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六章 故事里的你(4)

第六章 故事里的你(4)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坐火车。

    车过费城了。

    时间越来越少,总会到纽约。

    殷果起初在看窗外,在车短暂停下,载客时,扭头,看身边的男人。

    林亦扬一直在手机里开着谷歌地图,经过哪里,还剩多少公里,驾车还有多少时间抵达……数据在实时更新,他也不知道自己闲得看这个干什么。

    “想说什么?”他捕捉到她的目光。

    昨晚挥霍了一把,讲解完再睡一觉,嗓子又废了,像被砂纸搓过似的,沙得厉害。

    她发现,他开始能看穿自己的心思了。

    她小声,林亦扬耳边说:“你留胡子好看。”

    一点不显年纪,还痞痞的,少年感未减,蒙了一层沧桑,就是他眼下的模样。

    林亦扬坐在她左侧,伸出左手,摸了摸她的右脸,这样一个动作,倒像要把她环抱在身前。不过他在公众场合一贯反感看人做亲密动作,自己也不会。

    也就只是摸了摸脸,还有耳朵。

    男人的指腹终归是粗糙的,从她下颏经过,有细微的摩擦感:“不好看,也配不上你。”

    林亦扬一双漆黑的眼低垂下来,落点明确,毫不避讳自己在瞧着什么。

    “换了蓝色的?”他问。

    殷果茫然,想起自己今天换的内衣是蓝色,摸一摸肩膀,果然肩带露出来了。

    “你还能再流氓一点吗?”她小声嘀咕,把衣领拉高。

    他笑,捏了捏她的脸,也小声说:“下次你就知道了。”

    下次。自然指的是下周,两人再见之日。

    果然睡过同一张床,一起过了夜,说话的内容就开始偏移。

    总会往那上面带。

    她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翻着,看着眼前那一行行黑色印刷小字。其实想的是昨天。

    最后殷果还是除了亲,什么都没让他做。昨晚林亦扬更是守信,答应让她安心睡,就背对着她睡了一整夜,翻身都没有。

    照所有人对林亦扬的描述,他是个不守规矩的男人,可在床上是真没对她穷追猛打过。

    她不乐意,他就算了。

    殷果翻了一页书,前一页讲得什么,鬼知道,只是在用翻书的动作,显示自己在读。

    林亦扬也靠在那,翻看着手机,挑出几条重要的消息先回了。

    “下周要来看我比赛吗?”她记起这个,“我给你留票。”

    林亦扬意外地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说:“到时候看,可能赶不上。”

    殷果想了想,也对,他这么忙。

    火车到站后,他们跟着人群出了站。

    林亦扬看她舍不得分开的小表情,带她找了个角落,相对站着告别。

    他不开口说走,她也不开口说再见。殷果拉着他的手,分离的情绪在心底蔓延着,看看人流,看看店铺,再看看天花板分散注意力。

    “上边是星座?”她认出天花板上的星云图。

    “对。”他不用抬头都清楚,这火车站来过太多次了。

    殷果想找自己和他的星座,察觉自己并不清楚他的生日。两个都亲密到这种程度了,她竟然没问过。当初看身份证只留意了年份,日期完全没印象。

    林亦扬却对她的资料一清二楚。

    “你是几月生的?什么星座?”

    “212,水瓶。”他说。

    “212?那我们已经认识了。”

    殷果是一月底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认识了他。

    “我那天在干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她翻出手机,想看聊天记录,“我们聊过吗?”

    “什么都没聊,”林亦扬说,“应该说,在见面之前,什么都没聊。”

    “还见面了?”

    林亦扬笑了,下巴抬了抬,让她自己翻记录。

    还卖关子?

    她翻着翻着,手指停在了屏幕上。

    “那天竟然是你生日,”殷果诧异抬头,“怎么不告诉我?”

    “不是请你吃面了吗?”他笑。

    一开始单纯想请她喝个咖啡,没想到还能在法拉盛遇到。

    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漂泊在外多年,不太会过生日,身边的朋友都是一群糙老爷们儿,自己不打招呼,谁也不会记得谁的具体出生日期。林亦扬从小不过生日,吴魏当然不会记得,所以那晚陪他吃面的两个人,全都不懂那是什么日子,在庆祝什么。

    他在刻意做一件事,甚至不止一件,都是自己做,谁都不告诉。

    生日不通知所有人,但还是会请朋友吃面,喝个酒,高高兴兴地聊两句……殷果看着他,从没如此心疼过一个人,一点都不觉得被他隐瞒着骗吃一碗面有多浪漫,反而想到的是,这人怎么这么可怜,生日都不庆祝?

    她对这种情绪无所适从,轻踢了一下他的运动鞋边缘:“告诉我就好了,还能给你礼物。”

    他好笑:“那天在地铁上,你还在说‘我叫殷果’。你觉得,就那天咱俩的关系,告诉你不是有病吗?”

    道理是对的……

    可她心里完全不是滋味。

    林亦扬将她的手握着,拍了拍她的手背,想说什么,但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要走了。”他最后说。

    “嗯,”她还沉浸在没给他庆贺生日的内疚里,“到了告诉我。”

    他攥紧了她的手,当是回答了。

    殷果看他松开自己的手,有一瞬的冲动,想要抱他。于是真的就伸出手臂,探进他外套里边,紧紧地抱住了林亦扬。

    鼻端,是混杂了长途旅程后的尘土味,真不好闻,估计自己也一样。

    她听到了他的心跳,想说什么,说不出。

    林亦扬低了头,迁就着她的高度:“难过了?”

    “嗯……”舍不得。

    好难过。

    最难过的是,分别在即,又得知他生日那天的事情。

    都没人说一句“生日快乐”。

    殷果心酸着,感觉他在拍自己的后背,像在哄着自己。

    她抬头,瞅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脑子一热地说:“下次……我们试试。”

    林亦扬是真没想到,她会说到这里,一瞬间失语了。

    “怎么不说话?”殷果踩了一脚他的运动鞋,倒是没用力。

    林亦扬笑了。

    手在她腰上重重地一捏:“好。”

    ……

    这个位置,还有这个手势暗示性太明显。是她主动的,却搞得像被他挑逗了一样。

    殷果要躲开他的手,林亦扬反倒是搂得紧了,声音低哑地说了句:“你这星期,是不想让我睡踏实了?”话音里有笑。

    殷果脸埋在他胸前,不吱声了。

    头脑发热惹的祸……怎么善后,下星期再说了。

    “真走了。”他说。

    她点点头。

    两人松开彼此。

    林亦扬把殷果送出车站,送上刚刚约的车,在关车门前,捏了捏她的小圆脸。

    他在路边,耐心看着那辆载着殷果的车拐过下一个路口,不见踪影了,才掉头去找回华盛顿的大巴车站。

    送殷果回来当然要坐火车,回去是自己一个人,坐大巴更省钱。

    大巴要开四个多小时,到晚上九点,他才到华盛顿的球室。

    前台收账的孙洲要回家和老婆过结婚纪念日,所以他没回家,直接来了这里帮忙。

    “钥匙在这儿,冰箱里有一盒蔬菜色拉,中午没来得及吃,剩下的,还有面包片和苹果。”孙洲交代着,生怕把他这个老板饿死。

    林亦扬坐在柜台外的高凳子上。

    他看孙洲还要多废话,对外挥挥手,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意思是别废话了,赶紧去哄老婆。至于林亦扬自己,是真没能力再说话了。

    “不是好了吗?昨天看你都能说话了。”孙洲关心地趴在柜台边,瞅了他一眼。

    林亦扬懒得和他解释是昨晚为了给殷果尽心尽力导游,讲解华盛顿各处的景点,自己把嗓子造成这样的:“累了。”

    他又摇头,拒绝再说话。

    孙洲不知道他今天往返了一次纽约,在路上废了九个多小时,看林亦扬周身上下难掩的疲惫感,以为林亦扬和女朋友折腾太厉害了。

    对方暧昧一笑,拍他的后背:“嫂子辛苦了啊,陪你这两天。”

    林亦扬听出他话里的色彩,瞥了孙洲一眼。

    孙洲还想着问问他毕业后的事。

    原本林亦扬打算去的新华社就在华盛顿,工作后也能分心照顾球室。可这周林亦扬又收到了杜克的offer,杜克不在DC这里,万一林亦扬想读博,球室势必要多请一个人帮忙。

    不过看林亦扬今晚的状态,孙洲放弃了,决定明天聊。

    孙洲走前,最后交代了句球室的事:“还有最后一句,你听着,不用说话。他们今天已经走了,一起去的纽约。”

    林亦扬从来不去赛场,不看比赛,这个习惯大家都知道。

    所以孙洲就是告诉他一声,球室参加公开赛的人已经动身了。

    林亦扬比了个OK的手势,向外挥了挥手。

    意思是:赶紧回家伺候你老婆去。

    他送走孙洲,把球室和电梯门之间的铁门拉上,挂了锁。

    打开冰箱,他把蔬菜沙拉拿出来,倒在盘子里,水果也都倒上,洗干净一个叉子,在柜台里边坐着,慢慢吃着。吃了两口,觉得热,又把外套脱了。

    一声提示音,是微信。

    手机在外套口袋里,他拽着衣袖拉到面前,掏出手机。

    :到了吗?

    Lin:到了。

    :我也刚训练完。

    :昨天看你演练完,再看这些本地选手的比赛资料,好像更能懂了。

    Lin:有用就好。

    惯性使然,他对聊天工具不太感冒,想到似乎可以视频,起码比打字省力。

    Lin:我在球室,你到哪了?

    :刚到房间。

    Lin:一个人?

    :对,室友还没回来。

    Lin:视频?

    :嗯。

    林亦扬知道微信能视频,看室友用过,不过第一次操作,还是找了几秒。终于成功发送了视频邀请,等待音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

    不过,信号不好,就听着殷果在问:“看得见吗?”

    画面里漆黑一片。

    挂断了。

    这回,是殷果先发了邀请过来。

    这次他才想起来,没有接通球室的wifi,果然信号好了。

    ***

    殷果特地开了台灯,这个光线好看,黄色的,还不刺眼。

    她的手机壳上有个能立在桌上的金属搭扣,于是,手机很稳妥地架在了书桌上。等摆好了,才看到视频里边是球室的吧台。

    能听到哗哗的水声,没看见林亦扬。

    “在干什么?”她趴在桌上,盯着画面问。

    突然,视频又被切断了。

    信号这么差?

    ***

    林亦扬本来是在洗杯子,想边和她聊,边收拾吧台,把该干的活都干完,能早点回家。

    可等到殷果开口问了,警觉自己的嗓子又报废了,不想让她知道了心里难受,只好把刚连接的画面又切掉了。

    手都没来得及擦,屏幕上全是水滴。

    :球室wifi这么差吗?是因为地下室?

    Lin:对。

    :客人会投诉吗?平时。

    林亦扬找到擦手巾,把手抹干。

    Lin:一般人不敢,老板脾气不好。

    林亦扬拿上手机,把擦球桌的抹布拿上,和殷果聊着,逗着贫,在一个个擦台子。等到十几个台球桌都擦干净了,再把球杆架上的球杆都一个个码放好。

    然后找到一个黑色的纸盒子,把散落在各处的巧粉都收了。

    最后,一盏盏灯关了。

    在球室的东北角有个休息角落,扔着几个旧沙发,还有电视机和DVD机,有个简易床,平时孙洲不想回家,或是和老婆吵架了,就睡这儿。

    林亦扬浑身乏力,躺上去,想着今晚睡这个算了。

    要不然回公寓路途遥远,也麻烦。

    在一片漆黑里,只有手机屏幕这的光源。

    :不聊了,你快回家吧。很晚了。

    Lin:不回去了。

    :在球室睡?有床吗?

    Lin:有。

    :很累了吧?心疼你。

    林亦扬将一只手臂倒背到头后,头枕着左手。

    Lin:是心疼?还是想我了?

    :……都有。

    :你把纹身给我拍一张照片,想做手机屏保。

    他笑了,也由此起了逗她的心思。

    Lin:要上面,还是下面?

    :……

    林亦扬笑着翻身起来,找壁灯,揿亮。

    他对比对着右臂,拍了张,刚要发送,看到她又问了一句。

    :比赛的时间表下来了,一会儿发给你,你看看能不能赶上。我下午研究了半天,小组赛可能赶不上了,如果我能杀入四分之一决赛的话,是在周六。

    :周六的话,你看看会不会有空?

    殷果很想他能看一场比赛,尤其这是她第一次职业赛,意义不同。

    他读得出来。

    从火车上被问,他就为了这个心绪不宁。那些过去像是陈年的茶叶,早晒干了,封存了,眼下却像被人倒入玻璃杯,浇上滚烫的水,把那些点滴过往都渐渐泡开了……

    林亦扬摸着黑,在架子上找了一根新买的球杆,捡了最近的球桌。

    光源远远的,照到球桌这里,球在桌上,一面有色彩,一面是是黑色阴影……他想瞄准,可瞄了半天都没有击出一杆。

    耳边,

    有人在说,老六,你服个软,是你错就认错。

    有人在说,六哥,求你了。

    有人砸了茶杯,茶水全泼到了地上,劣质的水泥地,水都的被吸干了。

    留下了一地湿漉漉的茶叶。

    ……

    那年,他也是穿着牛仔裤的少年,只是不是这么好的牌子,是从江杨衣柜里的淘出来的;也是运动鞋,不过只有一双,一双穿一年,脏了刷干净,趿拉着拖鞋去上学;那年他哪里知道什么是ent,只知道街道叫Street,还总拼错,英语烂得连升学都有困难。

    那年,他在东新城的那间房间门口,发了个誓:不会再回来这个门,也绝不再进赛场。

    这一句话,没人听到,他是说给自己听的,也践行了十几年。

    可谁都不知道,他那天出门,蹲在东新城门外就哭了。

    林亦扬的视线落在想要击落的那个黑球上,缓缓地抽动球杆,重重一击。黑球飞一般撞到底袋边缘,意外地,没有进。

    在晦暗不明的光线里,它停在了袋口边缘。

    ***

    殷果看他不回了,猜想,又是球室的信号不好。

    她托着下巴,在台灯旁,耐心等着。十几分钟后,跳出来了一句话。

    Lin:刚看到,练球去了。

    小果:怎么忽然想练球了?

    Lin:试试新杆子。

    小果:你们球室杆子不错,一看就都是老板懂行。

    Lin:小果儿。

    他突然叫她。

    殷果瞅着那三个字,莫名亲昵,能想象到他叫自己的神态和语气。她眼睛里全是笑,掩不住,被台灯照得亮晶晶的。

    小果:嗯。

    Lin:以后我要犯错了,给我个改正的机会,行吗?

    Lin:不是说出轨那种。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六章 故事里的你(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2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4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5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