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二章 尘封的骄傲(3)

第十二章 尘封的骄傲(3)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要叫表哥一起?

    “还有小果,你们都来。”妈妈最后说。

    殷果这里果盘刚弄到一半,是放下刀也不是,继续弄也不是,她手脚慢,起码还要十几分钟才能把切到一半、洗干净的水果都搞定。

    林亦扬从她手里抽走薄片的水果刀,利索地在三分钟内就搞好了。他在餐厅打|黑工赚学费时什么没做过,这些都是毛毛雨。要再给几分钟,他还能摆出几个样子。

    他拧开水龙头,洗着刀锋,甩干水滴,还给殷果:“快上去,别让你妈等太久。”

    殷果一面惴惴,一面不由地感叹:“你干活比我利落多了。”

    换而言之,就是从小吃苦吃得多。

    殷果把厨房门虚掩上,轻声说:“在我家呢,我爸听我妈的,尤其是在我的事情上,你懂吧?”

    林亦扬点头。

    “我妈很讲道理,也不会当面给人下不来台,”殷果不放心,还在嘱咐,“她要提过去的事,你听着就可以,不用去争论。我哥说,因为你老师,她已经对你改观很多了。”

    “好。”

    “还有,她其实很宠我,最怕我撒娇,”殷果又小声说,“一会儿我会看情况,要是不对,就撒娇,你就不吭声。有麻烦都丢给我。”

    林亦扬笑了:“好。”

    “还有……”殷果绞尽脑汁想着,最后因为紧张,想不到话了,忐忑地说,“算了,先上去吧,反正还有我哥呢。”

    两人打开厨房门,从客厅经过。

    客厅已经没人了。

    “我姐刚和你说什么了?”她瞧见姐姐上楼,想到刚不在的几分钟,“没说不好听的吧?”

    林亦扬摇头:“过去见过一面。”

    “你过去见过我姐?”她惊讶。

    林亦扬点头:“朋友的朋友,一面之缘。”

    作为一个男人,没必要把一个不相干女人的感情经历到处说。他只当不知道。

    殷果点点头:“你俩差不多大。”

    这两句话的功夫,已经到书房门外了。

    殷果推门前,还是不放心地攥他的手背:“我妈无论说什么,都不代表我。”

    言罢,又轻声说:“我这辈子认定你了。”

    其实她是怕了。

    两人闹得唯一一次严重矛盾就是上次和妈妈见面。

    一想到那天林亦扬的落寞,不甘心,还有自负被打压后的样子,她就心疼。纵然知道妈妈的态度已经改观,还有表哥在,但临推开门,让两人面对面,她还是害怕了。

    林亦扬没料到,殷果说出这种话,认定的话,会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场合和时间,在自家的书房门外。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复杂中,被她强行握住手,说出了最能软化人心的话……

    林亦扬反握住她的手,半晌,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没迟疑,主动去推开了书房的门。

    妈妈已经坐在了茶几旁的单人沙发里,孟晓东坐了书房的椅子。殷果似乎别无选择,只能和林亦扬一起共享长沙发。

    在落座前,她悄悄扯林亦扬的衬衫,想让他坐在外侧。

    她可以坐在里侧,隔开妈妈和林亦扬。

    “干什么?”妈妈先识破了她的小心思,“让小林坐我这边。”

    ……

    殷果瘪瘪嘴,对妈妈撒娇地皱了下眉。

    妈妈笑了。

    林亦扬到里侧,落座。殷果只好跟着,把果盘推到茶几当中:“都是他切的。”

    说完,想了想,跟了句:“切得好吧?”

    孟晓东本是在喝茶,被这句问得想笑,又没好意思。

    殷果完全不知道,自从她进了屋的状态就是炸了毛的猫,还要佯作冷静,护着自己身后的宝贝……而刚刚那句话呢?像用爪子捧着宝贝,充满戒备地问大家:我家宝贝漂亮吗?

    孟晓东轻飘飘地看了眼林亦扬:看给我妹吓得。

    林亦扬眼底也染着笑意:多可爱。

    殷果妈妈是个直接的人,笑着问林亦扬:“知道小果为什么这么紧张吗?”

    “我不紧张。”殷果马上说。

    殷果妈妈再次笑了:“好了,妈妈不会吃了他,让我好好和他说两句话。”

    殷果笑笑,用牙签插了一片芒果,啪地一声滑掉在了茶几上。

    真是……越忙越乱。

    手边,他递来一张餐巾纸,没看她,反倒是对着殷果妈妈礼貌地说:“阿姨,您说。”

    “上个月,我们第一见,你来敬茶,”妈妈说,“我那天就看得出,小果想为你说话。”

    殷果慢悠悠擦着桌子,竖着耳朵听。

    “所以坦白讲,我始终在观察你,从你申请加入台球协会,到中国公开赛夺冠。可以说,为了小果,你的每一场比赛和赛后采访我都看了,包括你老师到场的那次。”

    那天,林亦扬在赛场的鞠躬,是殷果妈妈对他印象的一个转折。

    殷果妈妈停了一停,又笑着说:“九球的美国公开赛,我也看到了。”

    ……

    殷果傻住,看向表哥:你不是说没看到吗?

    孟晓东也很意外。

    只有林亦扬觉得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他坐在观众席上,从拿起话筒的那一刻就设想了今天的情况。

    殷果握着餐巾纸,纸巾里包着掉在桌上的芒果。

    原本想去丢进垃圾桶的,但没动。

    林亦扬在纽约赛场上的话,对观众和球迷来说,当然是浪漫至极。可让妈妈看到,岂不是就戳穿了孟晓东的话。表哥可是说,是他牵线的……

    孟晓东倒是冷静得很,拿起茶壶给殷果妈妈倒茶:“没想到您看了。”

    殷果妈妈笑着端起茶杯:“不看的话,也不会知道你们这些孩子这么怕我。”

    “你在现场的英文很出色,”殷果妈妈显然不想为难林亦扬,自然地转到了他的学业,“在美国求学是不是很辛苦?”

    林亦扬也很自然地接话:“还好。总得来说,吃过的苦都值得。”

    “很了不起,”殷果妈妈感慨,“没有家庭的支持,很了不起。”

    殷果妈妈最后笑着说:“晓天回来之前,我对你的学业了解不多。他在这里陪外婆住了一星期,全在说你。说你的学校,你的专业,我听得也很高兴。”

    殷果听得心花怒放,全是表扬:“妈,他学习特别用功。在美国,每星期也就能见我一两天,全在忙学业。”

    殷果妈妈故意“哦”了声:“在美国,是说去年?”

    殷果警觉自己说漏了许多话,不吭声了,脸红地和妈妈打眼色。您就别当面说我了……等私下我再认错坦白。

    殷果妈妈看女儿的样子,也不打算再当众追问:“好了,阿姨说完了。”

    林亦扬从一开始的严阵以待,到现在的如释重负,他主动端起茶杯:“谢谢您,愿意给我一个机会,重新看我的机会。”

    言罢,一饮而尽。

    这是他第二次敬殷果妈妈的茶。

    和第一次截然不同的处境。

    殷果妈妈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到书桌前,翻找出了一个文件夹。

    等回来,抽出了一张纸,

    “聊一点亚运会的事,也不算公事,”妈妈把那张纸放到三人当中,“随便聊聊。”

    纸上,是亚运会台球项目的说明——

    女子:六红球斯诺克、八球、九球、十球、九球女子团体(三人)

    男子:斯诺克、八球、九球、十球、斯诺克男子团体(三人)

    一共十个项目,男女各五项。

    殷果妈妈简单解释:“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报名想法。”

    殷果没太明白:“我就是九球和团体。”

    “这次亚运会,台球的每个项目,一个国家最多2人报名。”殷果妈妈强调。

    原来是这样……

    殷果去年是世界排名第三,是有点悬。

    “我先报预选赛,争取一下。”她回答。

    “除了九球,妈妈希望你考虑报六红球斯诺克,”殷果妈妈指了指那张纸,“这个项目没有好选手,希望你去顶一下。”

    “六红球斯诺克?”殷果懵了。

    虽然从小她是和孟晓东学得台球,斯诺克不在话下,但……

    “这个,妈妈和你单独说。”

    殷果“哦”了声,还没回过神。

    殷果妈妈转而看向孟晓东:“我知道你除了斯诺克,从来不打别的台球。但是亚运会不一样,团体的奖牌数量很重要。”

    孟晓东直接缴械:“我明白,您要我报哪个就哪个。”

    “明天找你单独谈。”殷果妈妈说。

    孟晓东点点头,大概懂了,重点谈话对象是今天的这位客人。

    殷果妈妈最后看向林亦扬。

    林亦扬也猜到重点其实是在自己这里——

    “您说。”他主动说。

    殷果妈妈笑着说:“斯诺克和团体赛,是你的主项。”

    林亦扬点头:“对,我会报名。”

    “你在美国打九球比赛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

    林亦扬再点头:“九球我也报名。”

    “一般选手都会兼顾八球和九球。”殷果妈妈又说。

    “好,八球我也报。”他没迟疑。

    “十球你还有力气兼顾吗?”殷果妈妈最后又问他。

    ……

    “都可以,”林亦扬领会了精神,“我全报名,只要预选赛能过,全打。”

    最后结果就是,林亦扬在未来丈母娘面前,答应把五项都包了。

    殷果终于听不下去了。

    她觉得林亦扬可能会累死在赛场上,看上去只是几个比赛项目,但是训练量很大,比赛时压力更大,体力消耗也大。

    这不等于让他跑完200,跑400,跑完4X100接力,再跑马拉松吗?

    她替林亦扬说话:“万一消耗太大……主项也保不住怎么办?”

    “看小林自己的意思。”殷果妈妈笑着回答。

    “您当面问,他当然说没问题……”殷果嘟囔着,求饶地看妈妈,“他就算再能干,也不能用到油尽灯枯吧。”

    孟晓东被逗笑了,心想——出息了,可以为男人和自己妈辩论了。

    妈妈倒是笑意渐深:“每项2个名额,他要先参加预选赛,也不一定都能拿到名额。”

    “只要他去,肯定都能拿到。”殷果毫不怀疑。

    她还记得表哥评价林亦扬的话——

    没有他不擅长的,只有他想不想打。

    ……

    这下大家都笑了。

    林亦扬拍拍她的膝盖,意思是:没问题。

    殷果和他对视着,看他一点都不在意,也毫不担心的神情,略放心,但还是据理力争地说:“一般这样打多个项目,最后肯定有某一项成绩不够好,您不能怪他。”

    “当然不会。”妈妈又说。

    ***

    当把亚运会比赛项目聊完,大家又聊了几句家常话。

    亚运会在即,殷果妈妈不止要关心台球项目,还有其它各个项目要等着开会,等着组建教练队和国家队。

    聊到十点过,殷果妈妈抱歉对林亦扬一笑:“阿姨这里还有很多公务,今天不便多聊。以后经常到家里来,刚刚你叔叔给我电话,也说让你经常来。”

    说着,殷果妈妈站起了身。

    他们也都起身,做好要离开的准备。

    殷果妈妈眼底含笑,对林亦扬伸出了右手:“提前恭喜你,中国台球队的队长,林亦扬。”

    ……

    不光是殷果,连林亦扬和孟晓东也都怔住。

    书房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仿佛带着烫人的温度。

    如果不是面前的人说出这句话,他一定以为这是个玩笑。

    一个多月前,他才刚回到国内。

    半个多月前,他顺利拿下中国公开赛的冠军,加入台球协会,入选了国家队。

    两个星期前,他突然接手了东新城……

    而在今天上午,他在自己还没开张的球房里,刚刚被江杨告知,台球入选了亚运会。

    到了晚上十点,

    他再次被告知——他,林亦扬,将会是中国台球队的队长。

    将会在三个月后带队出征,带着中国最强的一批台球队员们去冲击一个个赛场,拿回一块块奖牌……

    当初在东新城二楼最里边的办公室里,八岁的他和十四岁的江杨在电视机前,被老师指着录影带里的回放画面,分析一场场现场比赛,看选手登上领奖台……好像还在昨天。

    自负如他,也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

    “这是无记名投票的结果,”殷果妈妈的声音在说,“我回来前刚得到消息。”

    可以说,林亦扬用行动和成绩征服了给他投票的所有人。

    大家都愿意去相信,新一任队长林亦扬,将会带着中国台球队走向更新的、更辉煌的时代。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二章 尘封的骄傲(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2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