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九章

    鸿远带着柳明、苗虹一行人,又走了三天,来到太行山区一个稍大的村庄——吴家湾。这里是北方局和军区政治部训练干部的所在地。他们这支以十几个青年学生为主的小队伍,被分配到民运一队学习。曹鸿远当了中队长兼指导员,闻雪涛和吴华林都当了小队长。

    吴家湾,在柳明、苗虹眼中,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整个村庄的墙壁上,都用白灰写上了赫然醒目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类的大标语。她们住在老乡家。晚上家家全不关街门、屋门。这对到个陌生地方上厕所都要两个人作伴的城市姑娘来说,既十分希罕,又很不习惯——不会有坏人么?难道这儿已经没有小偷了?……但这“夜不闭户”又确是真实的。使她们更加感到新鲜的是:那些素不相识的老太太、大姑娘、小媳妇,见她们来了,都像来了亲人似的急忙把炕给她们打扫干净,给她们烧开水、沏枣茶,还捧来大捧的红枣、核桃给她们吃。不吃还不行。

    “闺女,你们离开家,离开爹娘来抗日,可不易呀!吃大娘一口枣儿,咱就是一家人啦!你们就不想家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怎么老乡一见面就对我们像亲人一样呢?”见曹鸿远到班上来了,苗虹迫不及待地拉着他问起来,“指导员,快告诉我们吧!还有,为什么家家户户全‘夜不闭户’?难道这儿是大同世界了么?……”“这些问题,你们自个儿好好想一想就会明白,用不着指导员回答。”王永泰打断苗虹的话,指着手里的油印小册子,嘻嘻地问鸿远,“曹大——”又急忙改口,“指导员,您看这几个字怎么念?为什么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我跟爸爸王福来同志成天成夜赶着学文化,学政治,可总跟不上大家伙,这可怎么办呀?”“哈!哈!哈!……”苗虹突然大笑起来,“好一个爸爸王福来同志!干嘛这么噜嗦?干脆就叫‘爸爸同志’好啦!”“爸爸来抗日,当然是同志!这有什么可希罕的。真是老……”永泰本想说苗虹“老娘们少见多怪”,觉得不合适,赶快把话咽了回去。

    在一间小学校的课堂里,人声鼎沸,笑语喧哗。大家探讨着,学习着,有时还辩论各种问题。鸿远总是耐心细致地回答每个学员提出的问题。他善于启发提问题的人,尽量叫他自己先解答,实在答不上来,他才讲解。这样一来,提问题的人就可以留下更深的印象,理解得也比较透彻。

    民运队的学员也要学习军事。为了锻炼学员们的胆量,还轮流站岗放哨,以适应战斗环境。

    这一夜,轮到柳明放单人哨。晚间九点以后,她来到村边小山下的树林边,手持三八步枪,束紧军装上的皮腰带,昂然站立在一棵大树旁。一弯下弦月斜挂在天边,几颗稀疏的小星,眨巴着眼睛在月亮旁调皮地闪动。中秋节后,山间柿子树的叶子已经变红、变稀疏了,萧瑟的秋风刮得树叶沙沙作响,飘然落下。柳明生平第一次在这寂静的山村旁独自站岗放哨。虽然她明知在距她二三百米以外还另有岗哨,但她仍不免惶恐不安——自己刚学会放枪,枪法不准,如果突然来了坏人怎么办?如果突然出现豺狼虎豹怎么办?……这么一想,原来那种浮荡心头的、对于山村夜景的美感霎时消失了。她睁大眼睛,透过婆娑的树影,紧紧盯视着前方——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响动,那嶙峋的山岩后面仿佛也隐藏着什么东西……突然,不远处,两颗磷火般的东西一闪一闪,还发出了“(口兹)(口兹)”的响声。柳明的心激跳起来。她用微微颤抖的手臂端起了步枪,指头放到了扳机上……

    “这是什么?”她咬紧嘴唇,盯着那闪动的磷光。渐渐地,眼睛适应了夜间景物:这是一条细长的大蛇和一只肥大的狸猫搏斗哩!猫把蛇颈咬住了,蛇蜷动着身躯缠在猫头上,猛然嗖地一声,一团翻绕在一起的蛇和猫从柳明的身旁蹿了过去……“呵,蛇!蛇!”柳明惊悸地喊出了声。她的心怦怦乱跳,几乎想要弃枪逃跑——但双腿软软的挪动不了;双手颤抖着也丢不下枪……呵,天呵!吓死人了!

    突然连续几声枪响,刺耳的尖啸声就从柳明的头顶上呼啸而过。柳明更加吓坏了。她要喊,喊不出声;她要哭,没有眼泪。她战战兢兢地站着,四下环顾着……

    忽然,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她眼前一闪,她高兴得几乎要喊出来:“曹——你要在这里该多好呵!那、那我就什么也不怕了……”然而,这只是她的幻觉。除了秋风落叶的簌簌声,什么也没有。此刻,四周的山,变成了黑■■的怪物,房屋、树木、山石全成了怪物身上的鳞爪。那美丽的月亮和星星也一点儿不美了,它们只增加了她的惊恐、空虚和不安。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向她袭来。好冷呀——牙齿竟不由自主地打起架来了……呵,时间过得多慢!这两个小时竟像两年似的……

    “谁?口令!”正当柳明咬着嘴唇忍受煎熬时,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她猛地一怔,问起口令。

    “抗日。”听来人回答口令的声音,柳明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长时间端着大枪以致麻木酸痛的双臂,顿时松软无力地垂了下来。

    “救国!”柳明回对了口令。

    来人穿着整齐的军装,迈着轻捷的大步,来到柳明身旁,轻轻说道:“柳明,害怕了吧?”“呵,老曹,你可来了!”柳明激动得几乎要哭了。但她强作镇静,小声问道,“刚才放枪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是敌人来了呢!”“那是邻村的懢露訏在进行夜间演习。领导故意不告诉同志们,正好对懨裨硕訏也是个锻炼——大家听见了枪响,都做了战斗准备。”柳明抬头望望天边的星星、月亮,它们悠然地浮游在浩茫的太空中。秋风阵阵,婆娑的树影在轻轻摇动……她的心境忽然变得轻松起来。

    “老曹——别人叫你指导员,我叫不惯,总叫老曹,你不见怪吧?我这第一次一个人站岗放哨,可有意思呢——我体会到一种生平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滋味……”“体会到了什么滋味?说说好不好?”鸿远站在岗哨旁边,眯着眼睛笑。

    看鸿远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柳明高兴地说:“我体会到,军人对于夜景的感受和诗人对于夜景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军人对于夜景的感受是,隐蔽自己,注视敌人,是搏斗,是枪声……”“那么,诗人又该是什么样的感受呢?”鸿远看柳明持枪挺立的飒爽英姿——虽然在说闲话,却注意警戒四周情况的那种认真神气,一丝满意的微笑浮上嘴角。看她扭头四望没有说下去,便坐在她身边的一块石头上,仰头朝她望着。

    柳明听听四周没有动静,才回过头来继续说道:“诗人呀,包括像我这样喜欢诗、却不会作诗的‘诗同路人’在内,对于夜景的观察,无非是夜莺的歌唱呀,明月的清辉呀,小溪淙淙的流水呀,落叶飘然落下的细微响声呀……凡是那些美妙的事物,全会收入眼底……”“不见得吧?”鸿远打断了柳明的话,顽皮地眨着眼皮,“你没有注意猫和蛇的搏斗?没有吓得喊了起来、端着枪瞄准这些‘假想敌’?甚至有点失魂落魄?……”“老曹,原来你早就到这儿了!”柳明惊讶地睁大眼睛盯着鸿远,“我怎么没有发现你呢?”说着,想起刚才自己的那副窘态,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如果叫你发现,我怎么当的侦察兵呢。说真的,柳明,你确实还缺乏锻炼——我不放心你第一次一个人站岗,所以来看看。现在,离你下岗只有半小时多一点,我可以走了么?”“不!最好你留下来等我下岗——平常时候,许多人都向你提问题,问这问那。看你忙成那个样儿,我有许多问题都没有问你。现在,我可以向你提些问题么?……”“你很用功,政治课都答一百分;文化嘛,又是大学生——你还问我什么问题?我恐怕回答不了你。”柳明看看鸿远,没有出声。抬头望着隐在云端渐渐暗淡的一轮落月,心潮汹涌,宛如翻滚的波浪。她有多少话要对鸿远讲呵!这个领她走上革命道路的人,随着彼此的熟悉、理解,他用他的言谈——不,更多的是用他的行动,感动着她,教育着她。她对他是尊敬的。可是,他对自己的印象如何呢?这些,他从来没有透露过一点点。比如就在这个站岗放哨的夜晚,当她感到恐惧不安时,他出现了。但这种出现,是由于对她个人的关切呢?还是由于工作上的需要?他是指导员,他应当关心每一个新战士……柳明的这些心思,忽然想对鸿远说出来,也想问问他。然而,却感到难以开口。

    鸿远有些奇怪:刚才,她还在向他说这说那,兴致勃勃,怎么忽然缄默不语了?等了一下,他站起来,走近柳明,望着她那双略带愁思的大眼睛,温和地说:“柳明,要像个战士的样子,勇敢些!我先回去一步,连里有些事还要料理。有人来接岗,你回去就赶快睡觉吧,不必回到你们班上去了。”“多么关切,多么真诚……”柳明凝视着鸿远高大的背影消失在灌木丛后的阴影里。她努力按照战士的样子,警惕地谛听着四周的动静。心里踏实了,陡然增长了战斗的经验和勇气,她平静地坚持站完了这班岗。

    然而,回到老乡的炕上,她却睡不着了。趁着苗虹熟睡,她悄悄拿出了白士吾的照片,斜靠在小油灯下望着、睇视着。她又想起,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也许早把我忘了吧?蓦然,另一个英俊的影子,站在白士吾的照片上,把他的影像全蒙住了。她心中暗暗吃惊——这是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3部作者:孔二狗 2活着作者:余华 3严歌苓短篇小说集作者:严歌苓 4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作者:王火 5黄河东流去作者:李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