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三十六章

    果不出张怡所料,苗教授没有答应替八路军买药。这位地下党领导人便果断地开辟了另一条渠道——通过关系。找裕丰药房的经理陈裕贤。这个商人看药市行情上涨。正想筹集盗金扩大营业,于是曹鸿远化名萧慕杰,以一个满清遗老的阔少身分和陈裕贤挂上钩。不久,裕丰药房就扩张营业了,陈裕贤是个诚实、爽快的山东人。双方的合作一开始便很融洽。曹鸿远以股东身份谈妥,可以由他直接介绍买主,并多向外地批发药品,以赚大利。这一来,党交给他来北平买药的任务,总算有眉目了。

    开业那天,裕丰药房门前张灯结彩,洋鼓洋号吹吹打打,十分热闹。曹鸿远在华妈妈家中呆不住了,仿佛鼓号声不停地在耳旁震响。他想看看这个药房的崭新面貌,就像小伙子想去看看未见面的新娘一样。他换上一套漂亮的西装,戴上礼帽,足登锃亮的皮鞋,还戴上一副茶色墨镜,信步走到西单路西裕丰药房的大门外,只见几幅鲜艳的招贴画贴在药房的大玻璃橱窗内,十分醒目。鸿远被吸引着,站在橱窗前的人群中观看起来——

    又白又胖的洋娃娃招贴画旁,印着醒目的大字:“您要您的孩子肥而壮么?请用本店出售的‘娃娃宁’、‘肥儿粉’。”另一幅画的是一个老人,身边的红字是:“君欲长寿乎?君欲寿且康乎?请用本店独家经营的‘益寿片’。”更加新鲜的是,一个化学制作和真人一样的妙龄美人,身披白纱,坐在橱窗内,白纱上缀着艳丽的红字:“妙龄女郎哪个不愿娇艳无双、永葆青春。本店独家经营德国最新进口药品——‘妙汝龄’。”女郎身上还披着另一条粉纱,上面也缀着字:“‘妙汝龄’进货不多,速购!速购!迟则不及!”鸿远看了一下,觉得陈裕贤这个人做买卖真有一套,以后的任务可能会比较顺利……他怀着喜悦,怀着希望,刚要转身时,忽然一个十分面熟的青年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在裕丰药房的大门外,在拥在门前的人群一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手里举着一架照相机,似乎已经照完了相,背起相机正要转身走开。鸿远的心陡地一动!这个白白瘦瘦、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人,不正是那个追过柳明的白士吾么?晤,他已经当了日本人的特务……这么一想,鸿远立刻闪身走进一条紧挨身边的小胡同里。走了几步,身子一扭站在一家门洞里,又朝胡同外的马路上望了一下——白士吾已经不见了。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自己?是不是已经偷偷给自己拍了照片?……鸿远心头蓦然升起一种恼恨自己的情绪:麻痹!太麻痹了!自己怎么这样粗心大意,任凭一时情绪所左右呢!

    怕白士吾跟踪下来,鸿远疾步走着。一扭头,发现胡同里有一家小公寓,破旧的门墙上,挂着一块油漆剥落的招牌:“迎来公寓”。鸿远回头望了一下,见没人追上来,就摘下头上的呢帽摇晃着,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这个空寂无人的小院。

    “先生,您找哪一位呀?”看是一位衣着阔绰的年轻人走进院里来,房东太太急忙从院角的一间小屋里迎了出来。

    “您这院里有闲房么?我想租间房子,要大一点的。”鸿远面带微笑,向房东太太一点头。

    “有!有!您看这间大北屋怎么样?”房东太太说着,从短夹袄里掏出钥匙,领着鸿远走进一间较大的北房。

    站在当屋地上,鸿远对着这间摆着简陋家具的房子东瞧瞧,西看看,一边看,一边向房东太太有一搭、没一搭的问起话来,“这间屋子要多少钱一个月?哦,五块钱?贵倒不贵,就是有点儿——家具有点儿太旧了。您这公寓还代包伙食么?每天开几顿饭?一个月多少饭钱?……哦,一个人一个月十二元?贵倒不贵,就是——就是鱼肉不多吧?……您这院里一共住着多少位房客?都是学生么?我是朝阳大学的学生。家里虽然有房子,可我新近交了一位漂亮的女朋友……”“哦,我明白啦,您这位先生有外家啦!因此上,才想找个好地方……哦,行,行!您就带着她来吧!我保准招待周到,要水有水、要茶有茶,叫你们两位相好的事事满意……”房东太太说话老是哦、哦的,不时摸着头上松了下来的发髻,满面带笑地想把鸿远这个“有钱”的房客留住在自己的公寓里。

    鸿远心里虽然异常懊丧不安,脸上却是一副春风得意的神色。他一屁股坐在一张破旧的木椅上,歪着脑袋,轻轻用手指敲着身边的三屉桌,继续向这位坐在小凳上的房东太太拉起闲话:“您这公寓里有几位伙计?……哦,没有伙计。就是您一家子——老当家的、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连您自己,一共四位——照顾全公寓二十多口人的吃喝?行!够能耐的,有本事!这年头开个公寓可不容易是不是?叉要照顾好各位房客,又要应酬好官面上的人——日本宪兵队常上您这儿盘问么?”一听问到日本宪兵队,房东太太的长脸拉得更长了。她透过玻璃窗向院子里瞥了一眼,扭过头来,呸了一口唾沫,愤愤地说:“别提那些个该千刀万剐的啦!中国人算倒了大霉啦!咱这本小利薄的小买卖,他们也饶不了你……”听到这儿,鸿远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鬼脸,连连摆手说:“大婶子,您别往下说啦!防备隔墙有耳——您的心思我明白,您是个真正的中国人!……”鸿远的关切和警告,一下子感动了房东太太。当鸿远仿佛嫌房子不够体面,没有放下定钱,准备告辞的时候,热心肠的房东太太却怎么也不放鸿远走:“您是个好人,您可先别走!不嫌咱家寒酸,您就到咱小屋里喝口水再走。”鸿远也不客气,跟着房东太太走进她的屋里去。

    就在这时,白士吾已经找到吴永,还有手下另一个小特务,一同追进这条小胡同。他们几个经过“迎来公寓”的大门口,却没有进去。因为前面不远就是一个拐弯的地方,白士吾以为曹鸿远一定拐弯逃进了另一条小胡同里。于是,和吴永分开,他自己带着小特务,兵分两路冲着东面的两条小胡同追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夜谭十记:让子弹飞(没有硝烟的战线)作者:马识途 2芳菲之歌(危亡时刻)作者:杨沫 3人世间 下部作者:梁晓声 4男人这东西作者:渡边淳一 5一把青(台北人)作者:白先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