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三章 雪后的风景(1)

第三章 雪后的风景(1)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一星期后。

    殷果在吴魏的帮助下,和房东签好了短期租约,一直租到了四月底。两个月短租,两间房。她在合同上也和房东约定了,孟晓天那间,一旦他们确定拿到了offer,就续租满一年。

    搬过来这天,殷果主动请吴魏下楼,去那个拉面馆吃饭,感谢人家帮忙。

    刚点了单,一盘芥末章鱼就被放到殷果面前。

    老板对她笑了笑,用英语说:“请你的。”

    这么好?

    “谢谢,谢谢。”殷果受宠若惊。

    老板很快又去招呼别的客人。

    “姐,”孟晓天无比羡慕,“你人缘真好……”

    她也很懵,问吴魏:“你们是老熟客吧?”

    吴魏摇头:“林亦扬和老板熟,那天送完你,他回不去家,就在这里睡的。”

    “真的啊……”表弟惊讶。

    “是啊,我一开始也奇怪呢,”吴魏颇有深意地笑着,“突然说有急事要走,结果急事没办成,又绕到家里了。”

    那天,吴魏的手机被冻到开不了机,本来想坐地铁回家,一夜停运十几条线路。他觉得太折腾,索性不回去了,在酒吧喝到high。大清早回来一看,人家小扬爷睡拉面馆了,也真是亏得林亦扬是朋友遍天下,怎么都能活。

    不过吴魏后来一琢磨,那晚绝逼的,有什么猫腻。

    “那真是被我们拖累了,”表弟直接把责任揽上身,“扬哥啥时候还来?我带他搓顿大的。”

    “下回啊?说不准,”吴魏似笑非笑,继续道,“他要念书,还要赚钱,自由时间不多。每次都来去匆匆的,一两个月打个照面。”

    说完,吴魏又特地补充:“放心,他来了也睡我屋,不打扰你们。”

    殷果点点头。

    原来林亦扬也住这里?那岂不是,以后会经常碰到?

    自从那晚,两个人在半夜短暂聊过拉面馆,就没了交流。

    一晃,都一星期了。

    期间殷果每次想到,都在琢磨,要不要聊聊天?

    可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是不是太殷勤了?

    “你们可以谢谢他,”吴魏恰到好处地说,“房东肯短租给你们,他说了不少的好话。”

    “要谢,要谢,”表弟附和着,“等扬哥回来的。”

    殷果听着他们说,一边等着面,一边翻出微信,打开Lin的窗口。

    小果:我们今天搬到公寓了,吴魏说,你帮着和房东说了不少好话。太谢谢了。

    那边回得很快。

    Lin:好说。

    殷果见到这两个字,反射性地停住。

    幸好,这次他自己先接了话。

    Lin:我在上课,下课说。

    Lin:[咖啡]

    小果:[愉快]

    也许因为有点熟了,此刻看这个咖啡表情,还挺可爱的。

    她暂放手机,拿起筷子,没留神夹了一大口芥末章鱼,全塞嘴里了。一股子芥末味儿冲上鼻子,眼泪唰地落下来。

    两个男的一同看她。

    “这芥末……好地道。”她流着眼泪解释。

    丢人死了。真是。

    吃了饭,屋子也收拾好。

    一切该步入正轨了,比如训练。

    吴魏知道她的心思,不用她自己提,直接让她拿上球杆,带她去了离公寓最近的球房。桌球在全球都不是热门运动,在这里也不是,所以本地球房并不算多,要找合适的也需要花心思。吴魏这个公寓当初也是林亦扬推荐的,就是因为紧邻着球房,方便他平时训练。

    两人一进门,老板看到吴魏,热络招呼着。吴魏特地交代球房老板,是林亦扬的“女性朋友”,直接和老板预定了每天训练时间,留下林亦扬最喜欢的那个台球桌。

    “林亦扬过去在这里打工,教人台球,所以和老板关系好,”吴魏给她解释,“在这里,他名字比我好用多了。”

    “他在这里打过工?”

    “对啊,你以为他富家子啊?”吴魏笑起来,“第一年留学的人,都不让打正式工。在这儿教教人台球,算是一个办法。”

    一开始,她和表弟一样,认为林亦扬是个富家子弟,和郑艺差不多,学习好,生活平稳,各方面都很优秀。可吴魏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对林亦扬的印象彻底颠覆了。

    吴魏大概讲了讲,林亦扬是如何从初中三十多名的吊车尾,到高中后卯足劲迎头赶上,吃尽苦头,到最后一层层剥皮,一层层往上追。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从他决定重头开始起,他从一个吊车尾到学霸,可以说除了桌球,几乎放弃了全部个人生活。

    大学毕业,光是大小奖学金的存款就还清了高中全部借债和大学的助学贷款。

    大学毕业回归赤贫,重新赚钱,再申请留学。

    “林亦扬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我就服他,敢把自己往死里弄。”吴魏站在台球桌旁,把一个巧粉递给殷果。

    殷果接过巧粉,轻轻抹着自己的球杆头。

    吴魏看了一眼表:“行,你练着,我打工去了。”

    吴魏走后。

    球房老板又特地来关照过一次,让殷果遇到有人骚扰,或是麻烦,不要客气,直接球房的人过来解决。殷果答应着,对方又友好地拍拍她的肩,说:Lin的朋友,就是大家的朋友。

    好像,她一下子走入了林亦扬的世界。

    这里每个人都和他有点交情。

    她独自一个人练球到天黑。

    这里步行回公寓就可以,所以今天多练了一个小时,恢复在国内的作息。到晚上,球房的人多了起来,老板还特地把她这个小隔间的门关上了。

    但一个木门,挡不住多少的吵闹,外头喝high的男人们。

    欢笑和大声喝彩不断。

    这点倒是和国内差不多,人多的球厅,都是这样。

    小时候她为了练习临场心理素质,还被表哥孟晓东特地带去最乱的台球厅,满是烟雾,骂人的吵闹,表哥坐镇,把她扔在最里边的一个台球桌,随便拎过来一个小混混打球,这是常有的事。所以,现在外边的环境对她完全是小菜一碟,和舒缓音乐没什么两样。

    不过自从表哥开了俱乐部,她就很少接触这样的环境了。

    没多会儿,外面竟放起了华语歌,不是华人球房,放这种歌曲还是很让人惊喜的。这歌勾起了殷果一些儿时记忆,是《乱世巨星》?

    她俯身,对着自己摆出来的一个角度刁钻的三个球,心里还哼着这首歌。

    啪地一声,四个球冲向四个底袋,全部落袋。

    今天手感不错。她一开心,哼起了心里的歌:“天生我喜欢,傲慢做本性……天生我喜欢,用实力争胜,横行全凭真本领……”

    门被拉开,走进来一个人。

    她的视线恰好被桌球灯挡着,直起身,竟看到了他。

    林亦扬。

    嘴里哼着的歌,一下子止住了。

    “唱得不错。”他一笑,把手里的啤酒瓶放到一旁桌上。

    这个星期他为了能周末赶过来,过得十分匆忙,头发没来得及修剪,额前的头发险险挡住了眼睛,痞帅痞帅的。估计是打小在台球厅混出来的,他其实骨子里痞气很重,这些年收敛多了,藏得很不错。但有时候,不留神就会露出来。

    比如,现在脱衣服的姿势。

    他把手套放在墙边的台球椅上,脱下外套,里面是个黑长袖T恤,普普通通的牛仔裤……腿可真长,殷果冒出了这个念头。

    她憋了半天,还是问了:“你不是……在上课吗?”

    怎么和从天而降一样。

    林亦扬回头,撞上了殷果的一双眼。

    “下了课过来的,”他尽量让自己避开她的脸,免得轻浮,“听说你在这里训练,顺路来看一眼。”

    他说着,拍拍球桌:“习惯吗?这里的球桌?”

    每家球房的球桌产地不同,总会和殷果一直去的那家有点区别,他怕她刚来不适应。

    “差别不大,”殷果指旁边的一个公共球杆,“我偶尔也用公共球杆,总要习惯的。”

    “练多久了?准备回去吗?”他一手撑在台球桌旁,偏着身子问她。

    “今天都是自己练的,”殷果对他示好地笑笑,“你要有空的话,陪我开一局?”

    “我?”

    殷果点点头。

    他忽然笑了:“不怕被我打哭?”

    殷果懵了一下:“我……水平挺好的。”

    起码是准职业选手,打不赢也不会哭吧。

    “OK,”林亦扬拿起那根公共球杆,“我当你陪练。”

    这些年,除了自己练球,就是赌球,教人打球。哪怕是教人,也是严苛教学,因为怕女孩被自己训哭,从不教女孩子。

    所以,要让几个球呢?

    他还是头回给人做陪练,要仔细琢磨一下。

    殷果看着他拿起巧粉,擦着那个球杆,好像看上去不太愉快。

    她本意是和他随便玩玩,以共同爱好拉近关系的,现在看,似乎强人所难了。

    她抱着球杆,友好地对他笑笑:“要不然,吃饭去吧?我忘了你刚下火车。”

    “没事,不饿。”林亦扬说着,把袋子里的彩球一个个掏出来,丢上球桌。

    找到摆球的塑料框,将彩球摆成菱形。

    最后,把那一颗白球放到了发球线上,指了指球:“五局三胜,你要有精神,十局六胜也可以。”

    这气场,可真像表哥。

    重放一边的歌又到了殷果哼的那句:“天生我喜欢,傲慢做本性……天生我喜欢,用实力争胜,横行全凭真本领……”

    突然发现古惑仔的歌很配他,拿着球杆的他。

    殷果收回心思,提着球杆,走到了球岸一侧。

    俯身,摆正球杆。

    “想玩快球,还是稳着来?”她刚要出杆,林亦扬忽然问。

    她被分散了精力,想了想:“都行吧。”

    “今年你们女子组,有一个夺冠热门是打快球的,”林亦扬建议,“我先陪你适应适应。”

    她再次被分散了注意力,惊讶看了他一眼。

    他竟然熟悉女子组的选手?

    不能再分心了,收心,收心。

    殷果凝注那一颗白球,当她的视线里,出现那一颗白球开始,这就是一场比赛了。对手是谁都一样。

    啪地一声,白球撞开彩球,四球落袋。

    一个很好的开场。

    这是她第一次和林亦扬打球。

    因为不是正式比赛,也不赌球,所以是轮流发球。

    第一局,她险胜。

    第二局,林亦扬一杆清台。

    第三局,她输了。

    第四局……她明显感觉到林亦扬开始压着打,让自己赢了。

    她又不是输不起。

    现在第五局,轮到林亦扬击球。

    桌面上,9号球在底袋附近,他只要击中4号球,很容易间接进球赢了这一局。

    九球要赢,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是按照顺序击落球,123456789,最后击中9号球落袋,赢。

    第二种,击打桌面上号码最小的彩球,间接击中9号球落袋,赢。

    第三种,开球一杆,9号球直接落袋,赢。

    “你不用让着我。”这个局势给她打,她也能赢,他的水平不可能会失误。

    林亦扬思索了几秒。

    刚才他涂巧粉时候,都在思考要怎么放水才像真的,毕竟这个局势太好,不好作假。他借着球桌上的灯光,看殷果的样子挺高兴的,放心下来。

    俯身,出杆,利索拿下。

    殷果鼓掌致意。

    林亦扬拉开门,去还了球杆,顺便结了今天的球桌钱。

    殷果抱着自己的球杆桶跑过来,想要自己买单,被他用一只胳膊挡住,顺便,把她的球杆桶接了过去:“远来是客,今天你第一次来,台桌钱算我头上。”

    殷果还要争论。

    老板已经笑着把钱推回给林亦扬,说算他的。

    林亦扬和老板是朋友,没多客气,笑着寒暄了两句,带着殷果离开球房。

    外面的温度比她来时还要低,殷果觉得天气预报说的没错,肯定又要下雪了。

    “晚上,我在家里准备了火锅,一起吃吧。”她跟在林亦扬身边,往公寓走。

    林亦扬答应着。

    “其实我有个好朋友,和你是一个学校的,是校友,”殷果又说,“她是er的。”

    “你弟弟说过。”他回。

    哦,好吧,你又把天聊死了。不怪我。

    她原本想着,到家还有吴魏和孟晓天两个话痨,碰到一起,总会中和气氛。没料到,回到公寓,灯都没开,屋子里黑漆漆一片。

    桌上还能看到殷果离开前准备的很小一个锅子,还有没切的菜。

    人呢?走之前还都在的。

    她趁着林亦扬打开灯,去洗手的档口,掏出手机,追问孟晓天在哪。

    天天:魏哥下午买了百老汇的票,带我来看剧了。

    小果:你不是看过好几次了吗?

    天天:没看全啊,这次刚好是我没看过的,又有人陪多好。每次我都自己来,姐你自己在家吃吧。

    还好有林亦扬在,要不然这一桌白准备了。

    她郁闷放下手机:“他们两个不在,你还想吃吗?”

    林亦扬理所当然点头:“吃。”

    他说着,挽起T恤的袖子,拧开水龙头,把水池子里吴魏丢在那没洗的盘子都顺手给先洗了。殷果竟意外发现,他的右手臂有花臂纹身。上次在法拉盛穿得衣服厚,他袖口象征性挽着,也挽不了多高,所以没露出来——

    好好看。

    林亦扬察觉她在看自己,甩掉盘子上的水滴,拿起抹布,边擦干盘子,边回头看她。

    殷果这才发现自己在干什么,忙转过身:“那我去准备了。”

    今天怎么了,一直盯着人家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三章 雪后的风景(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是迟来的欢喜作者:顾了之 2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