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一章 命运的潮涌(2)

第十一章 命运的潮涌(2)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如此打动人心的一番话,从一个如此有魅力的男人口中说出,已经让人足够动容。

    可惜他是林亦扬,观众对他的要求可不止于此。

    女解也夸张地捂住脸:“他在说,他还没成功?”

    ……

    男解也笑着,故作心痛地追问着:“Lin,你让我们失望了。去年最具价值的明星球员,竟然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爱情?”

    “这会让我们为你心碎。”女解说跟着说。

    林亦扬被他们一唱一和的夸张表演逗笑了。

    真是,拿这两个解说没办法。

    由于过去大家太熟悉,导致他们根本不肯放过自己,放过这个突然被爆出来的话题。

    就连林亦扬身边的孙洲和几个学生也都忍不住笑了,让老大赶紧说出真相算了。明显人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再这么下去,估计全场要疯。

    “直白地说,”男解说索性丢出了目的,“Lin,今天的收视高峰,就靠你了!”

    “对,”女解说也附和,“狠心离开的人,必须要留一点在东西在这里。”

    ……

    满场观众也都在起哄,齐声叫着“Tellher,tellher!”

    林亦扬在一阵阵的声浪里,被逼得,再次将话筒调换到另外一只手上。

    这是第三次换手了。

    他鲜少有这种重复动作,这个男人,拿起是起,放下是放,一个动作到底,性格使然,没有什么多余的犹豫。今天却很谨慎。

    “怎么说呢?”他再次看着赛场里的女孩,静了半晌,慢慢地用一句赞美表达了自己对她的感情,“她那么完美,我可能要追一辈子了。”

    一瞬的安静。

    “所以,不用急,”他最后抬眼看全场,在帽檐下的那双眼里满是笑意,望向支持他的球迷们,“你们看,我一点都不急。”

    ……

    在安静后,又是掌声震天。

    我们的赛场之王,给了他心上人最高的赞美,如此坦诚,又如此直白。

    画面里,林亦扬终于看向解说台,意思是:可以了吗?

    男解说和林亦扬关系极好,给他比了个手势,意思是:多谢了老朋友,赛后来一杯。

    今天的热场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激情澎湃。他们已经能预料到收视高峰就在此刻了。

    曾经的少年。

    语数外烂得一塌糊涂,为了看弟弟,为了再买几本练习册和陌生人打球,只想着混个高中毕业文凭能给老师有个交代。而现在的人,他可以坐在美国公开赛的赛场观众席上,向所有人讲述自己对一个女孩的爱情。

    没人知道他全部的经历,身边任何一个朋友,关系再好也只能看到阶段性的他。他的每个人生阶段都是不相干的,跳跃的,身边的人也是。所有孤独的日子,所有不甘心和想要走出迷雾的日子都是他自己走过来。

    说完这番话,坐在这个欢呼的赛场里,连他自己都有了不真实感。

    今天的一切,每一步都是一个很深的脚印,包括自己能坐在这里,包括能和她在一起。

    林亦扬关掉话筒,把它还给工作人员。

    画面切回赛场。

    殷果正在试图控制自己的眼泪。苏薇抱住殷果,鼻音浓重:“天啊,我都听哭了。”

    殷果借着苏薇抱自己的功夫,用手背擦眼泪:“别松手……让我先擦眼泪……”

    于是直播镜头里,殷果在苏薇的掩护下,抹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

    ……

    五分钟后,比赛正式开始。

    殷果眼睛还微微泛红着,提起自己的球杆,走向对手。她向大家证明了一个专业运动员的心理素质,尤其她在自己球迷的心中就是一个最完美的“情绪大师”。

    赛前热场好似和她无关,站在球台旁的她,冷静的让人惊讶。

    完美一击,发球权到手。

    殷果对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对手颔首示意后,先走到球台旁,摆好了白球。

    长达五秒的瞄准,啪地一声重响,白球飞出,炸开了满桌彩球。

    在巨大的炸球声里,还有强有力的白球冲撞里,现场突然爆出了比刚刚更激动人心的掌声。这个中国女孩仅用一杆直接撞入四颗球,包括九号球!

    第一局一杆拿下。

    她在告诉现场的球迷,你们喜欢的那个Lin,他喜欢上的人才是今天赛场的King。

    ***

    全美公开赛的四强决赛,以殷果的第一杆,有了最完美的开端。

    她进入四强毫无悬念。

    陈安安进入四强却让人很惊喜。

    当天晚上,他们带陈安安去RedFish庆祝。

    陈安安在选手休息区听了林亦扬的一小段即兴发挥的话,对这里,对这个酒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而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个酒吧,有木质的门,门上把手老旧,有美式的吧台和座椅,有乐队,有炸鸡翅洋葱圈和各种鸡尾酒。

    唯一称得上特别的是,这家酒吧以爵士乐出名,小圈子里的人口口相传。可为什么在那晚,一个爵士乐的酒吧里会演奏Yellow,也是个谜团。也许是因为暴雪来临,大家需要几首有阳光味道的老歌来让人舒缓神经。

    殷果和林亦扬坐在那晚她和表弟的位子,肩并着肩,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陈安安找了个单独的位子,免得长针眼。

    现在,国内已经天亮。

    她赛后问过表弟,昨晚比赛时是国内的凌晨两点到三点,所以家人都没看到过。她也叮嘱表弟千万瞒住……还没想好怎么公开,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殷果咬着吸管,吸了小半口的果汁:“你说句话,一直都不出声。”

    林亦扬反问她:“说什么?”

    “说说那天晚上,”她偏头看他,“我想听实话。”

    自从看过林亦扬在中国公开赛的采访,她就对他有了颠覆性认识,他平时不爱说话是真,情商高也是真,尤其是临场应变力。今天这种突发情况下,他只用了十几秒组织语言,就成功化解了所有的“逼问、拷问”,让她不得不佩服。

    可场面话说得再好,也是给外人听的,她想听没经过修饰的东西。

    林亦扬一只手臂撑在吧台边沿,一只搭在她腰后,低声说:“都是实话。”

    看殷果狐疑的眼神,他笑了。

    “来。”他拉她离开座椅,推开酒吧的木门,站到门外的小路上。

    外边不止有他们,还有一些年轻的留学生们在聊天,笑声不断。林亦扬在这嘈杂的笑声里,对她讲那晚:“那天江杨也在美国,被困在芝加哥机场。他和我打了一通电话,想见一面。当时挂了电话,我人很乱,只想找个地方喝一杯。”

    有时候想想,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是注定的。假设那天江杨顺利到了纽约,林亦扬和吴魏就不会出来,也就不会见到殷果了。

    “那天到了这里,没进来,想先抽根烟。”他站在那晚的位置,继续说。

    他对烟的需求不大,可在心情极度好和极其糟糕时就会很想。

    偏偏是室外零下二十几度的恶劣天气,风大雪大,点了几次烟都没成功,心里烦着,就抬头在斜前方的连排玻璃窗里看到了她。一张张各样的面孔里,只有角落里的殷果是个亚裔面孔,和他一样的亚裔。

    人对相同种族的亲近感是与生俱来的。

    而那天,他心头的漂泊感挥之不去,因为江杨,牵起了对过去的回忆,在那时看到殷果,就像是从她身上看到了遥远的故土。

    “就在这儿,”林亦扬指着窗边,“我看了你三四分钟。”

    看着她懊恼仰头,看暴雪吹断树枝,看她愁眉苦脸地用手指敲着玻璃,看她在树枝落下砸到汽车时露出的惊讶目光……

    他当时很想推门进去,问问她:小姑娘,有什么好愁的?暴雪总会过去。

    “我确实是想进去,想请你喝一杯,想认识你,拿到你的联系方式,也想把你平安送去旅店,”他笑着说,“全是实话。”

    殷果跟着他的描述,换了个视角,也看向自己曾在酒吧里打电话的小角落。

    好像看到那天最无助、沮丧的自己。

    有什么好吸引人的,几天没洗澡,流连机场……想想就狼狈得要命。

    可那天的殷果不管多狼狈,对林亦扬却有着一种陌生的吸引力。

    不过后来证明,这种吸引力也仅仅是对他。吴魏和他一起认识了殷果,只评价说小姑娘挺甜,就没再多的想法了。而吴魏每次见到拉面馆日本妹子都说话紧张,林亦扬也认为那个日本女孩挺可爱,也就到此为止。

    如果那天在这里打电话的是林霖,她估计在板着脸骂人,林亦扬看到这种场景第一次想法肯定是——换个地方算了。可如果路过的人是孟晓东,看到林霖又将会是另一种结果。

    其实谁都说不清。

    不是你的话,不会有主动靠近,不会有牵肠挂肚,更不会有方寸全乱。不是你的话,再完美再优秀,也都和我无关。

    或者说,爱情这种词,本来就是给自己的那个人特定的。

    ***

    这天晚上,殷果睡到半夜听到手机在响,是林亦扬的。

    他出去接了电话。

    电话很短,没多久,林亦扬在黑暗中回到床畔。台灯没开,殷果的脸上有他脸的温度,他的声音很低很轻:“孙洲找我,我要回去球房。明天赶不上你比赛了。”

    殷果在困顿中“嗯”了声,借着模糊的室外光源,看他穿衣服。林亦扬平时是个做事快的人,穿衣服也是,但今晚每个动作都很慢,慢得没一点声响。

    再有意识,他已不在房里。

    棉被里还有林亦扬留下的体温,她钻到他那半边,闻着枕头里他的味道,睡得更沉了。

    翌日的半决赛,殷果打得酣畅淋漓,很过瘾。

    中国休息室内,大家都在祝贺她顺利拿下半决赛,顺便起哄着祝她感情发展顺利。殷果被恭喜的脸热,找到角落里的球杆盒,用布擦拭着球杆。

    身边,一个准备上场的师姐拉住她胳膊:“陈安安退赛了。”

    “退赛?”她毫不知情。

    早上殷果离开的早,没有和陈安安碰过面。女子组的比赛在前,男子组在后,她在比赛当中也不可能听到这个消息……

    师姐又说:“东新城只留下了一个今天比赛的,其余全走了。”

    不安袭上心头。

    殷果把球杆搁下,跑出去找教练要回自己的手机。

    开机。心慌地输入密码,找到了林亦扬。

    电话竟然打不通。

    殷果强迫自己冷静,找到他的微信。

    林里的果:出什么事了吗?陈安安退赛?

    她在走廊里站着,身边有休息的赛事解说走过去,看到她,热情地打了个招呼:“恭喜。”

    殷果匆匆笑着:“谢谢。”

    突然,微信有了回音。

    Lin:比赛结束了?

    林里的果:对,结束了,我进了总决赛。你到华盛顿了?你知道陈安安退赛了吗?

    Lin:知道。

    Lin:我老师去世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一章 命运的潮涌(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3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4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