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三十七章

    自从各国大使馆迁到南京以后,东交民巷里那些外国使馆的房子大多空着。日军占领了北平城,这里便做了日本特务机关或日本高级官员的住宅。梅村津子就住在一所很大的带有花园和草坪的楼房里。

    在这座深灰色装着电网的高墙里,除了住着东京大本营特遣组的特工人员外,还驻有由北平日军司令部拨来担任守卫的宪兵小队。阴森森的黑漆大门总是紧闭着,来往人员都由旁边一条小胡同里的旁门出入。这旁门只有一个值勤的宪兵穿着军服守在门里,其他人员出入一律都是便衣。不知底细的人从这儿经过,望着那高墙、电网和紧闭着的黑漆大门,都怀着惊惧的心理猜测:这是个什么地方?外面没有门岗,里面却常常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晚上八点,天已经漆黑了。白士吾穿着一套时髦的咖啡色西装,外加一件咖啡色哗叽夹大衣,黑亮的、打着发蜡的头上,歪戴着一顶上等呢料的礼帽。一辆崭新的三轮车把他拉到这所楼房的旁门前。他从车上跳下来,对用毛巾擦汗的车(亻夫)说:“等到十二点我还不出来,你就可以回去了。”说着,扭过头去,轻轻按了一下门上的电铃。

    “什么人?口令!”一个日本宪兵用中国话在门里问。

    “圣战。”白士吾用谦卑和悦的音调轻声回答。

    门开了。白士吾闪身走进门里。他正想直奔梅村住的那幢楼,日本宪兵拦住了他:“在传达室等一等,我打电话请示一下。”白士吾有些气恼。他急于见到梅村,向她报告今天的收获,却被这个日本宪兵拦住了。

    “我有急事,每次见梅村小姐,都是直接进去的。”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派司”——出入证。

    “不行!梅村小姐有令,无论什么人要见她,都要先请示。”白士吾只好走进传达室,坐在一把硬木椅子上,两眼呆呆地望着窗外。一只手不自觉地摸摸西装口袋里的硬纸袋——这里面有他刚冲洗出来的两张照片。他带着好像猎人捕到了珍奇的猎物,将要卖到大价钱那种欣然自得的心理,也带着一种仇人即将被消灭的惬意。坐在车上时,就不时摸着衣袋中的猎物。此刻,又一次摸着——他的财神爷安然无恙地躺在里面,他白中带青的脸上,顿时浮起一种掩饰不住的笑意……

    警卫通知他可以去梅村小姐的起居室后,白士吾三步并作两步,穿过花木扶疏的院落,急忙走到一幢楼房的二层楼上。在一间雕着花纹,闪着栗色亮光的房门外,他停住脚步,屏息静气地在门上轻轻叩了三下。

    “白少爷么?进来吧。”屋子里响着轻飘飘的乐曲声。透过乐曲,传出那熟悉的娇滴滴的声音。

    白士吾轻轻扭开门,闪身走进了梅村的起居室,向正坐在留声机旁的小沙发上听着唱片的梅村深深鞠了一躬。

    “白少爷,请坐。”梅村向白士吾点点头,努努嘴,示意叫他坐在留声机旁的软椅上。自己仍凝神听她的唱片——还是那支哀婉凄凉的《樱花之泪》。

    白士吾心不在焉,一动不动地陪着主人听完了这支歌曲。梅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随手关了唱机。然后,扭过头,对白士吾嫣然一笑:“白少爷,我记得上次你听过这支歌子——你喜欢听么?我最爱听这支歌子,不知放送过多少遍了。”“我的日语程度很浅,虽然也很喜欢这支歌儿,可听不懂它唱的词句。”“一个被情人抛弃的女人,在哀诉她的不幸……白少爷,你真的喜欢这支歌么?”白士吾不敢正面回答。抬起眼皮,扶扶眼镜,向梅村微微一笑:“梅村小姐,这曲子的哀伤情调,倒是打动了我的心。”“呵,打动了你的心?它也打动了我的心——所以我非常喜欢这支歌子。一听这歌子,我就想起我少女时代爱过的一个人……可是,现在,我觉得那个失恋的女人未免太软弱——太软弱啦!既然男人玩弄了她,她也可以去玩、弄男人嘛!……唉,日本女人真是世界上最温存、最驯顺的女人……”说着,梅村的眼里似乎闪着泪光。这时,那雪白细嫩的面庞,那粉红色底淡绿花朵的和服,那一头蓬松黑亮的卷发,在白士吾的眼里突然变得异常温柔美丽,他真想蹿上去紧紧搂抱这个并不年轻的女人……但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他不敢。就在他神思恍惚的当儿,梅村突然改变了腔调,半倒在丝绒沙发上,叼着纸烟,对白士吾发问道:“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情要报告?”白士吾即刻冷静下来,连忙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硬纸袋,拿在梅村眼前晃了两晃,笑嘻嘻地说:“梅村小姐,您看见这两张照片一定很高兴!您猜猜——照片上的人是谁?”说着,双手递了过去。

    梅村不声不响地从硬纸袋里掏出照片——这是两张六寸大小的照片。一张半身照片上的侧面人头,很年轻,穿着西服,戴着呢帽,帽檐下架着有色眼镜,虽然看不清眼睛,但从眼镜下面露出的笔直的悬胆鼻子,一张微微张开、线条分明的嘴角,稍露着的一排整齐的牙齿,全显示出这是个年轻、矫健、英俊的人。

    梅村把这张照片放在写字台上,又拿起另一张端详起来——这是张挺直而又洒脱的全身背影。从背影看,这是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小伙子。它和那张侧面人头像,一看就是一个人。

    两张照片都看过了,梅村把第二张照片也往写字台上随便一扔,转身问白士吾:“这两张照片是一个人吧?他是谁?”白士吾俯下身,贴着梅村耳边神秘地小声说:“他么?他叫曹鸿远——就是那个狙击日军入城式的首要共产分子;也是给八路买药的共产党……”“那么,你碰见他了?怎么只拿来照片——人呢?”“我偶然在西单大街上发现了他。他正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铺子,又对一个新开张的裕丰药房很感兴趣的样子。这当儿,我藏在一根电线杆子后边,赶紧拍下了他的侧面照片;等他转过身走进胡同口的时候,我又拍了一张他的全身背影。”梅村突然举起手来向桌上狠狠一击,怒声吼道:“我问你!人哪里去了?你们把他逮住了没有?!”白士吾脸上的喜色霎时消失了。灰暗、惨白、失神的眼里,露出了乞怜的神气:“小姐,我们去追他,可这小子十分狡猾,我们没有追着,让他跑掉了……”“啪!啪!”两个响亮的嘴巴,狠狠地抽在白士吾瘦削的脸颊上。立刻,一缕殷红的血水顺着嘴角流下来,那副金丝眼镜也一下子掉到了地毯上。

    “蠢货!笨蛋!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上次吴永在火车站碰上了他,叫他溜走了;这回你们又在西单大街上碰上他,又放他逃走了……”梅村瞪着眼睛,张大涂着浓浓口红的嘴巴——刚才还是个美女,蓦地变成了凶狠可怕的母夜叉!白士吾眼里冒着金星,迷迷糊糊地望着梅村,只觉得一阵心慌,一阵恶心,冷汗禁不住从额角涔涔流下……。

    “小姐,您请息怒……不是我们——是他——是他太狡猾了……”“啪!啪!”又是两个嘴巴重重地打在白士吾细皮嫩肉的脸颊上。梅村津子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她的手腕很有力,打得白士吾趔趔超趄,站立不稳,几乎歪倒在身边的茶几上。

    当白士吾刚刚勉强站直身子,低首垂立,又听得一声吓人的吼叫,像雷鸣般轰响在耳边:“你这草包、废物!抬起你的脑袋来!”白士吾弯腰拾起眼镜,戴好后,抬起了头。他的目光和两道利剑般的目光相遇了——这目光是那样凶残、那样狠毒……他忽然想起梅村对他讲过的话:“干特工的要判断被抓捕的人是否亲手杀死过人,就看这个人的眼睛里是不是有一种特殊的光。”他发现梅村此时的眼里,就有这种特殊的光。白士吾和梅村睡觉后的那个早晨,就曾被这种特殊的光吓的打了个冷战——那么,她杀死的人该是很多很多的了!……想到这儿,白士吾身不由己地浑身瑟瑟发起抖来……

    “白士吾,瞧你这个德行!你的嘴巴叫封条封住啦?”梅村坐在沙发上用打火机点燃一支香烟,吸了几口,睨着呆若木鸡、像根棍儿戳在地毯上的白士吾,又开口了。不过,这次的口气和缓些,那声音又有了一点娇滴滴的味道。

    白士吾壮着胆子抬起头来。一看梅村的脸色变过来了——刚才那股阴森怕人的凶光不见了,这才赶快掏出衣袋里的白绸手绢,去擦嘴角边的血水。再一看,那件崭新的西服上衣的胸前,也被斑斑点点的血水染脏了。

    梅村斜靠在沙发上吸着纸烟,漫不经意地看着白士吾把鲜血擦干后,这才用手一指——指着身边的沙发,懒洋洋地说:“坐在这儿。你该休息一下了。”说着,梅村又伸手从茶几上的精美烟盒里取出一支日本香烟,随手扔给白士吾。白士吾急忙伸手接过香烟。梅村又打燃打火机亲自递到白士吾的面前,白士吾谦卑地俯下身就着打火机吸燃了香烟。然后,低头不语,拘谨地吸起烟来。

    “今天你的行动很有成绩。”白士吾抬起头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惶惑不解地望着梅村。

    梅村继续曼声说道:“你能够发现曹鸿远,拍下了他的照片,而且急忙跟踪上他——这次虽然没有抓住他,可今后抓他就容易多了。这些,我要报告大本营,给你记上一功。那个姓曹的,我看不光是个给共产党买药的角色,而且正像你说的,恐怕跟大日本皇军的入城式遭到袭击大有关系。小白,白少爷,你说是么?可是,那个讨厌的老松崎,却不这么看……”梅村的声音越来越柔和了。说到后来,甚至把手搭在白士吾的肩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白士吾的胆子大了起来,阴郁的脸也渐渐转露出喜色。他摸着自己被打痛了的脸颊,扭过身子问梅村:“梅村小姐,那么,刚才您为什么这么狠狠地打我呢?您看看,我这条手绢……”他指指扔在字纸篓里的手绢,眼圈红了。

    “哈!哈!哈!……”梅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放声大笑起来。白士吾瞠目不知所措地望着梅村——这个蛇蝎美人,不知又要耍什么花招。

    “哈哈!雏儿,你真是个小雏儿!打你呀,正是训练你的忍性、耐性和韧性——这是干我们这种职业必不可少的。这还不够,你的训练还差得远呢。以后有机会,我还要把你送到东京去受受专门的训练呢。所以,现在我不能对你松劲儿。像你说的,你没有能够把那个你爱过的医科大学生柳明弄到手,而且让她跑了,这是你第一个无能的表现;你也没有想法子打入共产党或者抗日的组织里头去,这是你第二个无能——不过,这也不能怪你,谁叫你跟我认识晚了呢!你呀,各方面都还不是那个曹鸿远的对手。他不但比你能干、精明,而且比你长得更漂亮……”说着,梅村拿起写字台上鸿远的照片看了一眼,又随手把它往桌子上一扔,瞅着脸上一红一白的白士吾,微微一笑,“怎么,白少爷,还有点酸溜溜的醋劲么?这又是你缺乏训练的表现啦!从照片上看,他就是比你健壮、英俊呀!”“怎么?您喜欢上这个共产分子了?”梅村妩媚地一笑,并不回答白士吾的问话,扭身走向内室去。走到门边,回过头对愣在沙发上的白士吾说:“我去换换衣裳,回来陪你跳舞。”说着,梅村忽然提高嗓门,颠狂地喊道,“小白,我要权力!权力!支配一切的权力!我也要享乐!享乐!尽情地享乐!……芳子,快去给我准备衣裳。”“小姐,已经给您准备好了。”一个年轻的日本女人在旁边屋里答应着——这是梅村的使女小吉芳子的声音。

    梅村从内室出来时,换了一套服装,也换了一个人。她穿的浅粉色纱质连衣裙,裙子很长,长长地拖在地毯上。袒露着的雪白的胸脯和颈脖,一条贵重的、闪烁着金光的项链,微微颤动地挂在上面。细腰上束着一条狸红色的化学腰带,脚上的一双高跟白皮鞋,刚好露出大脚趾上涂着的蔻丹。脸重新洗过了,敷着厚厚的脂粉,涂着鲜艳的口红。一股名贵的巴黎香水的浓郁香气,弥漫在这间起居室里。

    她慢慢走近白士吾的身边,把白士吾的胳臂一拉:“走,咱们到隔壁屋里去。”梅村打开屋里的另一道门。白士吾机械地跟在后面。忽然,他好像进入迷离恍惚的梦境——这屋子摆着一圈富丽贵重的沙发,嵌在墙壁上的红、黄、蓝、绿各色低压灯泡,发着一闪、一闪好像霓虹灯似的跳跃光焰。这光焰投在光滑锃亮的地板上,反映出一串串变幻不定的奇异光圈。同时,一种不知发自何处的乐曲声,低低地呜咽似的掀动着白士吾的心。他惊愕地望望被他搂在胳臂上的梅村津子,随着灯光的变幻不定——一刹那,她像个妖精;一刹那,她又变成美女……被打得有些发肿的脸颊,此刻,忽然感到异常的疼痛……他真想赶快逃出这魔窟般的地方,倒在自己的席梦思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不料,梅村一头倒在他的怀里,仰着脸在他耳边柔声说道:“搂住我的腰——搂紧点!再搂紧点!你喜欢探戈是不是?可是你的舞跳得并不算好,这个也得我来训练你……懂么?你也应当学好这个课目。”当白士吾搂紧了那柔软、纤细的腰肢,当那种浓郁的香气好像醇酒般不息地灌入他的鼻孔,渐渐,他又变得有些飘飘然了。

    “我说,小白,你爱柳明,那你为什么不去占有她呢?”梅村轻盈地随着音乐的节奏跳着探戈,低低地挨着白士吾的肩膀向他发问。

    “我不好意思——也不敢。她可一本正经呢。”“那你为什么敢和——我呢?……”“因为你太——美了!太会迷人了!……”白士吾低声回答。他的心脏突然激烈地跳动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把梅村搂得更紧了。

    “这样好,这样热烈!不过,你没有把柳明弄到手,太有点可惜了……小白,你看,那个曹鸿远不会离开北平吧?这是个重要人物,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逮住他。你说,他好像对那个新开张的药房很感兴趣——他是不是会跟这个药房有点什么关系呢?你说过,他前几个月还托你跟柳明买药……”梅村一边跳舞,一边和白士吾漫不经意似的谈着话。

    “他行踪诡秘,是个不大好对付的人物。还请您——梅村小姐多加指教。”梅村咯咯地笑着,在白士吾的脸蛋上捏了一把:“疼不疼?小白,还得我用力打你么?我看这样吧!……”她俯在白士吾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白士吾连连点头笑道:“怪不得东京大本营赏识您——您确实精明过人!”“干好了,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呢!以后,我要替你找一个比柳明还漂亮的妻子——你喜欢日本姑娘么?她们可真是又温顺、又多情。”白士吾高兴得嘻嘻笑着,不敢回答梅村的问话,小声嗫嚅着:“有您——我有您就——就很满足了……”梅村跳累了,从白士吾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喘吁吁地睨着他,娇媚地笑道:“为了犒赏你今天的成绩,今夜你可以睡在我的床上——在这方面,你也得好好学着点!”说着,这个女特务突然发作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大笑。这下,白士吾又吓得耗子似的,摸着疼痛的脸颊,不知所措。

    “瞧你那松蛋样!你明白么?你是满族皇室的后代,我也是——一个郡主。咱们都有复兴大清山河的心愿。所以,我才特别器重你……也爱上了你这个小阿哥……”梅村说着,脸上一红,仿佛动了真情似的紧紧抱住白士吾,在他脸上狂吻着,“小白——我的小白,你这脸蛋还痛么?还痛么?别恼我,我是爱你的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把青(台北人)作者:白先勇 2白鹿原 3许三观卖血记作者:余华 4严歌苓短篇小说集作者:严歌苓 5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5部作者:孔二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