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四十三章

    红日在东方冉冉升起,映得西边山上彩云缭绕,宛如无数条赤色游龙在翩翩飞舞……柳明出了村,望见不远处有一条明晃晃的小河在山石间曲曲折折地流着,流水穿过山石,发出欢快悦耳的淙淙响声。这时,村里的牧童也开始赶着牛群、羊群顺着河岸向上游缓缓走去。

    柳明已经学会在河里洗衣服。山村缺水,即使有井也很深,打点水很困难。所以,这儿的妇女们都用篮子盛着要洗的衣服,拿到河边来洗。她们总带着一根木棒槌——因为缺少肥皂,就把衣服放在平滑的石块上,浇点滤过的柴草灰水、或皂角浸过的水,抡起棒槌在衣服上轻轻捶一阵,然后放在河水里冲洗干净。柳明也学会了这个方法。今天清晨,她拣了满满一筐子绷带——还有几件伤员的血衣,来到了小河边。药品缺,绷带、纱布也缺,柳明终于明白不用旧绷带不行了。看护士们、卫生员们都很疲倦,她就不声不响地一个人来洗衣服和绷带。

    她先把衣服和绷带用几块石头压住,在河水里浸泡着。不一会儿,绷带和衣服渗出殷红的血迹,就在水里慢慢扩散开去,一片、两片,一圈、两圈,渐渐地,河水变红了,大片大片地变红了!柳明睁大眼睛望着飘浮在水里的红色——血,那是从我们战士身上流出的血!那是从母亲体内流出的血!那是从妻子眼里流出的血!……柳明望着想着,眼睛里全是血、血。像血库的闸门开了,涌流的全是血——血,红色的血……

    “呵,柳主任,你怎么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把柳明从迷惘中惊醒来。

    “小屈,是你……”柳明急忙擦去泪珠,对来到身边的护士小屈羞赧地笑了笑。

    “吃早饭了,哪儿也找不到你。我一看脏绷带全不见了,就猜着你来河边了。柳主任,咱们俩一块儿洗,一会儿就可以洗好。”“伤员都醒来没有?没什么事吧?”柳明问,“没什么事吧!”她指的是伤员中有没有出现危急的情形。

    “没有。柳主任,你放心吧!看你,一来就急着去照顾伤员——老院长都说你……”“说我什么?……”柳明一边搓着绷带上的血迹,一边歪着头问。

    “说你不像个洋学生。”小屈细皮嫩肉,只有十六、七岁,是个本地农村的初中生。

    “我是中国人,怎么会是洋学生?再说,我也没有出洋留过学。”“嘻,上了大学就是洋学生呗。像俺们这些在山沟子里上学的,就是土学生。”小屈满脸孩子气,说着,还伸出舌头冲柳明做了个鬼脸。

    两个姑娘亲昵地笑了。

    正当她们快把绷带和衣服洗干净的时候,“嗒!嗒!嗒!”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疾驰而来。

    “呵,这马跑得真急!”柳明站到石头上,不安地眯着眼睛望去。

    骑马的人跑到河边,见有两个穿军装的女同志在洗东西,便把笼头一勒,冲着她们喊道:“同志,快回村去!有紧急情况!”“什么紧急情况呀?我说同志,你说清楚点呀!”小屈举着湿绷带跳起身来。

    “敌人要对这一带进行扫荡啦!分区领导通知立即做好战斗准备。”说完,这个穿灰色军装的年轻战士一打马,直奔村里去了。

    柳明和小屈回村后,急忙去找老院长——他参加紧急会议去了。她们抓紧空隙,就着老咸菜吃了块玉米饼子,喝了碗小米粥,就立刻去给伤员检查伤口、换药。柳明知道,如果敌人开始扫荡,这些伤员一定得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这个清水村在大路边,地势冲要,是不能让伤员留在这里的。于是,她急忙为伤员们做起转移的准备。

    果然,不到一小时,老院长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病房来。他告诉柳明:九月,咱们一一五师在平型关战斗中狠揍了板垣师团的精锐部队,取得抗战以来第一次大胜利。日寇声称要采取报复性行动,现在果然进攻咱们根据地来了。老院长还说,领导上有指示,让柳明仍旧留在这儿帮助医疗工作;一会儿担架和马匹来了,就迅速把伤员转移到深山里去。

    在抗日根据地里,柳明还是第一次看见伤员转移的情景。只见那些抬担架的壮汉——他们的名称叫自卫队员,好像从天而降似的,黑压压地拥挤在院子的门里门外。一张张黑黝黝的脸上,露出焦急、关切的神情。

    “同志,你是医生吧?我问你,这里的伤员多吧?他们的伤重吧?重伤号就坐我这副担架——我和二顺子抬得又轻、又稳,走起山道不晃悠的……”“同志,这些伤号都是前儿个从独流那场战斗下来的吧?要不是你们八路军同志狠狠打击了鬼子兵,俺们那个村子的人可就一个不剩啦!……”“同志,同志!……坐俺们的担架……”“…………”柳明左顾右盼不知回答哪个的问话好。正在这时,一个伤员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来。他的脸黄得没有一点血色,嘴唇紧闭着,眼睛却睁得很大。

    “柳主任,我的腿没病。我不骑牲口,更不用坐担架。我能走!”柳明望着这张脸——原来他就是昨夜才抢救过来的张排长。

    “张排长,那怎么行。你要坐担架。”柳明用坚毅的声调,命令似的说。

    “张排长,快上我们这副担架!”那个自夸担架抬得好的老乡,抢上前,一把拉住了张排长的胳膊。

    已经半夜了,深山老林中寒风凛冽,树上挂着一层厚厚的雪似的白霜。柳明从一个大洞里蹒跚地向洞口爬行着。

    走了七十里路,翻过了两座大山,将近晚上十点钟,医院才转移到目的地。那是一个天然山洞,伤员到来前,本地老乡已经把这约摸两丈见方的洞身清扫干净,铺上了厚厚的干草。

    柳明把伤员安顿好后,走出洞外。清冷的空气,满天的星斗,枝头的白霜,层层叠叠笼罩在一片模糊暗影中的山峦,全在她心头引起一种惆怅和迷茫之感——午后,当浩浩荡荡的担架和马匹穿行在曲曲弯弯的山道上,柳明背着装有药品、注射器和她自己全部家当的挎包,正奋力登上一座大山时,忽然,从身后传来她熟悉的声音:“明姐!明姐!……等一等呀!”柳明转过身去——正是小苗虹。身后还跟着高雍雅和王福来。

    苗虹双手攥住柳明的双手,转着身子,打着秋千,噘起小嘴说:“明姐,你一个人离开我们了!看你,刚十多天不见,就瘦多了!累吧?干嘛学得好好的,又调你去当什么医务主任。还是回到训练班里,咱们在一块儿吧!”王福来用巴掌擦着脸上的汗水,笑呵呵的:“小苗姑娘一见你明姐就变成小喜鹊了——唧唧喳喳地够唱一台戏哩!你明姐才不回去呢。她是学医的,正好当大夫,对吧?小柳同志?”王福来把身子转向柳明,手里还拿着一杆农民常用的旱烟袋。

    柳明路遇苗虹和王福来也很高兴:“你们怎么也到这大山里来了?王永泰和闻雪涛他们呢?班上的其他同志们呢?”“敌人就要进行大扫荡,领导机关都转移了。训练班也暂时分散转移。永泰、雪涛这些年轻力壮的人到前方去了,剩下我们这些老弱残兵到后边来帮助地方工作。没想到会在这地方碰见你。小柳,你可真是瘦了。”王福来一边说,一边和柳明等人闪过一旁,让后边的人走上前去。

    “呵,小柳,你的那位朋友有消息么?你知道么?有的人又说他不是开小差,说他是有任务走了……你一定会知道的!”一直抬头望天的高雍雅,这时候忽然转过身,眼镜后面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逼着人,那样子非要叫柳明立刻回答不可。

    “我怎么会知道!一定是苗虹胡说八道了吧?”柳明瞪了苗虹一眼,美丽的大眼睛霎地变了颜色。

    苗虹白白的脸刷地红了。她斜睨了高雍雅一下,说:“别听他胡说八道!他总讥诮老曹,我气不过,说了一句‘也许老曹有其他任务’,就叫他逮住了话柄,死啃住不放……”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苗虹向柳明解释着。

    王福来站在一旁默默不语。然而,看得出来,为了鸿远的异常行动,他也感到迷惑,感到痛苦。

    柳明忽然想到,如果不是鸿远把他的真实去向亲口告诉了她,那、那她将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柳明在夜半时分回想起白天碰见苗虹、王福来、高雍雅等人的情景。此刻,她又在为鸿远被人误解、嘲弄而痛心。

    想到鸿远,她立刻又想到了药,一颗心跟着紧缩起来。救急的药、麻醉的药、输液的药……几乎全没有了。战斗是不可避免的,再来伤员该怎么办?怎么办呢?……忽然,清晨河水里殷红的血——飘在河面顺水流去的血,红红的、火把似的在她眼前燃烧起来。她的眼睛不禁也燃烧起来……

    “应当去看看我的伤号了。”想到这件事,柳明立刻挺起身来,转身钻进洞里。

    洞里还是黑森森的。突然,几声大炮轰鸣,把所有的人都惊醒了。

    “鬼子离这不远了?……”一个伤势较轻的战士,猛地从草铺上坐了起来。

    小卜急忙站起身来,揉着眼睛对柳明说:“我到外边看看去。”柳明望着这个男护士的背影,沉默着。她心里有些慌乱——这里没有战斗部队,万一敌人来搜山怎么办?她记不得在哪里听到过“搜山”这个词,这时候用上了。“如果敌人来搜山呢?……”她的脑际执拗地回旋着这个意念,眼睛不由得停在那个受伤最重的张排长身上。

    正当柳明心神不安的时候,老院长爬进洞里来了。就着洞口射进来的微光,那张瘦削的脸显得又黑又黄。他站在洞口边,向一个个伤员注视了约摸半分钟,那目光饱含着焦虑、怜惜……接着,他把柳明叫到洞口外,对着女医生的脸望了几秒钟,说:“柳主任,情况更加紧张了。刚才后勤部送来消息说,敌人似乎知道了这一带有后方机关和伤员,已经分兵向我们这边移动。咱们要准备敌人来,要准备他们搜山。……我们已经把大部分伤员立刻转移到别的大山里去了。现在,这个山头只剩下你这个组的十四个伤员和另外一个组的九个伤员。委屈你,你就负责这十四个伤员吧!先把伤轻的、能动的,搀扶到这山上的其他岩洞里,要不,草棵子里也行。这山上草长得茂盛,老乡还没顾上割,正好给咱们做青纱帐。……总之,越分散越好。”老院长的话打住了。他望着柳明越来越紧皱的眉头,放低了声音,“柳主任,有什么困难么?”怎么说呢?十四个伤号没有几个是轻的,集中在一起还好照顾些。要是十四个人分散在十四个地方,她——加上男护士小卜只有两个人,怎么照顾得过来?尤其分得这样散,要找到他们都困难……不过这些话,柳明只在自己肚里嘀咕,看着老院长憔悴、衰老的脸,她什么也没有说。但老院长好像已经明白她的心思:“你怕太分散不好照顾吧?可以跟小卜每人分管七个伤员。你管重一点的。七个人分三个、四个地方就可以了。定个暗号,实在找不着,你就学个鸟叫、学羊咩咩,听见回声,你们不就找着了?”柳明几乎笑了。叫她学鸟叫,学羊咩咩,这可是医学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

    “什么时候转移?就在这夜里?”院长摸着花白稀疏的头发,四处张望一下,谛听一阵,低声说:“这会儿炮声又远了。我看,明天拂晓再把他们分散吧。不过,柳主任,每天天黑时,还得把他们背回、或者搀回这个洞里来睡觉。天冷了,外边风大霜重,伤员衣裳又薄,可受不了!唉,听说你还有个警卫员,有匹马,你怎么没有带来呢?有人有马就顶大事了……”说着,老院长转身要走。

    柳明没提小艾和马的事,急忙追到洞口,说:“院长,您放心吧!您还留在这山上么?有事上哪儿找您?”“我就在这附近。我会常来看你们的。找不着你们的时候,我就学三声乌鸦叫。你听见连着三声哇、哇、哇地叫唤——那就是我。”柳明对老院长忽然滋生了一种信赖、景仰和敬慕之情。这是个言语不多、却脚踏实地地干着极端艰苦工作的知识分子。在根据地,这是个多么难得的老医生呵!……她睁大由于缺乏睡眠、熬得发红的眼睛,望着老院长的步子消失在巉岩背后,这才急步走回洞里来。

    整个夜晚,柳明都在时断时续的炮声中,在单调烦躁的黑暗中挨过去。每当炮声紧了,柳明和小卜对望一下,小卜就立刻冲出洞外去观察情况。柳明呢,就去看看伤员的绷带松了没有?问问他们有什么感觉?伤口疼不疼?……柳明最担忧的还是那个张德胜排长。坐担架长途行军后,张排长发起高烧来。用听诊器听出他的肺部有罗音,柳明诊断,他除了严重的伤势,还并发了肺炎。怎么办?除了阿司匹林,没有其他任何药品。而阿司匹林对他这种高烧,已经无济于事。柳明不时给他量体温,不时给他听诊……这一切,并不能丝毫减轻她的忧虑和负担;而她的这种忧虑和负担随着那个伤员病情的恶化也越来越重。

    除了打过几个盹,柳明始终守在张德胜身边,熬着漫漫长夜。拂晓前,她和小卜商量,张德胜只能仍留在这个洞里——他那衰弱高烧的身体再经受不起折腾了。待其他伤员吃过头天夜晚老乡送来的饭菜后,小卜背着一个不能动的重伤员,柳明搀扶着一个勉强能走的轻伤员,慢慢地向事先侦察好的岩洞走去。其实这些所谓“洞”,只是岩壁上伸出的一块大石块,或者一处佛龛似的凹进去的巉岩。柳明和小卜一次次把十三个伤员都分散转移好之后,天已大亮了,他们也都大汗淋淋,筋疲力尽。然后,他们又分头用割来的茅草把这些“洞口”遮严,实。不知底细的,就是走到跟前,也只看到一堆蓬起的茅草,绝想不到里面有人。一切都安排妥帖——小卜就留在几个重伤员附近的草棵子里。柳明回到大洞里去照顾张排长。

    午后,阳光灿烂。初冬的斜晖照在东方山头上,赭色的远峰,染上层层橙黄色、紫色、红色,宛如巨大绚丽的花朵,盛开在雾霭沉沉的天际。柳明从遮掩洞口的茅草堆旁挤出身来,掸掸身上的碎草,迎风站在洞旁的一块岩石上,竟对着这美妙的景色凝视起来。半晌没有听到炮声了,不知外面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她在思考着,突然,全身一颤——那是什么?在斜对面的一座山峰上,在巉岩边,在小径上,在杂草中,一个个钢盔,正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亮光……绚丽的花朵,一下子变成了滚滚乌云。她急忙从岩石上跳到草棵里,蹲下身,心几乎要跳到嗓子外边来。

    “日本兵不声不响地在搜山了!那边山上有伤员么?……要是搜到这个山头来怎么办?”想着,柳明又探出头向对面山峰上望了一眼。真的,日本兵在搜山。他们端着步枪,蹑手蹑脚地在山间的小路上爬行,在岩石边搜索,甚至用刺刀挑起一堆堆的茅草。

    没有看错,这是千真万确的——敌人在搜山!……她正惊愕间,对面山上的机关枪忽然“嗒、嗒、嗒”地震响了。柳明不再在草棵里躲着,不知被一股什么力量驱使着,她的双手变成了耙子,几下子就抱起捆捆茅草把大洞口盖严实了。仔细地看了几眼,她拔腿又飞快地朝山上的草丛中奔去。她没有想到,敌人如果发现了她,会顺着她的足迹追下来——会因此而暴露这座山上全部伤员的隐蔽地点。她缺乏经验,又过于急躁,全然没有思考这些问题。

    “喳!喳!喳!”她学起了喜鹊的叫声。

    “咕!咕!咕!”一条嶙峋的石缝中传来了斑鸠的回答。

    柳明赶快奔向石缝,对隐藏在那里的小卜叮嘱几句,就急步走了。她检查了几个藏着伤员的岩穴后,仍又回到大洞里去照顾张德胜。

    昏暗的大洞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张排长一个人,呼吸短促地躺在铺着厚厚茅草的地上。

    柳明急忙给他数脉搏——心跳快到每分钟二百次。

    “怎么办?他快完了——又没有药救他。”望着那张双目紧闭、昏迷不醒的脸,姑娘一行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流淌下来。

    她无计可施。只是半跪在这弥留的战士身边,手握住战士的手,嘴里喃喃地喊着“药——药!……”渐渐地,她似乎也陷入一种昏迷的状态中。

    机关枪什么时候停止的,她不知道;张排长什么时候停止呼吸的,她也不知道。当洞口射入了手电筒光,脚步声杂沓地响起来时,她才从麻木状态中清醒过来。她的手仍然握着张德胜那只已经冰冷的手。

    “呵,小柳,你怎么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她耳边,并且把她的手从张德胜的手里挪了出来。

    “呵,是你,常政委……呵,老院长,你也来啦!……”柳明孩子似的,一下蹿到老院长身边啜泣着,“老院长,我没有尽到责任——他、他已经死啦!……”“不能怪你……”老院长用慈祥的声音抚慰着柳明痛苦的心,“我们已经有七个重伤号因为没有药……这两天都先后牺牲了……”“小柳,别难过!我给你们送药来了。还有棉衣——山上风大霜重,还有些战士没有穿上棉衣,真是糟糕!”一种异常的喜悦攫住了柳明的心。她扭过身,一把握住了常里平柔软、肥胖的手掌:“谢谢你,常政委!太好了!药在哪儿?我要去看看。”说着,就往洞外走。

    “小柳,慢着!外面已经大黑了,山路很难走。你干嘛这么着急呢?……”常里平紧紧握住柳明的手,生怕她跑掉似的。

    柳明站住了,慢慢抽回自己的手。

    “天大黑了?敌人退走了么?我们的损失大不大?”“敌人用哄兔子的办法,人偷着爬上山,然后堵住山口打机关枪。藏在草里洞里的老乡和战士沉不住气的,一乱跑,他们就这样杀害了我们一些人……因此,领导布置,今夜要把伤号全部转移。我就是来帮助你们转移的。”不知怎的,常里平又趁昏黑来握女医生的手,却被柳明一下子甩开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夜谭十记:让子弹飞(没有硝烟的战线)作者:马识途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5部作者:孔二狗 3第七天作者:余华 4人世间 上部作者:梁晓声 5严歌苓短篇小说集作者:严歌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