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二章 雪下的世界(5)

第二章 雪下的世界(5)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少年时,没成名前,大家在球社都互相起外号。

    他是顿挫,江杨是大盗,吴魏是无所谓,范文匆是小贩,林霖是总总,陈安安因为名字像女的被叫安妹……诸如此类,不一而足。球社有几个老师,他们都是不同老师教出来的。他和江杨是贺老徒弟里最有天分的。大家常说,贺老找了六个徒弟,终于在收山时,找到了两个资质好的孩子,其中以林亦扬天赋最高,还是自己找上门的。

    大家喜欢在十三岁这个年纪征战国内的职业组比赛。

    在那之后,要是拿到名次,尤其是冠亚军,互相就会开玩笑,尊称一声“爷”。

    江杨先拿过冠军,是杨爷。到林亦扬这里,只好屈尊加一个“小”字,谁让两个师兄弟最后一个字是音同字不同呢。

    “干什么来打九球?”林亦扬问。

    江杨是打斯诺克的,教了一群徒弟打九球,有点奇怪。

    “是我收的徒弟,但是安妹在教。安妹早几年转了九球,这次家里有事,不能提前来。让我早点带小朋友过来。”

    “不是四月比赛吗?”林亦扬记得没错的话,吴魏和殷果都是那个时间比赛。

    “少年组和青年组在三月。”吴魏替江杨回答。

    “哦。”林亦扬继续喝啤酒。

    沙发上的小朋友们,翘首期盼着能和小师叔聊聊。

    “你们聊着,我下去吃饭。”

    林亦扬回到房间里,套上自己的防寒服,光着脚穿上运动鞋,拿着钥匙和钱包,径自从客厅穿过。只是在最后,看到孩子们齐齐盯着自己时,没太忍心,摆了下手,权当告别。

    门被关上。

    他在楼道里,慢慢地,走下楼。

    出门两分钟,仍旧是那个拉面馆,他记性极好,记得那晚殷果吃过的面,配料加过什么。这个时间,人不算多,老板闲下来,坐到了林亦扬对面。

    他们认识有一年了。

    林亦扬会说日语,老板会说英语,互相一补充,每次都聊得很开心。

    “昨晚那个女孩子,你带来的,很好看。”老板说。

    林亦扬用筷子挑起面,笑了。

    “她是,你第一次见到,就想认识的那个人。”老板四十多岁了,是过来人。

    他没否认。

    “是哪天?我是说,哪天认识的?”老板问。

    “那晚,我睡这里的那晚。”

    老板立刻回忆起来:“暴风雪。”

    那晚,暴雪满城。

    他送她回到旅店,再回来吴魏的公寓,发现自己出门仓促,根本没带公寓的钥匙。公寓里两姐妹被困在城市的另一端,也没回来。

    于是好心的老板在关门前收留他,让他在这里,前堂的店里睡了一整晚。

    一个女孩,让他第一眼就想认识,二十七年来,仅此一个。

    那晚,他帮孟晓天搬了箱子到旅店的大门口,殷果对他认认真真鞠躬、道谢,那个样子真是太可爱了。那晚,他睡在这间拉面馆里,脑子里反复都是她鞠躬道谢的画面。

    朋友圈真是一个好东西。

    殷果不知道的是,当她申请加他微信好友时,林亦扬刚进地铁站台,准备赶去火车站。

    看到她第一个朋友圈发的就是公开赛的报名介绍,他才知道放在三个行李箱上的那根球杆不属于弟弟,而是姐姐的。他怕地铁里没有信号刷不出来,在入站口呆了足足一个小时,那一个小时里,在她的朋友圈看到了更多信息。

    她更不知道的是,在接下来的所有时间,他在从华盛顿回到纽约的大巴上,看了她多少的比赛报道和视频。

    一个……怎么形容?

    如果说林亦扬自己是随心型的选手,吴魏是表演型的选手,而楼上的那位江杨是进攻型选手的话,那殷果就是丝毫不见失误,一上场仿佛失去了个人情绪的稳定大师。

    林亦扬仔细研究过她的一场冠军赛。

    发球权是对手的,殷果失去了先机,在对手连赢四局后,终于等到了一次对手失误的机会,拿回开球权。

    然后?她就赢了。

    在落后四局的情况下,她迎头追上,零失误,绝对的零失误。如此稳定的心理素质,还不是职业选手,真是让林亦扬由衷佩服。

    这是多少次被击垮的比赛换来的?

    他甚至能想象到她训练的日常,被高手磨炼打压,反复训练心理素质。

    在过去,林亦扬一直被球社的老师们称为天才型选手。

    但其实他内心最喜欢的是殷果这种人。

    你知道她有天赋,但你更能看出她为此而做了多少努力。这种选手不管走到何种地步,都会被致以最热烈的掌声,因为“值得”。

    这就好像是读书时,以傲人天资拿下第一的孩子,总会被人羡慕嫉妒。但聪慧而又刻苦用功的孩子拿下第一时,大家都会由衷恭喜,因为实至名归。

    在漫长的十天。

    他看了她运动生涯所有的介绍。

    直到昨天,到了约定的赌球日子。

    他改了三次票,才终于找到合适的时间,能约孟晓天去那间咖啡馆喝咖啡。可真看到殷果推门而入,又不知道如何开场。

    总不能说,我看了你所有的比赛,从小到大的,连带粉丝八卦的帖子全都翻看了。

    也不能说,你有两场比赛的精彩程度,堪比大赛集锦,在那样的状态下,把你的对手换成我,我也不敢说能赢你。

    更不能说,你哥哥孟晓东当初和我在赛场上遇到过很多次,各有胜负,算是天敌。你问问他,他一定记得我。

    最后的林亦扬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她从阳光里走入咖啡馆。

    看她惊讶地停了一下脚步,看着她稳定心神,慢慢走到咖啡桌前,将背包斜挂在椅背上,看着她落座,才推过去一张餐单:“看看想吃什么?”

    比起聊天,还是请她吃东西最容易。

    ……

    “昨晚,你们在这里,你都没有和她说过几句话。”老板笑着说。

    “我过去……说话带刀,伤了不少人。尤其用手机,看不到脸说话,怕误会更多。”

    当然,面对面也没好多少。

    昨晚地铁上的对话,像是一场被人强行介绍的相亲现场。

    “其实刚认识,还不了解。”他补充。

    说得是殷果不了解他。

    过去,现在,和未来。

    “我太太,是我高中同学。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我也没学会和她正常说话,后来,她告诉我她当时很委屈,认为我很讨厌她,”老板从伙计手里接过一碟芥末章鱼,放到林亦扬的面碗前:“说你最真实的话,她会有感觉。”

    ***

    殷果在球房里,和苏薇练球。

    她今天接连失手,被苏薇调侃,是不是昨晚和赢了区域冠军的人共度春宵,以至于没了精神。起先说,殷果还笑笑不说话,被调侃的次数多了,她不得不解释林亦扬和自己的关系没那么好。甚至,在昨晚之前还有点讨厌自己。

    苏薇不信。

    殷果为了证明这个事实,给她看两人的微信聊天。

    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所有的聊天记录,她都是好脾气,大段大段的自我介绍,频繁示好,拉拢关系想成为朋友。可全部对话都以林亦扬冷冰冰的回复收场,不是“不用客气”,就是“好说”,要不然就是扔过来一个表情,结束对话。

    尤其在华盛顿,她感谢他招待表弟,也是冷冷一个“好说”加表情,她当时是真被伤到了。后来漫长十天,一个字都没交流过。

    如果这样都能自作多情到,认为人家对自己有意思,那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我收回之前的话,”苏薇把手机塞给她,“你得罪过他?”

    这也亏得殷果脾气好,要是苏薇自己,早放弃了。

    殷果无奈笑笑:“开始认识那晚,得罪了一点点。”

    刚状态不好,苏薇建议休息十分钟。

    殷果坐在台球椅上,无所事事地翻着微信,突然想到,还没看过他的朋友圈。

    她悄悄打开——

    什么都没有?一条都没发过。

    ***

    林亦扬倚靠着拉面店的墙,掏出手机,打开殷果的微信窗口。

    仔仔细细地把两人对话,从加好友开始,到昨晚的看了一遍。该说点儿什么好呢?他一根指头压着空的小玻璃酒瓶,一圈圈转着,在思考。

    门外,穿着黑色棉服的江杨,走到台阶边沿,半蹲下身子,对店里的林亦扬招了招手。隔着一扇玻璃门,老板在问:“找你的?”

    “对,”林亦扬把手机揣进兜里,放下餐费,草草套上外套,推门而出。

    冷风里,他跳上两节台阶。

    “我让教练来,先把小朋友带回旅店了,”江杨头一歪,指右边,“无所谓说,附近有个球房,走,去开一局。师兄弟见面,总要有个见面的样子。”

    林亦扬想拒绝。

    但不知怎么回事,或许是刚才正在琢磨怎么给殷果发消息,导致他心情还不错,起码比早上醒来时好上不少。

    他没说话,点点头,和江杨肩并肩往右边的那一条街区走。

    江杨掏出一个电子烟,打开盖子,把一小根纸烟插进去,加热后,深深吸了口:“说句心里话,你从小就让我佩服。我们那群人,只有吴魏一个人念书还凑合,他能读书到现在不意外,你能熬到今天,大家全没想到。”

    江杨笑:“当初咱俩,都是倒着数的成绩吧?差不多全班四十个人,你能排三十吗?”

    “初中?差不多。”他回忆着。

    球社的孩子,成绩好的极少,那时有一部分是读不下去书,家长开通的,另择出路送到球社,要不然就是家里是干这个的,开球厅的,有这些条件和环境,直接入行的。林亦扬自己,在初中成绩不好。

    高中退出球社后,受了刺激,没日没夜学。除了赚钱就是读书,苦是真苦。

    包括过来留学这三年,他什么工作没做过?

    第一年来,不让打工,就跟着华人巴士混,到处打|黑工赚钱……

    赚钱不易,连吴魏都念叨他,念个便宜的学校多好,非要去读学费贵的,不过嘀咕了两次也不再说了。因为吴魏也知道,他这也是赌气的一部分。

    林亦扬两手插着裤子口袋,抬头,看远处的车来车往。

    这十几年,他爬得辛苦,都是因为当初授业恩师的一句话:你林亦扬连家都没有,出了这个球社,没有了球杆,就什么都不是。

    现在,他好好地站在这里。想是什么,就是什么。

    拿得起球杆,也放得下球杆,怎么都能活。

    “这些年,不容易吧?”江杨看自己这个小师弟。

    林亦扬回头,笑得很轻松:“对我来说,会有难事吗?”

    还和当年一样。

    江杨被逗笑,又吸了一口烟,拍拍他的肩:“也对,对我们小扬爷来说,没什么搞不定的。”

    林亦扬斜了眼他手上的电子烟。江杨get到了他的想法,手从棉服兜里掏出了一盒刚买的烟,连着打火机一起塞给他:“我换着抽的,当戒烟了。”

    林亦扬低头,撕开烟盒的塑料薄膜,又觉得没意思,连着薄膜和烟盒,还有打火机,一道塞回了江杨的衣兜里。

    “干嘛?”江杨笑,“不像你了。”

    “你多少年没见我了?”林亦扬反问。

    两人说话间,进了球房。

    老板看到林亦扬,先笑着掉头回去,拿了一个大冰桶,装了七八瓶啤酒,把冰桶放到他的面前,指里面的一个球桌。

    林亦扬抱起冰桶,走向常去的那个球桌,放下桶,没挑球杆,先开了酒,灌了一口:“这里随便喝酒,抽烟不行,收好你那个——”

    他想说,娘炮一样的电子烟,忍住了。

    “挑杆子。”他头一偏,指架子上的那些球杆。

    林亦扬仰头,又灌了一口酒,放下瓶子,看江杨挑好了球杆,自己也不挑剔,直接拿起了最右边的那根。

    江杨把九颗球在蓝色桌面上摆成了一个菱形。

    林亦扬找到了那颗白球,就听到江杨顺口问了句:“昨晚上,我看到无所谓发了个东西。”

    林亦扬手一停。

    “什么姑娘?哪国的?什么皮肤人种?”

    林亦扬指了指自己的漆黑瞳孔:“中国人。”

    白球在手里颠了颠,又道:“刚认识的,没吴魏说的那么玄乎。况且,”他从球桌侧,弯下腰,把那颗白球,放到了开球线上,“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我。”

    “这么不自信?”江杨意外地笑了,指白球,意思是让林亦扬开球,“人要知道自己的长处,发挥长处。比如你,当然是色|诱最省力啊,小师弟。”

    林亦扬白了对方一眼,没再说话,俯下身,摆正球杆。

    瞄准那个白球。

    右手用力,击飞白球,啪地一声撞开了满桌彩球。不间断落袋的声,一桌球只剩了三颗,最后连九球也滚到了江杨面前的球袋,应声而落。

    九号球直接落袋。

    开球一杆,就赢了第一局。

    江杨吹了声口哨。

    林亦扬站直了身子,拿起瓶酒瓶喝了口,盯着桌上仅剩下来的两颗彩球,在琢磨。发什么消息好?和女孩聊天……是不是先要下个表情包?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二章 雪下的世界(5)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2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3盐店街作者:江天雪意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