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13章 相对生恨

第113章 相对生恨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季家的喜气隔着一条街都能感觉到。

  碧水园外面一池枯荷残梗,寒意更甚。牛五娘不是喜欢苛待自己的人。今年动工挖地龙是不成的了。公中拨了两倍份例的无烟银霜炭也不够烧。反正赵家的聘礼丰厚,她花了大把私房银子嘱人去买。房里火盆不分昼夜地烧出了一室春意。

  牛五娘只顾着碧水园,连她的陪嫁丫头们都没冻着。买的几大车炭一斤也没送到月锦堂。

  牛五娘做做样子,将私买的炭送些来,赵申氏的心气也平了。哪有儿媳自己享乐不孝敬公婆的?赵申氏气得不行。

  她是菩萨,得供着!

  赵申氏一直念着这句话让自己忍。私下里难免不对丈夫和儿子报怨。

  说的时候多了,赵修缘看牛五娘又多了一层厌恶。

  他是爬进一口空铁锅里的蚂蚁。本想进来叨块肉。肉没吃着,锅烧得热了,一时间爬不出去,烦躁得不行。

  “不是吹嘘着太守大人不敢在你爹面前大口喘气么?太守可没听你爹的话,把季氏问了死罪。”

  “杨家的人抬了压惊酒去了季家。堂堂三品大将军整不过五六品的录事参军。嘁!”

  赵修缘一句接一句说着风凉话。

  杨家为什么突然和季家走动得这般殷勤?他根本用不着打听,直接想到了杨静渊要和季英英定亲。他无力阻拦。就连捏着季家的欠条,季耀庭前两天就请了里长和朱二郎作陪,抬了成色十足的金子赎回去了。

  祖父沉得住气,一句话:“给!”

  人家提前还钱,连本带息。金子比制钱贵。当着里长和朱二郎的面,赵家能说什么?只能把欠条还了。

  祖父说,来日方长。

  本想借牛副都督的权势,直接定了季氏的罪。扣在衙门,不怕季氏兄妹不倾家荡产,想尽办法搭救。

  结果,太守断了季氏无罪。欠债又给还清了。赵修缘看着牛五娘就来气。他为什么娶她?娶这个两颊有斑,不见人都要用厚脂粉涂得满脸雪白的丑女人?不就因为她娘家有权吗?

  “你不是恨杨静渊回拒了亲事,想把杨家踩到泥里?他要娶季二娘,你就眼睁睁看着?”

  赵修缘说了半天,见牛五娘跟没听见似的,仍然娴静自若地打谱下棋,一气之下上前掀翻了棋桌。

  地上铺着毯子,棋盘摔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棋子哗啦一声四散滚落。牛五娘手指间夹着一枚黑棋子。她将棋子攥进了掌心。

  她垂着眼,看着贴身侍婢玉缘蹲着去捡棋子,轻声说道:“下去!”

  玉缘住了手,欠身行礼,正要退出房门时,赵修缘喝道:“站住!”她吓了一跳,就看到赵修缘大步走过来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拖到了牛五娘面前。

  他的手捏住了她的下颌,迫着她抬起脸来:“长得还不错,皮肤真好。脸上一点斑都没有。”

  玉缘猛地扭开脸,朝牛五娘跪了下去:“娘子,奴婢不愿!”

  牛五娘松开手,掌心的棋子掉在了地上,骨碌滚动着。她站起身来,淡淡说道:“我有了孩子,就让你纳妾。玉缘,下去吧。”

  赵修缘铁了心要和她对着干:“我就要她!”

  牛五娘没有回答,平静地看着玉缘。

  玉缘身体颤抖着,一咬牙从髻上拔出了簪子,对着脸颊狠狠一划。白皙的肌肤上像有人用朱砂笔划出一道红痕,鲜血涌了出来。

  “你……”赵修缘不知道她的婢女这般听话烈性,惊得目瞪口呆。

  “她的命是我的。她只毁了半张脸,如果你还想要她,她不会介意毁了另一半脸,更不会介意让全身都弄出伤疤来。”牛五娘平静地说道。

  “你是疯子!”赵修缘忍不住骂道。

  “我不是疯子。我只是让你知道。我乐意的话,可以让你坐拥数美。我不乐意的话,你这辈子就只能对着我这张满是疤痕的脸!”

  赵修缘清俊的面容变得铁青。

  牛五娘挥了挥手,玉缘默默地起身,退了出去。

  “知道为何太守大人会判季氏无罪?”牛五娘闲闲地坐了下来,“没有证据。沪州府衙传来消息,在下游找到了活下来的船老大。根本没有水匪。是风浪将船卷向了礁石。别忘了季氏总归出身长安伯爵府。姐妹相残的事,有损伯爵府的颜面。就算阿爹强逼太守问了罪。没有杨家,季氏兄妹也不会向赵家求助。定会前往长安。你家的算盘迟早会落空。错过这个陷井,将来还有机会。可是作为人证的侍婢突然寻了死。将来,还有文章可做。”

  赵修缘眉毛一扬:“那侍婢是你爹……”

  牛五娘没有正面回答,淡淡笑了:“石参军提着那么沉的箱子进太守府,出来时两手空空。傻子也知道杨家想替季家说情脱罪。他又进了女牢。将来,如果案情有了变化,石参军还脱得了干系?杨石氏不就仗着她有个做官的哥哥么?”

  就像一瓢凉水浇进了锅里。赵修缘的烦躁一扫而空:“那现在季家和杨家走得越来越近,就只能看着季二娘嫁进杨家去?”

  “季二娘和季氏一样性烈。她不乐意,进了赵家,就能帮你家染色配色?反正我要把杨家拖进泥沼,她嫁过去了,一块陪葬也好。”牛五娘说完站起了身往外走去,“有些事,郎君当把目光放得长远,三思而后行。今天的事,下不为例。否则,我会毁了你的脸,正好与我相配。”

  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的话让赵修缘悚然。他颓然地坐下。他这是娶了个什么女人?

  “牛五娘。等毁了杨家,赵家强大。你若有了孩子,我一定掐死他!”

  牛五娘顺着回廓走到玉缘住的西厢。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玉缘已经洗干净脸,上了药。半边脸用白布包裹着。看得出她才哭过,眼睛红红的。

  “玉缘,疼吗?”牛五娘轻声问道。

  玉缘摇了摇头:“奴婢晓得轻重,伤口又细又浅,瞧着吓人罢了。娘子不必担心。”

  牛五娘坐在榻上,眼泪滚落出来:“赵修缘,你予我的羞辱,他日我必一一还给你!”

  玉缘跪在了她面前,怜惜地说道:“娘子,你配得上全天下的男子,何必要为了一个杨三郎嫁到赵家来?”

  “我恨他!恨他!”牛五娘捶着床榻,低低地哭道,“我那么喜欢他……”

  玉缘迟疑了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道:“娘子别伤心了。您想怎么对付杨家,奴婢都会帮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113章 相对生恨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4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5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