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番外二:婚后

番外二:婚后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杨静渊以病离开了军营。回到杨家,他又成了原来府中无所事事的庶子。杨大太太经历变故之后,对产业看淡了许多。杨静山利落地将父亲原本想留给杨静渊的产业都清理了出来,嘱人抱了账本契约送到了明月居。

  “这下三爷有事做了。”季英英拍了拍装满账本的木箱,打趣地说道,“免得你闲得无聊心慌。”

  杨大老爷三年丧期还未满。季英英也要给季氏哥嫂服丧。两人孝中成亲,这时侯欢喜圆房,心里都有一道坎过不去。

  分离重逢,杨静渊恨不得将季英英拴在裤腰带上,片刻不得离身。人是明明在眼前,还是吃不着。他如何不心慌?

  一旁服侍的香油都看出来了,三郎君有心事。他体贴地问杨静渊是否离了军营,闲得发慌?

  “不是离了军营闲得心慌……这种感觉呢,就像饿了三五天,厨子说正在炖红烧肉,你坐在桌边等啊等啊,等得前胸贴后背,催问厨房数次,总是答你肉还没有炖好。还得再等。”杨静渊无聊地用剑画着地面,一阵长吁短叹。

  香油似懂非懂,顿觉饥肠饥肠辘辘:“三郎君,小时侯你还带着小人进厨房偷吃呢。解解馋也好过空着肚子苦等啊。”

  偷吃?我想偷吃不假,你也敢想?杨静渊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收剑回鞘:“今天就练到这儿。回去用朝食了。”

  踏着初升的朝阳,杨静渊带着香油回了明月居。

  早食是各院小厨房自做。他冲了个澡收拾停当出来,桌上已摆好了百合莲子粥与绿豆粥,一盘花卷,一盘肉馒头并三碟凉拌小菜。

  季英英穿了件青色大袖衫,白色高腰长裙,清水芙蓉似的。摆碗筷时,袖子滑到手肘,露出嫩白的手。

  “有红烧肉该有多好啊。”杨静渊被那抹懒白闪花了眼睛,撇了撇嘴,小声地嘟囔。

  季英英给他舀了碗百合粥后坐下,有些不解:“你不茹素了?”

  从前在青城山中,杨静渊就告诉过她,三年孝期,他不沾荤腥。

  被季英英噎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想出话来解释。季英英以为他话说出口后被大太太和两个哥哥笑话,目光温柔瞅着他轻声说道:“要不,我偷偷给你吃?”

  杨静渊听到偷吃,脸皮顿时涨得通红,心跳如擂鼓,总觉得心事被季英英看穿,又羞又惭,端起碗挡着脸,几口喝完粥就起了身:“我再去练练剑。”

  “哎,明儿再练吧。大哥送来的账册地契这些你还没看呢。”季英英赶紧叫住了他。

  外头的掌柜庄头还等着拜见新主子呢。好几箱账册,连封皮都没揭。杨静渊查过后,还要与杨静山移交画押。可没时间容他再去练剑消磨一整天。

  提到父亲给的产业,杨静渊的窘意消散了。他又坐下来,催促季英英用饭:“吃完我有事和你商量。”

  待用过饭,夫妻俩独坐在书房里。杨静渊开口道:“英英,我不打算拿回这些产业。”

  他有些忐忑。没有这些产业,他一穷二白。季英英要跟着他吃苦。

  “你想分家?”季英英一语道破杨静渊的心事。

  杨静渊解释道:“树大分枝,我是庶子,本该分出去单过的。我是庶子。我姨娘没有嫁妆留我。父亲本不该有私房,他所有的财产都是杨家的产业,我能分到青城脚下的那间田庄就该知足了。”他停了停,又道,“你放心,我总能养活你的。”

  “好。”季英英心想,虽说与大太太前嫌尽释。杨家大宅里的规矩仍在,小两口分出去过,自己当家作主,更自在。

  听她干脆地应了,杨静渊又迟疑起来,伸手抱了她坐在膝上,认真地说道:“你不后悔?也许将来我就只能种着田庄那几亩地,供不起你穿锦衣了。”

  季英英眉开眼笑地勾着他的脖子道:“谁说只能种地才能赚银子的?分了家,总有法子的。”

  也对,他跟着老管家学了些商道,在杨家无法施展,分家后他就能自己经营。杨静渊笑着握了她的手,瞧着眼前粉嫩的脸颊,又想到了偷吃一语。心里想着,已亲了上去:“还有半年除服。除服后咱们就……

  季英英急急地说道:“要给母亲再守完一年孝期才能圆房呢。”

  “我是说父亲孝期除服后,就分家。”果然,对上季英英羞恼的眼神,杨静渊越发一本正经地训她:“你胡思乱想什么呢?”

  我胡思乱想?要脸不要啊?季英英低头盯着落在胸前的爪子,气得一巴掌拍了下去,扭身就从他膝上跑出了房门:“杨三郎,你的手往搁哪儿?!”

  人已跑了个没影,杨静渊独自望着手掌出神,半晌才喃喃道:“红烧肉炖得酥软,也就这感觉了。”

  杨大太太为了分家一事哭了几场,回回都被杨静渊哄得破涕而笑。杨静渊坚持,最终收下了青城山脚那间田庄。杨大老爷除服礼后带着季英英离开了杨家。

  季英英当初嫁过来,带了季嬷嬷一家陪房,两个丫头。两个婢女流落南诏生死不知,季嬷嬷死在蚩狂刀下,季富回了三道堰。她和杨静渊两人,让香油赶了一辆马车简简单单就离开了杨家。

  季家除了季英英已经没有主子了。两人先回了三道堰。留了李嬷嬷与季贵一家在季家老宅。带了家中老仆,收拾了行装就去了青城脚下的田庄。

  季英英有手艺,她从来没打算放弃季氏浣花染坊,庄子后院重新购置了染缸。杨静渊一身力气正好派上用场。

  染出的丝线布料送到老宅铺子上,浣花染坊重新开张。

  朝廷新任命的节度使李德裕“乃练士卒,葺堡鄣,积粮储以备边,蜀人粗安。”

  转眼半年过去,季氏的孝期也满了。

  吴嬷嬷算着日子,叹息小夫妻不容易,叫上田嬷嬷张罗着布置新房。

  杨静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太阳高升。因季英英已在杨家拜过了祖宗牌位,行礼过了堂。杨静渊不好惊动杨家人,只请了师傅下山,换了服饰与季英英重拜天地。

  家中人少,老道也不讲虚礼。杨静渊这个洞房无人灌酒人自醉,更无亲朋打扰春宵,好不得意。

  称杆挑开盖头,饮了合卺酒,瞧着三位嬷嬷带着新买的小丫头笑吟吟地离开。杨静渊再也不装矜持了,大叫一声:“娘子,我想死你了!”朝着季英英扑了过去。

  季英英被他一把抱住,忍不住惊慌失措:“床上全是花生核桃……”

  杨静渊身手敏捷,跳上床时空中抱着她翻了个身,自己成了垫背的,重重摔倒在床上。

  身下数声花生破壳的轻响,几枚圆滚滚的核桃好巧不巧顶在他脊梁上,疼得他嘶嘶直抽,偏要强装无事:“我反应还快吧?”

  听到他声音发颤,季英英趴在他胸口笑着掰他的手:“起来,我把床榻收拾了再睡。”

  杨静渊恨死了咯着骨头的核桃,抱着她坐了起来:“我来。你先去梳洗。”

  季英英笑盈盈地去了沐间。等她出来,杨静渊拢了一包零碎,正满床榻翻找漏网之鱼,嘴里念念有词:“花生大枣核桃……生个女儿叫花生,生个儿子叫大枣,再生个儿子叫核桃。这还有个,得多个儿子……”

  她款步上前,从身后抱住了他,脸贴在他背上轻声说道:“姓季好不好?”

  “我的儿子凭什么姓季?”杨静渊下意识地反对。

  回转身,季英英满脸是泪,吓得他慌了手脚:“怎么哭了?”

  “季家无后了,我想生个儿子过继给哥哥,好不好?”季英英泪眼朦胧地求他。

  他忘了季家已无男丁。杨静渊一怔,满心愧疚。他不是舍不得儿子改做他姓,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己。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季英英哗地抬袖擦了泪,露出大唐蜀中小娘子的彪悍:“你答应就罢,不答应,没花生没大枣没核桃!”

  威胁他么?有用么?杨静渊眼中桃花怒放,微笑着解了腰带,除了衣裳,自在往床上一躺,朝季英英勾勾手指头:“凡事好商量。为夫不介意过继一个儿子给季家。可娘子能不能生,为夫就不晓得了。”

  季英英咬着唇扭了半天衣角,和杨静渊眉来眼去斗了半天眼神,终于下定决心,昂首挺胸眼中款款上榻:“那就试试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番外二:婚后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2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