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三十九章

    一辆灰色汽车开进一条偏僻但不算狭窄的小胡同里。在胡同尽头一块凹进去的小空地上停住了。车门开了,从车里走出一个穿着皇协军军服的青年军官。大平顶军帽下,一副茶色墨镜戴在蓄着一撮小胡子的长圆脸上。皇协军军官来到一扇绿色小门前,还没容他按电铃,门吱呀开了——苗夫人一见是个皇协军军官站在门外,吃了一惊,刚要问“您找谁”,却一下子改变了音调:“呵!是你……”她没有再多说,一把把来人拉进了门里。接着,那扇绿门又轻轻关闭了。

    苗教授穿着一件棕色厚毛线衣,戴着一顶深棕色的毛线睡帽,站在院里的一棵叶子已经落尽、枝干挺直的梧桐树下。一见进来个皇协军,不由得瞪大眼睛吃惊地瞅着。当这个皇协军摘下了墨镜向他快步走来时,他才急忙趋步向前,紧紧握住来人的双手,笑道:“小曹,你化装得很成功!我简直认不出是你了。”苗夫人在旁边加了一句:“刚才,把我也吓了一跳呢!”鸿远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幽静的小院,竹子、松柏仍然渲染着葱茏的绿色在寒风中排排挺立,仿佛向冬天挑战般傲指天空。

    苗教授用肥厚的大手拉着鸿远,一同来到阳光灿烂的北屋里——这儿仍是杨雪梅的弟弟杨非的画室。这个单身汉总喜欢出外写生,今天,他又一个人背着画箱去了八达岭。于是,经过华妈妈联系,约好今天下午鸿远和苗教授夫妇在杨非家里见面。

    苗教授站在屋地上,还没等鸿远坐定,就稍带神秘地探着脑袋对鸿远小声说:“我要郑重地向你声明,我已经同意你的建议——也说服了佐佐木正义先生,决定要在北平开设一个销售日本药品的支店。小曹,我决心要做个商人啦!”“不,您不是商人!”鸿远一步蹿到苗教授的身边,抓住他的大手,声音微微颤抖,“不,您不是商人,您是战士!”“呵,我是战士?”苗教授的声音也颤抖起来,连连摇晃着戴着睡帽的圆脑袋,“小曹呵,我这老朽也能成为战士么?”他似乎有点不相信“战士”两个字竟能和他苗振宇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于是,侧着脑袋,惊喜地一再重复着:“小曹,难道我也能像你说的那个人——那个为运送药品而牺牲生命的战士一样——我也配称作一个战士?……”鸿远把教授按坐在一只小沙发上,挨在他身边轻声说:“虽然您没有拿起枪来和敌人战斗,但您在敌人的心脏里将要从事的事业,正是一个战士的神圣的事业!您能下这样的决心,我感到非常高兴!我要代表我军——”鸿远笑着,指指他那身皇协军服,“可不是这张护身皮,而是我们的八路军,向您表示真诚的谢意!”“谢什么!谢什么!你说远了,说远了。”苗教授涨红了脸,又连连摇起头来,“咱们不说这些了。书归正传,我还要跟你商量许多事情呢——这些事情全得听从你的指挥。”“请说吧,我先听听您的意见。不过,您不要再说什么懼富訏了。”“小曹,不瞒你说,我经过反复考虑——也可以说是斗争,好不容易才冲出了个人的牢笼,决心去做这件事……佐佐木正义这个人很崇拜我国的陶渊明,清高自持,本来是绝不作商人去营利的。可是,昨天经过我跟他一谈……”苗教授把他如何说服佐佐木一同开办支店的经过,仔细对鸿远叙述了一番,最后,他笑着说:“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善良的、有正义感的好人。作为一个日本人,能够打破国界,如此真心实意地同情中国抗战,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也反对他的哥哥——实在不容易!……尽管他们弟兄之间的思想完全不同,可他们终究是亲兄弟呀!凭这一张灵验的护身符,就可以……”“教授,有护身符是好事,可是,也还要想到有破符(上竹下录)的魔鬼正在旁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一点,您一定想到了。”教授正兴致勃勃地说着,鸿远打断了他的话,“日本大本营特遣组的女特务梅村津子,您知道吧?前几天,与我们有关系的一个药店就被她破坏了。”裕丰药房扩张营业后,鸿远替他们介绍了几宗买卖——辗转向根据地批发了部分药品和医疗器械。这些事全委托在该药房工作的华兴去办,本来进行得还顺利。可是,梅村津子叫白士吾很快在裕丰药房的对面开了个古玩店,他住在二楼上,日夜秘密监视着这个药房——特务头子的嗅觉是灵敏的,她一听说曹鸿远在药店开张那天出现在橱窗前面,就怀疑起这个药店与八路军有关;或者干脆说与曹鸿远有关。白士吾暗中窥探了些日子,却没再见到曹鸿远的踪影,药店的一切活动也都正常,更没有露出丝毫破绽。终于,梅村忍耐不住了,她改变了主意,先抓起经理陈裕贤再说;接着,又把店伙中有过抗日言论的华兴也抓了起来。这样,曹鸿远再也无法与裕丰药店联系,也没法再利用这块阵地向根据地输送药品了。

    鸿远之所以打断苗教授的话,是要把一切困难和危险说在前面,以便他和佐佐木正义的事业在今后遭到艰难险阻时,不至于没有精神准备。

    “以后,您可得十分小心梅村这个人——她时常化装成美人儿出现在她需要的地方。然后,突然置人于死地。另外,北平的特务机关长——就是北平宪兵司令部的那个司令松崎三郎,也是您今后应当小心的人物。这个人老奸巨猾,同样心毒手狠,也不是好对付的。”“不过,听说松崎跟佐佐木正雄的私人关系很不错,所以佐佐木正义跟他也认识。小曹,经你一说,倒使我的头脑清醒了。你不知道,昨夜我高兴得一夜都没有睡觉——我和雪梅商量着今后开设支店的事情,她也和我一样的高兴。……小曹,别看我们都已年过半百,说真的,在抗日这件事情上,我们还都是个生手,只有请你多加指教了。咱们俩演一出双簧吧——你在后面指挥,我在前面比划,怎么样?”鸿远笑了:“教授,您太谦虚了。您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只要提高警惕,处处留神,做好可能发生意外的一切准备——不久后,您在这场斗争中也一定会成为教授的。……噢!教授,您需要多少开办支店的经费呢?”苗教授连连摇头,说:“建立一个支店的款子嘛,我可以垫付出来。等以后赚了钱再归还我就行了。至于药品、医疗器械的货款,我已经同佐佐木正义商量好了,叫制药厂先发货后付款。这些大资本家为了招揽生意,他们会答应的……小曹,你就只管发货的地方吧,这一部分全是你的势力范围了。”“叫您先垫款?这怎么行!我们绝不能再多麻烦您了。租房、开张营业等费用,一定要给您留下。不过,我听说,如果要先进货、后付款,需要一个有力量的保证人。这一点,不知您考虑了没有?”苗教授坐在沙发上,一手夹着雪茄烟,一手敲着自己已有皱纹的脑门:“这一点,我们两个书呆子真还没有想到过……谁能当这个保证人呢?哪里去找一个有力量的保证人呢?小曹,还是你来出主意吧。”鸿远沉思片刻,用探询的目光望着苗教授:“您看,由佐佐木正义博士去邀请松崎三郎当支店的保证人怎么样?如果能够成功,不但进货的事可以十分顺利,对今后保证这个支店的安全,以及同梅村津子的斗争都大有好处。教授,您说呢?”“松崎这老家伙,你不是说他老奸巨猾么?他肯出面做保证人么?”苗教授扶扶眼镜,疑惑地皱起了浓眉。

    “这些高级特务都是爱财如命的——金钱,美女,或者美男,最能打动他们的心。由佐佐木出面,一方面靠情面,另一方面还需要送一份厚礼……不过,不必用佐佐木的名义出面送礼。应当通过日本那两家制药厂在华北的代理人设法给松崎送礼。这样,我看老松崎会答应的。”苗教授想了一会儿,说:“那么,这件事还得去劝说佐佐木博士同意,才能办得到。这位博士孤芳自赏,从不肯去乞求人——就连他那当了大官的哥哥,他都很少理会。”“这件事,只有请您多费心了!……听说松崎这个人很喜欢戴高帽子,又喜欢吃中国菜,还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鸿远把从张怡那儿听来的有关松崎的特点详细告诉了苗教授。苗教授听着,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最后,望着画室墙上苗虹的另一张笑盈盈的画像,苦笑着说:“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跟这些乱臣贼子打交道了!”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鸿远指指自己身上那套皇协军的少佐军服,摆着手笑道:“您看我这个装扮,中国人见了谁不骂呢?在目前这种形势下,咱们得有孙悟空七十二变的本领,只有忍辱负重,才能赢得胜利……”苗教授忽然想起了什么,打断鸿远的话:“小曹,苗虹真的还是不停地唱歌么?你离开那边的时候,她最喜欢唱的还有什么歌子?”教授心里蓦然涌起一股思念女儿的情感。他想——今生也许再也不能看见心爱的女儿了……战争,残酷的战争,很可能夺去女儿年轻的生命。而且不久后,连他自己也说不定会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

    鸿远觉察出了苗教授的心事,立刻换上一种轻松愉快的声调笑着说:“那些天,我们大家还常唱一支新歌子——《在太行山上》。苗虹最喜欢这支歌。她一有工夫就唱呀唱的。尤其当她站在高高的山上大声唱起来的时候——好像整座太行山都回荡着这雄壮动人的歌声。”“你来教我这老头儿唱唱好吧?小曹,我知道你也是很喜欢唱歌的。”经苗教授一说,鸿远心头也涌起一股深深怀念的情感——他想起了许多战友,也想起了柳明。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听吧——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

    鸿远带着激越的感情低声地唱着、唱着。不知什么时候,苗教授的眼里已经盈满了泪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文化苦旅作者:余秋雨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2部作者:孔二狗 3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1部作者:孔二狗 4夜谭十记:让子弹飞(没有硝烟的战线)作者:马识途 5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