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芳菲之歌(危亡时刻)目录

第十八章

    日本人进城后,北平的市面秩序逐渐安定。店铺已照常营业,马路上也人来熙往。在许多街道和胡同里,都可以见到日本太阳旗——它代替了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而且显得更多、更耀眼。

    柳明不再出门。白士吾却在听差王升李顺保驾下,几乎每天都要去看她。这天,他强拉柳明去逛故宫,好叫她散散心。柳明打电话,约苗虹和高雍雅一起去。上午八点多钟,四个年轻人,走进了故宫后门——神武门。

    八月初,北平的天气炎热难当。午后,人们更热得不愿出门。只有在上午,故宫的神武门前才出现少数游人——有中国人,也有一些日本军人或商人带着他们穿着和服、花枝招展的妻女,大摇大摆地来逛故宫。

    柳明和白士吾、苗虹和高雍雅走进故宫里,顺着东墙根,缓步向南面太和殿一路走去。

    这是个大晴天。上午九点,故宫的黄色琉璃瓦顶,在阳光照耀下,闪射出晶莹却又有些刺目的光芒。宫墙和一座座相连的殿宇,在朝阳斜射下,掩映出一片片闪动着树影的阴凉。由于无人修理,一段段宫墙根前长出了丛丛杂草和各种颜色的小野花。成群的麻雀扑在野草丛中唧唧喳喳地捕捉昆虫。时或,什么声响惊动了它们,忽地一声,成群地飞落到宫墙上。窥伺一阵,见没有什么,一只只仍又唧唧喳喳地扑落在草丛中。

    今天,白士吾打扮得分外漂亮:一身笔挺的白色料子西装,还把白绸衬衫的领子翻到外面,脚上的白漆皮鞋和一头打了发蜡的黑发互相映衬,显得风度翩翩,潇洒自如。走在他身旁的柳明,却身穿短袖的、下襟开到膝头的白洋布旗袍,脚着白线短袜、白皮凉鞋。和身旁的白士吾一比较,显得格外朴素而又动人。

    她不声不响地走在白士吾身旁,对那些褪了红色、一派颓败景象的殿堂和游廊,好像不曾看见一般,两眼直直地望着前面。白士吾却眉飞色舞地想逗她说话:“你看,苗虹今天打扮得多漂亮!她穿着绸衬衫纱裙子,可比穿旗袍好看——这可以露出一种活泼、健康的美貌来。我可不喜欢高雍雅那副扮相:留着老长的头发,戴着深度的近视眼镜,连皮鞋的带子都没有系好。上等料子的西服穿到他老先生身上,总是皱皱巴巴的……小柳,你今天为什么不打扮得漂亮一点呢?我托人从上海给你买来的那些料子,你为什么全退还给我了?为什么不做几件漂亮的衣服穿穿?”白士吾自言自语似的说到这里,话头一停,双眼紧紧盯在柳明的脸上,“小柳,今天你好像很不高兴,为什么?不过你不高兴倒反而更加好看了——眉蹙春山,愁含眼底,真像林黛玉——小柳,我背诵一首词给你听听——不,我就背最后几句吧:”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小柳,你知道这是谁的词么??“”瞧你瞎扯什么!我没有心情听你这些玩意儿!“柳明白了白士吾一眼,愁闷地说,”白士吾,你瞧瞧那些人!“她用嘴巴轻轻朝着前边不远处的几个日本男女一努,微微叹了一口气,”当了被奴役者,难道还该庆贺么?瞧你这么兴致勃勃地打扮自己,还念起什么多情的诗词,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我真替你害羞!“”小柳,请原谅!“白士吾也瞟了那几个趾高气扬的日本人一眼,轻轻摇摇头,”已经是既成事实,我们手无寸铁的学生之流,又能怎么样?小柳,我很担心你的情绪,所以今天特地约你出来散散心。怎么,你把小苗他们俩带来干什么?这样咱们谈话多不方便……“”人多点热闹。心烦死了,不是你拉着我,我根本不想来。“”我真不明白,什么事叫你这样儿愁苦?告诉我,小柳,告诉我!有什么事你不该瞒着我呀!“”你不理解。对你说了,也没用。“真的,这几天,柳明是陷到一种难言的矛盾中了。

    自从曹鸿远拉着柳明参加了一次颇有戏剧性的永定门狙击战之后,柳明回到家里忽然变得更加沉闷、更加忧郁。一个人时常坐在小凳上看着窗外的一棵小枣树出神——一出神就是半天。母亲拉她吃饭,她不动、不吃;有时拉急了,她才勉强吃上几口。白士吾来找她,百般温存地问她为什么这样,她不回答,也不说话。白士吾慌了,问柳明妈出了什么事,是什么原因,叫小柳成了这个样子。柳明妈拍打着两只手掌,气喘吁吁地说了半天,也说不上原因。后来,她忽然想起那个大清早,一个年轻的男人来找过柳明,打那以后,女儿的样儿就变了。可是,女儿再三叮嘱过她,曹鸿远找上门来的事,谁也不能告诉。她这才咽回了已经冒到嘴边的话,改口对白士吾说:“别是中了邪吧,是狐仙爷,还是刺猬精把我那丫头附上了体?白少爷,要不要请个下神的(巫婆)给她治治呀?”白士吾忧心仲忡地摇摇头,附在柳明耳边小声说:“小柳,出了什么事?你再不告诉我,我就不离开你——我就不回家了。”“没什么事。”柳明淡淡地说,“我在考虑跟你去日本还是不去的事。”柳明说的是真话。

    当她刚听到白士吾要带她去日本留学的时候,她确有几分动心。在国内,战争打起来了,没有办法继续求学了。她从小就立定志向,一定要刻苦用功;一定要大学毕业;一定要争取出国深造。她很钦佩居里夫人,常在内心以她为榜样——做一个出色的医学家。可是芦沟桥战争爆发了,她的学业中断了,她的理想摇摇欲坠。为此她感到非常苦恼。当她激于爱国热情,有一阵子全力投入到救护伤员工作中的时候,她暂时忘掉了自己的烦恼;但当芦沟桥战事一停止,更大的战争眼看就要爆发,这些苦恼又把她紧紧地缠绕住。这时候,白士吾提出和她一起去日本留学,而且船票都已经买到,这是多好的机会!开始,她心中的砝码是倾向走的。她打算:不和白士吾结婚,不当少奶奶,但可以和他作朋友,花他的钱,算是借他的。待她学有所成后,自己有了钱可以偿还他。不管将来和不和他结婚,自己一定要做个自食其力的人,绝不依附丈夫去享受……自从和曹鸿远一起参加了一场狙击战后,敌人的猖狂和那些英勇动人的场面和情景,时时在她眼前闪耀,使她朦胧地意识到自己的渺小、自私——祖国正在受难,那么多人流血牺牲,万千人家妻离子散。而自己却要逃避这苦难、这危险,去到敌国的教室里安静地埋头读书。即使不去日本,同白士吾一起去其他国家,但这不同样是逃避么?这几天,她沉闷、忧郁,不愿说话的原因,正是这“逃避”两个字在啃啮她的心。她反复思索,走呢,不走呢?不走,学业怎么办?又到哪里去抗日?如果去抗日——自己又能发挥多大作用?加紧学到高深的医学,再来效力祖国也可以吧?……不,不行!那太晚了,太迟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个个青年人要是都这样想,那中国只有亡国了。就为这矛盾的心情,为这矛盾的抉择,柳明陷到从未有过的极端痛苦中。这些矛盾心理,她不能对白士吾讲,也不能对家里人讲。她多次想找好友苗虹商量,可这是个孩子气十足的幼稚姑娘,和她商量没有用。她也想过去找曹鸿远——这个相识虽然不久,却给她印象极深,令她钦佩的人去商量。无奈又没有这种勇气。她虽不了解他的身世,但从她和他共处的几件事中,她感到他是个高尚的人,无私的人,准备为祖国献身的人。跟这样的人商量自己想去敌国求学的事,她感到无法张口,感到羞惭……没有一个可以谈心、可以商量的人,她便只有苦恼,便只有不断地自我斗争——有时和白士吾走的念头占上风;有时,走的念头又被眷恋祖国的感情打了下去。

    白士吾每天都来催她准备行装——催她做衣服、置办行李。被白士吾催急了,她只有淡淡地说:“急什么?我还没有肯定地回答你去——一还是不去呢。”白士吾的白脸涨得通红,苦苦地哀求柳明:“小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船票多难买呀!失掉这次机会,你会后悔的!我的好妹妹,我求你——咱们一块儿走!快走!咱们同去伊甸园中——快乐无穷美美妙无比……”“那是你的伊甸园,却不是我的!”柳明说话又带刺儿了,“你不要老是纠缠我,叫我好好地——仔细地考虑考虑行不行?”“时间不等人呀。船票我跟人换了,至迟不能超过八月二十号了。再晚,咱们就走不成了。你还考虑什么!舍不得谁呀?——难道你又有了新朋友?”柳明痴呆呆的,并不曾听见白士吾后面的话。她不回答,又陷入一种难言的苦恼中。

    在方砖漫地的宏伟的宫殿当中,苗虹和高雍雅走在前面,柳明走得慢,白士吾就陪她缓步走着。

    白士吾又提起去日本的事,哀求柳明一定和他一起走。柳明只是不出声,她的脸色苍白,像生了病,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呵,明姐,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多的话呵!迈着方步,斯斯文文,都谈什么哪?快点,咱们一块儿走,一块儿看看这也许再也见不到了的美丽的地方。”柳明真的用眼扫向宏阔、庄严、金碧辉煌的四周,她心头更加涌起无限感慨。被苗虹拉拽着,她的步子快了,跑了几步,竟喘吁吁的。当然,白士吾也紧跟着她,加快了步子,并且又拉住柳明的另一只手。

    她们走近了当年皇帝临朝接见百官的太和殿。苗虹看见太和殿前冰凌般的汉白玉石的雕砌栏杆,拉住柳明的手忽然不动了。她睁大圆圆的双眼,向那雕刻着龙飞凤舞的栏杆呆呆地望着、望着,嘴里忽然喃喃地低声吟咏起来:“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念着,念着,苗虹的泪水顺着腮边滚了下来。站在她身边的高雍雅急忙掏出自已的手绢。苗虹用手一把抹去泪水,把高雍雅的手一推:“用不着你这么殷勤!咱们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吧!这么美丽壮观的故宫,只能挑起——挑起我心里的痛苦……”柳明不由得睨了白士吾一眼,一字一句,好似从牙缝里往外蹦着说:“都是白士吾出的好主意!咱们赶快离开这里——我也要走!”“我不走!”白士吾瞪着苗虹说,“你们这些大艺术家都这么多愁善感——看见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九号的故宫白玉栏杆,立刻想到了一千多年前的亡国之君李后主。佩服!佩服!你们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苗虹瞪圆大眼睛,气呼呼地反驳着白士吾:“看见太和殿前的玉石栏杆归了异邦主子,难道我应当欢笑吗?……”苗虹的话还没说完,忽见几个日本军官——那样儿顶多不过是个少尉之流,带着身边的妻女,径直向太和殿里闯去——要进到里面去。门外站着守殿的中国人,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小职员,上前拦住他们说:“先生,这殿里有中国皇帝的宝座,游人在外面观光一下就可以了……”“八格牙路!混蛋!这地方已经属于吾们大日本国了!”军官中有会讲中国话的,一边讲,一边用手把那个职员推开,大摇大摆地直奔那巍峨堂皇的皇帝宝座——上面铺着绣着团龙的黄缎座垫。这垫子还是崭新的,锦缎和黄色丝线在昏暗的大殿中闪闪发光。

    一看日本人迈过了拦住游人不得进入的红绳子,摇头晃脑地奔到了皇帝宝座下,小职员急了,追过去用双臂拦住第一个要登上皇帝宝座的日本军官,用哀求的声调说:“先生!先生!这个地方只供观看,宝座是不能上去的!皇帝的宝座是不能登上去的!”“啪,啪……”几个耳光狠狠地打在小职员的脸颊上。立刻,鼻孔里涌出殷红色的鲜血,他踉踉跄跄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个日本军官,显出一副不可一世的睥睨神气,坐到过去清朝皇帝临朝视事的宝座上。他刚坐定,一个手持照相机、穿着西服的日本人,立刻对准这个人“咔”地拍了个照。一群围在旁边的日本人高兴地哈哈大笑。

    照相完毕,这个日本军官好像过足了“皇帝”瘾,带着胜利的微笑走下了宝座。

    这时,站在大殿门外、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的苗虹和柳明,紧咬着嘴唇,红涨着面孔。苗虹看着第一个日本人从宝座上走下来后,一拉柳明:“走吧,不看这些了……”“不,得看看他们还要怎么样耀武扬威。”柳明的声音很低,看得出,她在极力压抑着心头的愤恨和悲痛。

    苗虹听从柳明的话,没有挪动身子。那两位“男士”也仍然跟在她们的身后。

    这时,又一个日本军官,正正他的帽子,摸摸腰间的指挥刀,还抚弄了一下胡子,这才大摇大摆地坐上了皇帝的宝座。俨然南面称王的威风了一番,似乎还不满足,忽然在宝座上冲着殿外的中国人尖声喊道:“跪下!跪下!支那人跪下!……”他的一声喊叫,殿外的中国人都面面相觑。有的惊慌,有的愤怒。一些人转身就走。白士吾拉着柳明,高雍雅抱住苗虹的胳臂也要走。可柳明却把白士吾的手一甩,咬着牙齿,说:“不走!我还得看看!”看柳明坚决不肯走,苗虹也不走了。于是,四个青年人仍然站在太和殿的白玉石阶上观看着。

    听宝座上的日本军官一喊叫,下面的日本人中,就有两个跑到殿外来,正巧看见两个乡下来的老年人——一男一女,可能是老两口子,他们瞪着惊疑的眼睛,正要转身走开。那两个日本人左右开弓,一边一个,把两个老人拉拽到大殿内的丹墀下,猛可的,在老人们的后腰上狠狠地踢了一脚。两个老人身不由己地跪下了。接着,两个日本人又按住这两个乡下老人的脖颈,把他们的头使劲往下按——两个老人不得不现出向宝座上的日本人跪下磕头的姿势……

    日本人都开心地哈哈大笑,有人又照起相来。

    “老天爷呀!这是哪儿来的灾祸呀?……”这对老夫妇悲惨地呼唤着。

    看到这里,柳明突然感到阳光阴暗下来,眼前一阵雾(氵蒙)(氵蒙)的东西,像毒瓦斯,使她憋得喘不上气,似乎就要窒息。她用力拉住苗虹的胳臂,有点儿站立不稳,晃悠着要倒下去。

    “明姐,你怎么啦?”苗虹惊呼起来,“白士吾,快来扶住——她要倒……”一刹间,柳明倒在白士吾的怀里,什么也不知道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黄叶在秋风中飘落作者:路遥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3部作者:孔二狗 3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4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作者:路遥 5路遥短篇小说作者:路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