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九章 王者归来日(3)

第九章 王者归来日(3)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翌日清晨,她五点多从家走,算着林亦扬应该在睡觉倒时差,就没和他联系。

    上午忙忙碌碌,等下山时几辆一起来的车堵在半路上,殷果原本是在妈妈的车后边陪外婆,可半天不开,老人家越来越迷糊。“小果,你下车,去换你小阿姨上车,一会儿外婆要不舒服了,她能看着点儿。”妈妈重新做了安排。

    殷果只得下车,去和小阿姨换了位子。

    其实她明白,妈妈还有另外的意思,小阿姨是坐李叔叔家的车,两人一调换,她和李清严就换到了一辆车上。从开始就让她坐,她避嫌躲开了。这回是躲无可躲。

    和林亦扬发消息,也没回。

    难道是还在倒时差?

    李清严是和孟晓东一样的训练日程,和她也是一年多没见。殷果和他不咸不淡聊了两句训练,趁着大人听不到时说:“别和你爸妈说我的事。”

    李清严先是没懂,两秒后深看了她一眼:“他现在世界排名这么高,你还怕什么。”

    殷果不想细说林亦扬的过去,正好小姨下楼让她一起去挑海鲜,她就溜了。

    这附近的酒楼都做得像模像样的,一连排好多家,每到清明前后两个星期,门口都停着一辆辆外省的格式样车,生意好得不像样。

    殷果和小姨在两大排水产的玻璃水柜前,在看螃蟹,身后,突然有一双小手搂住了她的左腿。她心里一跳,回头瞧,是个两岁左右大的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对自己笑。

    太可爱了,她蹲下来,和她对视着,两双黑亮的大眼睛彼此望着。

    “你家里人呢?”她问。

    一双暗红色的板鞋出现在她面前:“在这里。”

    殷果还在想着全天下竟然会有和他声音一样的人,或者是自己太想他了导致稍微有点像就要联想到他身上。但等视线从黑色的休闲裤往上,再从短袖往上,看到他那张乖戾而又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脸……

    她完全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耳边。

    面上很平静,像不太熟,但底下已经是湍急水流如山洪一般冲下来,胡乱撞上四周的巨石,夹带着泥沙几乎要冲垮所有的力度。

    他们的目光交汇着,她有瞬间时空错乱之感。

    每次都想不会再有更意外的事,可他总都能出现在不可能的时候,或者在寻常人这就是个偶遇片段,但她的手指捏着,甚至有了过于惊喜下的酸软。

    她的目光在他脸上:“你亲戚家的?”

    “我弟的,”他弯腰,将小女孩抱起来,让她坐在了自己手臂上,“刚随手指这边,问她喜欢谁,她就自己跑过来了。”

    林亦扬随手捏了捏小女孩的脸:“没拦住。”

    新剃的寸头,挽起衣袖下的纹身,在这个人来人往的酒楼里本来就受关注,再抱着个软糯可爱的小女孩。

    他真是有本事让人一见钟情,在任何地点,时间,殷果不合时宜地想:要是两人是在今天认识的,是不是要她倒追他了。

    林亦扬还挺受用的,女朋友如此盯着自己看。

    他也是早晨起了,临时起意在楼下剃的头,是因为殷果在华盛顿公寓里摸着他当时的头发说过,寸头适合他。好看。

    小姨看他们在说话,指了几样,给身边点单的服务员看,笑着,友好地对林亦扬点了下头,猜殷果是碰上老同学了。始终念书的人就是这点占便宜,比她足足大六岁都不显。

    “你来这儿?是路过?”殷果看小姨走到尽头的水箱了,放心和他说话。

    “扫墓,”林亦扬说,“给我爸妈。”

    上一回来,还是三年前。

    这里连着几座山,园林多,风水好。每逢清明节,附近大城市的人有六七成都要远途而来,他这么说倒也不意外。

    他为什么能找到这里不难猜。不管是问孟晓天,还是孟晓东都有可能问到。亲戚们都在,稍微装着不经意问叔叔阿姨们打听两句就可以。

    “要早点说就好了,”殷果过意不去,轻声说,“我好给你爸妈买束花。”

    林亦扬眼里有笑。

    这倒不用,刚他和爸妈说过了,明年会带她过去。

    两人对话寥寥数句,没人能听到。

    小姨不多会,又特地看过来一眼,想着,殷果一直没男朋友,要真从身边找,这个好像也还可以。品相上起码是一流的,就是那个小女孩……现在大学生校内结婚好像是可以了,不会校内也生孩子了吧。

    小姨那边一分钟内,在脑内将林亦扬这个人的检验报告写了几千字。

    这边,小女孩突然想张开双臂抱殷果,立刻被林亦扬拉回去了。殷果都被小女孩弄得心软:“给我抱一下吧。”

    “你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抱她?”林亦扬不动声色地捏她的手腕,这个角度没人能瞧见,刚好是两人、小女孩和水柜之间的一个死角。

    两人从昨天机场再见,又处于那种似曾相识的隔膜感里。不是因为感情出了问题,而是一直不见,猛地一见,浑身皮肤血液都在叫嚣着这个人是我爱的,可总觉陌生。

    现在他攥她的手,像在提醒她,该回神回神,这就是你男朋友。

    热的指腹在她的手背上划过去:“有空联系。”

    他说得道貌岸然,是因为看到她小姨走近了。

    殷果感觉他的手指插到自己的指缝里,握紧了,随口胡扯:“你还有我电话吧?”

    “有。”他笑,笑她演技不错。

    最后,还是放了她。

    小女孩一直想抱殷果,未遂,眼看着林亦扬把自己抱回去了,哇地一声就哭了。

    这下林亦扬也没辙了,上回哄孩子还是十几年前,哄这小女孩的爸,也是连吓唬带揍的,哄小姑娘是真没经验。他在小女孩耳边念叨了句什么,小女孩哭得更厉害了。

    很好,刚还觉得是和谐,有着反差萌的一大一小,现在看着像拐走小孩的大流氓。

    “这个人挺不错啊,那是他家小孩吗?”小姨问。

    殷果摇头,摸着自己的手:“他刚毕业,还没结婚。”

    小女孩的哭声渐渐平息,殷果趁着上楼,发了个消息问他。

    林里的果:你对小孩说什么了?哭那么厉害?

    Lin:说小阿姨不喜欢你,让我抱你走。

    林里的果:……

    Lin:和你一样,不经逗。

    她和小姨点菜回来,就只给她剩了在李清严身边的位子,没碰上林亦扬已经在尽量避嫌了,碰上了她更想躲开。可在座长辈居多,都开始上菜了,无缘无故说要换位子没道理。

    从林亦扬出现,她就坐立不安,怕他和妈妈碰上面。

    自己家来的人多,在二楼包了三个圆桌台面,看林亦扬应该是在一楼吃饭,起码吃饭时见不到。而且,人多就吃得慢,没关系,碰不上。

    想到这儿,心稍安。

    未料服务员很快带了几个人上来,第一个出现的就是抱着小女孩的林亦扬。殷果和李清严这个角度最容易看到楼梯,能最先瞧见林亦扬。

    他上楼前特地穿了外套,估摸是为了挡住了老辈人不喜欢的花臂。

    由于李清严和殷果的目光过于统一,引得殷果妈妈和李清严爸爸也都回头。李清严爸爸随便问着:“清严认识啊?”

    李清严打了个愣:“对,在赛场上碰见过。他和孟哥很熟,打过几次招呼。”

    “原来不是小果同学啊?”小姨笑着说,“在楼下,他也和殷果说了两句。”

    殷果妈妈看她。

    “是在纽约认识的,”殷果尽量简短,不要说谎,免得日后更麻烦,“他看比赛。”

    每年公开赛那么多,各种球类,国内买下的赛事转播很少。

    殷果那场就没国内转播,不会有人看到她赛后做过什么,这么说倒也没人怀疑。

    这边说着,他那桌已经落了座。

    是林亦扬带着一对小夫妻和那个小女孩,他在点菜,菜单拿起来的同时,望过来。手里的菜单搁下了,好像还拿起了茶杯。

    殷果眼睁睁看着他走向这一桌,不过到桌边,茶杯是对着自己妈妈的。

    “吴老师,”林亦扬礼貌地对殷果妈妈打招呼,“看到您也在,想着按辈分要来打个招呼。”

    短暂的安静。

    殷果妈妈看向林亦扬,微笑着说:“今天都是家里的事,不用专门来打招呼。”

    “应该的,”林亦扬立身桌旁,望着殷果妈妈,他的眼里看到得不止是她的母亲,其中起伏的还有当年赛场上的一桩桩往事,似敬意,似感慨,也是致歉,“过去在赛场上,做了不少错事,要谢谢吴老师在判罚上网开一面,让我还有机会回来。”

    “你不该来谢我,小林,”殷果妈妈告诉他,“最该去感谢的是你的老师,他快七十岁的老人了,还去协会为你给你求情,大家看着都不忍心。还有王老师,他从没在工作里和人红过脸,那天在后台眼睛都红了,后来也为你说了情,还在可惜你的退役。”

    林亦扬静了一会,颔首:“您说的对。”

    他轻举手里的玻璃杯,那里有大半杯的普洱茶,刚倒的。

    “今天开车,就不倒酒了。”林亦扬的声音低了一些,嗓子似被什么堵住了,是过去的一切,还是今天被旧事重提的情绪,总之,没有了多的话,把一杯茶几口喝下去。

    她从没见过说场面话的林亦扬,从没见过他这样。

    殷果看着他喝这杯茶,像喝最烈的酒,穿喉而过,自己胸口也恍惚有火辣辣的刺痛感。

    林亦扬喝完茶,殷果妈妈轻点头,算是招呼结束。

    桌上的大人们因为他特地来一趟敬茶,不免围绕林亦扬多聊了两句。

    那场比赛负责林亦扬那一桌的是个男裁判,和殷果妈妈私交不错,殷果还经常见到他会叫声王叔叔。殷果妈妈是总裁判,起先不在那桌,后来跑过去,林亦扬早和裁判较完劲,丢下对手离场了。

    殷果妈妈说:“要是现在的环境,他被禁赛三年都有可能。”

    妈妈最后对殷果说了句:“你王叔叔是个惜才的人,听说他复出,还很高兴。”

    “他真打过假球?”李清严父亲忽然问。

    在纽约的那场对话是东新城和殷果之间的,外人没资格听,其实李清严也是头回听说。一般选手就算了,但林亦扬现在是世界斯诺克协会的会员。不论是打假球还是赌球,都被协会明令禁止,过去就有选手被终身禁赛的先例。

    “没有,”殷果妈妈很公平地说,“一件事归一件事,他被禁赛是因为冲撞裁判。”

    殷果妈妈并不想再说,她是裁判出身,对于任何冲撞裁判的选手都不会有好感。

    “晓东和他关系很好啊?”外婆听到这儿,忧心忡忡地念叨了句。

    殷果姐姐说:“都是同行,就是认识,不一定关系多好。”

    “其实他现在,”始终沉默的殷果开了口,“一直都是规矩打比赛,倒没什么坏新闻。”

    殷果姐姐不悦:“不说了,都是外人的事。”

    “他对赛场挺敬畏的。”她还是想扭转一下局势,起码不要一边倒。

    “不是不让你说了吗?”殷果姐姐黑了脸。

    殷果被噎得没话说,从旁观者角度,她确实没立场再说。

    殷果家是重组的家庭,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父母各自带来的,只有她是父母生的。哥哥姐姐是青少年时期的两个离异家庭的孩子,和她不亲,几岁时候她不懂,屁颠屁颠跟着哥哥姐姐玩,被欺负是常有的事。爸妈知道了,会顾念着大的两个孩子可怜,是带来的,轻飘飘责备两句就过去了。所以在座的亲戚早看惯了姐妹俩的相处。

    李清严爸爸看殷果情绪低落,以为是被姐姐凶的,示意自己儿子给她夹了一筷子爱吃的卤菜,偏这一筷子还被林亦扬远远瞅到了。

    ***

    后来林亦扬下楼了,一直没上来。

    大家吃完饭,他弟妹还在,殷果家里人也都在饭后闲聊着。殷果再坐不住,借口去车里拿东西,要了妈妈的车钥匙就跑了下去。

    她前后里外绕了几圈,走到酒楼后用来停车的空地,穿过几辆车,脚前突然被人丢了一小截掐灭的烟头。她回望过去。

    原来他把越野车的后备箱打开遮阳,靠在后备箱边沿抽烟,难怪刚走过没瞧见人。

    “找我?”林亦扬问。

    明知故问。殷果用脚尖把烟头踢到旁边的一小撮烟头和烟盒堆上,估摸这是后厨喜欢聚在一块抽烟的地方,都自觉丢在这里定期清理。

    殷果踩着碎石,到他跟前:“都不回微信。”

    脸被他两手捧住,他问说:“找我干什么?”

    殷果两手直觉抓到他腰上想要抓牢什么。这片土地站不平,高低全是碎石,在她被吻住嘴唇的时候,脚底下的碎石还在随着人的重量下压。碎石在脚下散开,咯噔咯噔地响着……

    林亦扬的呼吸灼热而沉重,烫着烙在她的脸上,他用力地搅住她的舌头,在这后备箱盖子弄出来一小片阴影里在抱着她。过会儿,嘴唇上的湿热稍稍平息:“找我干什么?”殷果的脸被他掌心摩挲了两下,嘴唇再被他堵住。

    后厨有人出来抽烟,俩穿着白褂子的厨师互相递烟时,瞧了这儿一眼,看这对打得火热的小年轻。

    林亦扬很少这样,被人看也不撒手,怎么都不撒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九章 王者归来日(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2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