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六十三章

    一间宽大阔绰的办公室里,吊在绿色天花板上的菱形吊灯,发着柔和、迷离的光影。垂着流苏的墨绿色丝绒窗帘,长长地垂在地板上,遮住了整个大玻璃窗。梅村津子穿着一套可体的绿色毛料西装,坐在大写字台后面,支着一只肘子,忽闪着眼睛望着墙壁上的天皇御影,似乎在思考什么;一张小圆桌上放着一架装饰考究的收音机,她又似乎在听新闻广播。

    有人在办公室门上轻轻敲了一下。随着梅村的一声“进来”,屋门开了,两个便衣男人挟持着苗教授走进屋里来。

    梅村抬起头,一看是戴着手铐的苗教授踉踉跄跄进来了,赶忙站起身,向那两个便衣厉声斥道:“叫你们去请苗教授,怎么给教授戴上手铐啦?快取下来!”两个便衣向梅村深深鞠了一躬,“哈依”了一声,立刻把教授手上的铐子取下来。然后,又向梅村鞠了一躬,转身退出。

    苗教授仍然穿着那件深灰色厚呢大衣,高大的身躯,挺立在门边。收音机里用日语又一次广播了那段报道“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的新闻——苗教授完全听清了。他不由得一阵怒火攻心,但却咬着嘴唇、皱着眉头没有出声。他认识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就是曾在北京饭店看见过的那个梅村津子。

    “教授先生,您好!”梅村伸出手来,涂着脂粉和口红的脸上,现出妩媚的微笑。

    苗教授瞪着梅村,直直地挺立着,不伸手,也不出声。

    “对不起,教授先生,叫您受惊了!”梅村并不因为教授的冷漠而生气,反而更加客气地伸手让教授坐在沙发上。

    苗教授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沙发边上坐下了。他昂着头,一声不吭地瞪着墨绿色的大窗帘。

    梅村坐在苗教授对面的小沙发椅上,烫得弯弯卷卷的长发披散在肩上,闪着乌亮的光泽。不知从她身上的哪一部分还散发出一种似浓郁,又似清淡的香气。她露出洁白的牙齿,带着迷人的微笑,用温和的声音继续对苗教授说:“教授先生,请不要误会!今天把您请来,是想向您请教……”“请教什么!这是逮捕,不是请教。请问,梅村津子,你为什么逮捕我?我犯了什么罪?你凭什么给我戴上手铐弄到这个地方来?”苗教授是个自尊心极强、素以清高自持的知识分子。被戴上手铐,他认为这是对他人格的极大侮辱。因此,怒不可遏。

    “教授不必恼火。这是下面人的不当。其实,即便这样做了,也只是一种程序。”梅村仍然微笑着。

    “什么程序?是法律程序么?既然讲法律,就必然有法庭。你这里是什么法庭?梅村津子,你没有权利审问我!因为你不是法官!”梅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觉得眼前的这个老家伙还真有点不好对付。她正在思考怎么进击的时候,苗教授又说话了:“我如果犯了法,那自有法庭拿拘票来逮捕我,然后开庭审讯,我还可以请律师申辩。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权力逮捕我、审讯我?”“我们是遵循日本的法律请您来的。这不能算是逮捕。”“什么?梅村津子,你是遵循日本的法律来请我?笑话!明明给我戴上了手铐,把我绑架来了,却又不承认是逮捕。岂有此理!真真岂有此理!”当苗教授被戴上手铐推进汽车之后,开始,他的心还有些慌乱、迷惘,不知所措。渐渐地,他冷静下来,已经暗暗下定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为神圣的抗战事业牺牲自己的决心。

    “小姐,你刚才说,你遵循的是日本的法律。我在日本住过十年,也懂得一点日本的法律——自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的民事法规定,在没有判刑之前,对被审问的人是不得戴刑具的。”梅村津子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听罢了苗教授那套书生气十足的话,忽然拍着手咯咯地笑了起来:“教授先生,请您不必纠缠那套法律程序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完成大东亚圣战,一切都要服从战争的需要……好了,您不必生气了。这么晚了,您一定饿了吧?请先吃点东西,咱们再细谈好么?那边餐厅里已经为您准备好晚餐。现在,我就陪您去吃一点便饭。”“我不饿,也不吃!”苗教授把圆圆的脑袋仰得高高的,盯住屋顶的一角,一动不动。

    “您要不过去吃,就叫人把饭端到这间屋里来。咱们边谈边吃怎么样?”苗教授被一种厌烦和憎恨交织的情绪激怒着,懒得再张嘴,高高地仰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一角,仍然一声不吭。

    梅村津子按了按写字台边的电铃。一个二十一、二岁,长得十分美貌的女人立即走进屋来。她穿着大花和服,梳着乌亮的高髻,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梅村身边,把两只手平放在膝前,低低地弯下身来。

    “芳子,把那边餐厅里的饭菜——还有咖啡和点心,都端到这间屋里来。”年轻女人又向梅村津子鞠了一躬,并向端坐在沙发上的苗教授望了一眼,走出门外去。

    不一会儿,一张圆桌上摆满了香喷喷的中国饭菜。梅村站起身,走到苗教授身边,客气地再次邀请他吃饭。苗教授扭过大脑袋,毫不理睬。

    梅村皱起描得弯弯的眉毛,微微叹了一口气。大概她自己肚子饿了,就一个人坐在圆桌边吃起来,还对苗教授道歉说:“对不起,教授。您一定不肯吃饭,那么,就请喝一杯咖啡提提神吧!”她一按电铃,芳子又进来了。端来了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便退出屋去。

    梅村一边吃着一条鸡腿,一边望着苗教授笑道:“教授,咱们不谈那些法律、法律程序之类毫无意义的话了。我想向您请教点事情,请您回答我好吧?”“既然被你们逮捕来了,就问吧。”“听说您和佐佐木正义博士开了一家‘兵库长’和‘盐野义’制药株式会社的华北支店,松崎司令官还是你们的保证人,对吧?”“是的。松崎司令官是我们支店的保证人。怎么,你连他也信不过么?”“松崎只应个名义,并不管你们的业务,是这样吧?”“当然是这样。怎么,小姐,你连松崎司令官都怀疑上了?”教授又重复地问。

    “我只是随便问问。”梅村扔下筷子,坐到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纸烟。

    “你们支店的经营方式是以批发为主的,对么?”“是这样。难道批发药品就有罪么?”“那么,外地那些代销店和经销人都是谁给你们介绍的?”“没有人介绍。”“没有人介绍?那你们之间怎么往来经营呢?”苗教授扭过头来,瞪圆了眼睛,冷笑一声:“小姐,你大概不看报纸吧?所以你没有看见北平各类大小报纸上都登着我们支店推销药品的广告。你也不听广播吧?通过广播电台,我们也在招揽主顾。所以,我们的买卖很兴隆,可以说应接不暇。”“你们往阳泉、唐山、石家庄、太原等地批发过大批药品和医疗器械吧?”“批发过。”“你们把药品和医疗器械都批发到什么人的手上,您知道吧?”“不知道。”梅村津子端起咖啡慢慢喝着,向苗教授瞟过一个十分自信的眼神,微微笑道:“教授,您怎么能够不知道!您是完全知道的。我有确实的情报一一你们发往唐山的药品,供给了冀东抗日游击队;你们发往石家庄的药品,供给了河北平原上的人民自卫军;你们发往阳泉、太原的药品,供给了冀西的八路军;甚至还有些药品运到了延安……”“梅村津子,你住口!”苗教授小伙子般霍地站起身来,怒容满面地冲着梅村喊道,“你为这件事情已经盘问过我们的经理佐佐木正义博士了!难道他不曾给你看过那些发货单么?那里面有一张是‘抗日游击队’、‘人民自卫军’、‘冀西八路军’的订货单么?不许你血口喷人!你得拿出证据来!拿出证据来!”“证据就在您身上!就在您和——十分可能是您的后台老板的曹鸿远身上!”苗教授听到这句突然袭来的话,心里陡地一震,幸而他早有精神准备,不但没有慌张,反而侧过脸去,睨着梅村津子那张忽然变得狠毒奸诈的脸,冷笑一声:“小姐,你似乎被那个什么曹——曹什么远迷住了吧。你向佐佐木正义博士要过这个人,向我们支店打听过这个人,现在,又跟我提起这个人来。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呀?真是怪事一桩!他与我有什么相干?怎么是我们的后台老板?日本法律也是讲人证物证的,请你给我找出证明人来!”梅村津子看着苗教授坦然自若、毫不惊慌的神态,不禁有点儿气馁。

    “您说你们没有向八路军、游击队批发过药品,那么,那些药品、器械怎么会大批地落到八路军和游击队手里的呢?这不是怪事一桩么!”苗教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使梅村津子吃了一惊。笑声刚落,只听他侃侃说道:“小姐,干你这行的,不会不知道:你们日本人拼凑起来的那些什么皇协军、保安队、杂七杂八的反共军都是些什么货色——他们只会吃喝嫖赌,毫无战斗力。遇上听说很能打仗的八路军和游击队,他们还能不丢盔弃甲大败而逃么?打了败仗,他们手里的枪支弹药——包括大批药品还能不落到八路军的手中么?……你们打了败仗,丢了药品,怎么,小姐,你都怪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华北支店头上来了?再说,你们拼凑的那些军队,既然要吃喝嫖赌,就得花钱——你能担保不是他们自己把那些药品器械、甚至枪支弹药都倒卖给八路军、游击队的么?据我听说,这种事情不在少数!”梅村津子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被反问得哑口无言。可是,顷刻间她又恢复了那副自信的神色,向苗教授开了一炮:“教授,既然贵店大登广告、招揽生意,怎么有一位乔国玉向您请求购买药品,您却不肯卖给他们呢?”“那个乔国玉自称是皇协军十五团的军医,听他说话的口气,又好像是什么抗日的人。你想,这种情况,我能卖药给他么?”“那后来怎么又卖了?”“他带着军队,开着卡车来。我们怕事情闹大了,只好卖一点打发他走了。”苗振宇有意不说那是佐佐木正义的主张。

    “那个买药的乔国玉承认是‘冀热辽第一支队’的军医。我们已经逮捕了他。你们把药品卖给这支抗日的军队——苗教授,您犯了供给抗日军药品、反抗皇军的罪行,您知道么?”“不知道!”苗教授终于明白乔国玉来买药,确是梅村津子设下的圈套,他深深地被激怒了,忍不住瞪着她喊道,“这是你们玩的鬼花招!”“苗振宇,我们对你客气,你不要不识抬举,自讨苦吃!”梅村突然把脸一变,凶相毕露地吼了一声。

    苗教授确实被梅村那毒蛇般的脸色惊慑了一下,但随即平静下来,缓缓地说:“小姐,我苗振宇既落到你们的罗网中,就准备听凭你们的处置。你想利用我的供词吗?哼,办不到!”苗教授说这些话的时候,感觉一阵恶心——梅村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气,仿佛是一股难闻的恶臭,直冲入他的鼻孔。这温暖、舒适的大房间,一霎时,变成了一座阴森、寒冷的魔窟……他身处魔窟,闻着这股恶臭,心里恶心,头脑眩晕。他真想倒下去,从此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再看见,什么也不再听见……

    梅村两眼死死盯着苗教授,听他讲罢,狠狠地把脚一跺,用尖厉的声音狂叫起来:“不知死的老鬼!跟你好说你不听,叫你尝尝我梅村刑具的味道,你就老实了!”说着,梅村连连向写字台边上的另一个电铃重重地按着,一阵警铃似的紧张尖啸,立刻急骤地响彻了整个办公室……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素年锦时作者:安妮宝贝 2人世间作者:梁晓声 3人世间 中部作者:梁晓声 4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2部作者:孔二狗 5丰乳肥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