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二章 雪下的世界(4)

第二章 雪下的世界(4)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回到房间,她洗澡,换上睡衣,扑到被子里,想要和郑艺探讨是不是要临时租公寓的事,郑艺暂时没回复。算着国内的时间,估计还要再等半小时。

    过来这些天,时差总算正常了。

    可她还是会嗜睡,犯困。

    等着,等着眼皮开始打架了。她想坚持到好友回复,倚着床头,玩手机。

    刷新着,跳出来十几条新的朋友圈消息,她一条条赞下去。

    手指突然停在了屏幕上,那上边有一条简短的文字——

    无所谓:小扬爷心里有人了。

    这个名字是吴魏,刚刚新加的微信,她还有印象。

    那个“扬”?林亦扬?

    ……还好没点赞,就差一点点。

    殷果走神的一瞬,不小心踹掉了被子上的电视遥控器。她下意识坐直身子,竖在身后的枕边刮到她的耳朵。好疼。

    她摸了摸,好像是肿了,被他袖口拉链刮到的那个地方。她下床,趿拉着拖鞋,到行李箱里去翻找万能的红霉素软膏。扭开小瓶盖,没拿稳,掉到了箱子里。

    结果找了半天瓶盖也没找到,郁闷挤出来一点,涂了涂耳朵。

    回到床上,郑艺活过来了。

    郑艺:我觉得可以啊,反正你现在已经和他们熟了,都是好人。虽然住在学校宿舍更安全,毕竟贵,让你弟提前试炼一下挺好的,在外边租公寓。

    殷果又绕回到租房的话题上。

    小果:假设搬过去的话,要换球房了。

    郑艺:怕什么?那个吴魏不是要比赛吗?肯定也是要训练,会有球房给你介绍的。

    也对。

    郑艺说要出去办事,没再多说。

    没了聊天对象,她的心思又溜到了那条朋友圈上,不由自主地去重新看。

    无所谓的朋友圈下,仅有一条可见留言。

    Lin:删掉,她能看见。

    果然是在说林亦扬。

    在说他暗恋一个女孩?她猜。

    过了一分钟,殷果好奇刷新,真删了。

    干干净净,像没存在过。不知道有几个人看到了,反正她是其中一个,还要装作绝对没看到。这种感情的事被不熟的人看到……不太好。

    殷果靠在那,两只手颠来倒去地转着手机。

    难怪,他和表弟说话比较自如,回自己都是能省则省。是有喜欢的人了,在避嫌。

    她忽然想找好友说,你知道吗,林亦扬有喜欢的人了。

    可很快,停住,说这个干什么。

    ***

    林亦扬在地铁车厢里。

    这节车厢除了他,只有两个黑皮肤的少年,很high地在聊着天。他最钦佩黑人的天生自high功夫,肢体语言丰富到极点。

    林亦扬低头,看了眼手机。

    他需要网络信号,能刷朋友圈,看看吴魏是不是删了,顺便叮嘱那小子别乱说话。另外,他抬腕,看了看自己的表,一贯喜欢右手戴表的他,曾磕坏过表壳玻璃,只是在修表的那一刻萌生过想要改成左手戴,没几天觉得别扭,最后不了了之。

    林亦扬解开金属链扣,取下。刚刚后知后觉,殷果进了旅店,他回忆着细节,好像自己的表刮了一下她的耳朵。

    地铁进站。

    两个黑人少年蹦下车。

    林亦扬第一时间刷朋友圈,删掉了,很好。

    他在地铁关上门时,打开殷果的微信对话窗口。

    Lin:是不是把你的耳朵弄伤了?

    :不会,没有。

    :只是碰到了一下。

    Lin:[咖啡]

    :[愉快]

    林亦扬看着两人对话,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不过好像,他是不太擅长和女孩聊天,没几句,就变成表情告别。

    他把手表戴到左手腕上,又看了看手机上两人的对话,琢磨了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估计人家也该睡了,把手机揣进了长裤口袋。

    回到吴魏的公寓。

    吴魏在狭小的房间里,床边上铺了一张瑜伽垫,手撑着身体,趴在垫子上,在做有氧健身,脸上的汗一滴滴往下掉,正是最疲累的时刻。

    林亦扬进门,把厚重的防寒服脱了,扔在吴魏身上。

    后者泄了气,彻底趴到垫子上:“差两分钟就做完了,你可回来的真是时候。”

    防寒服上是化了得雪水,吴魏小心拿起来,观察林亦扬的表情,看上去还可以?那就好。

    “我刚才发那个,是故意的。”吴魏说。

    林亦扬警告地瞥了一眼吴魏。

    他拉开抽屉,找硬币。

    “干嘛,现在洗衣服?”

    他不置可否,拿上硬币,在床边找了个空纸袋子,把屋里的脏衣服找出来,塞进去。

    他从床上抄起一件拉链的运动外套,披上,拎着纸袋子,开门要走。

    “我还没说完呢,”吴魏问,“你到底对小美女有没有意思?”

    他看了一眼吴魏。

    “有,对不对?动心思了,必然的。”

    关门声,直接阻断了吴魏。

    到楼下公寓洗衣房里,正好和吴魏一同租房子的姐妹在,两人在笑着聊天,和林亦扬招呼着,顺便告别,明天她们就要搬走了。

    林亦扬礼貌回应了两句,塞了五个硬币进洗衣机,塞衣服,设定时间。开洗。

    两个姐妹走了。

    这里没人,坐着等也挺好。

    他挑了最当中的椅子,背靠着墙坐下,看到殷果在刚刚,发出来的朋友圈,是转发一个小学校园的桌椅捐赠。还没睡?

    Lin:还没睡?

    :……失眠了。

    Lin:时差?

    :来十多天,早没时差了。估计面太好吃了?

    Lin:这家一般,口味。

    最要是,拉面馆就在吴魏住的公寓楼下,他和吴魏都是老熟客,奴役他先去最方便。

    :很不错了,起码我吃得心满意足。

    Lin:今晚这个鸡汤底,没传统猪肉的好吃。

    :我都没吃出来,是鸡汤的??

    Lin:对。

    :感觉你好熟,对拉面。

    Lin::)

    林亦扬搜了。

    找出了不错的几家拉面,地址推给她,推了五六家。

    :谢谢,谢谢。

    Lin:有机会请你。

    :……

    Lin:?

    :……你可真爱请人吃饭。

    林亦扬被这话逗笑了。

    这是一个错觉,他最讨厌和不认识、不熟的人吃饭。吃饭是一件极其私人的事,一般要认识超过四五年的人,他才会主动找人陪吃。否则,就算被硬带入饭局,都只是一杯酒解决掉,饭局后再找地方真正吃。

    他看着殷果的那句话,想不到该回什么,惯性地,发了个表情。

    Lin:[咖啡]

    不出意料,那边也是相同的——

    :[愉快]

    有多久了,没和人这么聊过,尤其对方还是个女孩子。

    在这边大多是球友,没什么女性朋友,身边称得上最熟悉的也是吴魏。

    那晚,他心情烦躁,冒着暴风雪也想去找个地方喝酒。

    叫了吴魏,两人到去。就在要进门前,他隔着玻璃窗看到这样一个女孩,黑发,黑眼,个子小小,围着围巾,在玻璃内打电话。玻璃上都是水汽,看不清眼睛的颜色,他忽然对一个陌生人有了点好奇心,猜测她是亚洲人?还是华人?

    在心情最低谷,全城交通瘫痪,公司停工,学校停课的暴雪天里,在一家最常去的酒吧,遇到了一个陌生的,让人心动的,同一国籍,同一血统的女孩子。

    真是暴雪里唯一的慰籍。

    想认识她,一切从这个念头开始。

    想把她安全送到旅店,继而有了这个想法。

    明明是想去喝个通宵的,却和吴魏说有急事要走,让吴魏去问问那个弟弟,要不要“顺路”送他们……

    那几天,是他心情的最低谷。

    有故友来纽约,他不想碰面,接连几日泡在酒吧和球房,定了回华盛顿的火车票,想尽快走,避开这些老朋友。

    就在他去火车站的路途中,她发来好友申请。

    在火车上,她再发来转账申请。

    一直到今晚,顺理成章认识了真正的彼此,之后呢?

    林亦扬,之后呢?

    他问自己。

    又有人进了洗衣房,打断他的沉思。

    半夜三更的,洗衣服的人倒是不断。

    林亦扬不想等了,他提着空纸袋上楼,扔给吴魏五个硬币,让他算好时间,下去烘干衣服,再给自己取上来。

    他抱出一床棉被,倒在沙发上,和衣而眠。

    再醒来,是清晨。

    两姐妹在搬家,吴魏在床上翻了个身,蒙头继续睡,他也没起来告别,翻身朝里,接着补觉。外头从吵闹变得清净,到后来,是深眠听不到了,还是人家搬完了,他也不清楚。

    十一点多,他被手机闹钟震醒。

    坐起身,两手捂住脸,清醒了足足一分钟,听到外头又有笑声。

    前天发烧刚退,昨天又赶火车回来,一整天到深夜都没停下过,睡前不觉疲累,现在,疲劳感全涌上来。他搓了搓脸,额头短发乱乱地,用手胡了两下,找到拖鞋,穿上。

    运动外衣穿了一整夜,热,不舒服。

    他脱掉外套,扔到床上,起身去,打开了卧室的门。

    想找水喝。

    世界在一刹那,全安静了。

    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三男两女,很年轻,看上去大的十七八岁,有两个估计十三四岁的样子。厨房的吧台后,倚在冰箱旁的是吴魏,他对面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

    众人听到门被打开,齐齐看向那个房门口。

    林亦扬在大冬天穿着白色短袖,黑运动长裤,刚睡醒的姿态,扶着门把手,倚着门边沿,短袖上还有睡出来的褶子。白皙脸上,那双黑眼睛最漂亮,可惜,满是困意,没完全睁开。

    右脸还有枕头压出来的一道痕迹,很醒目,不知道的以为是什么疤。

    他的视线不太聚焦。

    先看到的是沙发上一排小朋友……眉头蹙起来。

    吴魏那小子在搞什么?没钱花了,要收徒弟?

    真人好高啊,小师叔。沙发上的男孩们想。

    真人好帅啊,小师叔。沙发上的女孩们想。

    这就是只在球社的几个长辈嘴里听说过的——老师的六师弟。也是老师最小的一个师弟,和他们的老师一样,十二岁拿下少年组冠军,十三岁开始在职业组征战,和老师一起,分别拿下了那年比赛的冠军和亚军。

    在球社里,每个人提起他,都是不一样的称呼,小扬爷,顿挫,六哥,六叔,老六。

    而大家都知道,提起的就是他——林亦扬。

    他看到这些陌生人,第一反应是皱眉,不喜欢这么热闹。

    再看到那个三十岁的男人——沙发上那些孩子的老师江洋,目光停顿了几秒。

    “听说上星期他们过来,没碰上你,”江洋穿着衬衫和西裤,鼻梁上架着一副白色细边框的眼镜,“还以为你这次又要跑了。”

    林亦扬张口,要说话,觉得嗓子发干。

    他趿拉着拖鞋,从房间门口走到了吧台那里,打开冰箱,找水,没有,直接找到了一瓶冰镇啤酒,打开,喝了口。

    润了喉,他手肘撑着吧台,看向江洋,声音哑哑地问:“来比赛的?”

    “对,主要是带他们来的,少年和青年组比赛,”江洋指沙发上的几个,“全是我徒弟。”

    “小师叔好。”大家此起彼伏地叫,毕恭毕敬。

    林亦扬随便地挥挥手,纠正他们:“我早退球社了,这里没什么小师叔。觉得我年轻,叫句六哥,觉得我老,叫句六叔。”

    江洋嗤笑了声:“他们叫你六哥,你叫我什么?”

    林亦扬一笑,没回答。

    他又喝了一大口酒,和江洋对视,打量着彼此。

    多年未见的兄弟,以为感情已经淡了,但在再见面的这一刻,才会发现,年少的感情,一起早晨五点起床在球房练球,七点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拼命赶去学校读早自习的岁月,都刻在骨子里了。

    漂泊多年,再见同门师兄、挚友。

    胸中灼烧的痛感,没有变。

    林亦扬和江洋是同一年拜师的,差不多先后差了一个星期,是江洋先到球社,他后到。

    那天晚上,他吃了一碗刀削面,下着雪,裹得和一个小粽子似的,自己骑着车,独自去了球社。他进门时,江洋正在拿着抹布擦台球桌,看到他,大概是意识到林亦扬想来拜师,没进去找老师,先走到他面前,比划了一下身高:“这么矮啊?你爸妈同意吗?回去叫你妈来。老师收徒弟,要父母点头的。”

    “我没爸妈。”小小少年告诉对方。

    拿着抹布的江洋,彻底哑巴了。

    这个妄图欺负他的师兄,叫江洋,和他名字最后一个字音同字不同。

    那年,他二年级,江洋六年级。

    这么比身高,实在非君子。不过小破孩的年纪,还不懂什么叫君子,什么叫绅士运动。

    当然,那年在国内,这个运动和绅士基本无关,那时候一块钱一桌,台球厅给人最多的印象就是抽烟的,吵闹的,爆粗口的……他只是听说这个竟然有比赛,比赛有奖金。很好。

    而他,林亦扬,最后还是成功拜师了,成为了老师最后一个徒弟。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二章 雪下的世界(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4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