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四章 滚滚红尘事(2)

第四章 滚滚红尘事(2)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俱乐部里的大小少年、青年还有男人们比赛的标准衣着就是衬衫西裤,她以为自己早看得审美疲劳了,可还是想多看两眼他现在的样子。

    殷果悄无声息地指了指自己的领后,在暗示他。

    林亦扬看懂了,没动。

    她小声说:“领子没折好。”

    “哪里?”他低声问。

    ……

    殷果左手绕过去,点了点那里,这回是碰到了。

    林亦扬领会了意思,右手绕到自己的脖后,三指捏着领子外围滑了一圈到领口的塑料纽扣位置,不平的褶子没了:“还行?”

    “嗯。”她努力单纯地理解为还是在说衬衫。

    但估计是职业病,留意到他穿着的西裤上没有腰带,想说,要不然你去找我弟借一根,算了,又不是上赛场。

    林亦扬和她面对面,腿挨着腿,站了约莫半分钟的样子,才一笑。掉转头,去衣柜的裤子堆里捞出了一根黑色皮带,不像孟晓东那么高档,是吴魏打折时淘来的。他是肩宽腰细,勉勉强强最后一个扣眼能用,起码裤子不会掉下来。

    殷果看他往自己腰上穿皮带时,不好意思再看了,扭头出去。

    “你哥,”他交代着,走出来,扣好皮带前搭扣,“找我玩两杆。想看就去看看,”他说,“不想看在公寓等着,一会儿我回来。”

    林亦扬最后拍了拍她的肩:“走了。”

    他越过她,拎起进门时丢在沙发上的外套,打开公寓大门,反手撞上,边穿外套,边琢磨,一会儿是让一让那哥们,还是真刀真枪地干?

    这是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反正几分钟的路,天气也不错,他懒得穿上外套,拎在手里就到了球房外。

    孟晓东在地图上找到这间球房,在门口等他。林亦扬也没和他多扯,要了那个房间。

    因为殷果一直训练,所以从下午到晚上都直接包场的,这是林亦扬私底下打得招呼。他一出现,里头的大叔们都在和他招呼了,极热情,甚至在说,你那个小女朋友真是用功,日复一日训练。

    孟晓东听在耳朵里,瞄了一眼他。

    林亦扬当什么都没听到,关上门,他指了指面前的九球台子:“这个?”

    孟晓东说:“你应该知道我,除非转行,或是退役,是不会打九球的。”

    这是他尊重自己项目的表现。

    林亦扬闲闲一笑:“我从退社,就没碰过斯诺克的台子。”

    两人互相递了一眼,看上去谁都不会让步了。

    林亦扬把桌子上的一颗橙色的球拿起来,在手里颠了颠,说了句:“等着。”

    人出去了。

    孟晓东靠在窗边看外头渐黑的街道。几次来比赛,都是住特定的酒店,和俱乐部人一起,球房也是预定好的,比较大和干净,不吵不闹。这种小球房,外头喝酒的,门口抽烟的人不少,闹腾,还有音乐,真像小时候。

    没多会儿,林亦扬拎着个球杆,右手抱着个纸盒子。

    白色外皮的纸箱子里装着斯诺克一套球。这里也是只有一个斯诺克的台子,玩得人不多,平时都空着,球都用个过去装饮料的纸箱子装着。林亦扬把纸箱子的球全倒在了台子上。

    1白球,15红球,6彩球,一共22个。

    林亦扬怕有缺的,还用手扒拉着,在台面上清点着。猛一看到满桌红球,尤其还是在不属于它们的蓝色桌面上,还挺不习惯。

    林亦扬屈尊弯了腰,用手给孟晓东一个个摆球:“九球的台子,斯诺克的球,各让一步。”

    九球的球桌比斯诺克的小,袋口比斯诺克的大,孟晓东没玩过这么小的球桌,而林亦扬十几年不打斯诺克。如此一弄,也算公平。

    林亦扬指了指外头,意思是:挑杆子。

    他知道孟晓东没带自己的球杆:“公共的,凑合凑合。”

    回来时,孟晓东从钱包里摸出了一枚硬币。

    斯诺克和九球不一样,开球权没什么优势。他们过去在赛场上,都是裁判抛硬币决定谁先开球。他没让孟晓东抛硬币,直接说:“来者是客,你开。”

    因为要计分,林亦扬打开门,叫了个懂斯诺克的老人家进来,帮两人计算分数。那个人来这个球房的次数不多,对林亦扬也不熟悉,但是一看孟晓东就认出了是谁。

    这个国家虽然不热衷斯诺克,但“世界排名前几”这样的描述,肯定能勾起路人的好奇心。那位临时裁判悄声一传播,球房里的人全都围了过来,在门口旁观比赛。

    里边是两个黑发男人:一个黑衬衫,一个白衬衫,都穿着西裤。

    林亦扬比孟晓东更高一点。亚裔人显年轻,在中年大叔眼里,他们都像是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

    第一局是孟晓东的。

    孟晓东击球一贯很稳,从小就以准度成名,把每个球送入袋前都要端详一下,略作思考,但都会在25秒之内击出一球。

    林亦扬在他打时人靠坐在墙边的台球椅上,看着满桌的红球,有那么几个瞬间的恍惚,这是斯诺克才有的红球。他看着这些红球每一次的落袋,都像在看着自己曾经那三年的比赛。

    林亦扬以为,第一局孟晓东能一杆收完,大概给他预估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毕竟孟晓东这人打球磨叽。可没想到,这位大少爷在这个不知名的小球房意外失手了。

    这个桌子袋口太大,是预估失误。

    孟晓东懊恼地直起身:“换你了。”

    林亦扬嘴角带笑,从台球椅上下来,带着让孟晓东熟悉的玩闹劲儿,一手握着球杆,一手插在口袋里,先俯身,借着球桌上的光,看了球桌上剩下的球:“想让着我?”

    孟晓东不搭理他这茬。

    林亦扬先击落了一颗红球后,指了指黑球,是在告诉孟晓东,自己接下来会打这个。

    斯诺克和九球玩法不同,是记分制的。

    要先击落一个红球,再打一个彩球。每一方打落一个红球后,任选一个彩球打,每次彩球入袋,都要拿出来,放回原位。直到桌子上15个红球全部入袋后,彩球就不用再拿出来了,一个个按照顺序打入彩球。

    红球1分,黄球2分,绿球3分,棕球4分,蓝球5分,粉球6分,黑球7分。

    简单来说,想要拿高分,就要不停打入分值高的彩球。

    当然,规则也和九球完全不同。

    比如:九球可以跳球,斯诺克跳球算犯规。

    ……

    所以在这个黄昏,球房里出现了千载难逢的一幕——

    速来喜欢打快球的林亦扬停下来了,能让人看到他思考的过程了。除了孟晓东,外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回忆,斯诺克的规则是什么,这些球是多少分。

    两人都是高手,在三局后全进入了比赛状态。

    一次次掌声,都在向这两位高手致意。

    林亦扬越打越快,在第四局一杆全收,再次赢得了满室的掌声和喝彩。第五局是孟晓东开球,林亦扬回到台球椅上,老板儿子马上凑过来。

    “他是谁?”小孩好奇问。

    “过去的——”林亦扬顿了一顿,缓慢地说了一个词,“兄弟。”

    “他是职业打斯诺的?”小孩又好奇问。

    林亦扬点头。

    “裁判说,他在世界前五,奖金很高的。”

    林亦扬不熟悉现在的行业,那天江杨因为知道他追殷果,特意用孟晓东举例,给他讲了现在的奖金制度。本赛季至今孟晓东世界排名第五,奖金累计六十多万英镑,这个年入确实不低。

    不过也就那么回事。

    他再努力一把,工作上的事儿再多找几个选择,过上几年,想要追平孟晓东也不难,和殷果在一起应该不算寒酸。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笑:想什么呢?林亦扬?

    他右手从额前的头发捋过,让自己能再清醒一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钞,递给老板儿子,耳语了两句。小孩接过钞票,带回了两杯拿铁,也带了句悄悄话:“你女朋友在门外。”

    因为吴魏第一次来介绍,殷果是林亦扬的女性朋友,所有人都默认:不就是女朋友吗?

    林亦扬掏出手机,找到。

    Lin:来了?

    :……我让他不要告诉你的。想等你们打完再说。

    Lin:打完了。

    :这么快?谁赢了?

    Lin::)

    林亦扬把手机搁在椅子上,走到台球桌旁,拍了拍边缘:“收球。”

    这一局还没分出输赢。孟晓东直起身:“你能不能认真点儿?”

    林亦扬倚在那,再无战意:“累。”

    有句话懒得说:我坐几个小时火车回来,又不是为了和你打球的。

    孟晓东没吭声。

    林亦扬看桌上还剩了三个红球和全部彩球,端了球杆,一个个快速打入袋。击球快,入袋快,走位也快,也不管什么斯诺克的规则了,一个个收进去完事儿。

    最后桌面只剩下白球和黑球,林亦扬纯粹为了好玩,俯下身,将下巴轻压在深棕色球杆上。他轻抬眼,找到了殷果的身影,她在一堆糙老爷们身后张望着这里。

    他一笑,用力重重一击——

    黑球飞一般冲向底袋,在一声钝响后,径自落袋。

    孟晓东看着袋口那颗要进未进的白球,赞许地笑了。

    力度如此大的一击,黑球很容易反弹出来,白球也很容易跟着落袋,然而都没发生。没有成千上万次的实践,怎能打得如此漂亮?

    林亦扬还是过去那个人,追求的是每一杆、每一次进球的绝对完美。

    殷果也不晓得谁赢了。待到众人全散了,她到门边望向记分牌,已经擦干净了。

    孟晓东擦干净了双手,抬腕,看手腕上那块银色金属表,问殷果:“你和我回去吗?俱乐部定的酒店?”

    “不了吧,天都黑了,”殷果说着,“明天我去看你。”

    孟晓东答应了:“送我出去。”

    平时没这种要求,恨不得全天下人都不要耽误他训练,今天吃错药了?

    殷果暗暗嘀咕着,跟孟晓东出了门。

    刚在外面等着他们结束球局,吹了好久的风,进去没几分钟又出去,风顺着耳后的脖领子一个劲儿地往里头钻。门口路边停着一辆餐车,陈列着一排红红绿绿黄黄的酱料瓶,随着风,贴在车身前的食物海报一掀一掀地。

    黄色的灯,照着他们的脸。

    “我给你叫车。”她说。

    “不用,我去找地铁。”孟晓东到餐车前,先要了个热狗。

    殷果等在深棕色的木门边,避着风,今天表哥真是怪怪的,可以回酒店吃饭,非要在路边的餐车买热狗。没多会儿,餐车里的人递出来了一个新做的。

    孟晓东接了热狗,回到殷果身边。

    当年在比赛后台,有姑娘把林亦扬堵在更衣室里边,还是自己给解得围,真是记忆犹新。时隔多年,他和自己妹子凑成了一对,也是缘分。

    其实今天孟晓东来这里,还有一层目的,想试试林亦扬的基本功。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林亦扬但凡有一点懈怠,都不会逃过孟晓东的眼睛。

    很欣慰,林亦扬骨子里还爱着、无法放弃这个运动。

    孟晓东低头,咬了口热狗,皱起眉。他不吃辣的,莫名其妙要人加了辣酱,也没法当着妹妹的面吐出来,于是硬着头皮往下咽。

    他吞下嘴里的食物,终于开口:“你们两个,是奔着结婚去的?”

    殷果以为自己听错了,“啊?”了声。

    “他人很好,家里条件差了点儿,主要是没爸妈。这点不成问题,要是你爸妈不乐意,我帮你摆平。”

    殷果被表哥一个个直球打得直懵。

    他没父母?不对,不对,为什么说到了自己爸妈?

    孟晓东不停歇地说:“你努把力,拐他回国结婚。”

    怎么就结婚了??

    “哥你误会了!”殷果急着打断,“我和他没到那种程度!”

    孟晓东笑了。

    殷果被表哥笑得心虚,可确实不是那种关系啊……

    孟晓东看殷果涨红了脸,摸了摸她的刘海:“我们这行的职业年龄长,以他实力打到四十岁不成问题。他刚二十七岁,正是黄金年龄,还有大把的机会。殷果,试试劝他回国,你不知道……”他有多高的天赋。

    孟晓东的心情,殷果不会全懂。

    当年,他们都在国内崭露头角,一起苦练、比赛的人有一大批,如今所剩无几了。再见到林亦扬,证实了他还在巅峰状态,这比奖金和世界排名更能让孟晓东高兴。

    可惜林亦扬这个人没好胜心。

    他是最不追求输赢的人,赢球会高兴,输球也就输了,他更追求的是场场要打得精彩、打得出彩。就是他这种人,才能在三个少年中拿到最好的成绩。虽然十几岁的林亦扬一直自嘲自己比赛纯为钱,可一上场,大家都能看出来他不管是击球方式,还是走位,都是为了打得漂亮,打得高兴。

    就是这样才难办,你用“要夺下世界第一”这样的口号,是没法触动他的。

    孟晓东一直拿林亦扬没办法,赛场上没有,私底下也没有。他是真心祈祷,一段好的感情能改变林亦扬。真心实意的。

    他卷好纸,不再吃手里那个热狗,重复着说:“一定要结婚。”

    “哥!”殷果窘得跺脚。

    他心情大好,笑了声,找寻到地铁标识,往下一个街区大步而去。

    殷果在门口驻足半晌,回味表哥那一番话。

    手机突然震动,打开看,是表哥。兄妹俩上一条的互动还是孟晓东过年发的红包。

    M:以为你会找个成熟点的,没想到喜欢个小白脸。

    你才是圈内公认的第一小白脸……

    小果:我们还没在一起呢,真的。

    表哥不回了。

    “啪嗒、啪嗒”,轻微的打火机扣盖声。

    如此轻,像落到了心尖上。

    她意识飘了回来,回到球房这里。林亦扬单手斜插着西裤口袋,靠在门边,玩着打火机在看她。看这神态,该是出来一会儿了。

    球房门口这一条街都在室外装修。带着锈斑的脚手架搭出一条长长的走道,在两人的头顶还悬着木板。此时天全黑了,木板挡去了路灯,黄色光照到两人的脚下。

    话在舌尖上兜来绕去,也没说出来,都是表哥那一堆话,还扯到了结婚……让她都没法直视他了。她故作悠闲,开始观赏一个大叔到餐车旁买热狗,黄色芥末酱瓶子被挤扁了,在热狗的香肠上绕出了一道道螺旋圈儿。

    林亦扬不厌其烦,继续玩着打火机。等着她。

    餐车前的大叔走了,没人可看了,殷果只得再次瞅着他。林亦扬一笑,还是不说话。

    殷果无奈地从左侧的木门后绕出来,到球房大门口的两节台阶下,站在他跟前,说了句不痛不痒的闲话:“你今天……回来的比上周早。”

    上周这个时间刚到纽约,这周都打完球送走表哥了。

    “想早点见你。”他扣上打火机的盖子。

    球房里笑声很大,那帮人喝high了。夜幕降临,夜生活开始。

    他在盯着自己,一直盯,一直盯。

    “打火机挺好看的。”她继续废话。

    “还行吧。”他说。

    “你的?”

    林亦扬摇头。

    为了证明自己的真诚,殷果索性伸手去要,意思是:给我仔细看看。

    林亦扬递出了打火机,做旧的银色不锈钢外壳在夜色里一晃,被他丢去自己的右手,左手一用力,就握上了殷果的手。

    有人在笑,是刚出来,就掉头进去的球房老板儿子。

    殷果心跳得发慌。

    在纽约的街头,夜色里,好像所有人都在围观他握着自己的手。餐车老板,买热狗的路人,对面临街的餐厅室外的客人们,还有球房里的人……可其实谁都不认识他们是谁,谁也不会在意他们是谁。

    有人在里边,叫着“Lin”。

    她被惊醒,想抽回去。

    他答应着:“我不进去了,要带她去吃东西。”这么说着,人倒是没动,仍旧靠在门边的原位,将殷果往前拉了下,让她站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

    近到不管是谁路过,看到他们两个,都会毫不犹豫地认定这是在热恋的一对有情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四章 滚滚红尘事(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摘星作者:一两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5劝你趁早喜欢我作者:叶斐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