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八章 跨越山与海(3)

第八章 跨越山与海(3)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她中途短暂醒过一次。

    是手脚和胳膊腿被他涂抹着防蚊乳液,她迷糊着,听他低声说,是帐篷主人提醒他要给女朋友涂当地的防蚊乳液最管用,毕竟地域不同,还是要本地东西才治得住这些蚊虫。

    殷果再次拽手环,太紧了。

    林亦扬给她取下来,想了想,塞到她热裤口袋里了,算是双重保险。

    这一觉睡了很久。

    她再醒,看到林亦扬坐在床边沿,身前的木质折叠椅上放着电脑。

    为了不吵她睡觉,他是用电脑在看资料,一直没打字。殷果从床那头爬到边沿,钻到他手臂下,躺到他大腿上。

    她听着蛙声,轻声问:“几点了?”

    “十二点多,我们一点动身,”他说着,手指开始在键盘上敲打起来,拼写着一封长邮件,“先去洗个澡。明天下午上飞机,到纽约前没机会再洗了。”

    帐篷里没开灯,光源就是他的电脑屏幕。

    殷果从下往上看,就着淡淡的白光,看到他的喉结和下巴,很漂亮的一个弧度。她想伸手摸摸,又怕打扰他的工作,出神地瞧了一会儿后慢吞吞地从他手臂下爬回床上。趴在床边沿,用手找自己的拖鞋。

    他自始至终都没移开过看着电脑的视线,打着字,用脚把拖鞋给她踢了过去。

    她没做声,蹑手蹑脚穿着拖鞋出了帐篷。

    万籁俱寂,左右两个帐篷的人都睡了。

    殷果仰头看天,大片树叶子遮挡了绝大部分的天空,余下小部分没半点星光,估计全被乌云遮住了。这么一瞧,她难免心中惴惴,怀疑今晚看不到星了。

    等到凌晨一点,林亦扬合了电脑,正事算是告一段落。

    听着帐篷外在淅淅沥沥地落雨,他倒是比殷果要淡然得多,把小费搁到枕头上,拎了两人背包在手里:“先动身,等等看乌云会不会散。”

    他们的车驶离小镇后,遥遥在天边炸开了一声惊雷,听得她心惊胆战。

    她以为林亦扬会开上山,他却开着导航,途径了两个小镇后,偏离公路,继续往一条小路上开下去。

    公路两旁没路灯,又是暴雨,无月无星,只靠着车前的远光灯照出一片区域。车从脱离公路就开始颠簸不停,也不晓得到了何处,颠得她心里一颤一颤的,不大安稳。

    “我们开到哪儿了?”她问。

    “去一个无人区。”他说。

    在岛上想要观星,如果不上山的话,去这种远近都是黑礁、黑砂地表的无人区最合适。只不过白天去也瘆得慌,更别说是晚上,又是暴雨天气,更不会有人了。

    开了约莫半小时,林亦扬踩了刹车,准备在这儿等雨停。

    发动机微微颤动着,四下仅有雨声。因为隔着密闭的车窗,雨声显得闷闷的,不清晰。

    殷果歪头看了一会儿外头。除了车窗上的一洼洼水印子,什么都瞧不见。

    她看似在专心致志地看外边,等着雨停,其实在想,如果整夜都暴雨不歇,她和林亦扬就这么坐着,干坐着等?

    手腕上有热的触感,是他的手。心里惦记着的男人突然有了回应。

    “过来。”他说。

    她回头,看到林亦扬左手在座椅左下方摸索着,找到按钮,将驾驶座缓慢地向后移动着,显然在扩大空间。殷果从当中爬过去,被他扶着腰,抱到了腿上。

    虽是空间调到最大,仍是逼仄狭窄。

    “在想什么,一直看窗外?”林亦扬问她。

    两人都心知肚明,岛上风景再美,这里也没有,她看窗外完全没意义。

    她含糊着说:“想雨什么时候停,看着好像要下一夜。”

    总不能说在想他们今晚会不会那个吧……

    他手搭到她腰后,大拇指挂在她的牛仔裤后腰上,稍微近一点,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就被他捕捉到了。

    每次她洗完澡都是香的,而且他发觉都是同一种气味,在男人看来很匪夷所思,住在酒店里,明明有免费供应的沐浴露和洗发液,都要用自备的,也就女孩才会这么讲究。不过这是个好习惯,在之后抱不到她的日子里,这味道他会记住。

    林亦扬给车熄了火。

    人的视觉被限制了以后,听觉自然就提升了许多,车里安静得吓人。林亦扬清一下喉咙的动静都被无限放大,传到殷果的耳朵里都是一种微妙的暗示,在沙沙痒痒地撩她的心。

    始终不亲她,是林亦扬一次人为刻意的“保持距离”。什么东西一旦习惯了就会渐渐变得乏味、无趣,包括亲热本身也是。

    克制本身就是最一剂催情剂。

    比如现在,他的脸离近了,她的心都开始颤。

    “一夜也不错,”他说,“这里也没外人。”

    “万一也有和你一样的人呢?熟悉这里的,也开过来了。”

    他笑:“都是成年人,他们看我们,我们也看他们。”

    说完,又笑着说:“不吃亏。”

    殷果窘地用手推他的胸膛。她能发现,他短袖下的腰腹肌肉都在紧绷着,搂住自己的手臂也是。因为这种体会,她忽然安静了。

    在安静里,嘴唇上有了他的温度。

    林亦扬偏过头,慢慢将她的嘴唇弄湿了,和她在用唇舌湿漉漉地绞着、搅着。漫天漫地的暴雨隔绝了这辆越野车和人间的联系,他们在驾驶座上抱着接吻。

    四面、前后左右都是透明玻璃,荒郊野外,大雨如末日。

    她胸口闷闷地没法喘气,尤其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察觉到他在自己身上擦过去,又轻撞了几下后,更是面红耳赤地支吾了两声:“干什么……”

    他笑:“不喜欢?”

    一切开始不受控了。

    可最奇怪的是,他一直举足不前。

    她却越来越想要他。

    他在黑暗里和她对视着:想吗?

    她心都要跳出来了,跳得疼了,一直在等。

    他又说:这个位置不好做。

    说完,再低声笑着说:角度不对,怕你疼。

    突然,座椅动了一下,像被卡住了似的,接着才缓缓地后倾下去。每倾斜一度,她的心都胀几分,下巴固执地压在他的肩上,一动不动地闭着眼。

    他的手指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她外套的拉链,半夜出来,冷,让她多套了件,而他是男人怕热不怕寒,仍旧是短袖。

    他说:来,爬到后排去。

    殷果手脚并用,从前排跨到后排,林亦扬把座椅都调回到最靠前的位置。他下了车。殷果听到后备箱打开的声响,还想说,我也买了。但一琢磨林亦扬这么有心的人不会不备着,乖乖等着。

    一秒,两秒——啪地一声后备箱被关上,车门锁开的同时,他进了后排,手里头还有一条浴巾,垫上后座的那层软皮老旧的座椅。他在她身前静悄悄俯了身。

    她脖子被他的呼吸弄得很痒:我特别怕痒……不会笑场吧?

    他低声说:不会,就怕你笑不出。

    他又笑着说:多半要哭。

    开始还语言交流一会儿,后来她耳根子烧着、烧着,人也烧,顾不得说话了。

    林亦扬这个人事前考虑的时间挺长,真刀真枪来却很痛快。唇舌被他反复吮咬着,殷果一口气一直没提上来,被他一下全撞散了。

    目光无法聚焦,连眼前的他也是忽远忽近……

    车内真皮座椅的气味,还有他身上的味道,在密闭的空间里越来越浓,越来越烈。这样会不会缺氧,还是已经缺氧了?车窗上被雨水砸出来的水印子也在晃动着,随着车在晃,不断往下流,在窗外沿着玻璃乱七八糟、无法无章地滚落下去。

    ……

    最后他又说:亲亲我。

    殷果尽力了,没力气亲他,反倒是他低头下来,一路从她的嘴唇到下巴再去到耳后,热气在她的耳朵根那里濡湿了她的皮肤。

    好像又有那种男人的味道了。

    汗落到她的脖子上。

    殷果用手背压着眼睛,感觉他的汗混了自己的,从脖子流了下去。他的身前背后也都被汗湿了,还有几道水流在沿着腹肌往下淌着……

    她从指缝里瞄他腰线下的纹身,原来没有指针。空有一个表盘,没指针。

    “看什么呢?”他笑,明知故问。

    她老大不自在着,脑子乱糟糟地移开视线去看头顶上方的车窗玻璃。

    玻璃内侧都是雾蒙蒙的。

    她伸手,手指在满车窗的水雾里划了几道印子,觉得不可思议:“真会有水雾?”

    “物理这么差?”他哑声而笑,“当然会有。”

    原理当然知道。她是想说,电影里这么演的时候她还不相信,第一次看到是泰坦尼克号吧?她还在质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热量散发。做这个,原来真的可以。

    她在窗户上画了一个小小的心,想了想,在旁边又画了一个。一对儿。

    这个男人情绪尚未彻底消散,被她在窗户上随便划拉两下就撩起了火,将她浑身上下来回瞧了几遍,低声说:来,抱住我。

    ***

    那天,雨停在凌晨四点多。

    林亦扬从后备箱翻出预先准备的天文望远镜,让她在车上等着,他在底下给她架稳,调试好,自己回到了车里。

    好似是累了,没有和她一起看星星的架势,反倒是说:“下去看看。岩浆岩不平,小心点脚下,摔了会刮伤。”

    他不下去吗?

    不过想想,他这么熟这里,估计看过很多次了。

    殷果下车。

    夜风撩着发丝,她反手撞上车门,仰起头,看向辽远的星空。在这里,在无边无垠的黑礁岩上,天和地相接了,仅剩了银河上那些明或暗的星星。

    崎岖的,高低不平的地表,完全是一种苍茫荒芜的地貌。她甚至以为,自己是站在月球上观着星河,肉眼观看就足够美了。

    等人凑到望远镜前,眼前的银河星空被无限放大,她像真能伸手摸到一样,认真看着每颗星。微信突然响了声,林亦扬?

    只能是他,除了他别人都是免打扰。

    殷果不解地回头,看向车内。他在笑,用食指敲了敲手机屏幕,让她看。

    搞什么,这么神秘。

    殷果点开,他发了一张图片,是刚从车内随手拍的星空,第二张,是他手臂外侧经过艺术设计的宇宙星云图。

    紧跟着,又是一张远处火山山峦的照片,最后,是他手臂内侧的山峦照片。

    Lin:不是想要屏保吗?

    Lin:这里就是。

    所以他手臂纹身的原型是这里?火山和星空?

    那些图案是经过艺术设计的,他不说,她绝对不会联想得到,对比得出。所以他不是突发奇想带自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早在一开始,在那天,她想和他要纹身照片的那晚就想好了……

    可他什么都不说,不提前说。

    白天在雪山顶看天文台,那个导游在详尽介绍观星圣地,她悄咪咪地旁听,也偷偷问他了很多问题,他也都不提这个,一直等到了现在。

    殷果隔着玻璃,盯着他瞧。

    林亦扬手搭在放键盘上,靠坐在那,很快又在手机里打着字,一句接一句。

    Lin:第一天晚上,酒吧里的乐队唱了首歌,连唱了几遍。

    Lin:有印象吗?

    小果:嗯。是Yellow。

    Lin::)

    Lin:想想前两句。

    前两句?.

    仰望天上的繁星,看着它们为你绽放光芒……

    本是毫不相干的一首歌,却无比契合今晚,这是林亦扬的有意而为。她想到了江杨对自己说的:他对你是真用心了。

    这首歌都写得就是一个男人对心爱女孩的爱慕,他被她深深吸引,无以自拔,他神魂颠倒,却徘徊止步,不知如何靠近,不知如何开始。

    在第一晚反复听这首歌的他,是怎么想的?

    她想抬头,透过车窗看看他。

    ……

    手机再次在掌心里震动,仍然是林亦扬发来的。

    Lin:能给你的不多。

    Lin:谢谢你。

    Lin:谢谢。

    他在谢她让自己重新走入赛场,哪怕只是在看台旁观,谢她把自己完全交给他,交给一个未来还不稳定、没有家的男人。

    殷果哪儿还有什么心情再看星空,一颗心都被他掏空了似的,只想去分分秒秒和他黏在一起,度过剩下来的时间,甚至开始害怕回国。

    林亦扬下了车,倒像什么都没说过一样地走过来,指了指那望远镜:“效果怎么样?”

    殷果一把抱住了他:“还装……总想骗我哭。”她脸偏过去,贴着他的心脏,隔着皮肤骨骼听着那有力的跳动节奏。

    林亦扬忍不住笑了。

    “还笑……我都不想回国了。怎么办,你以后打算回国吗?”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说两人的未来,“如果不想回去,想留这边,要等我一两年。”

    其实这是乐观说法,毕竟家里没计划让她出国定居,想过那关都要脱层皮。

    后背被轻轻拍着。

    “我回去。”他只说了这三个字。

    一个男人背井离乡数年后,再为了个女孩子回到故土,想和她有未来,不是只说说那么简单。成年人的生活不是嘴上花来花去,为这短短三个字,他需要做太多的安排。

    照你的节奏生活,殷果,我来迁就你,一切难做的事都让我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八章 跨越山与海(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2可摘星作者:一两 3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4时尚大撕作者:御井烹香 5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