害怕。她不会去添乱,但她却忍不住不来偷听。支走季嬷嬷后,她就悄悄沿着墙根蹲到了窗户底下。

  母亲和晟郎君的对话让她心如刀绞。她捂着嘴,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是她的错,她那样轻易地就入了套,还把晟郎君当恩人看待。她天真的以为靠自己的手艺和大哥的勤劳可以还清欠债。她真是蠢!母亲一眼就看穿的事,她怎么就想不到。是啊,真是巧。家里急着用参,晟郎君就有一支,还让季贵叔看见。

  她想起那晚晟郎君说过的话。他躲在窗外把自己和赵修缘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看不上她的首饰金银,他要的报酬是她。他设局只是为了要她心甘情愿地为他效力。

  听到晟郎君推门出去的声音,季英英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她怕母亲知道自己偷听,从后门跑了出去。

  等她绕过后巷跑到前面时,晟郎君已经从大门走了出来,正背对着她去解系在栓马石上的马匹。

  季英英握紧了路边拾到的鹅卵石,猫着腰走到了他身后,举起鹅卵石就砸。

  阿晟仿佛脑后长了眼睛,轻松地转身,一手擒着她的手腕,一手卡住了她的脖子将季英英按压在了墙上。

  手腕受不住他的力气,她情不自禁松了手。鹅卵石落下,恰巧砸在了她的脚上。季英英疼得眼泪花都出来了。

  见着是她,阿晟手上略松了力道。见此情景忍俊不禁,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嗯?”

  季英英气得张嘴想骂,喉间一紧,顿时憋红了脸。

  他逼近了她,仗着马匹与宽大的袍袖将她藏在自己的阴影下。他的手一点点扼紧了她的咽喉,看着她在自己手中徒劳的挣扎:“砸破我的脑袋,季家就不用还聚彩阁和赵家的钱了?还是你那姨父肯撤了状纸,饶过你母亲?瞧着聪明,怎这般蠢?惹怒我,不怕家破人亡?”

  英俊的脸上布满嚣张冷血的气息。他既不用力捏断她的喉骨,也不让她好过。就这样看着她像一条上了岸的鱼,难以呼吸。

  季英英尽管难受,却死死地瞪着他。一副你掐死我我也要揍你的表情。

  大概是觉得给她的警告足够了,阿晟慢慢松开手指:“你还有用。本……不想这样对你。记住了,莫要再冒犯我。”

  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季英英瞬间又活了过来。她实在太恨他,腿用力往上一抬。

  “嘶!”阿晟疼得脸色大变,松开了手,弯着腰像一只煮熟的大虾。

  季英英嗖地绕过他跑到了一丈开外,朝他狠狠地啐了口唾沫。如果不是怕宅院里的人听见,她早就破口大骂了。

  阿晟实没想到她这样泼辣,疼得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巷口不远就是大街,人来人往。季英英机灵地站在季家大门外面,出了口气总算心里舒服了点。可她又舍不得不看他的狼狈样就此逃进家中,琢磨着他敢再跑来抓自己,就扯开喉咙喊救命。

  死丫头,他要杀她全家!终于熬过那阵巨痛,看到季英英还站在台阶下看热闹,一股怒火油然升起,他大步走向她。

  季英英尖叫了声,转身就跳进了家门。不料进门时被门槛绊了一跤,扑咚摔了个狗趴。

  阿晟目瞪口呆,继而怒气全消,哈哈大笑起来。

  他牵了马,一跃而上。骑在马上看着季英英龇牙咧嘴爬起来,提着马鞭指着她道:“记住了,下一次再见面,你一定会趴在地上求饶!”

  “啊呸!不就是欠了你一只参?姑奶奶没钱明儿就上峨眉山挖一箩筐赔你!长得跟昆仑奴一般黑,谁稀罕再见你?没得晦气!你如此阴险毒辣算计我家,我咒你不得好死!滚!”

  季英英再也忍不住,哐当关上了大门。

  关了门,她又奇怪了:“田叔呢?我在门口闹这么大动静,怎不见他?”

  正纳闷着,田玉从二门处走了出来。见到季英英站在大门口吓了一跳:“小娘子怎在这里?季福大哥被官差推倒扭了腰,小人才了请郎中看他,听说太太晕倒了,刚把郎中送过去。”

  母亲定是被晟郎君气的。季英英撒腿就跑回了后院。

  季家来了官差,扯进了杀人沉船案的事,转眼就传遍了三道堰。

  这天正是牛五娘三朝回门。赵修缘与她一起回益州城的路上,碰到了前往季家拿人的捕头。他面色沉静地陪着牛五娘继续前行,恨不得倒转马头,奔回三道堰。祖父的话再一次在他耳边响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家要做那只最后吃到食物的黄雀。那神秘人竟然有这般能量,将一起杀人案与季氏扯上关系。如果他要对付赵家呢?赵修缘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悄悄叮嘱赵安回去打听,对牛五娘更客气了。

  最早知晓季家案子的人是桑十四郎。

  义川男遣了个管事,拿了信直接进了太守府。京中有人好办事,再加上奉上的重礼。当天太守就发了缉捕文书,要拿季氏下狱。事涉长安伯爵府与宗室,又是姐妹情仇。人们对贵人们的事总是更加关注。桑长史回家就摆给了夫人听。

  桑十四想起那天见到季氏的感觉,露出听到说书先生揭开谜底时的表情“原来如此!”

  说到动机,二十年前姐妹易嫁便是最大的动机。季氏能不恨夺了自己姻缘的妹妹么?虽然桑十四并不认为气度高华的季氏能干出买凶杀人的恶事。

  他敏锐地捕捉到父亲末了一句感慨:“男爵府的管事前脚刚离了府衙,紧跟着又来了一位师爷打扮的人求见太守。不晓得这位师爷是何来头,太守又紧急发了张押票嘱人告知去了三道堰的捕头。容明日升堂后,再召季氏过堂应讼。可奇怪的是,那位师爷并没有替季氏说好话。太守大人肯定帮着男爵府。”

  虽有大唐律,案子怎么断,还是太守说了算。季家要遭殃。桑十四郎得出了这个结论。

  “三郎,恐怕你回来已经物是人非。”桑十四感慨了句,始终无法对季家的事袖手旁观。明天就要开堂审案,怎样才能帮到季氏?他在院子里烦躁地绕圈,一拍脑袋,有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00章 热心的桑十四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2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