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三章

    柳明妈一走,苗虹立刻提出一连串问题来:“曹先生,现在战事进行得怎么样啦?有人说红军开到华北打日本来了,是真的么?我们怎么办好呵?”柳明也接着说:“曹先生,不,老曹,我就这样称呼你吧。我们学校的人都走散了,开学的日子遥遥无期。而且,我们也不甘心在敌人统治下去上学……可是,不上学,我们能做什么呢?所以,这些天来真苦闷……”柳明说着,眼圈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柳清泉坐在他们旁边的木椅上,瘦骨嶙峋的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这个青年是个什么人呢?为什么女儿和苗虹都对他这样尊敬和信任?

    鸿远注意听着苗虹和柳明的话,不时点点头。但不回答他们,却转过头来对柳清泉微笑着说:“伯父,您老人家对于当前时局是怎么看的?您经验多,阅历广,我很想听听您的意见。”看这位青年如此谦虚地向他请教,老头儿感到很高兴。他扶着深度的近视眼镜,皱着双眉,想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说,“贤侄,不瞒你说,我是个忠心爱国的读书人,对咱们中国的历史也还有点儿研究。我很敬佩屈原、文天祥以及顾炎武先生的精神,他们叫我心往神驰……为祖国的前途,为百姓的生计,我是忧心仲忡、寝食不安呀!……可是,国家已经叫那此当政者弄得山河破碎,民众陷于水火之中,奈何?奈何?……生逢乱世,庶民罹罪,我也只好苟目偷生吧!”“爸爸,我不赞成您这种绝望态度。中国是有希望的,中国绝不会亡国!”“对,伯父!明姐说得对。您应该看到光明!”两个女孩子反驳着柳清泉。老人瞠目望着她们,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鸿远没有反驳老人。他端着茶杯喝了几口水,继续说:“伯父,我看您压在心里的话很多,现在痛痛快快地跟我们说一说吧!是的,目前日本人正在大搜捕——不过,他们的反动气焰越凶,咱们抗日人民的勇气也越大。和平、幸福、美好的生活都是斗争得来的。您大概还不相信吧?”苗虹兴奋地重复着:“和平、幸福、美好的生活都是斗争得来的。对,我们就该去斗争!”柳清泉望望苗虹的快嘴巴,苦笑了一下,转脸看着鸿远说:“贤侄,多蒙你看得起我这老朽。我是得把心里话向你抖一抖……我爱看个报纸,想从中了解一点国家大事。可是,常常越看越糊涂。比如说吧,上个月‘七。七’事变后,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的第二百一十九团在芦沟桥打起日本来了,这是大好事!蒋介石也说要坚决抵御外侮,还说‘如果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可是,平、津战事打得那样激烈,他为什么不派中央军来援助呢?国民党说的做的,像只万花筒——一会儿一变,我这脑筋被他们搅得糊糊涂涂……”“伯父,这是您对国民党蒋介石抱的希望太大了,所以感到失望。”“此地无黄金,黄土便为贵呀!”不等鸿远说完,老人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贤侄,我要驳你啦——国民党手掌着中国大权,又拥有几百万大军,中国的抗战大业不指望他们能指望谁呢?……。正是这些掌握国家命脉的人腐败无能,抵抗不力,连连弃城失地、丢盔卸甲,我这才打心眼里难受呀!看看北平这座自明朝以来的堂堂古都,历代修建何等不易。如今,竞轻易地沦丧于异邦之手,全城之人成了亡国之民!我、我……”老人说到这里眼圈红了,喘吁吁地扭过头去。少顷,回过头来接着说,“前些时,一位刘琪君还以身殉难。我、我恨我不死!……”听了老人的话,苗虹和柳明跑到屋角,动情地紧抱在一起……

    鸿远的心情也很沉重,但他极力保持着镇静。沉默了一会儿,看老人又坐回到椅子上轻轻叹气;柳明和苗虹也坐回到原处来,都用眼盯视着他,他才开口:“伯父,您心里的话还没有说完,继续说吧!”鸿远仍想多听听这位老教师的心里话。

    老人受到鼓舞,暗黄的脸上掠过一阵淡淡的红色,想了一下,清清嗓子,说:“贤侄,我是要把憋在心里的话全说给你。不过,我要先问一声——咱中国有胜利的希望么?”“您说呢?”鸿远不回答,仍叫老人说。

    “不瞒你说,贤侄,我看不行啊。阿比西尼亚(注:阿比西尼亚即今之埃塞俄比亚,当时曾英勇地抗击意大利的侵略,但失败了。)的前途摆在我们面前啦——”老人的语气十分沉重。

    “爸爸,您根据什么理由这么说?”柳明盯着父亲不满地插了一句。

    柳清泉好像没听见女儿的话,对着鸿远长叹一声,顿了顿:“我看呀,有这般几个理由,中国是难得胜利的。第一,中国人一盘散沙私心重;第二,中国军队的武器比着日本人的差得远;第三,中国的政府,官僚腐化已极,东亚病夫怎能抵挡世界强国的日本;第四,国民党、蒋介石的抗战呀,又是三心二意没有决断。凡此种种,碰到强敌压境,咱们中国还能有什么希望呢?”苗虹听着不顺耳,急着说:“伯父,照您这样说,中国非亡国不可啦!我不同意您的看法。失败是暂时的,也许很快就会胜利。”“姑娘,我知道你跟柳明一样的心思。可是,事实如此呀!我说些好听话来安慰你们能有什么用处呢?”柳清泉有气无力地看了看苗虹。

    “反正我不同意——不同意您的看法!”苗虹急得挥着手臂连声喊着“不同意”,但又说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老人。

    “爸爸,您总是这样固执、悲观,一点也不向前看……”柳明按捺不住了,望着父亲红着脸说,“爸爸,我不相信中国会亡国!”“唉!唉!……”老人望着女儿,只是叹气摇头,不再说什么。

    两个女孩子求救似的望着鸿远。

    鸿远把坐着的破藤椅向柳清泉身边挪了挪,靠近老人的耳边说:“伯父,您什么不利因素都看到了,就是没有看到咱们国家的有利因素——决定的因素。”“什么决定因素?有利因素?”老人吃惊地瞪着近视眼,大惑不解。

    “伯父,我和您的意见正相反——我认为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中国的抗战一定可以胜利。这是由当前中国存在的几个基本因素决定的。一,因为现在有了坚持抗战的中国共产党。二,因为有了英勇善战的红军,他们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已经胜利地到了陕北。中共中央在懫摺て邟事变一个星期后,就发布了关于红军开赴前线的命令。所以,要不了多久,红军就会开到华北前线来打日本的。三,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深得人民拥护,它逼得蒋介石不得不停止内战,宣布一致抗日。我看这个统一战线政策在今后还会发生更大的作用。四,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它将得到全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在日本大举进攻面前,全国人民要求抗战的热情空前高涨——人心向背,这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非常重要的条件。您当然熟悉懙妹裾卟裾咄鰭这句古训……以上这些,就是中国的抗日战争一定能够取得胜利的决定因素。可您呢,您的眼里只有当权的国民党——所以,您对抗战的前途就难免悲观失望了。我想,伯父,如果您把注意的目标转换一下角度——转到中国共产党方面来,您就不会这么悲观了。你说对不对?”鸿远说得兴奋了,一双大眼睛熠熠地闪着热情的光焰,微笑着凝视着老人。那目光似乎还在说着许多新颖的、激动人心的话。

    “呵,他说得多么清楚呵!我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精辟的,话。……”柳明睁大眼睛听着,但她没有出声。苗虹也一反常态,没有开口。

    老人却似乎更加茫然了。

    “蒋介石、国民党几百万大军都打不过日本人,红军才几万之数就能打败日本?……至于全国人民都有爱国之心这倒是真的。但是,他们赤手空拳,又能有多少作为呢?那满清入关后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怎么样?堂堂的大汉族、大明朝还不是叫小小的女真族给灭亡了……说到统一战线、国共合作——十几年前不是也有过么?后来,共产党还不是叫老蒋给暗算了。红军要开到华北前线来,蒋介石一定不会让他们过来。就是让过来,那也不过是老蒋惯用的借刀杀人计——借日本之刀来消灭红军。所以,我看呀,中国指望共产党来拯救,恐怕也是镜花水月。”说到这里,老人又连声叹起气来。

    苗虹见老人这么固执,绞着手绢一迭声地喊道:“真是,真是!……”柳明红涨着脸,也想说什么。可鸿远用眼色把她们制止住。

    “伯父,您承认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在发展变化么?十年前的旧黄历现在还能再用么?”不知什么时候,柳明妈已经买菜回来了,在小棚子里喊了起来:“唉,我说,老头子——客人来了,你倒是来帮我做做饭呀!怎么说起话来没完没了啦。”柳清泉向鸿远招招手,表示歉意,摇着头弓着背走出屋门去。

    老人刚一出门,苗虹高兴得跳起身,拍起手:“好啦,可清静一会儿啦!曹先生,你总爱跟老头儿说话——而且没完没了的。快跟我们说说吧——我们心里急得像着了火!”“瞧你……”柳明推了苗虹一下,“老曹,我们不愿意在北平当顺民。可是到哪儿去,又不得门路。您能给我们指一条出路么?”“你们二位抗日的热情可嘉。可是,离开北平,离开父母、亲人,到艰苦的乡村去,或者说打游击去,你们能够有这个决心么?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你们两位仔细考虑过没有?”两个姑娘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出声了。

    “去,咱们还是决心去抗日!”柳明对苗虹耳语,苗虹连连点头。

    这时,柳明的心头忽然闪出了白士语:“如果走——打游击去,那白士吾……”饭后,柳明妈叫上老头子一同去收拾家伙。苗虹又把曹鸿远拉到里间屋里,柳明也跟着进了屋。三个人又继续饭前的谈话。

    苗虹忽然改了话题:“曹先生,我想问问您——您究竟是个工人呢?是个农民呢?还是个大学生呢?怎么您对所有刚见面的人都能一见如故……”天色黑下来了。柳明放下布窗帘,打开一盏昏暗的电灯。

    鸿远坐在小凳上轻声回答:“小苗,你说得不对,我并不是对所有的人都一见如故。对于资本家、地主我就不一见如故;对于当前的敌人——日本鬼子、汉奸,我更不能一见如故。因为王家父子是工人、农民,你们两位是学生,小柳的父母是城市贫民,所以我才和你们一见如故……怎么样,小苗,你说对不对?”“曹先生,不,老曹,”柳明接过话,“我们刚才向您提出想参加抗日的事,您还没有明确地回答我们。”“参加抗日这个问题,依我看,你们二位还是得多考虑考虑。抗日战争会是长期的、艰苦的。离开大城市,离开父母、亲人,去过完全不同的生活,而且是出生入死地去战斗……所有这些,你们有精神准备么?不知我问得对不对?”苗虹和柳明一时都无言以对。是的,她们过去把抗日救国、驱逐敌寇、奔赴疆场都想得太容易、太美妙,根本没有想到要过什么艰难困苦的生活。经鸿远这么一说,她们的心思乱起来了,对着黄昏的窗纸默默地思考着。

    “我说要有精神准备,并不是给你们泼冷水。”沉默了一会,鸿远轻声说,“我知道,你们两位热爱祖国的精神是真诚的。论心情,我和你们一样,也希望赶快离开这个敌人统治下的大城市去找红军、去找共产党,奔赴抗日前线。但是,目前交通断绝,消息阻塞,我们不能盲目行动。我正在想办法打听消息。如果你们决心离开北平,那么,等有了线索,我一定来告诉你们,而且希望你们多动员一些爱国的同学、朋友一起走。”苗虹听罢,娃娃似的拍起手来:“那太好了!太好了!我去,我一定去!决不三心二意!我还要拉着高雍雅一起去……明姐,嗯,你也拉上小白一起走吧。呵!幻想,幻想!他想到日本去呢,怎么会跟咱们去抗日……”柳明蹙起长长的眉毛,她想:日本是彻底去不成了,也许还将永远离开小白……霎时间,一种犹豫、留恋之感浮上心头。

    “我们一定一块去!曹先生,到时候您可一定带我们走呀!”苗虹再次表了决心。

    鸿远点点头:“你们的决心很好。我也决不食言。不过,这件事要保守秘密,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最近敌人正在大肆搜捕抗日民众——他们叫作搜查共产党。今天,我到你们这儿来之前,才甩掉一条尾巴。”“什么叫尾巴?”苗虹睁大惊奇的圆眼。

    “就是日本特务、侦探。他们刚站住脚,就逮起人来了。”“那您就不要走啦!就住在我家吧。我看,我爸妈对您的印象挺好……”柳明关切地想挽留曹鸿远。

    鸿远摇摇头:“不必了,我还有事情。现在,我还住在西,单大成公寓里。王家父子就在那个公寓里当(亻夫)役。有事你们可以去找我。另外,你们自己的行动千万要小心。尤其小苗爱激动,爱咋呼……这不太好,要改一改。小苗,我这么说,你不生气吧?”苗虹的脸蓦地红了,半天才说:“您说得对,我不生气。”“那好。现在天黑了,我可以走了。”鸿远说着,从裤袋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交到柳明手里,“有些道理,这会儿没时间细谈,而且我的水平低,也谈不清楚。前几天,我抽空把带来的一本非常好的小册子复写了一些,它会告诉你们怎样去抗日。”苗虹急着从柳明手里抢过小册子一看,惊喜地小声喊道:“啊,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呵!……这太好啦!”柳明立刻从苗虹手里抢过小册子放在枕头下面。

    两个人送鸿远走出了大门口。刚一出门,正巧白士吾衣冠楚楚地来找柳明。

    “小柳,你不出门吧?我特地来看你……”白士吾一边说,一边使劲打量着站在昏黑中的鸿远。心里暗想,这不是那个托柳明买药的家伙么?怎么他又找柳明来啦?一种似恼似恨的酸溜溜的滋味涌上心头,他忽然拉住柳明的胳臂,生怕她跑了似的,想把她拉进门里去。

    “小白,你怎么这样!”柳明气忿地抽回自己的胳臂,推了白士吾一下子,“你等一会儿再来找我——不,明天再来吧,我今天和苗苗有事儿。”说着,拉起苗虹急步向前就走。

    苗虹回过头来,对呆呆站在柳家大门口发怔的白士吾喊道:“小白,回家去吧。明姐心里不痛快,我拉她上我家住两天——你要高兴,明天上我家去看看高雍雅吧,他还总提起你哩!”白士吾没有出声。淡淡的月色,照出他惨白的脸上挂着一丝苦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2湖光山色作者:周大新 3安妮宝贝中短篇作品作者:安妮宝贝 4丰乳肥臀 5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作者:王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