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一章 命运的潮涌(3)

第十一章 命运的潮涌(3)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她好像一下失去了听觉,身边恭贺声全消失了。

    手在发冷。他又追了三条——

    Lin:我在飞机上。

    Lin:专心比赛。你回来用处不大,这两天顾不上你。

    Lin:先关机,回国见。

    殷果倚在墙边,脑海里空白一片。

    她的爷爷奶奶还在,外公走时只有几岁,所以是在靠本能感受林亦扬的痛苦。关系最近的一个亲戚过世就是孟晓东母亲,孟晓东当时连着三天没说过话。

    林亦扬也肯定和孟晓东是同一类人。有人痛苦会外放,让所有人看着自己歇斯底里来缓解,而有人全是把刀子往自己心里扎,多一个字不肯说。

    ……

    好想回去,陪着他。

    来电显示把她拉回了现实,是孟晓东。

    “哥……”她把手机放在耳边,鼻音浓重。

    孟晓东大致把事情简略说了一遍,是很突然的去世,早晨起床后在房间里溜达了两圈,还是好的。家里人全在做饭和看电视,到饭点去叫老人吃饭,人已经走了。

    “我给你买好票了,下午两点,”孟晓东说到重点,“今天没票了,你就算赶明天最早一班,也只会早三个小时到国内。就算真回来,他也顾不上你。”

    没听到她出声,表哥叫她:“小果?”

    “嗯,”殷果用手背压着眼睛。

    “先打完比赛。不管是金牌,还是银牌,必须拿回来一个。”

    孟晓东这一年状态太差,已经影响了北城的风评。九球重心在女子,殷果是北城新一辈成绩最好的,也是孟晓东认定的九球接班人,所以每一场公开赛都很重要。

    “我知道。”她低声说,鼻音更重了。

    “不要在现场哭,影响别人比赛。”孟晓东提醒她。

    殷果听话地跑到洗手间里。

    孟晓东又劝了会,电话刚挂断,不明真相的表弟就立刻发来了一张截图。

    天天:扬哥怎么了????

    图片里,是林亦扬的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形同虚设,三分钟前多了一条,写着:岁月无情。

    配了一张老旧的照片。

    是一间朴实的办公室,照片当中坐着一个笑呵呵的老人家,两旁、身后分别有六个男人,这其中只有林亦扬和江杨是面熟的。

    这是那年东新城的贺老办公室。

    照片里,是六十余岁的贺文丰,八岁的林亦扬和十四岁的江杨。

    ***

    飞机上。

    林亦扬怕收到任何的慰问,关掉了卫星网络。

    陈安安就在他身边。凌晨两人一起走的,瞒着殷果。

    从上了飞机,林亦扬就在自己的位子里待着,没有和谁说话,开着网络也是为了能在殷果比赛结束后,和她交代两句话。

    眼下,该做的都做完了,人还在万米高空,什么多余的也做不了。

    他握着遥控器,看着面前的屏幕里,一个又一个的电影海报掠过,一闪而过的很多画面,错杂在他的眼前,都是细枝末节,不值一提的过去……

    刚进东新城的他,因为怕老师以为自己没空练球,没说家里还有个弟弟。

    后来还是暴露了。

    年后,老师的办公室里就多了一套DVD机,准备的光盘也全是动画片。起初大家还在笑着问贺老是不是要添新孙子,因为大家都知道,贺老生女儿早,女儿结婚也早,家里根本没有还需要看动画面的小孩。

    其后,贺老又神秘地去幼儿园接林亦扬的弟弟,想带到球房,未料,突然冒出一个老爷子守在幼儿园门外,反而被老师们紧急防范。那晚,林亦扬下课晚,到幼儿园只剩了两个外人——一个是在门外吹冷风的老师,一个是门内伸长脖子等自己的弟弟。

    直到他证实了老师的身份,保安和老师才算放过了这个老头。

    老师碰了一鼻子灰,自嘲了半天,带林亦扬和弟弟回了球房,一个打球,一个看动画片。

    后来就此事,当时未过世的师母评价:“你还说是他爷爷啊?那小六该叫你什么?”

    “还真是啊,辈分不对,”贺老认真考虑了一会,“可说我是他爸爸,也老了点儿?”

    ……

    现在的林亦扬回忆起来,自己和老师就是最真实的爷孙两辈。进东新城那年他八岁,老师六十多。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老师于他而言更像是爷爷,不是父亲,比父亲更宽容。

    我以为当初错很大,不可挽回,以为我们的隔膜是一辈子的。而你人过古稀,记着的只是我的小时候,刚进东新城的那几年,喜欢吃什么,讨厌看什么,盼着的也不过是我能回家,回到家里,让你多看上两眼。

    最包容的就是隔辈人,可最等不及要走的,也是隔辈人。

    四周的灯亮了,空姐已经开始准备早餐。

    这陡然的亮度让林亦扬不适,他翻出飞机上的洗漱包,找到牙具,走向洗手间。

    等到狭窄的洗手间门闭合。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张脸,还有那双眼睛,和自己对视了足足两分钟后,两手撑在那一条小小的洗手台边沿,攥着没开封的牙具,左手撑在那,右手竟然撑不住。

    太窄了这里,让人透不过气。

    这里有人先洗漱过了,有牙膏的气味,其实已经很淡了,却刺着他的眼睛。当眼泪掉下来的一刻,他再也抑制不住,额头压在了镜面上,掌心里的牙具塑料盒被捏得变了形,一声塑料壳崩碎的脆响,充斥在这个逼仄的洗手间里。

    想让自己平静,全然无用。左手在镜面上攥成拳,又松开,最后,额头重重地磕在手背上。用痛,用全身力气去克制着、试图摆脱这种无力感……

    ……

    和多年前蹲在东新城门外一样,整个人都被这种被抛弃的无力感包裹着。

    像浸透水的湿布蒙住脸,呼吸不能,一丝氧气都吸不进来。

    两次都一样。

    第一次是老师让自己离开东新城,不要他了,这一次更彻底,是真的走了,不要他了。

    东新城的灯,办公室的灯,永远灭了。

    ***

    从洗手间出来,林亦扬的短发发梢是湿的,但没有水,已经擦干了。脸上也干干净净,除了眼底泛红,左手背的淤青外,没有其它异样。

    陈安安倚在洗手间对面,在等着他。他不会安慰人,只能守着他。

    空姐推着一辆早餐车,正准备推出去,看到两人微笑着点了下头。林亦扬看了眼餐车上摆着的、热气腾腾的几盆东西,用中文问陈安安:“站着干什么?”

    不过短短二十几分钟,他像抽了几宿的烟,嗓子哑得不成样子,几个字一句话,像能看到他嗓子里充着血:“没事。”

    ***

    在短短一日内,贺老去世的消息传遍了业内,中国休息室内,选手们都是新一辈居多,感触并不深,反倒是教练们都很伤感。

    在殷果上场前,教练问了她一句:“还行吗?心态?”

    殷果点点头,拿着球杆走了。

    她心里有一个秒表,在每一针跳着,催促她去机场,回国,去见林亦扬。

    事实证明,她是人,不是神,发挥得并不好。

    对手也来自中国,意外出现了两次明显失误,算是将冠军拱手送给了她。没想到在状态奇差时,殷果竟意外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公开赛的冠军。

    “这个冠军应该是你的,”她在掌声里,握住对方的手,“我是靠你失误,才拿到的。”

    那个年近三十岁的老将笑了:“没什么应该不应该,冠军就是你的。”

    “世锦赛再见。”殷果说。

    对方报以微笑,关心地问她:“稿子准备好了吗?”

    殷果点点头,把口袋里的纸抽出来一截,对方也笑,给她看自己的稿子。

    她们都没林亦扬的口语能力,全在昨晚就打好了草稿,谁赢谁去采访。

    殷果没耽搁,直接进入采访会场。

    她在满场掌声里鞠躬,落座。

    心里的秒表一直在滴答滴答走着,算着时间,告诉自己:十五分钟之内必须走。

    第一个问题很常规,恭喜夺冠,夺冠感言。

    接下来是自由提问,连着六个问题。

    在最后四分钟里,她握住稿纸,其实早背诵流利,只是在等结束的时机。

    教练以为她在紧张,低声用中文说:“不用太紧张。”

    殷果轻摇摇头,对教练笑了笑。

    “首先恭喜你,殷小姐,”角落里,有一位资深记者抢到了话筒,“问一句更私人一点的,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在场的球迷都在好奇,为什么Lin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没有到场,还是你们会有别的庆祝方式?”

    笑声充斥在全场。

    殷果将小型话筒挪向自己,短暂沉默。

    等到笑声散去,她才轻声开口:“在昨天的半决赛,男子组退赛了一位中国选手,他叫陈安安,是今年的四强,相信大家也在疑惑为什么他会突然退赛。”

    大家安静地,等着殷果揭晓答案。

    “他是Lin的师弟,是从同一个球房出来的,”殷果轻声说,“昨天Lin和他一起离开,飞回国内,是因为他们的老师去世了。”

    闪光灯渐渐消失。

    这是一个令人意外且遗憾的消息。

    “他是Lin的启蒙老师,Lin从八岁开始,一直到十六岁离开他身边,整整八年都在一个叫东新城的地方长大,跟着这位贺文丰老师学打球。你们肯定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没有参加过国际大赛,也没有世界排名,因为在中国斯诺克起步得太晚,他没机会成名。可这位老师有很多弟子,还有弟子的弟子,全成为了这一行的中坚力量,Lin也是其中之一。我从小就听到他的名字,崇拜他,敬仰他。很遗憾,再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殷果想到,自己在机场和林亦扬的交谈,当自己听到要去见他老师时有多兴奋。

    不仅仅因为他和林亦扬的关系,更因为他是贺老,桃李满天下,不计功名的贺文丰。

    “虽然我是九球选手,但也尊敬这位业内泰斗。不仅仅因为他是Lin的老师,而是因为,他是这一行的奠基者,是最初点燃我们梦想的一个人,一个普通老人。”

    “今天我的这个冠军……”她磕巴了几秒,本来原稿是——也想要纪念这位老师。

    但还是临时改为了——“其实应该属于那位亚军,到这一秒,我仍然这样认为。她今天打得很出色,比我出色。谢谢各位,听我说完这些,因为要赶飞机回国,不得不再次道别了,各位,下一届公开赛再见。”

    殷果手撑着桌子,立身而起,面朝所有记者。

    毕竟是初次采访,手里的纸都被她捏得皱皱巴巴了,最后,第一个念头是跑,被教练拽回来,又合照了几张。

    其后,殷果就从体育馆消失了,直奔机场。

    在登机前十分钟,她人坐在登机口外的位子,焦灼等着。

    掌心震动,是孟晓东。

    M:下飞机,我来接你,去追悼会。

    M:江杨这次受打击很大。

    M:另外,林亦扬今天接手了东新城。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一章 命运的潮涌(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2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4我们住在一起(闪耀的品格)作者:红九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