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六十九章

    上午十点钟了,白士吾还躺在席梦思床上睡懒觉。忽然,屋门外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小白——起来了么?”朦胧中,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白士吾像弹簧人似的,蹭地蹦下床来。一边揉眼、掠头发,一边答道:“梅村小姐,您来了!我刚要起床。您不嫌脏,请进屋里坐……要不,在外面沙发上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就来……”“瞧你这个懒鬼——还做大事业呢……一睡睡到太阳晒屁股还不起床!”梅村穿着翻毛貂皮大衣,袖着貂皮手笼,推开屋门,袅袅婷婷地走到白士吾的卧榻边,搬把椅子坐下了。

    白士吾披着件紫红缎子棉睡衣,也不敢去洗脸,坐在床边小声问:“您突然大驾光临,有什么紧要事情?”梅村站起身,突兀地在白士吾发青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小声说:“有点急事要跟你商量——苗振宇的事情闹大了!东京那边都知道了。昨天,那个老松崎还向咱们要开了人……所以得赶快想办法处理好这件事……”白士吾愣愣地望着又坐回到椅子上的梅村。这时,她已把大衣脱掉,露出淡蓝色镶着精美花边的锦缎绣花旗袍。梅村见白士吾望着她不说话,又说道:“这件案子都是听了你的报告,才办成了这个样儿——你总是说苗振宇跟曹鸿远有关系,说他替共产党、八路军代买药品……可是,你清楚,这苗老头硬得很,动了多厉害的刑,他也不承认。再说那个曹鸿远,除了裕丰药房的一个司药承认看见过他,说他到过裕丰药房之外,其他人,包括枪毙了的华兴,谁也不承认认识他……你看,现在,这盘棋该怎么下好?”平常,梅村很少到白士吾家里来。这次,因为松崎联合了佐佐木正雄,向她发起了猛烈攻击;她虽然瞧不起白士吾这个只配当玩物的角色,可是,心腹毕竟太少,她只好再次找到白士吾家里来,这么一本正经地向白士吾介绍情况——其实,这些情况白士吾都早已知道。只是,为什么梅村今天这么激动?为什么急匆匆地来找他?莫非东京方面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梅村说话向来真真假假,难以相信。因此,白士吾猜不透真实原因,只怔怔地看着梅村不答话。半天,他才颖悟了似的趴在梅村耳边说:“依我看,赶快销赃灭迹——趁早把这些家伙们全……”白士吾用手向自己脖子上一抹,嘴角闪过一丝狞笑,“既然这些家伙都不想活,干脆送他们见阎王爷去算了。”“看你这小子说得多轻巧!”梅村津子款款一笑,“那苗老头是佐佐木正义的好朋友,佐佐木正义的哥哥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当然知道!可是,几个中国人——就算是苗振宇那样有点来历的中国人,杀他千儿八百的算个什么!咱们特遣组杀的中国人头串成糖葫芦,够全北平人吃的啦!”梅村用高跟皮鞋的鞋跟踢了白士吾的脚丫一下,眉毛挑得高高的:“小白,我说你是个雏儿,你还真是个没长全毛的小玩意儿。干咱们这行的,哪能够不处处留神,多长十个八个心眼儿……今天跟你商量事儿,我没有把你叫去,却自个儿大冷天跑来了,为的就是除你我之外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我现在当然想干掉这几个为八路买药的中国人,可怎么个干法,得动动脑筋,不能叫他们抓住把柄,不能叫他们看出是我梅村把他们杀了……你还不知道吧?佐佐木正义又去找了老松崎。松崎这几天对我的行动更加注意了。不干掉这家伙,我梅村的日子不好过!”“佐佐木正义又找了松崎?……那还不是为了救姓苗的老家伙。可梅村小姐,那个懰菕是谁呢?”梅村用手指头在白士吾额头上用力戳了一下,笑道:“别装糊涂了!松崎那头老狗熊,联合了那位最高指挥官,恨不得一口吃掉我。你还不知道,昨个夜里我已经得到可靠消息:他们在东京大本营那儿告了我的状……所以,必须立即干掉苗振宇!还不能露出是咱们干的——要借别人的刀下手……”“怎么借刀?”“咱们公开放出苗振宇,半路上叫‘游击队’给截击,趁乱打死老家伙。”“那又该借用皇协军了?……”白士吾探出头来问。

    “你认为任尚祖这个人怎么样?”梅村忽然问起白士吾的好友来。

    “我看他忠于大日本皇军,忠于大东亚圣战。和我一个样——死心塌地!”“可是,我听说,他跟松崎有过来往。”白士吾忍不住笑了:“松崎不也是天皇陛下的股肱之臣嘛!他对我说过,松崎拉过他,想叫他当北平宪兵司令部的情报员。他因为跟我知心,才不愿意给松崎干……他跟我是莫逆之交,什么事儿都不瞒我。我看这个人是信得过的。”“你认识钟怀这个人么?他是十二团的团长。”“我看,您对这位年轻的团长很垂青,怎么又问起我来了?

    “别瞎扯!干咱们这行的,对什么人也信任,也不信任。……小白,我还得警告你,你的行踪可得注意——松崎那老家伙不是好惹的!你一个人别到处瞎乱跑。要多提防宪兵司令部那伙人……皇协军的人倒是可以利用。”说着,梅村站起身对着镜子梳了梳卷发,又涂了点口红。然后,转过身——看白士吾站在穿衣镜旁,乜斜着眼睛盯着她看个不停,就歪过脑袋,露出一副媚笑:“小白,我还漂亮吧?听说,任尚祖给你介绍了一个漂亮女朋友,是真的么?”白士吾吃了一惊。怎么,这件事也叫这个女妖精知道了?……

    “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人多着呢。可有你,我谁也不要。你一个人我还侍候不过来呢,哪有闲心再找别人。”“好,不谈这些了。”梅村仍坐回椅子上,小声对白士吾说,“目前,共产党、八路军在华北后方活动得挺厉害——根据地越搞越大,游击战越打越凶……为了配合军事上的围剿,更为了除掉老松崎这个心腹之患,在城市里咱们就得加紧搜捕镇压这些亲共分子!现在苗振宇这件事,我看必须这么办——你过来,我跟你说……”白士吾心里早就有些痒痒,趁势一下子斜倒在梅村怀里,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听到最后,梅村推了白士吾一下,叫他起来,然后,咯咯地笑着,提高了声音:“要快下手!就在明后天——。”白士吾频频点头。愣了一下,猛地用双臂抱起梅村,把她扔到自己的床上,喘吁吁地说:“过去,都是我在你的床上——今儿个,你也在我的床上——玩一玩!”…………

    下午,白士吾正要带着两个人去找任尚祖——他最近升了皇协军司令魏登榜的副官,经常住在北平城里。还没动身,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响了。

    “喂!谁?是你——尚祖!我正要去找你……噢,噢……我明白啦!那我就自己去——吃饭、喝酒?那不必了。……好,好!盛情难却,我六点钟一定到。”五点半钟,白士吾一个人走到特遣组的大门口,坐上他的包月车,直奔任尚祖约他去的地方——东单苏州胡同而去。到了一座红漆小门的住宅前,任尚祖穿着一套整齐的皇协军军服,戴着大盖帽,正站在街门口等他。两人手拉着手,一同往院里走去的时候,任尚祖笑嘻嘻地说:“罗小姐在这儿等着你呢!她对你还真有点儿意思……”白士吾拍拍大衣上的尘土,小声说:“咱们先到一个僻静地方谈点要紧事。回头再见罗小姐——她在这儿等我么?大哥,那太感激你了!”任尚祖没有领白士吾走进灯火辉煌的正房,却把他领到一间厢房里。两个人关好屋门,摸着黑说起话来。

    “尚祖大哥,梅村小姐给了你一个重要差使——说实在的,这个差使还是我推荐给你的。事成之后,大哥你又得高升了!”“感谢你提携——什么重要差使?我能干得了么?”“没问题。只要把苗振宇……”白士吾贴在任尚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分钟。

    任尚祖迟疑了一阵慢吞吞地说:“特遣组杀人是常事。干嘛费这么大劲,还要把他们弄到城外去杀掉?”“咱们俩是知心朋友,我都告诉你——苗教授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他是咱们最高指挥官兄弟的好朋友,他开的那个药店还是松崎特务机关长当的保证人。放了这个人,绝对不行;杀了这个人,梅村又怕最高指挥官跟松崎三郎找她的毛病,还怕社会舆论……所以她才想出这个金蝉脱壳巧连环的主意。大哥,你明白了么?”“晤,是这样儿……”任尚祖沉吟一下,“总这么装着抗日游击队干这个那个的,有什么好处?我还是不明白梅村小姐的意图。”“当然有好处!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往外说——这都是梅村为了整掉老松崎出的点子……她还要上大本营去告他——他这个负责北平治安的宪兵司令,总叫抗日的八路军、游击队在北平城里横冲直撞——她要叫老松崎吃不了兜着走。”“可这,还得去找我们皇协军那位魏司令来调动军队吧?”“当然啦。我看魏司令还得调钟怀团长跟你去执行这个任务。”“晤,什么时候动手?我好做好准备,等候你们的命令。”“暂定明天上午,也许是后天。你听我的电话好了。”“除了你的电话以外,我还听谁的电话?都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还有谁指挥这件事?”任尚祖仔细询问着。

    “除了听我的电话,你就听梅村的。还有她那位机要秘书木村的。除了我们三个人,你可谁的命令也甭听!”“好,我一定尽力去办。不过,还得问一句,这几个要杀的人,我都不认识。到时候,向什么目标开枪呢?”白士吾笑着,捏住任尚祖的手:“苗振宇坐在佐佐木的汽车里,你们到时候,派辆汽车跟在他们后头……然后……”白士吾的声音又放低了。

    “行,我明白了。现在,该去看看你那位日思夜想的罗小姐了吧——她也许已经等烦了。”“对,尚祖,这件事全仗你成全啦!”“你不怕你那位梅村小姐吃醋么?”“她现在很忙——正忙着成立华北的各种反共组织。成立什么新民会,顾不上管我了。我看透了这个妖精一一反正她玩我,我也玩她!……走,咱们快看看密斯罗去。”说着,任尚祖打开厢房门,领着白士吾直奔北上房,却不见罗小姐的踪影。白士吾急了:“怎么?她到哪儿去了?”“小白,等一下,我去找找看——她也许到后院张太太家串门去了。”说着,任尚祖扔下白士吾,出了屋门,走过一个穿堂门进到里院去。不一会儿,他又回到屋里,向坐在屋角、心神不宁的白士吾说,“罗小姐的母亲管她很严。等了你一会儿,见你总不过来,她回家吃饭去了。小白,这可真对不起你……”白士吾掏出手绢用力擤了一下鼻子,皱着眉头,说:“见这位小姐真比见九天仙女下凡尘还难!……既然这样,我回去了。”“你就在这里吃饭吧,咱哥俩好好痛饮几杯。”“不吃饭了,我得走。一会儿,梅村还叫我派人把乔国玉护送上火车站去,叫他赶快离开北平城呢。”“干么倒叫他赶快离开北平?”任尚祖小声在白士吾耳边问。

    “梅村这浪娘们鬼花招多着呢。还不是怕乔国玉给她泄密。尚祖,后天,我想亲自到罗小姐家里去一趟,亲自向她母亲提亲——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她?因为,因为她长得像我那个失去的柳明……噢,前些天在保定我还见到她呢。可惜……唉,不说了。尚祖,别忘了明天的重要任务。”“好,明天我一天不出屋,专等你的电话。”两个人说着来到大门口外,任尚祖目送白十吾坐上带棉篷的三轮车,一直到车子消失在胡同口,才转身走进自己家里,把两扇街门紧紧关上。

    对于白士吾这条走狗,不仅共产党的领导张怡相收拾他,连那个老谋深算的特务松崎,也意识到要想击败与他争权夺势的梅村,也必须捉住白士吾。松崎断定这个梅村的心腹,又是梅村的情人,一定知道不少梅村的阴谋诡计。只要对白士吾略施苦刑,这个阔少出身又吸起白面的家伙,一定会吐出一些重要的情报来,那么击败梅村就大大加重了砝码。于是,他派人突然逮捕了白士吾。

    刚吃过晚饭,佐佐木家的电话铃响了。苗夫人拿起话筒一听,心里立刻紧张起来——电话里是曹鸿远的声音,说有个急病人恳求博士给诊治。万望博士答应,以便及时把病人送到博士家里。

    苗夫人听罢,用微微发抖的声音回答:“请等——一下,我去问问博士,看他是不是有工夫……”苗夫人望望站在电话旁边的佐佐木,放下听筒,把佐佐木拉到离电话稍远的地方,小声说:“曹——来电话了。好像有紧急事要见你——你看怎么办?”“我去把他接来!”佐佐木毫不犹豫地回答,“你问他病人住在哪里,我去车子把病人接来。”半个小时后,华妈妈扶着一个身穿棉袍、头戴呢帽、用厚围巾把整个脸部包得严严实实的男子下了汽车,走进了佐佐木的家门。

    为了保证不出意外,佐佐木是亲自去杨非家接来这个“病人”的。平时,他也曾做过这类事情——把求到门上的病人,亲自接到家中或送到医院。在他家中,也有些必要的检查设备,好像一个小门诊所。

    今晚,佐佐木亲自去接这个“病人”,心里很不平静。他虽曾接受曹鸿远的意见去找过松崎——这次见面,松崎的态度也果然变了,表示要帮助救出苗教授。可是几天来,苗教授音讯杳无,佐佐木十分不安。如今,曹鸿远突然要求登门造访,他猜到一定有紧急情况,心里就更加忐忑。

    鸿远坐到诊室里,华妈妈在外边“守候”。不一会,佐佐木穿着白罩衫进来了。苗夫人也进来了,她还得担任翻译。

    鸿远解下大围巾,摘下帽子,见屋门关好了,忽地,两手分握住围在身边的佐佐木和苗夫人,眼睛直直地望着他们,压低声音说:“情况有点紧急。梅村要下毒手了!”“呵,下毒手——要向振宇下毒手?……”苗夫人忘了当翻译,直接向鸿远惊慌地发问。

    佐佐木也沉不住气了,着急地用中国话问:“你是说——苗桑危险了么?”鸿远仍然紧握住两个人的手,点点头:“刚才得到确实消息——梅村在两天内就要处死……而且是用阴谋……”他没法说出“苗教授”三个字,这三个字会使苗夫人经受不住,也会使佐佐木悲痛难忍。所以,鸿远踌躇着,只是越来越紧地握住他们的手。

    苗夫人挣脱了鸿远的手,倒在一把椅子上,双手蒙住脸,要哭出来——也许要昏厥过去。鸿远紧跟在她身边,扶住她,小声在她耳边说:“伯母,不必着急!我们已经有了布置,一定要救出教授来……现在,必须请佐佐木博士马上找到松崎。”苗夫人听了鸿远的话,慢慢站起身来,走到佐佐木身边——这位博士因为听到这不祥的消息,也坐在一只小凳上,双手抱住低下的头。

    “佐佐木桑,要救振宇,只有请你再次出马去找松崎,告诉他这个消息——请他想办法打破梅村的阴谋。”佐佐木用沉痛的目光望望苗夫人,又望望鸿远,正想说什么,只听鸿远用镇定的声音说:“今天傍晚,松崎派人秘密逮捕了白士吾,他也许已经知道了梅村的阴谋……不过,您还是应该赶快去找他面谈,把苗教授的危急处境告诉他,要求他赶快想办法制止梅村的阴谋实现。您要揭露梅村,这个阴谋是针对他松崎来的。这样,便会激起松崎更大的恼火。这对于救苗教授是有利的,也是必需的。”苗夫人做了翻译后,佐佐木仰起脸问鸿远:“松崎要问我这个消息从何处来,我怎么答复他?”“您就说梅村身边的使女小吉芳子告诉您的——芳子本来就和您有来往嘛!”佐佐木仍然忧虑着:“松崎真的会愿意去救苗桑么?……”说着,转身对苗夫人低垂下头——他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此刻这花白的头微微颤动着。它表示佐佐木的内心是激动?是悲痛?还是愤怒?……忽然,他仰起头来,似乎下了决心:“嫂夫人,请安心。我现在就去找松崎。如果他不在,我就一直等到他回来,把苗桑的危险处境告诉他。这次一定要请他出马。他不答应救出苗桑,我就不回来!”苗夫人握住佐佐木的手,握得那么紧。

    “佐佐木桑,你去吧!我们等待你的好消息……”苗夫人拭去滚在腮边的泪水,看看鸿远,继续说,“叫曹在这里等你好么?他想知道松崎对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态度。”佐佐木点点头,刚要走出诊室的门,抱着帽子、大衣、围巾、手套的菊子夫人悄悄走了进来。她一言不发,默默地帮助丈夫脱下白罩衣,替他穿上大衣,系好扣子,戴上帽子,围好围巾,甚至连手套都替他戴好——好像丈夫是个病人,又像丈夫要出远门、长期别离似的。她用饱含忧虑的深情目光望望丈夫,又望望苗夫人和鸿远,最后一把抱住苗夫人的肩膀,用柔婉的低声在她耳边说:“嫂夫人,请安心!他会尽力的……”菊子的动作和短短的两句话,给了苗夫人——也给了不懂日文的鸿远多么深沉的慰藉呵!多么真挚的友情!多么深切的关注!人生——在短促的人生里,尤其在两个不同的民族中,能够有这么深厚绵长的情谊,这是幸福,是人生中最大的喜悦!

    佐佐木一个人坐车走了。菊子总是那么乖觉,当丈夫一走,她就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

    苗夫人心如刀割。可是,她已经有了一些锻炼,对于即将发生的事变也已有了一些精神准备。她用默默含愁的眼睛望着鸿远,许久说不出话来。后来,忽然像才想起来似的告诉鸿远;佐佐木已安排她代理苗教授在华北支店的工作,而且为了掩护她,每天下午他都要抽出一点时间到支店看看,然后用汽车把她接回自己家中。苗夫人沉了一下,又低声说:“你叫发往正定的药品——磺胺噻唑、磺胺嘧啶各二百磅,金鸡纳霜二百磅,红汞五万克,千片一瓶的阿司匹林一千瓶……前天和昨天都如数发走了。”在这般危急时刻——在心爱的丈夫即将丧失生命的危急时刻,苗夫人忽然说出的这些药品的名称和数目……刹那间,像大海的滚滚波涛,猛烈地冲击着鸿远年轻易感的心,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半天,他抬起头,发红的眼睛闪耀着尊敬、感佩、悲痛——同时也掺和着喜悦的光焰,投向苗夫人的身上。他深深感到,在这个平凡的女人身上,已经出现了一种不平凡的东西……她觉醒了,随着丈夫的觉醒,她站起来了。“群众——这就是群众动员起来后的伟大力量么?”他激动地想。渐渐,他平静下来,对陷入沉思中的苗夫人说:“伯母,您的工作做得很好。我们常说,一个人倒下了,千万个人又站了起来。教授遭了不幸,您立刻代替了他的工作。可见,我们抵抗日本法西斯的力量是巨大的……您可以放心,就是松崎不肯去救教授,我们也会有办法救出教授的!”“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对我说么?”苗夫人早就想问的话,直到这时才张嘴。

    “当然可以。我们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同情抗日的武装力量,到时候可以把苗教授救出来……尽管有些冒险,也绝不能叫梅村的毒计得逞!我们的做法是将计就计……”“呵,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多么可爱的人!……”苗夫人,异常激动地说着,泪珠儿雨点似的刷刷流下。

    约摸夜晚十点钟的时候,佐佐木的汽车喇叭声在大门外一响,屋里的儿个人——苗夫人、鸿远、菊子,以及华妈妈都像听见巨雷轰响般的一惊,个个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苗夫人和菊子立刻向大门口奔去。

    佐佐木迈着大步走进客室。大家都不出声音地等待着他说话。这情景非常像犯人在法庭上等待法官的宣判,又像后方的人们在等待前线传来胜利或是失败的消息。

    佐佐木进屋后,摘下帽子先向鸿远和苗夫人点点头。几个人同时仰头望着他。他却不露声色,任由菊子帮助他把大衣、手套脱下、放好,随便往鸿远身边的沙发上一坐,打火点着了纸烟,慢慢吸着。

    “见到松崎没有?你怎么不把消息赶快告诉嫂夫人呢?”菊子善解人意,看出苗夫人和鸿远焦急的神态。

    佐佐木皱紧眉头,轻轻吁了一口气,缓缓地说:“怎么告诉诸位好呢?我向松崎说了从芳子口中听到的紧急情况以后,这位先生只是点头微笑——好像他已经全都知道了。我向他要求一定要保全苗桑的生命,不能叫梅村这个坏女人害苗桑——我还说这也就是害他松崎和我的哥哥……而他呢,奇怪,这个人平常急躁暴戾,今天反倒那么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只对我说:”佐佐木桑,你放心好了,叫苗夫人也放心。苗教授不会被害的……‘除此之外,他再也不说别的,一句如何确切行动的话也没有——空空洞洞。为此,我很不安。因为他过去也说过类似许诺的话……“沉默。世界好像顿时消失了。

    “嫂夫人,你看,我所做的结果就是如此。我对不起你和我的挚友……”半天,佐佐木又说了这两句话。

    苗夫人作完翻译后,忽然喜形于色地说:“佐佐木桑,你做得很好!松崎既然这样对你说了,我看,振宇会得救的。那个老狐狸当然不会把他的打算先告诉你。你想想,他是干什么的?和梅村还不都是半斤八两!”鸿远许久没有出声。大家的眼睛都望着他。

    “苗夫人的看法有道理。佐佐木博士,您不必失望,苗教授会得救的。估计一两天内,他就可以和我们在一起了。”鸿远的话真挚、诚恳。可是,佐佐木仍然像个考试没有及格的小学生,强作笑颜说:“请原谅我的——过于多虑的心情。听了嫂夫人和曹先生的话,我改变了看法——我十分希望苗桑一两天内就能和我们相聚在这个房间里……”大家都又沉默了。

    多么难熬的漫漫长夜呵!几个心儿紧贴在一起的中国人和日本人,就在这隆冬寒冷的夜晚,一起围着火炉坐着,一起等待着——等待着黎明,等待着拂晓的到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撒哈拉的故事作者:三毛 2芳菲之歌(危亡时刻)作者:杨沫 3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3部作者:孔二狗 4丰乳肥臀 5第七天作者:余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