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三章 少年的声音(4)

第十三章 少年的声音(4)

所属书籍: 在暴雪时分

    当天晚上,林亦扬因为自己的旧伤复发,紧急找了队医,做了处理。

    第三天,也是台球馆的最后一天比赛。

    上午一开场就是男子斯诺克单人赛。

    林亦扬和孟晓东在各自的小组赛上,把同级别的亚洲选手击退,在总决赛成功会师。当两人站到球台旁,准备角逐金牌时,江杨在赛场下,不无感慨:“要我没动手术,这俩没这么轻松。”这话别人说是吹牛,江杨说倒是真的。

    言罢,江杨还是觉得遗憾,没法在难得一次的亚运会上打单人斯诺克,问身边同样没机会上场的李清严:“诶?你说,我们仨要是没退,是不是你一辈子没机会上这个赛场了?”

    说完没过瘾,再道:“咱们这行职业寿命太长了,都是四十来岁退役,我估计你真悬了。”

    ……

    范文匆不太明白,和吴魏咬耳朵:“这人和他有仇?”

    吴魏干干一笑,耳语:“这人是殷果的青梅竹马,好像是好过一段,还是追过殷果来着。你忘了?去年在纽约酒店里?孟晓东说过。”

    哦……是他。

    那就难怪了,那江杨还嘴下留情了。

    上午十点,今日第一块金牌——男子斯诺克个人赛金牌意外落到了孟晓东的手里。

    而林亦扬惜败,斩获银牌。

    虽然孟晓东在斯诺克榜单上的世界排名比林亦扬要高,但他这一年的状态不好,这是在场解说和球迷都知道的。

    其实两人决赛的第一局开始,孟晓东就已经感觉到林亦扬赢得开始吃力了。

    在这种大型国际赛事上,多少双眼睛在看直播,林亦扬就算吃力也不能懈怠,否则反而会被人指摘是“打假赛”。

    幸好,昨天队医给他疗伤时就和亚组委报备了,算是事先有了一个预警。

    林亦扬尽全力,在旧伤复发的情况下,完成了斯诺克的总决赛,也因此彻底诱发了他下午的伤病彻底大爆发。

    午饭后,林亦扬肩膀已经完全肿了起来,全程冰敷,等待上场。

    10球比赛在两点开始。

    小组赛对手不算太强,他撑到半决赛,面对一个出名的印度选手,也是男子10球的夺冠热门。

    林亦扬是专业打9球和斯诺克的,而8球和9球一直共通,基本打9球的人都会在8球榜单上出现。所以这三个对林亦扬来说,都算是主项。

    10球就是凑数的了。

    林亦扬和孟晓东都是临时补上的,因为没有好选手能出战。

    正常健康状态下,他还能和对手搏一搏,此时手臂完全用不上力,差距变得明显。他在第3小局开始,就要时不时要把球杆换到另一只手上,缓解疼痛。

    虽然林亦扬脸上看不出是在承受剧痛,但中国队的人都清楚,队长从昨晚上就没好受过。

    林亦扬的对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用英文轻声问了林亦扬一句:有没有问题?

    林亦扬摇头,也回了一句英语:继续。

    裁判趁着间隙,问询他是否有什么问题?需要暂停比赛吗?

    林亦扬摇头,再次拒绝。

    他清楚自己的旧伤,暂停没戏,除非退赛。

    但都打到半决赛了,退了太可惜。

    他离开赛场,回到中国队的休息区,没来得及喝半口水,已经和江杨肩并肩站在一起,专注地看起了林亦扬的那一场比赛。

    “还好你进决赛了,”江杨说,“金牌没问题吧?”

    “不知道,”孟晓东实话实说,“又不是我的主项。”

    江杨点头。

    “还好10球不是我们的强项,”吴魏在一旁说,“要不然他肯定要被喷了。”

    想都不用想,说“浪费名额”什么的。

    万幸,这个项目压根中国队的夺冠机会就不大,也没好选手。

    殷果目不转睛看直播屏幕。

    林亦扬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口水,又放回到桌上。

    他摸到自己球杆的同时,觉得手臂不得劲,抱歉地和裁判解释,自己肩部不太舒服,能不能脱掉马甲?

    裁判申请后,得到了准许。

    林亦扬很快脱下黑色马甲,交给总教练,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回到了球台旁。

    他屏着一口气,左手捞起一个巧粉,擦着自己的杆头……

    其实是在努力,让自己恢复一点状态。

    这一口气连收了2个球。

    桌面上仅剩下10号球,收了这个就赢了。

    他缓缓抽杆,肩部已经严重影响了他手臂的动作,但还是顺利击中了白球。一声轻响,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轻响,白球飞出,撞上10号球。

    在撞上的一秒,他大概猜到——这球悬了。

    最后,10球撞上底袋,弹了出来。

    满场抽气。

    太可惜了,最后一个球没进。

    林亦扬等于把到手的决赛入场券,拱手让给了对手。

    他知道自己已经尽了全力,直起身,走到印度选手的面前,主动伸出右手,提前恭喜对方获得比赛的胜利。

    印度选手含笑,紧紧握住了他的左手,说:“很荣幸。”

    “很荣幸。”他也报以微笑。

    全场观众都因为这个握手,鼓起了掌。

    随即退后两步,看着对手将10号球收入低袋。

    结束这场比赛后,林亦扬回到了休息区。

    ……

    他单手解开几粒纽扣,在队医的帮助下进行紧急冰敷。人被两个队医和总教练围住,衬衫全解开了,上半身露出在中国队自己的包围圈里,一声不吭地坐在那让队医处理。

    殷果在队医后,担心地看着他。

    林亦扬仿佛有所察觉,抬眼,在周围找了一圈,找到了殷果的位置,对她摇摇头,意思是:没事。

    十分钟后。

    赛事主办方通知林亦扬上场,进行10球铜牌的争夺战。

    林亦扬和总教练商量下来,只有10分钟的休息,根本没办法打,硬上就彻底废了。为了保住今天晚上的斯诺克团体赛,林亦扬和总教练一致决定——退赛。

    他在队医的帮忙下,一颗颗系好纽扣,将衬衫塞回到西裤的裤腰里,刚要重新系皮带,被殷果的一双手接过去。她帮他扣好金属搭扣,在他离开座椅后,轻轻拽平衬衫。

    林亦扬在满场观众的目光中,走到赛场当中,郑重鞠躬致歉。

    “林亦扬旧伤复发,很遗憾,他在10球的项目上,只能止步四强了,”解说不无遗憾地说,“让我们期待他在晚上可以恢复状态,回到男子斯诺克团体赛场上。”

    ……

    上午十一点三十七分。

    男子10球金牌诞生,归属于印度队。

    孟晓东最终抢回了银牌。

    下午两点。

    女子六红球斯诺克金牌产生,归属中国香港队。

    林霖摘下了一块银牌。

    殷果止步于四强,但这已经是让她惊喜的成绩,毕竟她是为了凑名额,被迫集训出来的新手,和林霖这种从小就斯诺克和9球双行的人不同。

    殷果回到休息区,在林亦扬身边落座。

    林亦扬披着自己的队服,上半身其实是光着的,在做着冰敷,他在等最后的集体赛。

    “你们东新城的人……都是斯诺克和9球双修吗?”殷果为了给他缓解压力,陪他闲聊着,“太残暴了。”

    林亦扬笑了笑,摸摸她的头发:“回去教你,下次再来。”

    “嗯。”

    在随时更新的金牌榜和总排榜上,中国仍旧和往届一样,一骑绝尘。

    “举重队又把金牌都包了,”总教练遗憾地叹气,“咱们还是弱了。”

    众人终于齐齐看向总教练——

    您怎么不比跳水队呢,不止全包了,还有10分满分震慑全场呢……

    总教练不止要刷榜,还在几个社交媒体轮番刷新。

    “欧呦,我们队长走光了。”总教练给大家看刚刷新出来的。

    也不知道哪个球迷手快,拍下林亦扬脱掉衬衫、冰敷疗伤的样子,上传到网上。江杨扫了眼,看到这照片,撇嘴:“你小子是不是知道自己要这么露一下,肌肉练得这么漂亮?”

    林亦扬知道大家都在故意开着玩笑,目的只有一个,缓解彼此的压力。

    所以也没吭声,任由大家调侃。

    他估摸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和队医要了止痛片,吃到嘴里,拧开一瓶矿泉水,把药吃了下去。想得都是晚上的比赛,只剩了两场团体赛——男子斯诺克团体和女子9球团体。

    殷果、林霖和刘希冉,倒是不太担心这块金牌旁落。

    女子9球是中国最强项,又是三强联手,自然不用担心。

    难的是他们三个大男人。

    现在自己伤病复发,江杨手术初愈,孟晓东状态不稳,三个人都不在最佳状态。

    “怎么样啊?”江杨走到林亦扬面前,语气轻松地问,“撑得下全场吗?”

    他点头,咬咬牙没问题,但确实无法用全力:“胳膊不吃劲儿。”

    “巧了,”江杨笑着说,“你哥哥我也一样,胳膊不太吃劲儿。”但也没办法,报名时后边的小辈还不行,李清严也只是在前二十,完全不够格打亚运会。

    两人同时看向孟晓东,这是唯一一个健全人。

    孟晓东觉得他们两个好像在给自己挖坑,和东新城的这两位打交道,他还是更愿意做对手。做兄弟……心里还不太踏实。

    江杨语重心长地拍拍孟晓东的肩:“我和林亦扬都是客观伤病,你是主观心理问题。克服克服,全靠你了。”

    孟晓东默了半晌,点点头。

    接下来的主力,就是他了,东新城的老六已经贡献出了最大的力量,也该轮到北城的孟老六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暴雪时分 > 第十三章 少年的声音(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2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3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4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5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