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十二章

    柳明托白士吾买药,三天过去了,没见小白的面,药也不见买来,心里有些着急,便在中午休息时间到东城白士吾的家中去找他。

    白士吾的家是一座油漆一新、有几个跨院的大宅院。大红的漆门外,有两个大石狮子虎视眈眈地蹲在大门的两边。走进两重院落,经过月亮门才进到花砖漫地的正院,这儿还搭着高高的席凉棚。院子里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大花瓷盆,里面套着泥做的大金鱼缸,整齐地排列在正屋两旁的窗下。开着红花的石榴树和粉红花的夹竹桃,顺着甬路两旁,一排排从月亮门一直伸展到北屋的石阶下。柳明望望白士吾父母所住的一大溜房间,寂然无声——大概睡午觉了,就从屋旁边的一条小过道走进后院去找白士吾。

    白士吾住在后院一溜三间北屋里。两明一暗,油漆得又红又亮,大玻璃窗上挂着白绸子窗帘。柳明走进开着的屋门——外屋只有几个大玻璃书橱和一套皮沙发,并没有人。只有里屋的留声机传出轻轻的唱声。她想,白士吾可能在里屋睡觉了;因为他有个习惯,必须放着留声机或收音机听着京戏才能入睡。柳明站在关着的里屋门外,轻轻喊了一声:“白士吾,在家没有?”躺在席梦思床上正在翻着照片的白士吾,懒洋洋地捏着照片,没好气地吼道:“李妈,我正在睡觉。你这时候干么来了?”柳明一听喊“李妈”,知道白士吾不是冲她来的火。可她心里也没好气,一下子把屋门拉开,闯到白士吾床边睨着他:“谁是你的李妈?!就是对下人也不该这么大声喊叫呀!真是个大少爷!……”说着,把留声机的机头挪到一边,一个女人正娇媚地说着“这厢有礼”的声音戛然而止。

    白士吾一见是柳明,顿时慌了神,急忙把手里捏着的一张大照片往枕头底下一塞,跳下床来,慌慌张张地说:“呵,小柳是你呀!我当是李妈给我送水来了呢。”说着,又把床上的照片也往枕头下边塞。

    柳明眼尖,早看见白士吾先往枕下塞的照片是一个年轻女人的放大头像,而后塞在枕下的照片里还有一张是她的。她盯着白士吾的脸,冷冷地说:“白士吾,怎么我的照片忽然飞到贵府里来了?我并没有送过你照片呀!”“那、那是……”白士吾嗫嚅着,白脸有点发红了。

    “那是什么?我的照片怎么会飞到你这儿来了?还和别人的照片掺在一起……你得说实话!”“小柳,你请坐。”白士吾冷静下来,一边让柳明坐在一把藤椅上,自己坐在她旁边的软椅上,笑嘻嘻地说,“这是你妈妈送给我的。我找你要照片,你总不给我,我只得向你妈妈求援了。她给了我一张,我把它放大了……小柳,你不知道吧?我很喜欢照相,也会冲洗。所以,我能把你的照片翻成底片,又把它放大——你看……”他刚想把枕下那张柳明的照片拿给她看,好显示他高超的照相技术。忽然,又觉得不妥——枕下还有几张别的女人的照片呢,叫她看了,岂不糟糕!于是缩回了手,改变了话题:“小柳,你轻易不登寒舍,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居然大驾光临了?真是蓬荜生辉呀!”“你这阔气的公馆,清朝王爷孙少爷的寝室,还自称‘寒舍’,真有点谦虚得过分了吧?我那个破家,叫做‘寒舍’倒还合适一些……小白,我还有事,不跟你闲扯。你要我的照片干嘛?那不是我给你的,你应当还给我!”柳明说着,抬头望望米黄色的墙上悬挂着几张电影明星的照片——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她感到有些不快,但不便说,只拿眼瞅着白士吾,看他说什么。

    “还给你?”白士吾微微一笑,“还给你这一张,我再放大它十张,反正底片在我这儿。小柳,怨不得有人说你牛顿脾气——叫大猫走大洞,小猫走小洞,就是不叫两只猫儿走一个洞。”白士吾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柳明想了想也对,妈妈巴结白士吾,看上他家有钱,总想叫自己跟他好。送给他照片也没什么。只是怎么还有那些年轻女人的照片?……柳明压住心头的疑惑,强打精神问:“小白,托你买药的事怎样了?芦沟桥战事这么紧,各医院都缺药,你快些给我买吧!”“怎么又是医院缺药了?不是你那位朋友托你买药么?倒是谁买药?你必须说清楚了,我才给你买。”听白士吾这些挑刺儿的话,柳明真想斥责他两句。但她忽然想起曹鸿远——虽然年纪也不大,可那种稳重、沉着、不惧不忙的劲头,跟自己一比……自己这么容易激动——尤其是对这个“影子”。她双眼望着窗外一棵长满了翠绿叶子的海棠树,沉了一会儿,说:“小白,上次是你亲口答应我很快能买到药的,还说三天就可以买到。今天已经三天了,怎么说话不算数呢?‘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还是快点给我买来吧!今天,我是特为这个来找你的。医院里一大堆事情我都放下了。”“不为买药你就不肯来看看我是不是?”白士吾盯着柳明的脸,露出愁闷的神色。因为有许多亲戚、朋友正在给他介绍女朋友,并且拿来了她们的照片。他把这些照片一一放大,今天中午正躺在床上仔细看着,也把柳明的放大照片拿来放在一起,一个个地端详比较着。看来看去,比较来比较去,他觉得还是柳明最漂亮:她那两只大眼睛虽然是在照片上,也好像乌亮乌亮的,放着妩媚的光彩。于是,他决定先不要别的女人,还是得先追柳明。他的朋友们对他说过,多么强硬的女人,你只要耐心地用柔情、用眼泪,或者用金钱追上二年,准保追到手。可是追这个现在一心扑在抗日工作上的女人呢,却又不是那么简单易行的。她似乎爱他,又似乎不爱——若即若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怎么办好呢?……白士吾坐在椅子上正痴痴地胡思乱想的时候,柳明又一本正经地发了话:“你好好的,又没有生病,又没有负伤,我哪有时间来看你……时局这样紧张,白士吾,你还是多参加点抗日活动,少在家里相看女人的照片……”话没说完,柳明一阵羞涩,脸绯红了。

    白士吾两眼紧盯着柳明的脸,见她忽然两颊绯红,不由得神魂飘荡。他把椅子向柳明身旁挪了挪,也红着脸,讪讪地说:“小柳,我是在看女人的照片。这都是一些亲戚、朋友们帮我提亲送来的。不瞒你说,我拿这些照片和你的照片来比较,觉得她们哪一个也比不上你……”“别乱扯行不行?”柳明红着脸打断了白士吾的话,“小白,我和你同过学,你姑姑又是咱们小学的校长,她为人正派,对学生好,对我也不错,所以我才和你常来往。可是,你干嘛老是胡思乱想?我和苗虹,还有千百个同学、千万个不愿当奴隶的中国人——包括苗虹的爸爸苗教授夫妇,想起国亡无日,中国的前途不知将会变成什么样儿,大家心里都非常难受。唯独你,一点儿不关心国家大事,就知道——就知道关心你那些密斯……快说,你给我们买的药,倒是给买不给买?要是不行,你痛痛快快地说明白,我立刻就走!”说着,柳明当真站了起来。

    “看你,又是我懨菕上来了!冲这懨菕字,我就不管买;没有懨菕,只有你,我就管。”柳明一听白士吾这些话,又想发火。可当曹鸿远那沉静的目光在她心上一闪时,她克制了自己,放低了声音:“小白,不要总在字眼上挑刺儿了。买这些药难道是给我一个人用的么?当然是给许多人买、许多人用的,那当然就得用懨菕字了。……你快说,到底买好了没有?医院里还有许多事——你不知道吧?从前天起,我已经转到北大三院那边去了。那儿安置了许多伤兵,新成立了一个伤兵收容站。我在那儿日夜都不回家。”“哦,你又挪到北大三院的伤兵收容站去啦?怨不得我找不着你了呢。连你爸爸、妈妈、弟弟都不知道你的去向。好吧,明天上午我到北大三院去找你,给你送去发货票——药是买了,就是人家不肯开发货票,怕有人知道一下子卖了这么多药不好交待。怎么样?我的女神,明天我去找你行不行?”白士吾说着,温存地握住柳明的手,眉目含情地望着柳明的脸。柳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沉默一会儿,轻声说:“行!”她看了看白士吾,站起身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对紧挨在身边的男友说,“你去了,别光跟在我身边瞎转悠,这不但耽误我的工作,别人看了也不好。你去了就当是救护伤员的学生,也干点实事儿。要是明天你骗我,不把药品的提货单交给我,那——咱们以后就一刀两断。”白士吾仍然扭头盯着柳明的脸,走着,望着她那双魅人的大眼睛。一直等到把她送出自家的红漆大门外,这才有点儿伤感地低声说:“小柳,你放心!我也是有爱国之心的。只是近来——近来为了你……我这才心神不安……怎么样?咱俩现在到北海去玩玩,散散心好么?小柳,我心里很苦恼,有好些话想跟你说……”柳明摇摇头:“我实在没有工夫。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好不?可你明天上午一定得把提货单给我送去,不然……”柳明没有把话说完,拔脚就向胡同口走去。

    白士吾站在自家大门外的石狮子前,望着柳明的背影,直到她出了胡同口望不见背影了,才快怏地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迈进大门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安妮宝贝中短篇作品作者:安妮宝贝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作者:孔二狗 3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4许三观卖血记作者:余华 5红高粱家族作者:莫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