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蜀锦人家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7章 假死

第267章 假死

所属书籍: 蜀锦人家

  没有更多的言语,杨静渊和晟丰泽瞬间同时出手。

  杨静渊的武艺比晟丰泽高,手中宝剑占了武器优势。仅几招,就差点将晟丰泽逼进火海里去。两人都顾忌着季英英,不约而同地将战场选择在燃烧的前屋。支撑房间的柱子又补撞断一根,半边屋轰然垮塌,堵塞了半边房屋。踢飞摔落的木料瓦片,谁都不肯往季英英处移动。

  “再不停手,我就去死!”

  季英英呛咳喊叫的声音让两人一怔,同时跃开。

  杨静渊扭头回望,见她拿着自己送的那把小刀压在了脖子上。

  “今晚埋伏的人是要对付您的吧?王爷。我死了,杜彦就会趁机把罪名安在您头上。笑得最开心的人会是他。”

  “三郎,我想活着回大唐。我不想死在南诏,死在赵修缘家里。你会来接我回家吧?”

  空间一分为二,火窜到了后屋的屋顶上。烟比先前更浓,季英英靠着墙站着。她说话时拿开了遮住口鼻的裙摆,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执刀的手没有半分犹豫,在纤细的脖子上拉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杨静渊注视了季英英很久。他不是傻子。如果不爱着她,晟丰泽不会冒火闯进来。她也不会用死来要挟晟丰泽。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怎会顾惜她的性命。

  她值得晟丰泽爱。但他想,他再也不会疑她。他单枪匹马闯进太和城,他再不情愿,也无法在千军万马中带着她逃离。

  “将来我纵马南下时,晟丰泽,你我战场见罢。英英,我会来接你回家。”

  杨静渊脚尖在地上一点,已轻飘飘地跃上了房梁。宝剑横劈,身体直揉而上。轰地将屋顶破开一个洞,冲了出去。

  听到外面传来的惊呼声与兵器相碰的叮当声,季英英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的心。就这样闯出去,他能逃走吗?

  杨静渊来了,她一口一个“您”。晟丰泽眼睛酸涩,他想,是被这烟熏得。为了杨静渊,她以死相逼,不过是想让他放杨静渊安全离开罢了。

  后墙发出沉闷地敲击声。

  晟丰泽快步走过去,弯腰将她脚上的镣铐打开,淡淡说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你小看了杨静渊的武艺。他一个人凭借夜色遮掩,脱身容易。”他听着墙上的动静,将季英英扯到了身边。

  “装死!”晟丰泽低声说道。

  她怎么装?季英英咳得停不下来。晟丰泽无奈,冲着她的后颈轻轻劈了一记,顺手用披风将她裹了起来。

  墙轰然被锤出个大洞。

  晟丰泽抱起季英英从墙洞里走了出去。

  看到他,赤虎欢喜地扔了铁锤哭了起来:“主子,我就知道这招管用!”

  晟丰泽冷冷说道:“走吧。”

  “哎。”赤虎应着,护着他往前院走去。

  “英英!英英她怎样了?”赵修缘见晟丰泽抱了人出来,顾不上灭火了。

  “她本来可以逃出来的。是你锁着她。所以她死了。赵副使心里很得意吧?她终究还是落在了你手里,终究还是死在了你手里。”晟丰泽盯着赵修缘笑了。

  “死了?她不可能死了!”赵修缘大叫一声,伸手就去揭裹在季英英身上的披风。

  晟丰泽一脚狠狠踢中了他的心窝。瞧着赵修缘被踹在地上直咳血,晟丰泽环顾着四周,目光从那些涌进来的士兵脸上扫过,一字字说道:“赤虎,谁挡了我的路,杀!”

  “是。”赤虎听到季英英死了,脸也黑了。提着刀逼视着士兵。

  脚步所到之处,士兵纷纷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第一次救她,他就这样抱着她逃离。她软软地窝在他怀里,一次又一次,渐渐填满了他的心。

  这是最后一次了。他想出了让她假死的法子。等送了她走,他真的再也不能这样抱着她。他的心从此就空了。

  赤虎护着晟丰泽上了马。在满街士兵的注视下,晟丰泽抱着季英英没有撒手,纵马出城。

  得了消息的杜彦和蚩狂在城门布下了重兵。

  晟丰泽和赤虎两骑孤单地陷入重围。

  “殿下。国主令你禁足。您深夜却出现在太和城。再则,锦业坊今夜除殿下外,另有人欲闯赵家救走杨季氏。武艺高强,看身形似杨静渊。这太和城的城墙也没能拦下他来。殿下如今也要离城,这事未免太巧。”

  杜彦心想,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晟丰泽强闯城门,他就只有下令射杀了。等他大仇得报,再任凭国主处置吧。

  “杜彦。战场上死的士兵都有父母家人,不止杜净一人。你迁怒于我,毫无道理。”晟丰泽望着城门楼上被月光照得雪亮的兵刃箭簇,想到抬出杜彦与自己斗的王兄,意兴阑珊,“我便要出城。你想令人杀我,便动手吧。”

  晟丰泽催马前行。杜彦的瞳孔因紧张而收缩,双手掌心沁出汗来。

  马蹄声清清脆脆地踏着石板路,离城门越来越近。城门关着,晟丰泽不可能撞破城门离开。他这是想怎样?逼清平大人下令杀他吗?他疯了吗?蚩狂悄眼望向杜彦。一心跟随清平大人,他也没想过能公然下令杀了晟丰泽。

  “殿下!”杜彦厉声喝道。

  得得的马蹄声没有停止。

  如此,那便去死吧!

杜彦咬紧了牙关,眼中一片狠绝。他缓缓抬起了手掌。蚩狂紧张得深吸了口气。

  “国主驾到!”

  远远的呼声传来,蚩狂一口气吸得急了,竟呛咳了起来:“大人,国主来了。”

  心跳得更急。杜彦抬起的手微微颤抖。

  “王兄若让我死,无需清平大人下令。”晟丰泽一句话彻底泄了杜彦的气。他无力的摆手,“下城楼迎接国主。”

  蚩狂也松了口气,跟着他下了城门。

  国主晟丰佑骑马带着亲卫从宫中驰聘而来。

  奔得近了,左右一片跪倒山呼国主的声音。晟丰泽没有下马。

  国主一马鞭抽在了他身上,怒道:“阿泽,你这是要哪样?”

  晟丰泽没有躲闪,一身寂寥:“王兄,恕阿泽无法给您行礼了。”

  国主瞥了眼他怀里露出半张脸的季英英。脸熏得黑黑的,嘴唇白得没有丝毫血色,一动不动。他想到白天她的肌肤与美貌还映亮了他的殿堂,心软了下来:“阿泽,王兄的话你不听了吗?你公然违拗王兄的禁足令,又夜闯赵家织坊。你告诉王兄,你要怎样?”

  “从前王兄想要攻唐。我不忍战场多添伤亡,自请带人到益州府偷师学艺。三年太短,我没能让南诏锦业和大唐益州府一样兴盛。那时我想,还是听王兄的吧。是以王兄令我统率三军攻唐。我去了。”

  “王兄要织浣花锦。我把人交给王兄了。我掳来了上万匠工,掳来了益州府大小织锦人家的青壮。哪家织坊染坊不能让她去?偏就把她送进了赵家。”

  晟丰泽说到这里,目光盯在了杜彦脸上,“那是恨不得她去死的赵副使家呢。赵副使用镣铐锁着她。失了火也跑不出来。送她进赵家织坊时,清平大人可有顾念过她是阿泽喜欢的女子?王兄,我今天没有回太和城,我只想去瞧瞧她在赵家过得好不好。”

  国主心头一跳。他是不知道个中内情的。杜彦这样做,是在扇兄弟的脸呢。他违了禁足令,也情有可原。

  “国主明鉴。益州府掳来的织锦人家,唯有赵家最了解杨家锦。臣一心为了织浣花锦,没想到赵副使竟公报私仇。臣识人不明。”杜彦赶紧请罪。

  国主还要用杜彦,一听有人扛罪名,喝道:“来人,传赵副使来!”

  “王兄,赵副使连尸首都不肯给我。我踹了他一脚,这会儿怕是下不了床了。”

  见他木着一张脸,一副生死随意的模样。国主想起了这个兄弟的好。攻唐时,晟丰泽一不想战场多添杀戮。更担心大唐报复。自己等不及,一心攻唐。晟丰泽二话不说领了兵。他到现在只喜欢过一个女人。由得她往他胸口插了一刀,他还是喜欢着。

  “殿下。佳人已逝,容下官嘱礼部好生为杨季氏择穴安葬吧。”人是否真的死了,谁都没有仔细看过。杜彦不亲自确定,他不信。

  “阿泽,就听清平官的吧。”国主晟丰佑没有杜彦想得多。他只想留住晟丰泽,在他最悲伤难过时好生安抚一番,挽回点兄弟情。

  晟丰泽摇头:“我要带她回白涯宫。”

  他越是如此,杜彦疑心越重,低声对晟丰佑道:“国主,今晚另还有人闯赵家织坊。有士兵瞧着像是唐将杨静渊。已趁夜逃了,不如留下杨季氏……”

  阿泽难道为了这个妇人和杨静渊勾结?国主皱紧了眉,看向晟丰泽。

  兄弟二人没有再说话,彼此盯着对方。风一吹,湿漉漉的披风裹在身上,季英英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寒战。

  晟丰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看向国主的眼神幽如深潭。

  国主眼皮跳了跳,脸色变得阴沉。

  被发现了啊,一直忌惮自己的王兄会做什么样的决定?晟丰泽没有再看国主,冲着杜彦轻飘飘地笑了:“杜大人要用一个妇人去威胁杨静渊自投罗网?”

  “开城门。”下了命令,国主晟丰佑拍了拍弟弟的肩,说出了另一番话,“阿泽,莫要太过伤心。等你心情好点进宫来教教你几个侄儿的武艺。”

  杜彦脸色大变。

  望着缓缓开启的城门,晟丰泽知道自己终于赌对了。他的眼圈渐红:“王兄……”

  国主没看杜彦,和声说道:“回宫去吧。”

  晟丰泽狠狠一拍马臀,与赤虎疾驰出城。

  “国主!臣觉得那杨季氏之死有疑。”杜彦越看越心疑,不甘地望着两骑消失在夜色中。

  “白王说她死了,便是死了。”国主堵死了杜彦的话。他心想,如此多情的弟弟,还会对自己的侄儿凶残吗?杜彦不给晟丰泽面子,他为百官之首,将来他若挟持幼小的儿子,除了晟丰泽,还有什么人能辖制他?

  恭送着国主回宫,杜彦如老了几岁。

  “清平大人。那晟丰泽……”蚩狂小声地询问着。

  杜彦淡淡说道:“国主都许了白王殿下回白涯宫。还追究什么?”他早该明白,血浓于血。自己不过是国主防着晟丰泽势大,叔强侄弱,抬出来压制他罢了。国主如今觉得兄弟可信,就会抬着晟丰泽来压着他了。

  他带着府里的人离开。被冷风一吹,杜彦打了个寒战。今夜晨丰泽的话传出去,军中的将士会怎么看自己?因为儿子被唐将杀了,就恨上了三军主帅?如此心胸狭窄,他还能像从前那样受人尊崇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蜀锦人家 > 第267章 假死
回目录:《蜀锦人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3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4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5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