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八章 跨越山与海(4)

第八章 跨越山与海(4)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在周三的天亮前,他们回到纽约,吴魏的那间公寓。

    在黑暗里,她推开了这扇曾经熟悉,而今又有了些许陌生感的公寓大门,轻声和林亦扬说:“都还在睡。”

    她拉着林亦扬的手,穿过客厅,两人摸到了殷果曾经住的那间房里,推开门,险些踢翻了被存放在这里的行李箱。这回林亦扬听见她撞箱子的动静就拦腰把她抱起来了,用脚把箱子踢走,箱子滑到另一边的墙角,“咚”地一声。

    两人相视。

    “动静有点大。”她轻声说。

    林亦扬放她落到地板上,这公寓隔音不算差,他倒不担心。

    两人分头行事,收拾收拾东西,顺便拾掇干净自己,九点左右,屋里其它两个人也醒了。

    临近离别,殷果和林亦扬闲散着,似乎没了事情做。

    原来重要的人离开前是这样的,平常,很平常,没有多余的话说,也不像过去没有微信的年代,还要叮嘱一两句,没啥好叮嘱的,除却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都能随时联系。

    也没有多余的事情做,什么也不想做,就想呆在一个空间里。

    只是心里慌牢牢的,随着时间流逝,心像化成了沙漏,一点点空了。

    林亦扬没事干,就拿着个抹布,擦台子,收拾厨房。

    “你有脏衣服在这里吗?”她在吧台旁说,“要不然,我们去洗衣房?”

    “去干什么?”

    “洗衣服,”她说,“还有想看看那儿,要走了。”

    一个年代久远的公寓楼一层的洗衣房,对旁人不特别,这个城市到处都是,可那里,是林亦扬第一次说要追她的地方。她还记得,当中的蓝色塑料长桌,两人一人一边,占了一角,用手机在交流着,仿佛还是昨天半夜的事。

    林亦扬拍拍她的脑袋说:“以后回来了再去。”

    不想弄到像最后的离别。

    结果吴魏在外边兜了一大圈回来,发现两人还在客厅,哪儿都没去,也没进屋亲热,很是不解,悄么声地问林亦扬:干什么?临走吵架了?

    林亦扬懒得理他,看看表,进屋拿了箱子:“走了。”

    吴魏眼睁睁瞧着俩人离开公寓,琢磨了会儿,估计这感觉像自己出来留学的当天,要从家里走,想和爸妈多说两句,没可说的,看上去和每天都一样,表面上没有不同,只是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等着每一分过去,等着按照算好的时间出门,等真提上箱子迈出家门,上了车,才后知后觉地开始难受。离家的难受。

    他没女朋友,只能如此理解林亦扬和殷果之间的平静。

    而下楼的殷果,在经过洗衣房时,已经难过了。

    “你让我拍张照。”她说。

    林亦扬脚步停了一下。

    殷果已经掏出手机,进洗衣房拍了好几张,匆匆又出来:“好了,走吧。”

    她知道车在外边等着了,拍得着急,没对焦,上了车再翻看,糊了两张,只有剩下两张还能看。

    林亦扬瞧她盯着手机的眼神,说了句:“等我送你回来,给你拍了传过去。”

    她“嗯”了声,揉了揉眼睛,装着没事,其实是眼泪差点掉出来。

    路上,也没话可说。

    到机场了,林亦扬看她行李箱被摔了口子,怕托运回家散架在路上,在机场找到工作人员给箱子裹了厚厚的一层塑料布。

    在付钱时,殷果还想和他抢着付,没抢到。

    两人托运了行李。

    “等等,看有没有问题。”他是在说行李箱,怕过安检有问题,万一被拎出来,人在旁边比较方便拆箱。

    其实也有私心,在外边多等等看,能多陪她站一会儿。

    “那要有问题,刚包裹的钱都浪费了。”

    “应该不会,离开家前给你检查过箱子。”他说。

    那里不是谁的家,不是她的,也不是他的,是一种习惯性的说法,是他们临时住过的地方。可殷果真有了“离家”的伤感,明明是要回家。

    “差不多了,去吧。”他忽然说。

    殷果摇摇头:“再等一分钟。”

    她仰头看他,林亦扬垂了眼,也看着她,过了十几秒主动把她抱住,想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差不多明年这个时候他就能回去了。可话在喉咙口堵着,没法说,真做到了才能说,要不然就是在开空头支票。

    如今万事未开头,未来尚不可测。

    “后悔吗?”他下巴摩挲着她头顶的头发,“一开始就找了个要异地的?”

    “嗯,”她埋头在他胸前,“后悔,你应该回国再追我。”

    他笑了。

    没你的出现,谁知道是不是要回去。

    “那就一直聊着?聊到我回国?”他顺着往下说。

    “嗯。”

    “也不怕我是感情骗子?聊一年都不点破?”

    殷果不知怎地,眼睛就湿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林亦扬先是用掌心给她擦,后来又用手背抹她的脸:“不哭了。”他劝她。

    人哭在兴头上,越劝越心酸。

    他见劝不行,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湿纸巾,塞到她手里:“路上用,不够飞机上也有。”

    ……

    殷果眼里还是泪花呢,生生被他逗笑了。

    林亦扬最后等她眼泪没了,把她送入安检口,直到瞧不到她的人影了,又在外边算着时间,算着她差不多出关了,发了条微信给她。

    Lin:一路平安。

    RedFish:删备注。把我的备注名删掉。

    林亦扬笑着,把备注删了。

    发现她微信的名字改了——林里的果。

    林里的果:四个字的微信名,会太长吗?

    他瞅着那新改的名字,默了半晌。

    Lin:不会。

    林里的果:也对,反正是显示在对话框上边的。

    Lin:对。

    林里的果:我真走了。

    Lin:好。

    林里的果:你再给我发个,那个,咖啡。

    ***

    殷果刚过了安检,鞋带没来得及重新系好,散在运动鞋两旁。她单肩挎着自己的双肩包,看着微信,等着。过了好半天,还没发。

    信号不好吗?她看自己是满格的,他在外头更该是信号足足的才对。

    殷果身旁,不停有从安检口走出的人,有人重新戴好帽子,有人在给包拽上拉锁,重新背好。她弯腰,攥着手机,系好一边的鞋带,突然一声提醒音。

    Lin:[咖啡]

    一个表情像突然推开了一扇门。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表情的无语,认为他是在嫌烦,打发自己……

    她攥着手里看了半晌,低头,又去系另一边的鞋带,蝴蝶扣打了几回也没成型,最后蹲在角落里,抱住自己的膝盖,下半脸都埋在手臂里,看着地面。

    眼前的地面忽远忽近,蒙了层水。

    ***

    林亦扬坐巴士转地铁回公寓。

    在地铁上,有人在车厢当中即兴打鼓,平时他都有心情多欣赏一会,今天莫名心浮气躁,每一声鼓点像敲在心里头,神经也一跳一跳的。

    他在算着时间,实在无事可做,将手表从左手取下,戴上右手,又取下,直接塞进了牛仔裤的口袋里。

    等到下一站进站,在短暂信号收发时,收到了迟到的一条微信。

    林里的果:[愉快]

    一看,就是她飞机起飞,调成飞行模式前发的。

    还是小女孩,对爱情有着非常细节的浪漫,比方说,用这个做告别。

    林亦扬想到两人在夏威夷的车里,想到女孩子特有的柔软呼吸……想到她满脚沾着细细的砂砾,绕着自己走,想到她在只有两人的地铁车厢里坐着,对他说:我叫殷果。

    他心绪不宁,索性关了机。

    进了公寓楼,他经过洗衣房想到要给殷果拍照的事,结果,人没进去,先从里边出来了一个人,是等在这里的江杨。公寓没人,他在这儿坐了有一个多小时,就为了等林亦扬。

    “怎么关机了?”江杨问。

    “没电了。”

    “我马上要走,还怕见不着你,”江杨和孟晓东那帮人一样,要赶去爱尔兰的公开赛,也是今天的飞机,“总算是赶上了。”

    林亦扬看看外头:“要给你叫车吗?去机场的?”

    “不用,订好了。”

    林亦扬看江杨迟迟不说正事的样子,在等,估摸他在看自己的心情,揣度是不是要说。

    “我刚送完殷果,情绪不好,”林亦扬索性直说,“不是对你意见,你有事说就行。”

    江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便签纸,上头写着个电话号码,看区号是国内的,还是家乡城市:“这是老师的电话,家里的。”

    陌生的号码,能联系到一个曾熟悉的人。

    “要走了,才发现也没你微信,”江杨把便签纸塞给他,“和人家借了张纸,抄给你的。老师这些年谁都不联系……身体也不太好了,你有空去个电话。”

    林亦扬手心里有纸的质感,没吭声。

    “有空多联系,”江杨的手,搭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停了半晌又重复,“多联系。”

    江杨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和球杆盒,沿着狭小的走道,推开公寓大门,渐渐下楼梯,不见了背影。

    洗衣房里有个小男孩在叠衣服,每个都叠成方块,最后还仔细瞧着上头起的球,一个个揪下来,看上去是女士的衣裳,应该属于他的妈妈。林亦扬靠在门边框瞧着,这最平常的一个洗衣房画面,好像忽然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谁都没出现过。

    不管是兄弟,还是她。

    窗外是街景,纷乱的房子,每栋都毫不相干、毫不相似,像这个移民城市里的每个人,都可能来自不同的、属于他们各自的故乡。包括自己。

    漂泊感是类同鸦片的情感,会让人上瘾,但也容易得到。

    归属感才是情感里名副其实的奢侈品,能给的人太少。记得曾有个不太熟的朋友说,感觉父母过世那年自己就成了一个孤儿,没家了。这种感受,经历者才会懂。

    有个女孩在一月底从大洋彼岸、从故乡来到这里,在今天离开,走得时候她叫自己是“林里的果”。这是他硬追来的,非要拥有的,也是他明知前路不明就要先抱住的女孩。

    林亦扬把手里的标签纸对折,再对折。

    摸出钱包,把那张纸条塞入钱包最上边的夹层里。

    漫漫长冬,该醒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八章 跨越山与海(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2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3偷偷藏不住作者:竹已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