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二章 尘封的骄傲(4)

第十二章 尘封的骄傲(4)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那天晚上,林亦扬和孟晓东并肩站在殷果家门外,都觉得能一起出现在这里很玄妙。

    林亦扬递给他一根烟,孟晓东八百年不碰这个,但难得今天高兴,接了。

    殷果锁了大门,跑出来,从背后抱住林亦扬。

    高兴得要飞起了,人都是飘的。

    “谢谢哥,”她还没忘了孟晓东这个大恩人,“专门叫天天回来。”

    “天天这事,要谢他自己,”孟晓东指了指林亦扬,“你拿得住我弟弟,很有本事。”他一和弟弟说,回来帮林亦扬搞定家里人。

    孟晓天二话不说,没一分钟耽搁,收拾行李就跑回来给外婆洗脑了一星期。

    孟晓东抽完烟,径自走了。

    殷果看着孟晓东的车消失,才凝注林亦扬:“我哥从来不抽烟。”

    林亦扬拍拍她的脑袋,太天真了,小姑娘。

    你哥对你,当然是戴着面具的。

    “带你去个地方。”他对她招招手,轻车熟路带殷果绕过小区的喷泉,从后边的一条小路往小门走。

    殷果走得慢,在吹着夜风,看他比自己走前了半步,看他的背影,在想,自己是怎么得了这么个宝贝的?

    他简直满足了自己所有对男人的预设。

    甚至超出了曾经想象的所有。

    四周无人。

    他看她走得慢,回头看了眼,还以为她脚崴了。

    “看我干什么?”她在月色和路灯的光里,在对他笑。

    他探手,握住了她的胳膊。

    滑下去,找到了她的手,攥住了。

    “你对我家小区真熟……”

    “你生日那天,走过一圈。”他说。

    是那晚,第一次回国看她,为了她的生日。

    两人在酒店短暂相聚后,他把她送回到小区门外,看着她进了大门。随后独自一人下车,绕着外墙走了一圈,从西北偏门进去的。

    林亦扬过去的家没产权,是租住式的,属于工厂里的房子。小区里一幢幢老楼紧邻着,了不起有个半米宽的小花坛,都没种花,干燥的土上扔着花盆和一楼住户的杂物。

    而殷果家的小区很僻静大气,小区有一半都是高耸的树和灌木,楼和楼之间的路很宽。那晚他兜了一圈,告诉自己,这里就是殷果从小住的地方。

    是她爸妈努力大半生,给她创造的生活环境。

    而以后,她跟着自己只能更好,不能比这个差。

    殷果在解他袖口的纽扣,帮他往上挽袖口:“一晚上都想解了吧?”

    林亦扬笑了。

    其实还好,今晚太重要,没空理会这些细枝末节的。

    两人出了小门,过了白色的石桥,往河对岸走。

    殷果起初以为他是舍不得走,想到处逛逛,等到了摩托车店外,老板热情地迎出来,她还没在状态:“你买摩托车了?”

    “何止买啊,”老板看到殷果就笑了,“给你看这个。”

    殷果跟着林亦扬走到店内的柜台后。

    老板拿出来一个白色小号头盔,格外精致,一看就是定做的。

    殷果这辈子还没坐过男人的摩托车,先拥有了头盔,拿起来左看右看,高兴得要命。特地戴上,跑到店里右侧的镜子那里,前后照了半天,一个劲问他,好不好看。

    林亦扬头一偏,示意她跟自己出去。

    殷果摘下头盔,抱在怀里就跟着跑出去了,料定了林亦扬是要带自己去兜风了。

    深夜里,快十一点了,这个小路上没路灯,也没行人。

    这一排店铺都是黑着灯,只有这家店内有灯光透出去,照在外边的空地上。殷果看外面黑灯瞎火的,想说要不然明天再兜风吧,今天太晚了,没路灯好危险。

    又不想扫林亦扬的兴。

    他忽然一抬手,指了指远处路边的树下。

    殷果顺着望过去,没东西。

    一辆出租车驶过,灯光一照,更验证了她的判断——空无一物。

    殷果眼前一恍,林亦扬用指头勾着一串不锈钢的挂饰,在她眼前晃着。刚是在逗她,现在才是正经要送的。

    是一串红色樱桃,在他手掌心里晃着,灯光下每一颗樱桃周身都泛着金属亮泽。

    而挂饰下是一把钥匙,门钥匙。

    ……

    她认得这把钥匙。

    当初租公寓时,吴魏从走得住户那里收回来,帮着房东给她和表弟的。后来殷果搬走,直接把钥匙留给林亦扬了。

    看到这钥匙的一刻,她茫然了几秒,心里冒出一个猜测。他不会一时冲动把这间公寓买下来了吧?不会吧?

    “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住。”林亦扬肯定了她的猜测。

    “你真买了??”

    他没否认:“当时着急买,全款不够,就贷款买的。不过等今年年底,差不多就还清了。”

    当然还有一句话没说。

    等贷款还清,就可以过给她了。本来就是送她的。

    “不是,不是……”殷果都快语无伦次了,“你又不住那里,这不是浪费钱吗?”

    殷果看着他在笑,自己的手被他拉起来,钥匙连着挂坠都被到手心里。

    他没说出口的话是——

    从她从纽约公寓拉着行李箱下楼,对那个洗衣房恋恋不舍地一看再看,从她上了出租车还在翻看洗衣房的照片起,他就有了这个安排。毕业后发展好了,攒下的第一笔钱就是在那幢楼里买一间公寓。最好是原来住的那个,实在不行也要在同一幢公寓楼里。

    殷果知道,这绝对不是今天,或者是回国后买的。

    她猜,从他开始打第一场比赛就在攒钱做这件事,她有时候摸不清他,思路跳跃快,做人太看得开,以至于很多时候说话、做事不按常理出牌。

    但是在对自己这方面,他就是个大傻子,根本不用猜。

    殷果攥着钥匙,还在努力接受这个事实:“你这人……真能造钱。买房也要先买这里的,谁会先买个不常住的。”

    林亦扬笑着,手在她腰上搭着:“这里的?”

    黑漆漆的一双眼离近了:“你是说婚房?”

    ……

    “谁说要买婚房了?”刚登家门就说婚房,大|跃|进也没这样的。

    “我不买谁买?”他好笑,“你买好像不合适?”

    殷果被他一句句顶回来,完全没有还嘴的余地,急了就冲口而出:“我没在讨论结婚的事……”不对,怎么越说越歪了,“又没说要结婚。”

    “不结婚,你带我回家干什么?”

    ……

    老板在里头擦着摩托车,听俩人说话,跟听相声似的,在那一个劲地笑。

    他和林亦扬聊了几回摩托车,一见如故,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干什么的。只觉得做人洒脱,出手阔绰,看脸也像个富二代浪荡子,可偏偏对女朋友挺上心。尤其今晚一看这位小女友真容,还有俩人之间的相处,倒像学生情侣,或者至少是从学生时代一起过来的。

    常理说,一般男朋友买房子,女孩最多跟着高兴高兴。

    大家都是独立个体,送一把钥匙也是为了共享恋爱空间。可林亦扬不同,殷果了解他,他这种性格的人,你让他去买一辆车挺容易的,买房子就像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且意义重大。那把钥匙算是“还给”了她,把昔日两人最初的相识岁月都存下来,重新给她。

    以至于她跟他回到小区地下车库,在他车边,和他告别时,两人在敞开的驾驶座车门里,一人车上,一人车下,就是不想分开。

    她攥他的几根手指,摇了摇,轻声说:“恭喜你,林队长。”

    林亦扬一笑,另一只手的食指压在自己的嘴唇上,用目光示意她,过来,来点儿实际的。殷果瞄了瞄四下无人,往前迈了半步,一下子就被他搂住了腰。

    不等她主动,他已经低头亲上来,先是嘴唇,后是她的舌,他亲了一会,移到她的额头上。热烘烘的气息隔着刘海,在她额头上压着。

    半晌,他低声笑着说:“真想带你回去。”

    不想放她上去。

    ***

    等出电梯,她在掏家门钥匙时,微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不是在开车吗?怎么还发微信。

    她拧开门锁,悄悄推开厚重的红棕色保险门,在门边看到了他发来的话——

    天快乐。

    30天?

    猛看到这种精确计算的日期,她是懵的。

    初吻初夜?都太遥远了。他归国?那是两个多月前的事。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最吻合的时间点——

    两人真正见面的日子。

    她只记得是一个月左右,都没算这么仔细。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还会留意这个?

    ***

    林亦扬的车停在小区车库外的小马路上,停了有一会儿了。

    他敞开车窗,看着午夜十一点的无人马路。

    有路灯,无行人。有店铺,无灯光。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点,在这条小马路上只有他一个人一辆车。他隔着车窗玻璃,发现开始下雨了,一滴滴雨珠子砸在车窗玻璃上。

    林亦扬看着玻璃上一条条流下来的水痕,渐渐地整片前挡风玻璃都被水冲刷干净了,他打开雨刷,将水抹掉。

    忽然恍惚,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天?

    好像他从离开东新城的那晚开始,这十几年来都在等着这一天。

    ***

    亚运会的封闭集训,将会持续七十天。

    这也是殷果第一次和台球领域,各个项目的选手在一起训练,换而言之,这也是她和林亦扬第一次有机会在一起集训。

    殷果是跟着北城的几个师姐一起来的。

    虽然每个项目能上场的只有2个名额,但每个项目的国家队选手都会参加集训,大家会一起训练,毕竟这样在役最强选手汇聚一堂的机会不多,也是培养新人的机会。

    殷果在女选手宿舍换上训练服,对着镜子将长发扎起来,想给林亦扬发个消息,问问他在做什么,但一想,马上就能见到了,不如留一点惊喜。

    在国家队集训见到他,这是过去她完全没想过的事。

    选手多,大家都汇聚在训练营的小礼堂里,除了第一排的教练,选手都散坐着。相熟的在一起聊,不熟的新人也都在一旁腼腆笑着。

    殷果一进门,就被师姐拉到北城那堆里了,前排是孟晓东和李清严,后边是几个男孩和女孩。东新城的在另一边,中间给了各地新人和单打独斗的选手们。

    倒不是刻意按照俱乐部坐,只是因为一个地方出来的比较熟悉,好聊天。

    ……

    突然,有人在击掌,示意安静,是总教练来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过去负责斯诺克项目的教练,殷果没怎么见过。而他身边,一起进来的就是穿着国家队运动服的林亦扬,走在总教练身边足足高出快一头。

    总教练走到场中,笑着看场内的众人,笑着说:“很多新面孔啊,或者说,对于很多人来说,我自己也是新面孔。”

    大家笑了。

    “这算是,时隔多年,我们台球项目再次进入亚运会的第一次会议,2010年广州亚运会我也参加了。很高兴,能再见到台球所有项目的选手齐聚一堂,共同集训。”

    孟晓东和这个教练很熟,带头鼓掌,带起了全场的掌声。

    “简单些,我是这届国家台球队的总教练,周滨。”总教练微笑着给林亦扬打了一个手势,让这位明星球员自我介绍。

    林亦扬抬眼,看向小礼堂的第一排全部教练,还有其后一排排的全部选手,漆黑的瞳孔里映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诸位好,我是这届国家台球队的队长,林亦扬。”

    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复杂的自我介绍。

    他的报名囊括了全部男子五项,他的履历在场诸位都很熟悉,无须赘言。

    在他的眼里,她好像看到了曾被孟晓东,被林亦扬的每一个兄弟反复在言语中描述过、回忆过、惋惜过、失去过的最强对手。

    在这一刻,殷果突然有了真实的感觉,昔日在赛场上的林亦扬终于彻底回来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二章 尘封的骄傲(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2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3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4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5轻狂作者:巫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