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九章 王者归来日(1)

第九章 王者归来日(1)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一年后。

    机场三号航站楼。

    出口处,殷果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到手边,坐到一旁空座椅的右面、最里的一个。这几排座椅零散坐着来接机的人,只有她一个是刚下飞机的。

    她在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早。

    他乘坐的航班没有卫星wifi,网络联系不上,她仅能用时间推移来计算,他已经飞到了哪里,还有多久会落地到中国。

    林亦扬要回来了,彻底归国。

    殷果那一趟航班回来不仅仅是她一个选手,大家拉着行李先后从出口走出,低声交流,笑着,男人大多没换衣服,多套了一件休闲西装外套就赶了飞机,女孩们也都带着比赛的妆,凑成一几撮,有的手里提着球杆盒,有的搁在行李箱上,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最后走出来的,是身着朴素,全套着运动服的裁判们。这些裁判在场上都要求西装革履,一站站整天,累得不行,所以离开赛场后最快换装的就是他们。

    七八个裁判里,走在最前面的是裁判组的老大,林霖。因为动了一个大手术修养了全年,这是她病假后第一次从头到尾执行判罚。

    林霖很快看到在角落里的殷果。

    这是出道仅一年,在国内九球、八球和世界花式九球排行榜排名蹿升飞快的新人王。她眼睛特别大,但因为低头,被滑到眼前的刘海挡住了,穿着豆粉色连帽衫和白色牛仔裤,两腿交差着,乖乖坐在椅子上,捧着手机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在瞧。

    林霖猜她在走神,也知道她在等人。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会有很多人要赶到这个机场,到这个出口来,接的是同一个人。

    “还没正式打过招呼,林霖。”

    殷果抬眼,对她笑了笑:“在杭州我们就见过了。”裁判组老大,怎么会不认识。

    “不一样,”林霖一笑,“我是东新城的林霖,和林亦扬一起长大的哥们。”

    殷果笑笑,和对方握手。

    感觉林霖攥得力度挺大的,是那种,仿佛遇到家人一般的亲近握手。

    两人的关系仿佛被一下拉近了。

    “我听说你做了个大手术?刚回来就带这么大的比赛,吃得消吗?”殷果在林霖落座后,小声聊了起来。

    “还可以,其实还想休息一个月,但这个公开赛太重要,上边不让休息。”

    两人又说了两句不痛不痒的。

    林霖突然开起了林亦扬的玩笑,问她:“你悄悄告诉我,林亦扬是不是在美国欠高利贷了?这次出山这么疯?”

    殷果一听这话,即刻就懂了。

    这是句玩笑话,说的是他排名一直在飙升,扫奖金的能力也让人瞠目。

    有人估算过他在各大赛事的奖金,加上不上榜的小比赛,这一个赛季还没结束,英镑和美金换算加和,已经积累了两百万美金。

    作为一个暂住国外的华人选手,在去年凭空而出,单打独斗、现身各大国际赛事,不光是斯诺克比赛,只要赛程日期不和斯诺克撞上,连九球和八球比赛也都不放过,十分少见。

    有些九球选手喜欢兼顾八球,但鲜少和斯诺克一起来,林亦扬这种太稀有了。

    有能力的人在低谷时,还有另一种更贴切的说法叫蛰伏期,有伏就有起。

    在漫长的十几年里他没有一日放下球杆,风雨无阻,生病不断,始终有一个球台陪着他。他也许把自己藏了很久,却从未放弃这一生热爱的东西。

    ***

    在另一架航班上。

    客舱的灯全灭了,窗户也都被机长调成了深蓝色。

    乘客睡着了九成。

    林亦扬从洗手间出来,看到零星的几个位子上的乘客还在看电影。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隔壁的大男孩孙尧漫睡到中途也醒了。

    “嫂子肯定来接吧?”孙尧抱了被子,懒洋洋地倚在那问他,“上回见还是在公开赛了,都快忘了长什么样了。”

    “不一定赶得上。”他说。

    上飞机前,殷果还在比赛,两人没来得及通话。

    林亦扬戴上耳机,挑来拣去,找了个老文艺片看。开头的字幕配乐很干净,吉他弦被拨动,鼓声在背后,那隐隐的吉他音渐渐大了,像笼住了几万英尺高的天空和机舱。

    过去这一年,有几次殷果生病都没告诉他,一次高烧不退三天,也照旧按时准点和他聊天视频,滴水不漏地瞒着。有回带病比赛,还是吴魏听北城人说的,他问她,她第一反应是紧张地宽慰他:“以前没有你,生病也是自己,吃药就好了。”

    最后她小声撒了两句娇,说很想他,视频里像假的,都快忘了他真人是什么样了。

    他们用三百六十二天来柏拉图,文字语音轮着来,视频也没断,可真正就见了两回,分别在两人生日前后。

    殷果生日那天,原本要和家人过,被林亦扬一个惊喜整蒙了,草草编了谎话说是大学同学一起庆生,飞奔去了林亦扬下榻的酒店。

    那是两人从美国分开后的初次相见,都太想念对方,很有冲动做什么,可她刚好不方便。那天,长久异地思念的折磨让他们更像是长久网恋、不了解彼此的网友。

    乍一见相对,生疏地没话说。起先十分钟,俩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在书桌旁坐着,聊着乱七八糟的话,只差说到新闻联播中美关系了……

    最后也不知怎么就抱上了。别说是她,林亦扬自己都会恍惚,这真是自己的女朋友。

    感觉太陌生,像搂着个陌生的姑娘。那天两人用了一切方法取悦对方。像在证明,你看我还爱你,也像在拼命证实着,你也还在爱着我。

    就算生活前行,身边有无数优秀的男人和女人会出现,都只是爱着你。

    那晚,殷果舍不得回家,始终在玩他掌心里的薄茧,还在说着,下回要算好日子见,要不然白跑一趟太亏了。林亦扬被逗得直笑,在想,自己怎么捡到这么个大宝贝的。

    后来林亦扬生日,殷果按赛程是在新加坡,自作主张在比赛后一分钟没休息,独自一人从新加坡结束比赛,再飞去华盛顿见他。

    两人哪儿都没去,就在林亦扬的公寓里呆了整整两天,除去跑了一趟超市,吃饭都是自己做。那两天两人很疯,从床上到书架上,甚至在窗台上都在做。后来房间里弄得一塌糊涂,殷果觉得床单都没法再看,趁着他去买晚饭,自己手洗了一遍床单,还把他的脏衣服都用手认真洗了一遍,再让林亦扬拿去洗衣房机烘干。

    送她去机场前,殷果想给他做顿饭,问他爱吃什么。

    林亦扬回说:西红柿打卤面。

    殷果比他年纪小很多,没怎么吃过这道老辈在物资贫乏年代热衷做的面,捣鼓了半天,还真做出来了,红红黄黄的卤浇在意大利面的细面上,用筷子均匀地搅拌妥当了,喂了他好几口。最后盯着他,看他吃完最后一根面,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公寓。走前,把他那件白色的T恤也带走了,留下了一件她新买的,相同字母设计的黑底T恤。

    后来他把烘干的床单重新铺好,才想到,傻乎乎的殷果只盯着床单看,忘记被套和枕套也都被折腾得没法再用了。

    他想洗,又不想,就这么点她留下的味道,洗了,就没了。

    ***

    殷果和林霖是第一批到的两个人。

    十一点多,吴魏开车带着陈安安和范文匆赶到,差不多半小时后,江杨的飞机也落地了。昔日的兄弟们,不管如今的球社老大,还是赛场教练组老大,或是依旧在叱咤赛场的知名选手,全在这个深夜里,汇聚在了三号航站楼里。

    殷果是这群人里最小的一个。

    大家聊的时候,吴魏怕她觉得生疏,在江杨的授意下,特地坐在殷果身边,陪她说话。

    起先说的无关紧要的,后来,吴魏咳嗽了两声:“你家知道林亦扬的存在吗?”

    殷果摇摇头,也犯愁。

    表哥给她一个意见,在林亦扬没回国前先不要提,尽量不要让麻烦提前。等回国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孟晓东是打算亲自出面,甚至要拉上自己父亲出面,给林亦扬说情。

    “你知道吧?当初你妈是裁判,也是协会领导。”

    “嗯,”她颔首,“我还知道,贺老为他和我妈也闹过不高兴。要不是贺老在,他当年会被禁赛一年……不止半年。”

    “真的?”吴魏惊讶。

    “你不知道?”她也惊讶。

    “这我哪儿知道。”一个是协会领导,一个是球社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两人吵架这种事怎么会让当年还是初出茅庐的几个选手知道。

    殷果想想也对,连表哥都是听她说的,而她是听爸妈聊天说的……

    林亦扬这一年开始复出,家里没少提这事,殷果爸爸早年也是搞体育的,后来下海做生意赚了不少,但骨子里依然是心向昔日理想。爸妈提到林亦扬,说得那些话,殷果要不认识他,肯定会认为他是个目无法纪、恃才傲物,爱财如命,没有体育和竞技精神的男人。

    “他惨了。”吴魏轻声感慨。

    各方面都惨,一是殷果这里,剥几层皮都不见得能被人家家里接受,二是殷果妈妈步步高升,早就去体育局做领导了,想在国内发展也惨……

    殷果其实猜得到,林亦扬这一年在外边打比赛,就是想在拿到好成绩和资本前,避免直面冲突。但殷果了解自己爸妈,好成绩不算什么,尤其是殷果妈妈家那边的亲戚,大部分都是搞体育的,多好的好成绩都有,在这个家庭里不太被稀罕。包括殷果自己,每次公开赛都会拿到奖牌的成绩,在家里也没什么被表扬的机会。

    两人从没交流过这个话题。

    她不想他一回国就面对压力,有些事,等必须要解决时再面对好了。

    凌晨三点多。

    航班延误了十几分钟降落到了机场。

    殷果和大家都在出口等着。

    这个时间,出口外等候的人没白天那么多,大家在银色围栏外,站成了一排。殷果挑了个角度最好的位置,能瞧见海关安检仪,还有遥遥可见行李运行带……

    渐渐地,出来的人多了,都是这一个航班的。

    在神色疲倦,脚步匆匆的旅客当中,殷果很快认出了林亦扬。他的身高优势很明显,除了同一个航班而来的老外,就属他最高,戴着黑色帽子,背着那个万年不换的运动背包,还有黑色的休闲上衣,从出口走出。

    他推着一辆行李推车,上头扔着自己和同伴的四个大小不一的行李箱。每个都摔得痕迹斑斑,贴满了托运标签,像是他过去一年密集赛程经历一样醒目。

    在看到殷果时,他脚步慢慢停住。

    所有的兄弟都在,还有她。

    在人群里,她扶着栏杆在对自己笑,只有那一块的景物是有颜色的,余下全是黑白的,不重要的。好像刘海比上次见长了,头发也长了,披到快及腰,也拉直了,豆沙粉的连帽衫将脸衬得更白更小了。她眼睛里都是泪水,笑容却在脸上。

    “看顿挫见他媳妇那样儿,”范文匆没忍住,对陈安安悄悄耳语,“三条腿都直了吧?”

    陈安安瞪了一眼范文匆。

    “姑娘听不见,”范文匆又嘀咕,“我声儿小着呢。”

    殷果眼里的水压不下去,用手背抹了抹,扶着到胸口的栏杆对他挥了挥手。林亦扬径自走到她面前,隔着栏杆,给她抹掉了眼泪。

    两人相对望着,久久望着。

    竟是谁都没先开口。

    “最近有人追你没有?说给我听听。”他笑着低着声,当着众人问她。

    大家在殷果身后全笑了。还是老样子。

    她“嗯”了声,带着浓重的鼻音,故作轻松地配合他:“就是没太记住长什么样,都没你帅。”

    他笑:“你是只看上我脸了?”

    她再“嗯”了声,和他对视着,眼泪开始不停往下掉。是因为太激动,开心得没法控制自己。林亦扬瞧她笑着哭的小模样,心里一钝钝地痛,隔着栏杆给了她一个用力的拥抱。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九章 王者归来日(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白日梦我作者:栖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