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四十七章

    淅沥的雨,潇潇不停。天像一口大锅扣在一座巍峨蜿蜒的大山上。雾(氵蒙)(氵蒙),冷凄凄。

    曲折的溪水尽头,峰回路转处,一个巉岩断壁的下面出现了一个小洞,洞不远处,还有两间棚子似的小茅屋。在这里,住着十个女伤病员,此外还有柳明。

    近半年来,敌人的扫荡一次比一次疯狂。柳明随着分区医院辗转转移到这太行山的余脉——紫云峰大山里来了。女伤病员被安置在岩洞里,只有昏迷的柳明,被抬到这间茅屋里。开始,茅屋的女主人陪伴着柳明,后来,女主人却不见了。这是个多么令人难忘、极不寻常的夜晚呵!向紫云山转移途中,傍黑时下起雨来,越下越大,山陡路滑,天像被浓墨染过,伸手不见五指。有的拄着拐杖的轻伤员滑到山沟里去了;有的担架,四个人抬着竟连同被抬的伤员一起滚下了渊底。最后院长决定原地休息,就近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分头歇宿,等天明了再走。柳明被分配照顾新来的十个女病号,其中一个刚生下孩子只不过五天。

    她拄着一根枣木棍子,为那十个病号寻找可以避雨的巉岩、洞穴。虽然她已有前几天爬山找洞的经验,但路太难走,她咬着牙小心翼翼地跑上跑下,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一块尚可避雨的地方——这儿山峰连着山峰,巨石挨着巨石。她发现一个小巉岩从山石中突了出来,好像屋檐一样,七八个人靠到里面可以避些风雨。于是,她和民工把其中六个重病号搀扶到突出的巉岩下。旁边是高低不平的石块,她把其他人安置坐在紧靠岩壁的石头上,最后,她自己才勉强坐到靠边的一处不能完全挡住雨水袭来的地方。雨水顺着她的裤腿流着,浑身的衣服全淋得透湿,好像穿了一副重重的盔甲。疲乏、寒冷,说不出的难受滋味袭击着她的全身。但她不放心她的病号——尤其那个刚生完孩子的韩美琳。她怀抱中还有一个刚刚出世,就遭受人间苦难的婴儿。她歇了一下,喘喘气,又起来把她们的被子和铺在担架上的湿褥子,一个个盖好在这十位女同志的身上、头上。被褥尽管湿了,盖上去,却可遮雨,也还可以保点暖。母亲怀里那个初生的婴儿,叫柳明怪心疼的,她用敏捷的手,仔细把婴儿的周身擦干,然后找了一条较干的棉褥包裹起来。朦胧中,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蛋,似乎还在笑呢。柳明的心动了一下。人——世界上又多了一个人!也许他将成为一个非常伟大、非常有为的人物……柳明不由得在这张小脸蛋上亲了一下,这才轻轻把襁褓放在年轻母亲的怀抱里。韩美琳似乎受了感动,一把抓住柳明的手,轻声在医生的耳边说了句:“太感激你——多亏你……”柳明不说话,替产妇仔细掖好被子,就去看别的病号。她奋力拧干一条条被子上的雨水,又去找石块压住可能会被风刮跑的棉褥。她一个人上下奔忙着,那十位女同志这么紧紧系着她的心,有一阵,她完全忘掉了自己身上越来越沉重的痛苦……

    一滴,两滴,雨虽小了,却还不时滴在柳明的头上。她围着自己那条湿被子,开头觉得似乎还暖和,后来竟越来越冷——越冷。她仿佛掉到了一座冰窟里,浑身在向下沉——沉。骨头好像要被捣碎。在迷迷糊糊中,有一会儿精神忽然亢奋起来,似梦非梦地在心里喃喃着——金丝笼子,那鹦鹉多美丽——呵,那雪白的病房、白色的玫瑰……小白,也许是我害了你——假如我跟你在一起——也许,你不会变成特——务的……也许不会——看现在的苦难——从来没有经受过的苦难,露天下,寒冷天,大山上,在大雨中淋着——睡觉……你不会想得到的,你会嘲笑我自讨苦吃。……想到这儿,她陡地一惊,似从梦中惊醒,心里怦怦乱跳。眼前又闪出一个人,那双像星星一样的大眼睛,默默地凝望着她。忽然,她的耳畔轰响着一种声音——软弱——自私——怕苦,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应当由什么人去作呢?你没有看见那么多殷红的鲜血么?……柳明完全清醒了,她掀开被角一看,天色微明,雨也似乎停止了。可是,她感到身上更加寒冷,牙齿禁不住咯咯地响了起来。

    挨在她身边的一位朱大姐,用手向她头上一摸,“哎呀”了一声:“柳主任,你发烧啦!头怎么这么烫?……”“没什么。你们很冷吧?天就要亮了,院长会叫咱们找个地方把衣服、被子烤一烤的。或者另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哇,哇,哇!”婴儿忽然哭出声来。柳明怕这声音会被敌人听见,急忙掀开被子,跑到韩美琳的身边问孩子是不是饿了?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玉米饼子递给小母亲:“吃吧!多吃点东西,奶就多了。”想到孩子可能尿湿了,沤得难过也会哭的。她蹲下来,从母亲怀里抱过孩子,打开棉褥,把里面的小棉被再打开,果然,孩子的屁股下面尿得湿湿的。她用唯一的一条干毛巾把孩子的小屁股擦干净,还在上面擦了一点红药水,以防沤坏皮肤。她像母亲一样,把婴儿弄得舒适了,才交还韩美琳。可是,当她站起来时,猛可地觉得崇山峻岭一片金光,她咬紧牙关抱住一块石头,才没有使自己滚下山去……

    好像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大觉,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家像小棚子一样的茅舍里——这里,除了她躺着的一条小炕和地下一个小土锅台,还有一个不大的小窗户和一扇柴门外,四壁空空,什么也没有。她朦胧地追忆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的?忽然,一个熟悉的圆脸,挨着她半躺着,两只圆眼像两盏灯笼似的,盯在她的脸上,几乎和她脸对脸……她猛然伸出手去,一个巴掌打在那张圆脸上,然后,脸一扭,把后脑勺留给那张脸。

    “小柳,小柳,你醒来啦?”这是常里平的声音,温和、平静、娓娓动听,“你发高烧昏迷啦!好容易我才给你找了这个地方来抢救。我好担心啊,怕你呼吸停止,刚才,我离你那么近,那是进行人工呼吸呀。所以,你才终于醒来了……你不要误会,可不该动手打人!”柳明扭过脸来,看常里平那副一本正经的神态,她感到惭愧了。觉得身上轻松了些,就坐起身来,对常里平凄然一笑:“是你,常政委,很对不起,我误会了。请你原谅!咱们的伤病员都转移到紫云山里来了么?我那十位女病号呢?这里是什么地方?”常里平告诉柳明,敌人这次向山里扫荡,办法很狡猾:我们边区部队和他们在外线作战,他们却探听到我们的许多伤病员和后方机关都坚壁在这太行山北面一带的大山里,就突然分兵向我后方搜索、扫荡起来。我们后方兵力单薄,又拖着大量伤病员和大批后方机关,作战、抵抗都很困难。敌人来势又很凶猛,我们的后方反而首当其冲。因此,不断受到损失。看来,更严重的情况还在后边呢……

    常里平坐在炕沿上,谈论形势和战争情况,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和柳明适才醒来时所见的那副面孔,判若二人。她又在心里暗暗责备自己——那个嘴巴打得太急了。

    柳明说她的病是感冒,现在已经好了,她立刻就要去找那十位女病号。她心里尤其牵挂着韩美琳和那个初生的婴儿。

    常里平劝她,烧刚退,身体虚弱,需要继续休息。好在近两天这一带没有出现敌人,歇几天再去找她们不迟。再说,那十位女同志转移到了何处,他也不知道,要打听清楚才好动身。

    柳明心里很着急。她那从小养成的对任何事都非常认真、负责的性格,使她一再催促常里平去打听女病号的下落。她一定要追赶她们去。说着话,她忽然发觉自己的衣服变得干干的,而且是新军衣,自己盖的被子也变成新的、干净的、软和的。她惊奇地瞪着身边的人:“常政委,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衣服、被子哪里去了?怎么变成这套新的?”常里平哈哈笑了起来:“你也成了病号嘛,怎么能叫你这有功的医务主任,昏迷之后还穿着里外全湿透了的军衣?……”“我要我那身旧的,烤干了不是还可以穿嘛!那旧的呢?我口袋里还有东西、本子,请您帮我找一下,还给我。”这时,一个三十多岁、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山村妇人走进门来。见柳明坐在小炕上,削瘦的黑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女同志,你可醒来啦!你这位女婿可整整守着你一宿没睡呵!”“女婿?”柳明的心震动了一下,常里平怎么成了“女婿”了?真是奇闻!这一定是他向房东妇女这么说的。很可能是他把这妇女,还有她的孩子们都赶到山坳坳里去,他好一个人在这个小屋里陪伴着……想到这儿,柳明苍白的脸气得通红。她忽地把眼睛转向常里平,死死地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圆脸。她咬紧嘴唇,不声不响,也不与房东大嫂打招呼。她的目光直直的像道射线。可是却像冷冷的冰雹打在常里平的身上、脸上。他张嘴刚要说什么,柳明跳下炕,找着了鞋,也找到自己的背包,背起来,头也不回就向屋外跑。腿软,踉踉跄跄,可是,她还是走。常里平似乎慌了神,急忙追出屋来要搀扶柳明,却被她用背包使劲甩过来。这位政委只好停住了脚步,眼看着柳明摇摇晃晃地走上荒草没胫的山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活着作者:余华 2温故一九四二(刘震云小说) 3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5部作者:孔二狗 4你怎么也想不到作者:路遥 5早晨从中午开始作者:路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