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五章 峥嵘岁月潮(3)

第五章 峥嵘岁月潮(3)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没多余的修饰词语。

    殷果在洗手池旁,却被这三个“相信我”敲到了心里最软的地方。她完全没有抵抗力,几乎在看到的一瞬就缴械投降了,甚至有深深的欺负老实人的内疚感。

    不过,他是真没有一张老实人的脸。

    他们这个运动对赛场礼仪有很高要求,要绅士,再绅士。

    可在她眼里,这些男人也都是普通人,不少人私下相处会开荤笑话,会泡妹子,一个个比一个会打嘴炮。当然也有内敛克制的,比如表哥和李清严。

    但过去的林亦扬一定不是内敛的人。

    用他形容自己的话,就是那种混不吝的少年,不良且混蛋。殷果想到他,就能想到初中时经常会遇到的,在学校里坐在双杠上,翘课抽烟,在校门口和一帮社会青年混迹,在台球厅里聚众斗殴的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他不打嘴炮,不花你,反倒有着令人无法抵抗的杀伤力。

    星期日,星期四。

    还有五天。

    还有五天才能再见面。好想见他。

    ***

    林亦扬在站台上,等殷果给自己的回复,他怕再进地铁里又没信号。

    这里离殷果的酒店只有一站地铁,尚处在繁华的闹市区。

    有个人在敲打着手鼓,跪坐在一块破烂的毛毯上唱着歌,人来人往,停下来听得少。只有林亦扬这种人会站在一旁,陪着那位鼓手。

    一分钟后,殷果有了回复。

    :我去火车站送你,现在就出门,我们火车站见。

    收到这条消息时,又一辆地铁停了下来。

    从两节车厢下来了一群孩子,提着球杆,是参加下周公开赛的孩子,十几岁,有说有笑从林亦扬身旁经过。其中有两个黑发的女孩回头,特地看了一眼林亦扬,笑着耳语着,交流难得在大街上碰到一个这么帅的黑发黑眼的亚裔男人。

    然而被瞧上的男人,只看得到自己眼前的一行字。

    他看向那个吉普赛风格的鼓手,在极富节奏的乐声里,告诉她。

    Lin:我就在下一站。站台上。

    ***

    当殷果跑入地铁车厢,气喘吁吁地看着门关上,自省了三秒,觉得用一个词形容自己十分贴切:色令智昏。

    她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他另眼相看的。

    一定比那杯酒要早,一定是。

    是那天在法拉盛的华人球房里,当他背对着自己,掂着手里的球,劝大家加大赌注时,是他说“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开始……

    每个运动员都会有一颗好胜的心,哪怕隐藏再深,再谦逊,骨子里也是这样的。有的是想争赢别人,有的是想争赢自己。有好胜心的人,自然也会欣赏强者。

    车厢里,已经在报站了。

    下一站到了。

    林亦扬说过,他会在站台上等着,让她不要下车。

    车驶入站台,她隔着门,望着窗外,在找他的身影。

    很快,就看到了人。

    他独自一个背着运动背包,在站台旁也在用目光搜寻车厢内的人。两人在酒店那一站是同一个入口进站台,自然上车的位置相差不会太远,所以林亦扬能预估出她所在的车厢大概位置。车厢门一开,他就上来了。

    殷果扶着座椅旁的金属杆,看着他走入车厢,穿过大半截车厢,站定到眼前。

    “我反正见过教练了,训练时间也灵活,送你去再回来也没问题,”她给自己的行为找合理的借口,“每次都是你来,也该我送一次了。”

    公共场合,林亦扬不能做什么过分的动作,只是低头,瞧着她。

    陌生的林亦扬,或者是真实的林亦扬。

    这一刻的他可不绅士,倒像是蹲在台球厅外,用眼神招惹喜欢姑娘的不良少年。

    殷果因为从小长得好看,老碰上这种人,但是表哥的朋友多,放话在学校和临近的街区,谁都不能泡孟晓东的妹子,所以也最多被人目光逗逗。

    过去可烦这种事,现在……

    被看得,脸上一层层地热,不烫,就是热。

    “再不说话,我下站回去了。”她挨不住了,小声抱怨。

    “我说话又不好听,”他实话实说,“说多了怕得罪你。”

    其实细想想,他没和她说过几句正经话。

    两人聊天都少。

    “你过去也都这样?”殷果好奇问,“不爱说话?”

    “差不多,”林亦扬回忆,“和男的说话不用顾忌。”

    这她倒是懂。

    男人关系越好,越是互损互骂互飚粗口,女人关系越好,越要交流八卦,十有八九往情感问题上兜,完全是不同的交流方式。

    “和女孩呢?”她又问。

    “女孩?”他说,“估计怕我,很少找我说话。”

    “没有你想主动交流的女孩?从来都没有?”她不太信。

    他林亦扬知道她要问的重点在哪里,反问她:“过去见你哥对谁主动过吗?”

    殷果摇头。孟晓东是怪咖,自大的要命。

    他又问:“所以,你以为我会比你哥差?”

    终于,终于遇见一个和孟晓东一样的自大狂了。

    殷果被他噎的没词了。

    不过,她很快发现了不严谨的地方——他主动过,他追了自己。

    林亦扬同时也发现了这个言语上的纰漏,倒是没点破,只是和她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所以不是自大狂,是没碰上能让你摔的人,多骄傲的人都一样,众生平等。

    很快到了新一站,换而言之,两人相处又减少了一站。

    “为什么说我在华盛顿有女朋友?”他低声问,声音在她头顶。

    “觉得……太快了,”她坦白着,“心里不是很踏实。”

    哪怕已经站在地铁车厢里,跟前是他,也欠缺真实感。玄幻,玄妙,冲动。

    很难说清楚,明知自己不冷静,可更怕的是后悔。

    如果她理性拒绝了林亦扬,两个人回到各自生活的轨迹上,会渐渐不再往来,又或者是保持着联系,在日后的某一天,得知他结婚生子的消息……

    光是这么想想,就不舒服。很不舒服。

    “说说看,怎么能证明我是清白的?”他又问,这回语气很轻松了。

    殷果被逗笑:“我都来送你了,还要证明什么。”

    不相信的话,来都不会来。

    他也笑了。

    想说,从来读书就是每天忙于赚钱,忙于修学分,还要每天留出固定练球的时间。这一年毕业季更是一天当三天用,一面找工作,一面申请读博。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在这样的时间段,可以每周往返纽约,果然人的自我压榨潜能是无限的。

    在这样的状态下,交女朋友都是奢侈,更别说不清不白地搞三搞四了。

    ……

    那天到了火车站,林亦扬险些没赶上火车,他在检票口匆匆刷票进入,在下电梯前对殷果向外挥手两次,让她尽快回去。

    但殷果一直没动,站在排队的人群外,等到他的背影消失,怅然若失地站了会儿。

    刚要走,林亦扬发来了一条消息,是Uber的截图。

    Lin:坐车回去。

    小果:我地铁原路回去,很方便。

    Lin:车到了,快去。

    Lin:听话。

    被他催着出站,找到车后,前排的司机回头,笑着问:是不是Lin的约车。

    殷果点点头,汽车驶离这里。

    同样驶离的,也有林亦扬乘坐的那趟开往华盛顿的列车。

    这趟车的旅客不多,林亦扬环顾车厢,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路人,就是那天,他在暴雪后返回学校,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黑人母亲。

    他第一时间认出的不是对方的脸,而是那一大一小的婴儿。

    仍旧是一个在哭,一个在玩,黑人母亲手忙脚乱地想要弄奶粉。林亦扬把自己的运动背包扔上去,主动坐在了黑人母亲身边,哑声说了句:我帮你。

    人家没马上认出他,感激笑着,说着谢谢。

    林亦扬按照上次的记忆帮忙冲好奶粉,摇匀了,把奶瓶递给黑人母亲时,对方终于联想到了熟悉的画面,惊喜地说:“上次,几个月前我们见过,在这趟车上?”

    林亦扬点头:“两个月前。”

    黑人母亲一边给小婴儿喂奶,一边介绍自己是为了定期探望丈夫,不得不带着两个婴儿,来回跑,顺便问他,是不是也经常往返两地,是为了什么?工作?女朋友?家人?

    林亦扬笑笑,什么也没说。

    他是一个没法彻底敞开心扉的人,越慎重,越少说,哪怕对着毫不相干的人也不说。

    后半程,他睡了会儿,再醒来嗓子生疼,是生病的前兆。

    过于忙碌的生活本是超负荷了,往返两地,路途奔波让劳累增加,不病才是奇怪的。

    到晚上回到公寓,吃了点VC,昏沉沉就睡了。天亮前醒了一会儿,看到自己给殷果发的微信,都写完了,竟然没有点击发送。

    ……

    凌晨四点,殷果的手机在枕头下震动。

    她迷糊着,强行地让自己清醒,摸到手机,期盼着是林亦扬的微信。这个报平安的微信她等了几个小时,问过一句,他没回,就想着是太忙了,没再催促着发。

    在屏幕的光里,眯着眼看。

    Lin:到了。

    不会刚到吧?凌晨四点?

    小果:是路上遇到麻烦了吗?好晚到。

    没了回音。

    这么晚到,肯定还要回家整理东西,洗澡睡觉什么的。

    殷果没多想,关掉手机,接着睡了。

    少年组和青年组比赛在本周,职业赛是下周。

    殷果在酒店按部就班训练着,偶尔在早餐厅和酒店附近的餐厅里会见到东新城的人。自从林亦扬的事之后,东新城全班人马都把她当小师叔的未来老婆,热情的不行。

    弄得她也被自己俱乐部的人嘲:

    东新城和北城斗这么久,最后还是要“联姻”,真是分久必合……

    周四一早,陈教练通知她上午看青年组比赛。

    殷果算着时间,如果上午看比赛,自己训练的时间势必要挪到下午,怎么算都赶不上晚饭了。于是,在早餐厅的角落里、临窗的位子上,她舀了勺牛奶泡的麦片,塞进嘴巴里,单手给他发消息。

    小果:今天要去看比赛,没办法陪你吃晚饭了,你找吴魏先吃吧。

    Lin:今天到不了,不用管我。

    殷果心里一空,忽然不晓得回什么。

    她一直满打满算,把所有的事情都堆到前几天处理,虽表面上瞧不出来,可在心里每一天都是掰着手指算过来的。

    小果:还是老样子,明天回来吗?

    Lin:这周学校很忙,超出预期,下周早两天过去。

    所以这周都不来了?

    这周浪费的话,就只剩一周了,只有下周能见了。

    殷果一想到回国以后和林亦扬见面遥遥无期,心里更空。

    她手里的勺子在搅着牛奶麦片,陶瓷勺碰到碗,发出脆生生的响声。再有微信,她以为是林亦扬,却是表弟。

    天天:姐,陪你过周末啊~

    小果:……没空陪你,你自己玩吧。

    天天:是林哥交代的。

    孟晓天发来了六七张截图,都是餐厅的地址。

    天天:他订好位子了,钱也转账给我了,让我从周四到周日负责陪吃。

    小果:你吃饭,要人家钱干什么?

    天天:他说,这是他和你的私事……我就是出个人力。

    殷果撑着下巴,瞅着最后一句话,刚空的心又慢慢地,开始满了。

    小果:他刚和你说的?

    天天:昨天半夜吧,我给你看看时间。

    天天:半夜两点多。

    原来昨晚就安排好了。

    殷果低头,默默地喝了两口麦片,做了决定。

    小果:我不去了,但你不许告诉他。

    天天:哦……

    小果:把钱转给我,不许贪污。

    天天:哦……

    孟晓天很快把钱转给了她。

    殷果端起碗,大口吃完麦片,还有水果,结束了早餐。

    她回到房间,在网上选了下午的火车票,先去找了趟陈教练,从今天下午开始,请假外出,这周末也不在酒店训练了,但是训练不会打乱。

    陈教练对殷果很放心,直接批了。

    下午三点多,殷果坐在前往华盛顿的火车座椅上,她看着窗外无人的小站台,还在想要何时告诉他。

    这是她第三次去DC,第一次是和郑艺,第二次是两个月前和表弟……第三次是自己。这次也最没准备,因为不知道林亦扬的公寓地址,怕住得离得太远,都没预先定酒店。

    检票员在一个个排查着车票,车窗外是不熟悉的风景。

    一切的一切,都像在电影里,是的,电影,因为她在做一件过去自己不会做的事,独自、长途跋涉去见一个人。

    到站,下车,跟着人流出站。

    她在火车站的大门里,看着门外那一点点黄中泛红的天色,知道即将要天黑了。

    终于拿出手机,按捺着内心的期待,给了他一个惊喜。

    小果:你在学校吗?

    Lin:对。

    她抿嘴一笑,挑了那个林亦扬给表弟推荐的汉堡店,拍了一张。

    小果:我在这儿。

    一秒、两秒、三秒……他是不是被吓着了?

    殷果刚要再说话,林亦扬有了回音。

    Lin:站着别动,我过来。

    小果:不,不用,我是想给你个惊喜。你把地址给我,我叫车过去,没必要来接。

    Lin:站着别动。

    林亦扬是个较真的人,应该是动身了,不会让她争论的。

    殷果凭着对他的一些了解,没再回,乖乖买了杯冰可乐,立在原地等着,一杯可乐喝完,人还没到。她把可乐杯丢进了垃圾桶里,看看外头,天黑了。

    车站大,旅客不多,显得空旷旷的。

    殷果见月色不错,想到外面去等,念头刚起,就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又是没刮胡子的状态,颓颓的眼神,右手拿着手机和黑色的钱包就进来了,大步流星。

    从瞧见他,殷果的心就被人捏住了一样,悬在那,提在那……

    林亦扬起先没找到她,皱着眉,望着几处。

    “这里,”殷果叫他,“林亦扬。”

    他寻声掉头,看到背着双肩包,提着球杆桶的殷果,略安了心。他到殷果的面前,是真想见她,她就从天而降了。想抱她,大庭广众的,还是算了。

    “你不冷吗?”她离近了,看到他穿着薄外套,里边好像是短袖。

    外面一天黑要十度以下,穿这些太少了。

    好像脸也瘦了,还是因为没刮胡子太颓了?她盯着他的脸:“我过来是看你的,你忙归你忙,不用管我,只要给我找一个球房训练就行。应该有吧?”

    问完,他也不说话。怪怪的。

    她目光黯了一下。

    林亦扬瞅着她,瞳孔里映着的都是她,他想说话,但挺困难的,可还是用气声,低而沙哑地磨出了一句话:乱想什么呢,嗓子坏了。

    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苦笑了一下,又说:没法说话。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五章 峥嵘岁月潮(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3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4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5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