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六章 故事里的你(1)

第六章 故事里的你(1)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柜台后的男人慢了半拍。

    这简直就是大清早平地丢了一颗原子|弹,谁受得了。

    约莫十秒后,那个男人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嫂子还没吃早饭?我给你上去瞅瞅,看有什么小姑娘爱吃的。”

    男人跑进电梯了,人又兜回来,问林亦扬吃不吃。

    “不用管我。”他去超市买东西的路上,就凑合吃过了。

    球桌边的年轻人们也都在品味“嫂子”二字的含义,一个比一个盯殷果盯得露骨,露骨的热情。不过看林亦扬的神色,还没打算正式介绍给大伙,起码在早餐这个时间点上不想让他们打扰。大家也只好不近不远瞧着。

    林亦扬把一个高凳单手拎过来,搁到她身后。

    殷果默不吭声地坐上去,其实内心早就是翻江倒海,掀起无数次十米巨浪。

    林亦扬偏过头,瞧她的眼睛:“不高兴了?”

    她摇头,两手撑在两边,捂着热烘烘的脸颊。

    “摇头是高兴,”他索性倚在她身边,手肘搭着柜台,离近了问,在她脸边低声问,“还是不高兴?”

    棕色的木质柜台上,有陈年累月留下的划痕。

    殷果两手撑着脸,不理他的调侃。

    明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脸红,还在这儿故意问。

    “这台球室是你的?”殷果轻声问,怕自己猜错。

    林亦扬没否认,他下巴微抬,指面前的空间:“本来是青年旅社老板的场子,后来被人给盘下来,经营不善,我又给盘了过来。平时是那个人在管,我不在。”

    台球在这里也不是热门运动,林亦扬盘下来以后就没赚过钱,一直在亏着。幸好他多年省吃俭用,存了点钱,才坚持到了今天。

    说好听了是个生意,说不好听的就是自己找了个累赘。没进项的日子,水电费都是个负担,幸好一直有孩子跟着他学打球,能平衡开支。

    前两个月最惨,一次□□了六个月的房租。

    又碰上接连暴雪,这里停电,好些天没生意,林亦扬没有那么多钱,把家底全都掏出来垫上了,还把吴魏的存款都拿来填补窟窿了。

    最穷的那大半个月,他认识了殷果。

    要不然也不至于来这里快三年了,还要落魄到要答应朋友去法拉盛赌球,换朋友在这里帮他招待殷果姐弟。林亦扬是个重诺守信的人,虽然最后友人没请到殷果姐弟吃饭,他也完成了约定,在法拉盛赌了那场球。

    现在想想,还是有缘,老天注定让他跑一趟法拉盛,注定让他在那里和殷果再相遇。

    “你都有台球室了,还去法拉盛赌球?”殷果恰好问到了这一层。

    林亦扬瞧着她,一笑,没说话。

    其实早告诉过你了,傻姑娘,是为了请人吃饭。

    而这个人就是你。

    管事的人叫孙洲,他很快端来了一大份水果和麦片,还有牛奶和空碗,这是他能想到给姑娘们吃的早点了。孙洲平日里在青年旅社长期租住一个床铺,为得是看着台球室,所以常在旅社的公共厨房里看女孩子们这么吃。总之,有水果不会错。

    林亦扬的一贯的习惯是早上练球,上午有课就早点,没课就晚点。

    也不固定项目,自己随便打。

    对他来说,台球就像是一个长久、无法戒掉的爱好,想消遣,想打发时间,或是心里乱,想冷静时最常做的一件事。有时候累了,不想摸杆子,他光坐在台球室里听这一杆杆撞球声,也觉得惬意。估计这也是他当初把全部积蓄拿出来,盘下这个台球室的最大原因。

    习惯了。

    习惯在这里待着,习惯这里的每个人,甚至习惯这里的气味了。

    他在殷果吃早饭时,绕到柜台里,拉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抽屉,拿出来一块黑巧克力,褪下包装纸,塞到嘴里,咬了口,咀嚼着。

    他发现殷果在瞅自己:“吃吗?”

    殷果摇头:“怕胖。”

    林亦扬把巧克力掉过来,让她看包装纸上的含量:“没这么容易胖,卡路里不高。早上别空腹吃就行,对胃不好。”

    从高中一次早上练球低血糖后,他每天都要先吃块巧克力再练球。一来提神,补充热量,二来对心脏也好。有时候中午晚上来不及吃饭,吃两块黑巧克力和一个苹果,喝瓶水,也能当是一顿代餐了。

    在他的台球室,吃着麦片泡牛奶,看他和自己隔着一个柜台吃巧克力,平平无奇的这个早上,她终于看到了林亦扬最生活化的一面。没有酒吧里请喝酒的冷淡,也没有带她逛纽约,找人给她做形似梦龙定制的冰激凌,给她点一杯出生年份的酒。

    眼前的他,穿着黑色外套和白色短袖,今天的短袖胸前有英文,黑色手写体写着ent。难得,偶尔在他身上看到一件有牌子的衣裳。

    林亦扬继续吃着,没几口,巧克力吃完了,纸攥成团,丢到了角落的垃圾桶里。拿起玻璃杯,打开饮用水龙头,接了半杯水,一口口喝着。

    这个男人,昨天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

    他亲她脖子下和耳后的时候,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体是直觉紧绷的,手指在他后背上完全是下意识地掐下去。当时他感觉到了,还在耳边问她:是不好受,还是太好受?

    语气很不正经,殷果彼时终于体会到这个男人年长自己六岁,可不是白长的。过去在台球厅里碰到的小流氓和他一比,都弱爆了。

    勺子搅拌着麦片,她竟因为一小段旖旎的回想,脸红了。

    只是亲亲脖子,回忆里都湿漉漉、热烘烘的画面。

    “吃不下了?”林亦扬看她剩了四分之一,始终没动。

    殷果点点头,总不能说在想昨晚吧。

    他径自把她的碗和勺子收走,理所当然地举起那个粉色的碗,仰头喝了口。男人吃这个没那么秀气,直接是喝的,反正放的麦片也不多,不稠,不用勺子也能喝完。

    林亦扬又喝了一口,彻底吃完。

    他把碗勺扔到水池子里:“我下午有课,中午就走。”

    他竟然吃完了自己吃剩的东西。

    殷果还在盯着那碗,好像自己老妈也没这么干过,起码她记事起没见过,只有老妈在小时候偶尔会埋怨她浪费食物,把她剩下的饭倒给老爸……

    她不清楚别人家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只看到,自己交的这个是这样做的。

    眼前,林亦扬打了一个响指,让她的心思回来:“想什么呢?”

    “想比赛,”她给自己的走神找借口,“好多本土的选手,都不了解。”

    九球是个冷门项目,在世界范围内只有美国本土这里,还有亚洲区比较火。而恰好,这里是发源地,这里的许多选手都是国内形成了圈子,只在本土比赛,那种感觉和中国象棋差不多,自己玩自己的。

    而在亚洲区的很多比赛上,根本见不到这些人的身影。

    所以她不了解。

    而且九球比赛在赛场上的变数大,有时候一个发球失误,就可能接连失去七八局,彻底输了比赛。不像斯诺克,更要求选手的稳定性。

    所以她还是很没底,面对这里的本土选手。

    林亦扬告诉她:“他们的路数没什么新鲜的,一会儿打给你看。”

    “真的?”殷果眼睛一亮。

    林亦扬好笑,哑声嘲笑她:“还能是假的吗?”

    他其实这周要是不生病,没被打乱计划,本来就要去纽约给她当陪练的。

    殷果聪明,稍作点拨就会熟悉这里的路数。

    林亦扬不想过多用自己的方式影响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失去了自己的特色没意思,那不成了比赛机器了。

    他们说话间,那些球桌旁的少年和男人都再憋不住了,一个个嚷嚷着早饭太干了,口渴得慌,围过来和林亦扬讨水喝,其实是为了近距离看看凭空冒出来?or被藏了太久的嫂子?有个年纪小的华裔男孩,在众人怂恿下笑嘻嘻地搭腔:“扬哥,能叫嫂子吗?”

    林亦扬本来嗓子不舒服,也就是和殷果说话时强撑着,面对着这些小崽子们,懒得说话,拿了大玻璃瓶,打开饮用水龙头,灌了满满一瓶。

    接水的过程有十几秒钟。

    真是治下有方,没人敢发一声。

    这些人都跟着林亦扬,听他的话,但不像寻常的俱乐部和球社,林亦扬不收他们比赛奖金提成,只有一个要求,大赛赚钱了,如果想要扶持这个台球室的,就往账户上打点良心钱。

    这里算是一个家,他是大家免费的教练。

    大家不说话,殷果也如坐针毡,主动说:“我叫殷果,你们直接叫我殷果。”

    嫂子开腔,众人如蒙大赦。

    一句炸开,场面立刻无法控制,有中文有英文,全都在自我介绍着,和殷果握手。

    “嫂子好,我是周伟。”

    “嫂子,我李轻。”

    “嫂子看着真小,有十□□?有吗?”

    “嫂子也是打比赛的?”

    ……

    殷果庆幸自己也是球房里长大的,俱乐部也是男人多,要不然一下子被这么多男孩子围着说话,还一句句叫嫂子,恐怕连话都说不顺溜了。她面前,全是等待着握手的人。

    远处青年旅社的住客,在这里临时玩球的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在想,是什么明星来了……

    最后还是林亦扬救了她,把青色的大玻璃瓶放到柜台上:“不是口渴吗?你们?”

    没指定谁,但是眼睛一扫,显然是在轰人。

    众人识相鸟散,一人去拿了一个杯子,象征性倒了水润喉后,都回到了自己球桌前。虽然走了,可仍旧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一边练球,一边交头接耳对着林亦扬最近的练球时间,没多会儿就发现了蹊跷,难怪连着周末都不在,是佳人有约。

    ……

    林亦扬把外套脱了,带她去清理好的台球桌那里,在架子上挑了一根偏旧的球杆,指面前的蓝色台子:“开球。”

    殷果早把球杆掏出来了,习惯性看看左右,球桌边沿。

    林亦扬知道她在找巧粉。

    他从窗边找到一盒新巧粉,拆开,丢给她了一个绿色的。

    通常林亦扬都是在当天满场找快用完的巧粉用,作为老板,他一贯在这里都是捡大家剩下、不用的东西,自己打发着用完。但不想委屈她。

    到中午结束训练,林亦扬叫了车,把她送到酒店。

    原来酒店房间在早上就订了,殷果丝毫不知情,想拉着林亦扬好好说说这件事,可没机会。他还有许多事要做,多一秒都不能呆了。

    临走前,他只说了句:“七点接你。”

    在她到房间一分钟后,林亦扬发了个微信过来。

    Lin:昨晚睡得少,下午补补。

    小果:我刚话没说完,你能不能和我AA?不想一直让你花钱。

    Lin::)

    小果:这是个男女平等的社会,你这样我会有负担的。

    小果:你还在读书,而且刚才孙洲也告诉我了,台球室是亏钱的,你都在往里填。

    Lin:后悔吗?

    Lin:找了个穷学生。

    想什么呢……殷果笑着回他。

    小果:谁还没当过穷学生。

    如果不是因为她职业特殊,也不会那么早能赚奖金,还不是一个穷学生。

    林亦扬没回。

    殷果推断他又进了信号不好的地方,没纠结回复不回复的问题,想先补个觉。

    林亦扬说的没错,昨晚从真正睡着到被闹钟吵醒,她没睡多久,上午又在训练。有林亦扬做陪练,一小时抵得上平时的三小时,到此刻,人算放松了,肌肉酸痛。

    她把ipad的音乐打开,本来是想放一段舒缓的。

    但公放出来,是那天,林亦扬第一次抱着她,她在球房外听到的《友情岁月》。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度患难日子总有乐趣……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所有故事像已发生漂泊岁月里……”

    她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个白色布袋子,里边是换洗的衣服,袋子扔到床上,人进了洗手间。

    十分钟后,有微信的响声。

    她在洗手间吹着头发都听到了,因为从上星期开始,她把所有人的微信都设了免打扰,唯独留了林亦扬的。所以这个声音只会代表——林亦扬。

    她踩着拖鞋跑出来,找到手机。

    林亦扬发来了几张图片,点开大图,竟是存款的截图……

    有这里的,也有在国内的。

    Lin:除了台球室,这是所有。

    连账户信息都没P掉,心也是真大。

    殷果看着这几张图,努力控制着眼里的酸意。

    忽然就想哭一鼻子……

    很多人说的很多话,犹在耳边。有吴魏在公寓合租时,怕她心里嫌弃林亦扬,特地拐着弯地说的:“顿挫这个人吧,就是还在念书,穷学生也没办法,读书时候都穷。”

    还有表哥孟晓东这周见她,问的:“发展的怎么样?不要总花人家钱,他能熬到今天已经不容易了。我听说他那个学校挺贵的。”

    还有陈教练说的:“当年可惜了,福利不好,他成绩比你哥好,也没拿到多少奖金。要是换现在几套房都买好了。没关系,年轻嘛,前途无量。”

    ……

    好像全世界都怕自己嫌弃他。

    好像全世界都认为,他现在站在她的面前,是个不成功的男人。

    可他明明很上进,也很优秀了,在她眼里全是优点,全是好的地方,没有任何不好。

    殷果也打开网上银行,截了张图,发给他。

    小果:我的。

    其实没他存得多,但好歹她这是纯个人收入,且不需要负担台球室运营。

    小果:你要周转不过来,和我说。

    林亦扬又没了回复。

    殷果被热水冲过身体,困意自然上涌,她打开电视,本想看一会儿再睡,没过几分钟就抱着被子睡着了。再醒,是被敲门声吵的。

    起初她在梦里以为是隔壁,可渐渐地,听出是自己房间,她猛地起身,以为到晚上七点了。窗外的艳阳提醒她,还早。

    看时间,仅仅睡了二十几分钟而已,不到下午一点。

    她爬下床,在猫眼里望走廊,被放大的视角里——是拎着件外套,穿着上午那件白色短袖的林亦扬,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人,像只是去楼下买了杯咖啡就上来了。

    她打开门,他径自而入。

    殷果脑子还没理清理顺:“不是说七点吗?”

    林亦扬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笑了:“对,七点。”

    他把门关上,下一个动作就是把左手手腕的金属表解下来,在她眼前,把表盘上的银色指针向后拨了六圈多,正对上七点。

    从现在开始,直到把她送上回纽约的火车,他不会再走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六章 故事里的你(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2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5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