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四章

    冬天的拂晓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尤其在怪石嶙峋、巉岩叠嶂的山岭上,北方狂烈的朔风仿佛可以把石头吹跑,把树木刮倒。此刻,东方刚刚显出鱼肚白,柳明已经爬出热被窝了,一个人跑到村边的大山上去了。她挂着手枪,迎着寒风,跑到一块高高的大岩石上,挺着身子,直着颈脖,任狂风吹拂着军帽下的秀发,双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东方。忽然,东方的群山后边闪现出一个桔红色的火球。火球一点点升高,天空渐渐由红变白。柳明仿佛第一次看见刚刚升起的太阳,高兴得望着旭日微笑。望了一会儿,她跳下岩石抱住一棵小核桃树,摇晃着,微笑着,甚至忘情地哼起自撰的歌儿:“我的X光来了!呵,日夜怀念的朋友来了——来了!”“X光来了——我的好朋友来了……”从保定回根据地后,柳明仍当着医务主任。昨天傍晚,她和院长、科室负责医生商量治疗问题——最伤脑筋的,是医院没有X光,许多伤病员的手术该不该动?治疗方案如何进行?全都感到棘手。正当人们一筹莫展,连晚饭都没有顾得上吃的时候,几匹骡子来到院部,驮来了大批药品和器械。来人中有个瘦瘦的老头儿首先走到柳明跟前,一把拉住女主任的手:“大姑娘,你还认识我么?”“啊!爸爸——志远同志您来了!……”柳明不顾一屋子人惊奇的目光,一把拉住刘志远的手,激动得满脸绯红,“您来了!想不到我又见到您了!您身体好么?……”刘志远见到柳明也很动情。紧握住她纤细的手指,两只慈祥的小眼睛凝视着她的脸颊,轻声喃喃着:“姑娘,可想你哩!你瘦了,累的?……你一定高兴,这回我给你们医院运来一台X光机。”“呵!X光机?……”“X光机,已经运到根据地来了!”“呵,我们有了X光了!……”屋子里的医务人员一听说运来了X光机,全都惊喜地欢呼起来,一下子围住了刘志远。

    刘志远仍然穿着狐皮袍子,戴着狐皮帽子,一副绅士派头。院长急忙请他坐下,问他是怎么把这台X光机运进来的,刘志远抱拳一笑:“有十几位弟兄掩护过的封锁线——其他回头细说。请院长准备点吃喝,招待招待他们。顺便告诉大家,我还把一位杨明晶小姐从敌区带出来了,她会使用X光机。”“她在哪儿?”柳明听说杨明晶也来了,高兴得连连摇晃着刘志远的手,急着要去找杨护士长。

    “她骑马摔到沟里,腿受点伤,坐了担架,晚点儿才能到。很不容易啊!为这台X光机,还有两位战十牺牲了……”“牺牲——”柳明和一些医生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院里,围着骡驮子左看右看了一阵,就跑到村外接杨明晶去了。

    刘志远的出现,使柳明感到异常地喜悦。这是一个真正的人,大写的人。他虽然是个资本家、地主,可是,他背叛了自己的阶级。他的资本,他的土地,包括他的生命,他都随时准备贡献给祖国伟大的抗日战争。这使她感动,也使她感到似真有个这样的“爸爸”的温暖。还有杨明晶,也是个从资本家家庭里出来的阔小姐,而且是个天主教徒。她毅然舍弃了舒适的、安定的生活,来到了艰苦的抗日根据地。这两个人,连同X光机的出现,都使柳明的心情激动、欢快。人,都是人,可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可以走上多么不同、多么迥异的路呵!……

    这个夜晚,战友重逢,柳明的话可多了。她先和刘志远像父女般促膝详谈;后来,和杨明晶睡在一条炕上,两人又谈到深夜。言谈中,她总想探问一下关于曹鸿远的消息,自从和他在紧张的情况中匆匆离别后,再没有听到过有关他的消息,但又不好意思张嘴。而且刘志远既然没有和她谈到鸿远的去向,估计杨明晶也不会知道。这些天来,朝朝暮暮,她时常思念着他,也时常回味着在保定“同居”的日子。虽说是假夫妻,然而,他们之间的心灵却比真夫妻似乎贴得更近、更紧、更无间、更融合得浑然一体。想起鸿远对她念过的罗曼。罗兰写给马尔维达夫人的信——“你是我身上的一部分,最好的一部分”,她就感到世界上最珍贵,最崇高的爱情是两颗心灵的契合;是绵绵情意的凝聚;是彼此无私的信赖。她知道残酷的战争生活也许永远使他们不能共同生活在一起,但他们间的爱情早已冲出了世俗的樊篱,升华到神交的境界。为此,她想念他,却不悲戚,不哀怨,甚至得不到他的任何信息,也常常感到他仍然伴随在她的身边,给她带来快乐与慰藉。这个夜晚,刘志远趁屋里没人的时候,曾偷偷告诉她:这台X光机和其他一些重要的药品器械,都是在“盐野义”和“兵库长”两家日本大药店的华北支店买到的——在保定时,她终于得到证实,这家药店的开设,确是鸿远做好了苗教授的工作立下的汗马功劳;但直到现在,她才亲眼看到、亲身感到鸿远出生入死的战斗硕果……呵,X光!可爱的X光!这架X光机怎么忽然变成了曹鸿远?它是这样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心,熨帖了她的心,鼓舞了她的心。她兴奋得浮想联翩,几乎通宵未睡。曙色刚露,她即飞奔山头,她要对着东方日出的地方,呼唤着鸿远的名字,把她的快乐告诉他;把她的尊敬、怀念、神往与感激之情,也向苍茫的山巅,向温煦的朝阳一齐倾泻出来……

    白天,在杨明晶的指挥下,一架小型X光机,很快在一间净洁无尘的房间里安装好。柳明立即请杨明晶给几位急待诊断的伤员拍了片子或作了透视。当X光机证明了伤员的确切症状后,柳明竟快活得涌出了眼泪。她一手拿着伤员的片子,一手抱住杨明晶的脖子,说话的声音也哽咽了:“杨姐姐,您……您真好!您来到我们的医院真——真是雪中送炭啊……”杨明晶还是那么明快、爽利。她已经换上八路军军装。能和柳明一起工作,她也感到高兴;但对柳明溢于言表的赞美,却感到不好意思,便另找话题,悄悄附在柳明耳边问道:“你的那位——先生呢?他哪儿去了?”柳明的脸颊泛起一片红晕,轻轻在明晶耳边说:“他不是我的真丈夫——我们是假夫妻。自从保定分别,我再也得不到他的消息了……”“假夫妻?……”杨明晶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感到异常惊奇,“住在一间屋子里,怎么能当‘假夫妻’?我不信!”“信不信由你。”柳明不多解释。她甚至隐隐希望,人们都把他俩看成真夫妻才好呢——唉,尽做梦……

    近在咫尺的X光机在柳明心中引起的欢乐,倒是真切而又实在的。每次,她拿起伤员们拍的片子细细察看时,心上必定像电光一样,闪过三个人影——曹鸿远——苗振宇——刘志远。……好像是他们发明了这种神奇的机器。没有他们,就不会有X光机,伤病员的许多病情就不好诊断,不好治疗。如今好了,好了,柳明到根据地里从医后,这是第一次这般忘形地狂喜——喜悦中,她眼前更不时浮现出那镂刻在心上的形象:他如果知道我使用了这台X光机的欢乐,他一定会更加欢乐——欢乐,他会多么欢乐呀!……

    过了几天,刘志远就要离开根据地了。他忽然忧形于色地小声对柳明说:“姑娘,我不能不告诉你了——苗教授已经被捕,鸿英去了北平,正在那儿设法营救他。”“什么?您说苗教授已经被捕了?那,这台X光机又怎么弄出来的?”“这X光机正是苗教授用被捕、甚至要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呵!”刘老头儿的神情更加凄怆了,他轻轻吁了一口气,不再多说话。

    “那,鸿英呢?他能救出苗教授吗?他本身恐怕也很危险吧?”刘志远点点头。

    “敌人逮捕了苗教授还不甘心,当然一门心思也要逮捕鸿英。……闺女,我知道你会为他们难受。尤其他,你们的感情——我知道。但是不得不告诉你,因为我还想要你办一件你大概不愿办的事——”“什么事?爸爸——现在没人,允许我还叫您一声‘爸爸’吧!您叫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都会答应?”“嗯,答应。”“那你给白士吾写封信,和他说点好话,叫他帮忙放出苗教授。这个,你答应么?”“给白士吾写信?”柳明的两只眼睛像滑稽演员似的,黑眼仁完全不见了,只有一双白白的眼仁定在刘志远的脸上。

    “怎么样?你不是说,我叫你干什么事,你都答应么?”“可是,白士吾——他是大特务……”“正因为他是大特务,他是梅村津子的大红人,我才想起叫你写信的呀!他是堕落了,但看样子还没有忘情于你。他恨你,也还爱你……你写封信求他从内部帮忙,我再托人送份厚礼给他,叫他想办法放出苗教授,也许能有点效果。”柳明不出声了。她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的确,她很不愿再理这条走狗。可是,为了救苗教授,也为了救他……她矛盾极了。

    终于,她还是写了。生平第一次写这样似乎像写小说一样的信。她问他好,问他戒了白面儿没有?一片关心之后,她才提到请他帮忙救出苗教授的事。她暗示说,他如果能救出苗教授,她还打算亲自到北平去感谢他……

    这真是一封极难写的信啊!柳明写了又改,改了又写;刘志远在一旁替她出点子。这样反反复复,几乎折腾一个通宵,累得她大汗淋漓,信才写成了,天也大亮了。她像走完了一次百里急行军,一下子倒在炕上昏昏睡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应物兄作者:李洱 2青铜时代作者:王小波 3文化苦旅作者:余秋雨 4第三部 春尽江南作者:格非 5江南三部曲作者:格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