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章 荣耀重现时(3)

第十章 荣耀重现时(3)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时隔五天,林亦扬再次拿下一个147杆满分。

    他职业生涯第三次满杆,在同一场公开赛上。简短的间隔,点燃了球迷的热血,包括不关注斯诺克的人,也刷出了一个又一个有关于林亦扬的话题。

    第一年回归本土赛场,就用惊人的成绩在刷新着记录。

    孟晓东和江杨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带领新人在这一届的中国公开赛上,拿出了本土选手的最好成绩,在主场上为中国观众献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精彩时刻。

    最终孟晓东和江杨止步于四强,林亦扬进入总决赛。

    殷果本以为自己能赶上总决赛,可是9球协会临时决定,把集训时间延长。也就是说,这一次林亦扬回到祖国赛场的第一次公开赛,她全程错过了。

    决赛那天,集训结束。

    殷果没时间回家,世锦赛的动员大会开完,就要飞去美国公开赛。

    她坐在第一排,正对着体育局的领导们,其中一个还是自己亲妈,真是一点多余的动作都不敢有,也看不到时间……

    心一直悬着,高悬着。

    领导讲话完毕,全体起立鼓掌,殷果马上起立,鼓得比谁都起劲,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她更盼着这场动员大会结束。

    “好了,大家解散吧,都去休息休息,”面容慈祥的协会会长告诉大家,“下午不少人要去机场了,就不多说了。”

    众人原地解散。

    殷果看妈妈也没空理会自己,拨开人群就往外快步走,一出门,直接沿着楼梯跑上去一层,边跑边掏出手机。

    根本不用刷网页,微信直接爆了。

    所有人都在给她发消息,包括郑艺和表弟孟晓天,她竟然一个都不敢点开看。

    二楼的窗户是敞开的,风吹在她脸上,也无法消散面颊的热度。

    突然,一个新消息跳出。

    Lin:不恭喜我?

    心脏猛地收缩着。

    她捂着嘴,喜悦的眼泪冲出眼眶,一秒都没有,就全冲出来,流到指缝里。他夺冠了,林亦扬夺冠了,他拿下了中国公开赛的冠军!

    殷果怕被一楼路过的领导看到、听到,躲在墙边上,右肩压在墙壁上,想控制自己的感情。在楼下领导们说笑着走向大门外的一刻,林亦扬再次发来了微信。

    Lin:想你了。

    她握着手机,心软成了水,明明是此刻享有万丈荣光,无尽荣耀的男人,在夺冠后,却是对她说了最平常的三个字。

    ***

    体育馆内,观众已经散场。

    拿了冠军奖杯的男人坐在北面第一排,奖杯在身旁的一个座椅上,西装马甲也脱了,在奖杯旁。他两只手臂搭在一左一右的椅背高处,靠在那,放松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赛场。

    绿色的球台,在赛场正当中。

    “干什么自己坐着?”江杨在身后问。

    “累。”他多一个字都懒得说。

    “没和女朋友打个电话?”身后人又问。

    林亦扬右手握着手机,也在等殷果的回音:“下午她们动员大会,世锦赛的。”

    话音未落,微信提示音响起,连着几条。

    林里的果:你是最棒的。

    林里的果:我好像不会说话了。

    林里的果:还在做梦一样。

    林里的果:哭傻了,让我缓缓……

    林亦扬看着手机屏幕,在笑着,他能完全想象出殷果的样子。他还在想回什么,察觉身后似乎不止是江杨一个人。

    回头一瞅,东新城的全在,从大到小,从这一辈到下一辈都在,原本都是轻手轻脚站着,一星半点动静都没。这一被林亦扬发现,全都笑了,纷纷叫着“六叔”,“六哥””……

    一时间,北面看台热闹了。

    林亦扬好笑地瞅着他们,起身,指了指奖杯,对江杨说:“帮我拿回去。”

    说完,就手撑着栏杆,从看台跳了下去,双脚落到地板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当年他第一次拿下全国总冠军是13岁,也是用这种方式来庆祝的。翻下看台,脱掉西装马甲,穿着廉价布料的衬衫和不合身的西裤,从赢了的赛场当中穿过。

    江杨两手撑在栏杆上,望着他的背影。

    过去的少年,脚步快,现在的男人也走得快,但前者更意气风发,后者更引人瞩目。

    ***

    俱乐部的教练给大家办理完登记手续,出关后众人就原地解散了。

    全跑去免税店采购。

    殷果在登机口附近的一排座椅的角落里,最里边那个休息。

    微信里,郑艺发来一条消息。

    郑艺:你男人牛了,刷屏了。

    郑艺还是圈外人,她的朋友圈才是刷了屏。

    殷果喝着饮料,在想他人到哪了。

    仿佛是一个心灵感应,没多会儿肩上就有男人的手按下来:“等着急了?”

    听到林亦扬这句话,她悬着心终于安稳了。

    她看看四周围,尤其是免税店,在看队友们在哪。

    “你过来,先绕过来。”她拉他的手腕。

    林亦扬被她拉着,从后一排绕了到前面。上午在赛场的正装没换,西裤黑皮鞋和白衬衫直接过来了,只是衬衫领口解开,袖子挽高了点,中和中和过于严肃的着装。

    他坐到她身旁,没等坐稳,手心里被殷果塞了一个黑口罩:“先把这个戴上。”

    林亦扬匪夷所思看手里的东西:“干什么?”

    “快点戴,”她小声催,“这趟飞机好多同行。”

    他今天风头正盛,刚夺下中国公开赛的冠军的明星球员,网上正在被刷屏。

    这个登机口一会就会有很多飞往美国参加9球公开赛的同仁,去年报名的不多,今年很多,还有很多新人,很多没在去年休息室里见过他的。虽然北城俱乐部的一些人会私下里流传林亦扬是小师妹的人,但这么明目张胆作为家属随行,还是太扎眼了。

    林亦扬将那个口罩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无奈一笑,还是选择戴上了,挡住了下半张脸,纯粹是掩耳盗铃。遮住了下半张脸,他拿眼瞅着她。

    两个人一整个月没见过了,难免想要多看对方几眼,只露出双眼更像是暗地的眉目传情。

    “我妈今天和我说,贺老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叙旧,全在说你。”她低声说。

    “老师听江杨说起你和我关系,是挺高兴的,”他说,“让我有空一定带你去家里。”

    他话音被口罩挡着,低了几度。

    “去你老师家?”她惊讶。

    “对,”他不觉有什么,“也去不了外面,年纪大了,走动不方便。”

    “不是,我不是想去外边,”她解释自己的惊讶,“从十岁打球开始,就听身边人说你老师,没想到真能见到。”

    他不置可否:“你是他嫡系徒弟的女朋友,去见应该应份。”

    虽这么说,但还是玄妙。

    她实话实说:“认识你之前,我以为贺老的徒弟都是大叔大伯,最小的江杨也比我哥大六岁。没想到过还有你一个漏网之鱼。”

    林亦扬点头,摸着她的脑袋说:“我辈分一直高,不过你叫哥就行,不用叫叔。”

    殷果被逗笑,拍开他的手,嘟囔了句:“大尾巴狼。”

    两人没说几句,大部队已经回来。

    林亦扬自觉自发地两手插着西裤裤袋,自然而然像个陌生人一样从她身边的位子起身,到落地玻璃前看着停机坪。

    看这个背影和脸部轮廓,还有那一身标志性的衬衫西裤,外行认不出,业内一眼就辨出了真身。殷果的师姐和她玩笑:“家属随队?”

    “嗯,”她也没法不承认,“他比赛完……也没正经事。正好回纽约看看老朋友。”

    师姐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可以。”

    一夺冠庆功宴都没参加,带着行李直奔机场陪女友打比赛,真可以。

    另一个师姐也很赞赏这种自觉的家属:“你俩认识时候,算是女强男弱吧?小果,你怎么看上他的?一眼就看出潜力股了?”

    谁知道,估计真是……看脸?

    这边在探讨林亦扬和殷果的感情开端,那边,东新城的一群人过去,按规矩在和林亦扬打招呼,在此起彼伏的又是“六哥”和“六叔”……林亦扬答应了两声,越发觉得脸上的黑口罩纯属多余,直接给摘了。

    他和陈安安交代着,下回不用让大家都来招呼。

    陈安安把这话琢磨半分钟,认真说:“那不可能。东新城讲究尊师重道,前辈为先。”

    林亦扬了解面前这个轴孩子,不和他辩论了,指登机口:“你们先上,我再等等。”

    “不一起?”陈安安眼神里,有一丝怀疑。

    “你嫂子脸皮薄,怕被人看,”他说,“我最后再上。”

    上了飞机,殷果在公务舱左侧,和三个师姐一起。陈安安和一个东新城的女孩子在右侧。女孩本是挨着殷果的,主动和林亦扬换了位子。

    东新城和北城都是球社统一出经济舱的票,余下想升舱的人自己补差价。但是因为公务舱座位有限,通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主力选手和前辈优先公务舱,小辈们通常也不想上来凑热闹,在后边扎堆更自在随便。

    两人之间隔着个挡板,一探头就能看到彼此。

    原想在起飞前和林亦扬说两句悄悄话,可空姐显然认出了他,在起飞前趁着点餐的空档,像个粉丝似的和他笑着在聊。

    殷果一心虚,就缩回了脑袋,继续玩手机。

    等真正起飞后,她去洗手间,遇到点餐的空姐在和同事聊天:“林亦扬在前面,本人真帅,绝不是修图出来的。”

    负责后面旅客的空姐好奇问:“本人好说话吗?能合照吗?”

    “签名应该没问题。合照悬,刚我问过,他摇头说了句‘抱歉’,估计不想合照。”

    殷果默默听着。

    等两个空姐先后离开,她透过半敞开的布帘去找话题中的男人,而对方也发现她离开了好一会,在找她。他看到殷果在后边,径自离开座椅,穿过走道。

    “看什么呢?”他掀开帘子,问她。

    “在听空姐聊你,”她假装要签名,手背伸到他眼下,“听说你不喜欢合照?签个名吧。”

    林亦扬看她演得挺起劲,笑了,挨近她的脸:“再闹,亲你了。”

    突然,浅蓝色的布帘被掀开,一辆银色的餐车出现。

    推着餐车的空姐眼里有着八卦之光,可还是保持职业微笑,看着两人一左一右地让开。殷果掉头走了,等回到座位上,发现自己根本没进过洗手间……刚在外头都白等了。

    也不知道在心虚什么。

    晚餐后,很快进入夜航模式。

    大部分旅客都睡了,空姐也不再走动了。

    林亦扬戴着耳机在看电影,殷果看了会,犯困,也选择先睡一觉。这次行程很紧,到了就比赛,时差需要强行习惯,所以能多睡就多睡。

    半梦半醒中,棉被在被人扯动。

    她反射性地掀高眼罩,幽蓝色的机舱灯光里,林亦扬在她的位子旁,在弯腰给她盖被子。殷果看着他俯下身,和他目光交汇着:“你不睡?”

    顺便摘了一侧的耳塞,好能听他说话。

    林亦扬的五官在如此暗的灯光里,不是很真实:“以为你睡着了。”

    嘴唇上是他呼出来的热息,一呼一吸,很平稳。

    不稳的是心。

    海拔万米的高空,脚下是空的,四周也是空的,只有机舱内的数百名乘客和他们共同前往同一目的地。四周都是白色挡板,就算有醒着的人也只能看到他挡在座位出口,看不到他们在接吻。

    林亦扬的呼吸在她耳下,脖子上,最后找她的嘴唇。像第一次在纽约公寓,两人在黑暗里彼此吸引,彼此摸索着亲热……再分开。

    呼吸相融着,他在盯着她看。

    “今天的比赛也是给你的,”他压着声说,“小queen。”

    两次147满杆,一个中国公开赛的冠军,除了感谢恩师,就是想送给你。回报某个傻姑娘在纽约的赛场上,带着满场目光对着一个穷教练跑过去,毫不在意直播镜头,主动拉住了那个无名之辈的手,不管未来如何,只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最荣耀的时刻分享给他。

    转眼一年,那个穷教练始终记得,从未忘记。

    从未忘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章 荣耀重现时(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2海上明珠作者:滕肖澜 3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4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