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三十章

    一种意想不到的喜悦占据了柳明的心头。午后,柳明从课堂走回自己的宿舍——一家军属的家里时,路上遇到鸿远。苗虹到高雍雅的宿舍找他去了,没在她身边。鸿远靠近柳明在村街上并肩走了几步,小声说:“晚饭后,到你那天站岗的树林里去一下可以么?有点事要和你谈一下。”“啊?……”柳明的心一颤,他为什么约我一个人去树林里?他要对我说什么话呢?……不知怎的,柳明的脸绯红了,她虽然努力按捺,仍然心慌意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柳明脸红红的不作回答,鸿远迟疑一下,又低声说了一句:“晚饭后去吧!有要紧事对你说。”柳明点了一下头:“我——一定去。”回到军属家里,柳明坐在院里一只小凳上,手上拿着一本《社会发展史》,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她望着啄食的母鸡微笑一下,望着牲口棚里一头不断踢腿的小毛驴也微笑一下,抬头望着屋后的山头,她又笑了……就在那个山头下面,一片黄叶满地的树林边,在那星月暗淡的黑夜里,当她惊惶、恐惧的时刻,鸿远轻轻责备了她,但却给了她更大的力量和勇气……她心绪纷乱地回忆着那个夜晚的情景。

    “他今天将要对我说什么呢?——他要对我说些什么?……有什么话要到没人的树林里去说呢?……”她不停地琢磨着,猜度着。房东大娘手捧两块红红的大白薯,对她笑着说了两次:“闺女,快趁热吃了这个吧!”她这才扭过头,连连摆手说:“大娘,我不吃——我不饿。”“吃了吧,吃了吧!这是大娘的一点心意呀!穷人家没好的吃。你要吃了,就当是我那在外头抗日的孩儿吃了……”大娘说着,想起当八路军的小儿子许久没有信来,眼圈红了。

    柳明感动了,接过白薯来。大娘这才高兴地转身干别的活计去。柳明手里捧着两块大白薯,眼睛却仍旧痴痴地望着村边的树林——虽然这树林被院墙挡住了,可那红红的大柿子,那矮墩墩的灌木丛——甚至那晚上的月亮和眨眼的星星,全不停地在她眼前晃动……

    “明姐,你怎么啦?怎么不看书,瞪着那边看什么哪?”苗虹兴冲冲地跑进门来,一眼就发现柳明的神色有点儿异常。

    柳明站起身,把书本和白薯都放在小凳上,用力抱住苗虹的脖子。她的心仍然怦怦跳着。她多么想对苗虹说出心里的激动呵!然而她说不出口。只吃吃地傻笑着,两只大眼睛里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兴奋的光芒。

    苗虹惊奇极了。平日那么斯文、稳重的明姐,今天怎么啦?怎么像喝醉了酒似的,脸颊红红的。

    “明姐,有什么喜事呀?你可得告诉我1”柳明放开苗虹,打了她一下:“我有什么喜事?你别胡说!”苗虹也推了柳明一下:“你要没有事那才怪哩。不管喜事悲事,反正我跟高雍雅的事你得去管!”苗虹把话题转开,说起她的心事来了。

    “又跟小高争吵啦?这次为什么?”“他说他不爱听政治课。说什么马克思、列宁,他早知道了。还说他是来抗日的,用不着再给他灌输这些老生常谈的大理论。我不赞成他的看法,就跟他争起来。明姐,对这个人,我真有点儿头痛了——我怎么偏偏跟他好起来了?……”苗虹说着,紧紧搂着柳明的脖子,几滴湿湿的东西,落到柳明的脖颈上。

    柳明拉过苗虹,同情地小声说:“苗苗,我理解你。在咱们来找八路军的路上,我就感觉到你们俩有分歧了。忍耐点,多帮助他,要珍惜你们的感情……你说对不对?”不知怎的,她近来说话也有点儿像曹鸿远的腔调,爱说“对不对”了。

    “我怎么不珍惜我们的感情?是他在毁坏我们的爱情!”苗虹抹着眼泪,拉起柳明就走,“该吃晚饭了,你怎么不去吃饭?我特地来找你一块儿吃饭去的。”柳明胡乱地吃了几口,把自己的碗筷洗干净放好,趁苗虹不注意,就急忙赶到村边树林里去了。来到那片柿子林,鸿远还没有来。她到一块岩石后面看看,再向通往村里的小道望望——都不见曹鸿远的踪影。她只好找块石头坐下来。

    等人的时间是最难熬的。暮霭沉沉,秋风瑟瑟,当夕阳只剩下最后一抹残红的时候,鸿远才大步流星地从村路上走了过来。柳明急忙迎向前去。

    “对不起,我来晚了。你等我有一会儿了吧?”鸿远的态度也有些异样,“来,咱们坐在这块石头上谈好么?”两个人挨近坐在树林里的一块大石头上。西风径自刮着,他们都还没有穿棉衣,但谁都好像没有感觉到寒意。

    柳明盼着鸿远能先对她说点什么,微微仰起头,并不出声。可是,奇怪,鸿远却遥望着云天渺茫的远方——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好一会儿也不出声。

    终于,还是鸿远先开口,而且单刀直入:“柳明,有一件你意想不到的事,组织上叫我告诉你:你是学医的,又有苗教授和白士吾一些人的关系,本来领导上考虑,让你仍回北平去,继续给咱们部队去进行买药的工作。可是,没有想到,那个白士吾已经变成了日本大特务梅村津子手下的红人……”“呵,真的么?!你们说的是真的么?”柳明的脸突然煞白,颤声打断了曹鸿远的话。

    “真的,一点不假。这是从内部得到的可靠消息。”柳明仍然执拗地问:“当真的?我们才离开北平一个多月,白士吾就变成日本特务了?……这可能吗?他怕吃苦,但他也还有点爱国之心……呵。老曹,这确是事实么?你们没有弄错吧?……”柳明似乎不相信曹鸿远的话,喃喃地像自语,又像诘问。她的额头沁出了汗珠,眼睛里蕴含着泪水。

    曹鸿远坐在一旁,默然看着柳明那种遭受意外打击的激动神色,看她不说了,他才轻声回答:“人——是会变化的。事物总是会转化——或者向好转,或者向坏转,一个人怎么会永远凝固在一个地方不变呢!柳明,你不是舍掉了一般人都羡慕的荣华富贵的安逸生活,投身到艰苦的抗日斗争里来了么?白士吾没有跟你走,留在北平,他在那种家庭、那种环境下,被日本特务用威胁利诱种种手段拉去当了特务,也毫不希奇呵……柳明,我看你很难受,不过他这种人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了,你——一个革命者,应当忘掉你们的过去,多想想自己的未来。你说对不对?”一席话,把柳明心上的阴霾,冲淡了,消融了。那个温柔、漂亮的白士吾,忽然在眼前变成了狰狞可怖的厉鬼。这时,她把短发一甩,阴郁的目光盯在鸿远的脸上,声调也变得镇定坚决:“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请说吧!我永远不会作白士吾那种没有骨气的人!”“柳明,因为我们这里缺乏医务人材,你不能去北平,边区卫生部决定调你去作后方医院的医务主任……”这又是一个意外!

    柳明急忙分辩:她年纪轻,学历浅,又没经验,怎能当医务主任!能当个普通医生她就满意了。

    鸿远说服她:说我们有许多司令员,也不过二十岁左右,就带上千军万马到前方打仗了。柳明懂技术,完全可以胜任医务主任的职务。他劝她服从组织的决定,过几天就走马上任去。

    “那,老曹,你还留在这儿么?”柳明默认了她的工作,转而问起曹鸿远。

    “柳明,我一说,你准要惊奇——我要开小差了!”“什么?什么?……”柳明像刚才听到白士吾当了特务一样,一听到“开小差”三个字,又大大出乎意外,跳起身来问曹鸿远。

    鸿远微微一笑:“我不是真开小差,是要到北平去执行一项新的任务。为了以后工作的方便,也为了迷惑敌人,我只得冒着、顶着臭名走了。……柳明,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相信我的……”“你一说开小差,真把我吓坏了!我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呢?老曹,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么,我一定尽力而为。”“正是要请你帮忙,我才把你找到这个没人的地方来的。组织上叫我代替你到北平去,是因为估计到这场战争的长期性和艰巨性,我们自己还没办法生产药品和医疗器械,只好到沦陷区去购买。北平有苗教授这个重要关系,通过他可以解决很大问题。这件事,你和苗虹谈一下——除她和你之外,不能叫任何人知道。明白么?这是纪律!”“这是纪律?”“对,这是纪律。绝对不能告诉除你和苗虹以外的任何人!现在,需要苗虹写一封信给苗教授,请他多帮助。还有,你也该给你父母写封信,我一定设法帮你带到。”说到这里,鸿远沉默了。

    山间的夜风越发凛冽。柳明在昏暗的树林中,在朦胧的月光下,望着一棵叶子快要落尽的柿子树的阴影,好像自己问自己:“老曹,你还回来么?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也许很快,也许永远不能回来了。”“什么?!永远不能回来?……那么,你是说,你有可能要牺牲?”“在敌人巢穴里工作,牺牲是常事。不过,一个共产党员,为了革命的需要去牺牲,这是一种幸福。你说对不对?……柳明,请为我祝福吧!对了,你和苗虹最近不是都照了穿着军装的照片么,每人给我一张带给你们的父母可以吧?”“嗯。”柳明的情绪稍稍好转些,“老曹,我去医院工作,就靠你常常寄回药品来支持了。”“那没说的……你今夜就跟苗虹谈好,写好信,准备好照片,明天上午我来取。好,现在,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再走。”柳明好像掉在冰窟里,浑身一阵寒颤。她默然有顷,忍住哀愁,用低低的声音说:“你什么时候走?我送送你行么?”“不必了。我明天傍晚出发。你可不能送我——你应当和别的同志一样骂我,你说对不对?”这个夜里,柳明回到老乡的炕上,又偷偷取出了白士吾的照片。她不再看它了,它变成一块烧红了的烙铁,在烫炙她的手。她几下子就把照片撕得粉碎;还把带出的两封白士吾写给她的信和诗也撕碎了。她内心痛苦,似又感幸运。她在后怕——假如那时候自己被感情俘虏,做了白士吾的少奶奶,甚至跟他一起出洋当了洋博士,那过的不是一种出卖灵魂和肉体的生活么?白士吾那种阔少,会很快抛弃她的。她会变成一个什么人?一个可怜的弃妇,一个陈白露式的女人?还是在洋专家门下,当一名仰人鼻息的小医生?……而现在,她似乎感到自己的灵魂飞跃了,升华了。她就要当上医务主任——说不定还有马骑,有警卫员跟着呢。在这里,人们是很重视人材的。……这个想法一泛起,她的眼前立刻闪出许多年轻的脸,有男有女,甚至还有比她年龄大一倍的医生、护士们,簇拥着她,向她投来尊敬的目光……在隐隐的失落感中,又混和着某些欢快、庆幸。今天,她第一次明显地感到,她和苗虹的路子走对了。自己决心不和白士吾去国外,不和这样的人结婚,倒是塞翁失马……接着,她又想到曹鸿远——呵,这是多么好的一个人!能够认识他,实在幸运!否则,真不知命运将会把自己抛向何处去……因为感激曹鸿远,对于他即将远走,她又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怅悯……

    第二天,黄昏快要降临时,刮起了呼啸的西北风。曹鸿远骑着一匹棕黄色的大马,在寒风中疾驰着奔向山口。当他快要跑出狭隘的山口,就要驰骋在较平坦的丘陵地带时,忽然,从路边的一块巨石后面跳出了一个轻盈的身影,一下子拦住了马头:“老曹,你停一下!”这是柳明。她气喘吁吁,脸色惨白地站在马身旁。

    鸿远吃了一惊,忙勒住缰绳。他没想到天色已近黄昏,柳明却孤身跑到这离村庄十几里路远的山口来送他。他的心一阵不安,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但他不下马,也不望柳明。

    “柳明,你赶到这里有什么事么?”他神色冷淡地问。

    柳明怔怔地低头站了一会儿。忽然,把一张纸片递到鸿远手里,什么也没说,扭头就向山上跑去。

    山谷里响着飒飒的风声、落叶声,朵朵灰云急速地在苍茫的天际飞驰。这里空无人迹,一片沉寂。鸿远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望柳明的背影,然后,骑在马上看起柳明交给他的纸片来。这是从练习簿上撕下的一张有格子的白纸,上面用秀丽的字体写着一首诗。鸿远凝神读着:与君短相聚,与君长别离。

    关山多险阻,别梦自依依。

    国破山河碎,衷情秋风里。

    凝眸祝云天,逢险化为夷。

    鸿远在马上把这首诗读了两遍。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情感——复杂的、微妙的情感,使得他捧着纸片的手微微颤抖。他抿紧嘴唇,又一次回头望着柳明渐渐远去的背影,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想到不能把诗带到敌区去,于是,立即把这张纸片撕碎一一撕了又撕,撕成极小的碎片,然后向空中一撒——碎纸片立刻像雪花般随风飘散。

    站在山岗上的柳明,远远望着鸿远在读她的诗,接着,又见他把纸撕碎,让它随风飘散。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愁怀,趴在一块大石头上哭了。但不一会儿,她又克制不住地跳起身来,在暮色中,站在山岗上,遥望着那一匹正在起伏的丘陵上疾驰着的骏马。那马越来越小,骑在马上的人,也越来越小,终于,什么也望不见了——望不见了……

    “今生还能再见么?”柳明睁大红红的眼睛,向秋风发问似的独自喃喃。

    马不见了,人也不见了,只有朔风在砭着柳明的骨——不,在砭着她的心。活了十九岁,第一次遇见这么值得敬爱的人,他有时似乎也隐隐露出一丝热情的火花,可是,更多的时候,他却是那么冷静,那么难以理解地莫测高深……他走了,走了!何时还能再见到他呢?……柳明向回村的路上走着、走着,好像曹鸿远还在山脚下,她三步一回头地向昏黑的山下张望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2部作者:孔二狗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5部作者:孔二狗 3金粉世家 4人世间 下部作者:梁晓声 5人生作者:路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