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十九章

    “瞧,瞧那朵花儿多美!多好看呀!我要它,我要捧着它——那样,我也跟花儿一样美了……”“我去给你摘来,那是玫瑰——不,是凌霄花,真好看!你要么?我去摘来,给你插在辫子上。你头上戴着这好看的花儿,你就是新娘子,我是新郎。我回家去换上一套西服,系上一条跟花儿一样鲜红的领带——我还去拿来表姐的大红绸子手绢,给你蒙在头上,那咱们就在这棵大树底下拜天地,好么?”“不好,不好!我不!我要上学念书,我不当新娘子。一当新娘子就要做饭洗衣裳——侍候公公婆婆……”“我家有钱,雇老妈子,你是少奶奶,不做饭,不侍候人。如果一定要侍候爹娘,我就替你去侍候……”“呵,小白子,那天上的云彩多好看呀!白的,蓝的,还有红的。它飞呀,飞呀,一会儿就飞得没影儿了。咱俩也飞,快飞!一块儿飞在云彩上,到天上去。天上有仙女,还有王母娘娘。你看见过仙女么?她好看极了,身上的飘带就像这些云彩,飘呀飘,我真想当仙女去。那多美呀!”“当仙女不好,你当天上的织女吧,我当牛郎。牛郎织女是一对儿夫妻,两人可好呢。他们后来还有一对小孩儿。”“不,不好!牛郎织女叫王母娘娘划了一道天河给拦住了。他们一年才见一回面。七月七那天,你在藤萝架下面听见过他们的哭声么?我去听过,可是没听见哭——当牛郎织女不好,总是分离——我不当!”那飘飘荡荡在天上飞奔的白云,那摇摇曳曳在云中翩翩拂舞的彩带,那些一眼望不尽的美极了的凌霄花,全在柳明的眼前晃动、闪烁……她想扑向白云、彩带、鲜花,但她的全身像被什么东西捆绑住了,动弹不得。喊叫、呼唤,也没有人答应。云飞远了,美丽的彩带不见了,花儿也变成朦胧的雾气,看不清了……

    “小白!小白!你在哪儿?……”猛一挣扎,柳明终于喊出声来,同时睁开了眼睛。

    “哎呀,小柳,你可醒过来啦!”一只温软的手,立刻紧紧握住柳明的手。她看清楚了,这是白士吾。他俯在头前眼泪汪汪地凝视着自己。

    “丫头呀,你这是怎么啦?逛着逛着故宫,怎么就晕过去啦?……可把小白——白少爷急坏了!把一家子人也全急坏了!”这是母亲的声音。柳明听着却似一个陌生妇人的呼叫,震得耳朵嗡嗡响。

    苗虹紧抱住柳明的脖子,用自己的脸贴在病人的脸上。她不出声了,却含着泪。

    屋子是雪白的,窗户是明亮的,太阳斜照在柳明的脸上,那灿烂的粉色光霞,多么像梦中的白云、彩带和鲜花……

    “呵,我是在医院里么?”柳明完全清醒了,她微微侧过头问苗虹。

    苗虹仍然抱住柳明的脑袋不出声。

    白士吾坐在床边,紧紧握住柳明的手。他轻声对她说,她晕倒在太和殿门外,是他找来汽车,背着她,送她上了车,然后住到协和医院来的。

    “我是什么病要住医院?”这时,站在病房角落里的父亲,拉着弟弟挨近到床边。他把白士吾的手从女儿的手上推开,憔悴的脸上露出焦灼的神色,望着女儿小声说:“医生说是什么中暑。我看是你这些天饥饿劳碌,加上心里郁闷,才出此意外。丫头,咱住不起这高等病房,回头,你好点儿了,我雇辆洋车拉你回家。”柳明凝视着父亲多皱的脸,轻轻点了点头。

    “那可不行!”母亲冲着父亲嚷了起来,“你这个老不死的!女儿刚醒过来,才捡了一条小命,你就叫她回家。到家再要有个好歹,你、你拿八条老命也偿不起我闺女的一条命……再说,花钱住院,也不叫你掏腰包——卖了你这条老命也不值一天的住院费。白少爷全包全管啦!你老家伙回家喘气去吧,少在这儿惹人讨厌。”柳清泉气得嘴唇哆嗦,很想扇老婆子几个耳光。可是,在医院里,屋里又那么多人——还有医生护士站在旁边,他忍耐住,愣怔一会儿,瞪了老婆一眼,又望望女儿苍白的脸,轻轻抚摸一下那头柔软的黑发,二话不说,拉住儿子转身走出了病房。

    柳明听了父亲的话,真想马上出院。可是,母亲和白士吾联合在一起,怎么也不干。她感到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人似乎还在发烧,就只好仍住在医院里。

    别人都走了,只有白士吾和母亲轮流守护着她。

    她倒在病床上,看见洁白整齐的单间病房里,有一大束白色的玫瑰花放在床头几上,一只淡蓝色的古瓷花瓶衬着白玫瑰,更显得典雅、诱人,沁人心脾的幽香,还不时散发在她的枕头边,扑向她的脸上。她向坐在床头的白士吾微笑一下,向花儿努努嘴,似乎在感谢他的关切。

    “小柳,这是我刚才叫李顺专门给你买来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现在是‘人面玫瑰相应白’懭嗣婷倒逑嘤嘲讙——漂亮极了!你的脸比这玫瑰还漂亮……”柳明摇摇头,忽然说:“小白,我刚才不是晕厥,我是在作梦——我梦见咱们俩小时候的好些事。”白士吾高兴得溢出了喜泪,扶扶眼镜,一把紧攥住柳明的一只手:“你梦见咱俩小时候的什么事?快告诉我!”“不告诉你,那是梦。”“梦?那我也猜得出。”“你猜吧。咱俩小时候常在一起,经过的事情可多哩,看你猜出那件来。”“我给你买了一个大洋娃娃,你高兴极了。可是,你怕爸爸骂你,不敢拿回家去。就把洋娃娃藏在我姑姑屋里——你还记得吗?就是常年住在学校里的女校长。下了课,你就跑到我姑姑屋里去抱那个洋娃娃,亲那个洋娃娃。我在旁边看着都吃醋了——我噘着嘴说,你对洋娃娃比对我还亲。”“不对!不对!我没有做这个梦。我的梦不能告诉你!”“不能告诉我?那是不是梦见你当新娘,我当新郎,咱们俩要在大树底下拜天地那件事?”唰的一下,柳明苍白的脸变得绯红,从两颊红到颈脖。真奇怪,他怎么一下子就猜到这件事上啦?难道他也常常想起这件儿时的往事么?一泓泪水忍不住从姑娘的眼里涌了出来,她急忙扭过脸,过了一会儿才回过脸来,微笑着说:“那个事么,我早忘了。我记着的是,你在那个大雪天大清早往我家送点心的事。”“送点心的事?我倒忘了。”柳明说,这件事她可记得清。她说她家每天早晨都喝棒子面粥吃窝头就咸菜。一天叫白士吾看见了,他说,你家怎么总吃这个呀?他家里天天早晨都吃面包、黄油、果子酱;另外还有好些好吃的点心。从那时起,这位小少爷便经常背着一个大书包——里面装满了好吃的奶油点心,送到柳明家里来。一天,下着大雪,一大早小少爷冻得两颊和鼻子都通红,又把一大书包点心送了来……

    “这件事我可忘不了。我感谢你心眼好。”柳明结束了她的话。

    “小柳,瞧,从小儿我就喜欢你,从小儿咱俩就想一个当新郎,一个当新娘。现在咱们俩都长大成人了,你已经长成更加可爱的少女,咱们的事——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白士吾说到这儿,护士进来给柳明试温度打针,他们的谈话,就此打住。

    夜晚,白士吾回家去了,留下母亲守着女儿。母亲坐在病房的沙发上打瞌睡;柳明却睡不着,在昏暗的灯光下,她想起病中的梦幻,霎时间仿佛又回到朦胧的梦境中——那是遥远遥远的过去?还是刚刚发生不久的现在?她闹不清了,她只是感到凄迷、感到怅惘、感到若有所失……儿时的故事多么美,多么迷人!可是逝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她睁大陷下去的眼窝,凝视着小几上的那束白玫瑰。美丽、芬芳,那阵阵幽香又使她想起白士吾,想起他们的多少往事……如今,理智似乎胜利了,但感情上的痛苦余波,却还在拍击着她的心——“小柳,都是那些天你没命地照顾伤员,积劳成疾,把身体累坏了。现在,我能在病床边照顾你,我感到非常非常地幸福!小柳,Dear,你幸福么?我爱你,从小儿就爱你,我们结婚吧,赶快一起到日本去吧!……”白天,屋里没有人的时候,白士吾握住她的手吻着,轻轻地温柔地说了这番话。此刻,这些话又在她心上浮起,在耳边缭绕。“他是真爱我的,真爱我……怎么办?去日本还是不去?……可以离开他么?有勇气离开他么?……他有许多可爱的地方,他是难得的呀!”柳明流泪了。可是,当她蓦地想起故宫太和殿前的那幕——中国人受尽凌辱的惨剧,她抹去泪水,在心里狠狠地骂起自己来——“儿女私情,决不能叫它胜过对祖国的爱——决不能……”第二天下午柳明出院了。白士吾到医院接她,雇了两辆人力车送她回家。

    柳明还把那束淡雅美丽的白玫瑰捧回家中来。注满清水,仍插在那只古瓷花瓶里,摆在自己的床头。

    柳明躺在床上,白士吾坐在床边。他用手抚摸着她洁白的手指柔声说:“小柳,你的病好了,我必须又得提那件紧迫的事了,只有八、九天的时间啦,你赶快准备准备,咱们动身去日本吧!”沉默。柳明的双眼直直地盯在棚顶上的角落里,半天没有回声。

    “说话呀,你怎么不回答?——我亲爱的,回答呀!”还是没有回声。柳明的双目好像两只钉子钉在棚顶的角落上。

    沉默,仍是沉默。柳明的双眼好像已经不是她的——它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白士吾慌悚起来了。怎么回事?是她又犯了病?还是她——他不敢想下去。

    渐渐,柳明的眼角有了滚滚的泪珠。过了一会儿,她忽然翻身坐起,用一种白士吾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坚毅沉重的语调,一字一板地对她身边的人说:“白士吾,我已经——下定决心,我决——决定不去日本。这是真话,经过反复考虑的真心话。”白士吾一下子又愣住了。他已完全了解柳明刚才发呆的原因。经过沉重的思考,她说的确实是真心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1部作者:孔二狗 2文化苦旅作者:余秋雨 3第七天作者:余华 4一把青(台北人)作者:白先勇 5你怎么也想不到作者:路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