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二章

    雪过天晴。巍峨庄严的香山碧云寺,层层屋脊都覆盖上晶莹的白雪,闪耀着珍珠、宝石般璀璨夺目的白色光芒。松柏、玉兰、菩提树上的白雪,更像盛开着的梨花,纷纷叠叠、朵朵片片簇拥着挂满了树梢。多么洁静的、一尘不染的琉璃世界呵!这世界出现在红墙碧瓦的山间古刹里,在美丽精巧、矗立山巅的舍利塔下,更增加了炫人心目的美感。

    瑞雪过后,阳光灿烂喜人。将近中午时分,有些观赏雪景的人,不畏严寒,三三两两来到了碧云寺里。这时,一辆福特牌小汽车沿着上坡路开来,在碧云寺的红色山门外停住。从车上走下三男一女。那个女人年纪二十六、七岁,面庞清秀俊美,穿着碧绿碎花锦缎夹旗袍,外套灰色海虎绒厚大衣,脚登一双黑色半高跟皮靴,双手笼在和大衣一样颜色、质料的灰手笼里。她跳下车来,娉婷地迈着碎步,直奔寺里走去。走在她身后的三个男人,也相随着迈进了山门。三个男人模样各不相同:那个黑苍苍的大高个子,身穿灰色哔叽棉袍,头戴礼帽,脚着黑皮鞋,约摸三十岁出头,动作威武刚健。第二个男人也是三十岁上下,中等个儿,面容苍白清秀、文质彬彬。第三个,则是个身材细高的老头儿。老头帽,脸上一副黑眼镜,身穿肥大的深灰色布棉袍,脚上是纳着云头好像小船般的黑缎棉鞋。因为帽子、眼镜的关系,模样看不太清楚,只有两撇小胡子有点引人注目。看那蹒跚、迟缓的步履,总有五十岁开外。四个人微喘着气走上几十级的台阶,来到站着巨大的哼哈二将雕像的殿堂外。这时,悟静和尚穿着一领灰布棉袈裟,腕上挂着长串念珠,双手合十稽首相迎道:“阿弥陀佛!几位施主远路来到寒寺赏雪,小僧十分欢迎!已经备下素斋,请施主赏光。”那个文质彬彬的细条男人似乎是主人,也双手合十对悟静笑道:“有劳大住持亲自出来相迎,十分不敢当!还给我们准备了素斋——一片诚意,实在感谢不尽……现在,请大住持领路,内子和我的两位亲友到里面再行介绍。”悟静伸出光光的秃头,垂下眼睑,向另三个人合掌致意,然后含着微笑在前领路。

    悟静把四个客人领到罗汉堂前的(上般下木)若堂。在一排三大间的外屋里,一溜排着几把太师椅,几个镂花瓷凳,挨墙是硬木书案和条几。墙上挂着字画。条几上还有几样古色古香的香炉、铜盘、佛手之类的摆设。这房间真个是窗明几净、纤尘不染。进屋后,还没落座,那个细条个儿,含着微笑向悟静依次介绍道:“这位是皇协军十二团的团长钟怀——我的表弟。这位是内子方芳。这位是朱子介先生……”最后,他用手一指那个戴老头帽的男人。

    “感谢大住持的招待!”那三个人几乎同声恭敬地说。

    悟静捻着佛珠又双手合十地低下头来:“诸位光临,寒寺生辉——素斋已齐备,天不早了,诸位施主请入席吧。”说着,打开门帘,把这四个人领进里间屋里。这儿,还有两个小和尚正在端菜盛饭。悟静看四个人围着一张八仙桌坐下后,又一次向客人们低头合掌致意:“小僧失陪了。诸位施主请用饭吧。有什么事,叫这两个小和尚呼唤一声,贫僧随即就到。”说着,领着两个小和尚退出屋外去。

    文质彬彬的瘦个子正是张怡。他今天领着打入敌军的地下党员钟怀、妻子方芳和化装成老头儿的曹鸿远——来到碧云寺里讨论当前的紧急任务。

    四个人各自拿起筷子吃起清淡可口的素食来。

    摘下帽子、眼镜的鸿远——虽然还有两撇小胡,却立刻恢复了他那青年人的勃勃朝气。他瞥了对面的张怡一眼,低着头,说:“老师,您又把我调回来了……下一步怎么办?”张怡没夹菜,手里举着筷子和馒头,凝视着鸿远:“你说说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调你回北平?”“苗教授是由我单线联系的,他被捕了,他的夫人非常痛苦……这个时候——正当他们处境困难、危险的时候,如果我不再露面——这不是我个人不再露面,人家会认为是共产党不敢露面了。这是调我回来的第一个理由……”“嗯,说下去!”张怡不动筷子,眼神更加专注。

    方芳忍不住捅了丈夫一下:“边吃边说嘛。干吗光举着筷子不动嘴?”“我饿了,不客气了。难得吃一顿这么好吃的和尚饭——今天开素啦!”钟怀大口吃着用豆腐做的素鸡、素什锦,一伸大拇指,豪爽地笑起来。

    鸿远捏着筷子什么也不吃,面容严肃,忧形于色地接着说:“为了救出苗教授,为了保存住华北支店,老师和老钟同志暗地里做了许多工作。没有你们的领导,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支店。可是,处在第一线的是我,一直和苗教授、苗夫人保持联系的也是我。苗教授被捕后,通过苗夫人和佐佐木正义,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换个同志就有许多不便。所以你们叫我回北平来了。”张怡听罢鸿远的话,没有出声,微微一笑,用筷子敲了鸿远的筷子一下:“老头儿吃吧!悟静和尚给咱们准备的这顿素餐可不容易。别说你在山里见不到,在保定也难尝到呢!吃吧,饭菜都凉了。”说着,又用筷子一指旁边的香案,“你们看,他不光给咱们准备了吃的,还给咱们准备了烧的呢。”三个人向香案上一望——一大包黄烛、几封细香,用黄表纸包着,整齐地摆在香案上。望着这些供神的香烛,四个共产党员的心里都不免有些激动——仿佛那些香烛就是悟静和尚,望着它,个个眼里流露出崇敬的神情。钟怀一口把一块素火腿吞下肚去,喘着气说:“老张,你真行!能争取看破红尘的出家人为咱们工作。不简单,真不简单!”张怡没有回答钟怀的话,低头默默吃了一个小馒头,沉思一会,抬起头望着钟怀和方芳说:“小曹的想法有道理。我们就批准他的方案,进行苗夫人和佐佐木正义的工作吧。”“我不同意!”钟怀说着,放下筷子,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硬纸袋,从纸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往鸿远的面前一放,“请看看这个!”鸿远随便拿起一看,果不出所料,又是白士吾替他照的那张半身侧面头像。他把照片放回钟怀面前,苦笑着说:“我已经和它会面多次了。怎么样,梅村小姐又来‘按图索影’捉拿我么?”“不错。自从逮捕了苗教授,梅村这婊子对捉拿你更加上劲了,她甚至把我找去,当面把你的照片交给我,委托我务必想办法捉住你——当然,她绝不止委托我一个人干这件事。所以,你的处境实在太危险!我们当然要想办法救苗教授,保存支店。可是,把你调回,并且留在北平,我不赞成,这太危险了。”“请问诸位,你们能够用什么办法救出苗教授并保存支店呢?”鸿远把筷子向桌上一扔,神情坚毅、果决,同时流露着深深的痛苦,“我这个人算得什么!你们这样关心我的安全——我的生命,可是……”他说不下去了,站起身,慢慢踱到一壁粉墙前——上面悬挂着一轴十分挺拔、道劲的毛笔条幅。他抬头望着字轴。

    这是一首题咏碧云寺的诗——署名清朝王士祯。

    入寺闻山雨,群峰沐夕阳。

    清泉自成响,林壑坐生凉。

    竹复春前雪,花寒劫后香。

    溪流何处去?

    空望碧云长。

    鸿远眼望着字轴,心里想着当前严重的状况。

    “喂,你怎么啦?”张怡拍拍他的胳臂喊了一声,“过这边来,我们细谈谈。”说着,把鸿远拉到八仙桌边。四个人又拿起筷子边吃边说。

    钟怀歪着脑袋对鸿远小声说:“你不要生气。我不主张你留在北平实在是不得已。我主张杀死梅村。这样,苗教授可以救出来,支店也可以保住。我的副官任尚祖主张抓住白士吾,提条件跟梅村交换苗教授。这两个办法老张都不赞成。现在,只好听听你的意见。你有什么具体办法扭转目前的局面?”鸿远仍然不吃东西,只是举着筷子做做样子。半晌,才用沙哑的低声慢慢说:“我的中心思想是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加深敌人之间的矛盾,然后为我所用,救出苗教授等人,并长期保存住支店。我已经去看过苗夫人,她说佐佐木正义同意卖药给八路军——结果落到假八路军手中,这才中了梅村的毒计。看来,佐佐木正义这个人很值得我们去多做工作——他现在正因苗教授被捕,松崎这老狐狸又不肯出面,自己又想不出别的营救办法而十分苦恼。所以,我想请求组织批准,由我亲自去找他——”“你要去找佐佐木?”张怡、钟怀和方芳三个人同时露出惊异的神色,也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几个字。

    “要找!只有找他才能扭转局面!”鸿远声音坚定,胸有成竹。

    沉默。四个人都放下筷子沉默了。

    已经午后一时多了,钟怀这才打破沉默说:“我认为找佐佐木的时机尚未成熟。我还有一个想法:先收买白士吾。这家伙花天酒地欠了一屁股债,又不敢对梅村说。可叫他的好朋友任尚祖当中间人,就以佐佐木正义和苗夫人的名义送给这家伙一笔钱,以设法放出苗教授和保住支店为条件。他不怕苗夫人,可是惧佐佐木几分——诱之以利,施之以威,恩威并用,也许有希望……”“我不赞成你这个办法。”复杂情况下的艰苦磨练,使鸿远变得老练、成熟多了,“这个办法,一是要花大笔钱,我们的经费本来就困难;再则,白士吾这小子太不可靠,更不是狡猾、阴险的梅村的对手。还有,怎么才能说服佐佐木和苗夫人用他们的名义去收买白士吾呢?我看他们两位都不见得愿意这么办……”“诸位施主,吃过素斋了,味道还可以么?”悟静在门外轻轻咳嗽一声,掀开门帘,露出光亮的圆头,双手合十,跨进门槛来。

    张怡站起身向悟静抱拳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有劳大住持费心,十分感谢!”“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本,不劳施主谬奖。怎么样?饭用过了,是贫僧陪着诸位去观赏雪景,还是到贫僧禅堂喝杯清茶,下盘围棋,助助雅兴?”四个人都围在和尚身边。鸿远早在悟静进门之前,就迅速戴上眼镜、帽子,又变成个老头儿了。他心里热烘烘的,多么想对恬静说几句话,倾诉别来一载的怀念之情。可是,此刻只好装着不认识。

    “我相信您的禅堂一定十分幽雅安静。听说您藏书很多,而且弹得一手好筝和琵琶……我们一路上来已经赏过雪景了。现在就到您的禅堂喝杯茶,听听您的弹奏——”方芳用手一指钟怀和张怡,“这两个是棋迷,叫他们下棋。我喜欢咱们的民族乐器,今天一定请大住持叫我们饱饱耳福!”和尚稽首道谢。他那白白胖胖的圆脸,露出几分欢喜的笑意:“罪过,罪过!出家人未能忘怀尘世,仍然喜欢以声乐自娱。今天一定为夫人献丑……”说着,扭过身子,甩着肥大的袈裟,摆弄着手上的念珠引路前行。后面跟着这四位“善男信女”。

    他们迤逦绕过佛祖殿,来到后面的香积厨——也就是悟静的书斋兼卧室。

    一进门,香烟缭绕。一尊释迦牟尼的佛像悬挂在雪白的墙壁上。佛像前的香案上,摆着黄澄澄、光闪闪的香炉和烛台。烛台没有点蜡,香炉里插着的香,正袅袅飘着青烟,散发着幽香。香案前的砖地上,放着一个编织得厚厚的草蒲团——这里当是悟静参禅诵经的地方。

    悟静不叫四个客人烧香拜佛,却径直把他们领进里间屋里去。一到这里,天地迥异——再没有庙宇佛堂的痕迹,而是一大间极洁净、极朴素又极富有艺术特色的书斋。满满三墙壁的玻璃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类书籍——有佛经,也有大量的古籍,更有不少中外古今的文艺作品……墙上不再有佛像,却悬挂着郑板桥的竹子、黄宾虹的《龙湫飞瀑图》等一些名画。屋角上的紫檀木琴架上摆着一架古筝,墙壁上挂着琵琶。一张大书案上则是古朴精美的文房四宝。甚至,一只花瓶里,还插着几枝绽开着的腊梅。

    四个人都在竹椅上坐下。小和尚沏了一壶茶来,给每人面前倒了一杯。茶水刚倒在杯里,立刻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不知是茶香呢,还是花香。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清淡的香气。

    悟静一进屋就从书柜上拿下棋盘、棋子,摆在一张小圆桌上。看小和尚出了屋,笑着对张怡说:“在这个房间里,出家人和诸位施主可以以诚相见了……你们喝过茶——愿下棋的下棋;愿听琴的,跟我到这边来。”说着,他走进旁边相通的一间屋里。

    这间房较小,却像个客厅,摆着几张沙发、桌椅。钟怀和张怡留在书斋下围棋。鸿远和方芳就跟着和尚进了这间屋子去听琴。小和尚搬过筝和筝架,悟静在白白的右手拇指上戴上一个化学指甲,端坐在十三弦的古筝前,拨弄几下筝弦,还没弹出曲子,立刻就响起悦耳的淙淙声。

    “施主,您们愿意听什么曲子?”“请您弹弹《渔舟唱晚》。”鸿远顺口而出。

    “施主?您……”悟静扭过头去望着鸿远——显然在奇怪,这个半老头儿怎么知道我会弹《渔舟唱晚》呢?

    “晤。……”悟静没有多问,铮铮地弹起《渔舟唱晚》来。

    鸿远听着,心潮一阵澎湃。蓦然间,一个秀丽的影子在心上一闪,他想起了柳明。自从得知苗教授被捕后,他再没有顾得上想念她。可是和尚的筝曲又唤醒了他深埋心底的那美丽的身影……不过,他没有心思多听筝曲,抽身走到张怡身边来。

    好像他们已经商量妥当了,鸿远过来后,张怡立刻拉住他的手,仰脸望着他,轻轻说:“小曹,你进步了,已经能够周密而又切实地考虑问题了。我们了解的情况不如你多,感受也不如你深。所以,在营救苗教授的问题上要多听你的意见。不过,梅村刚捉住苗教授才几天,她想从他身上捞到许多东西,一时还不会杀死他。而你的处境确实很危险。不仅是梅村这方面,而且——”他微微叹了口气,“谁知道这位教授能不能经受住毒刑的考验呢?……小曹,苗教授只认识你一个共产党员……可是,你又要去找他的夫人,又要去找他的朋友——这样,你冒的险不是太大了么!”鸿远低下头来。张怡的这些话——语重心长的话,深深打动了他。他完全理解张怡的用意,理解组织上对他的关心。可是,作为一个党员,他要不畏艰险地挑起这副担子,他要竭尽全力挽回目前的被动局面。

    “那么,老师,同意叫我去找佐佐木正义了?”“你可以去找佐佐木——但是要观察事态的发展,要等待时机。”“我一定服从组织的决定!”鸿远用力点了一下头。

    这时,美妙、悦耳的古筝声从隔壁房间里有如清风流水般幽幽地飘过来。屋子里又弥漫着淡淡的茶香和花香。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2素年锦时作者:安妮宝贝 3人世间 中部作者:梁晓声 4穆斯林的葬礼作者:霍达 5黄金时代作者:王小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