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六十四章 我心何伤(4)

第二卷 孽海 第六十四章 我心何伤(4)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六十四章 我心何伤(4)

    他看到她眼中浮起一丝惧意,心中一软,想起多年前那次让他悔恨到了极点的争执,便把语气放得柔和了一些:“七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担心你,你缺钱吗?你要购置什么东西,非得要卖掉嫁妆?”

    七七把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摇头道:“我不买什么。”

    静渊蹙眉,声音低沉:“那你为什么要卖掉它们?”

    七七抿着嘴唇不说话。

    他只要一看到她这样倔强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若是和她硬碰硬,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僵。因而他又退了一步,道:“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她的眼中有光芒闪了一闪,这是她在考虑,考虑要还是不要。

    看来她确实缺钱,他心想,可她究竟要用这些钱做什么呢?不过不怕,只要她要了他的钱,他自然会查到这钱的去路。

    七七轻声道:“我不要你的钱。”

    香雪堂的古掌柜是静渊为她找的人,由囤煤所发生的所有的财务账目她并没有交给古掌柜,而是由她自己、小武、以及罗飞的冯师爷一起来做。因而静渊要查到钱的去路并不容易。

    她不能要这钱,是因为一旦她要了他的钱,她就无法纯粹地去掌控她要掌控的,不论是钱,还是别的。她既不能要他的钱,也不能要父亲的钱,只有这样,对于她自己的事,她才能做到完全自主。

    静渊忍了又忍,压低了声音,尽量给她一个平缓的语气:“那你告诉我理由,七七,你做生意这两三年,我向来都是支持你的,你告诉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有些事情我可以不插手,但我必须知道。因为我是你丈夫。”

    七七眼睛看着地上,小声说:“你过一段时间自然会知道的,现在还不合适告诉你。”

    “为什么?”他逼问。

    “因为……”七七实在犹豫。收购荣昌等小煤矿散煤的事情,静渊知道并无甚关系。而自己开始在江津囤煤,这件事一来与罗飞有关,二来风险太大,别说静渊,假如让父亲知道,也一定会出手阻止。其实她并不想瞒他,只是他越早知道,自己办成这件事的几率就越小。时至今日,她只要咬牙不说,想了想,她也理解静渊此时的心情,抬起头看着他:“静渊,这一次你就不要问了,让我自己做,好不好?”

    “你自己做?找赵四爷?找袍哥?”他哼笑一声,“你是又要去栽赃嫁祸,还是又要收购什么桐油杂货铺?怎么,本钱不够了?”

    七七脸上一红,知道他已经知晓自己嫁祸欧阳松之事,便把目光淡淡地转向窗外,这件事,解释无用。

    外面的平台上,两个孩子玩得正高兴,文斓也变得活泼了许多,跑来跑去,稳稳地接住宝宝朝他掷去的沙包。

    她正看着,突然手臂一紧,他把她拉过去面向他,逼问:“为什么不看我?为什么要回避我说的话?”

    她挣了挣,眼中升腾一起一丝惫懒,似乎疲于应付:“你把我弄疼了。”

    静渊气极,一直是这样,他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和她变成了这样,两个人说的话永远对接不到一起,永远是南辕北辙。她的心思飘忽捉摸不定,他越来越看不懂她。一时间心灰意冷,将她的手缓缓放开,涩然道:“好,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再不问一句。”

    七七心中一软,走近他拉住他的手柔声道:“静渊,你不要生我的气,过段时间你自然会知道,我不说有我的理由。你就体谅我一次,好不好?”

    “好,我体谅你。”他吐出这几个字来,听起来却浑不是滋味。

    “你喝点水吧。”她讨好似的端起茶杯给他,他并不接过,而是一甩手走出了屋子,一直走到平台上。

    “爹爹”孩子们朝静渊跑过去。

    “瞧你们玩的这一身汗。”他微笑道,见文斓额头上全是汗,一张脸红扑扑的,便伸手给他解了解领子上的扣子,文斓还穿着他卡其色的小军装呢,那扣子是金属的铜扣,很有些紧,静渊解了几下解不开,心里有火,用力给他拽了开来,那扣子兵丁一声落在地上。

    文斓见父亲眼中似有怒色,忙低下了头去。

    宝宝叫道:“哎呀,小dd的扣子掉了”跑过去追着那还在滚的扣子,小手一扑把它按住,笑道:“我把它捡到了”

    抬起头,见母亲从里头走了出来,便拿着扣子跑到母亲那儿:“妈妈,你给小dd重新把扣子缝上吧。”

    七七温柔一笑接过,正要说话,却听静渊道:“文斓,把衣服换了。”

    “不用,”七七忙大声道,“我现在就给他缝上去,这件衣服是新做的,他喜欢穿。”

    “你喜欢吗?”静渊看着文斓。

    他背对着七七,因而她看不见他的神色,想着让气氛活跃些,七七便抢着道:“他可喜欢了,还说以后要当大将军呢是不是,文斓?”

    说着朝文斓眨了眨眼睛,笑盈盈看着他。

    文斓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怯怯地微笑,他看了一眼七七,又抬起头看了看父亲,极小声地说道:“我……我没有,是大妈说要我以后当大将军,她给我做小军装……”

    这声音很小,小的只有静渊才能听见。

    “把衣服脱了。”静渊冷冷地道。

    文斓立刻伸手解扣子。

    七七不明就里,走过去道:“不用,文斓不用脱。”蹲下来,扶着文斓的小肩膀,要给他把扣子系上。

    静渊的手轻轻一挥,将她的手拂开,待七七反应过来,他几下就把文斓的小军装脱了下来,在手里捏成一团,文斓里面穿着件蓝色小衬衫,扎在裤腰里的衣角也被扯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七七转头看着静渊,低声道,“这是孩子的新衣服”

    “我看不惯。”静渊道,将文斓的手一拉,走了几步,将衣服随手扔到一旁的石桌上,回过身对七七道:“他以后长大了做将军,到战场上当炮灰,也不知会如谁的愿,总之这孩子今后做不了天海井的东家,是不是?”

    这句话太过伤人,七七的肩膀狠狠一抖,她不可置信看着他,一瞬间他被她眼中的伤痛烧灼到,可他不能示弱,是她先过分的,他要惩罚她。

    他不看她,朝宝宝招了招手:“宝宝,跟爹爹回去。你功课做了没?”

    宝宝摇头道:“不,我要陪着妈妈收拾。”走到母亲身旁,七七正慢慢站起来,宝宝拉着她的手,关切地看着她。

    “跟你爹爹去,去做你的功课。”她不想在孩子面前跟他闹别扭,勉强对着女儿笑了笑。

    “不”宝宝撅起小嘴,把脸蛋贴在她腿上,笑道:“我要陪着妈妈”

    这母女俩真是一样的脾气

    静渊铁青着脸,拉着文斓下了画舫,朝洋楼走去。他走得很慢,其实心中还是希望七七能拉着宝宝追上他,可是半天没有动静,过一会儿,却听见银铃般的笑语声,他悄悄回了头往画舫看了一眼,一看气得更甚。却见宝宝和七七在画舫上掷沙包,宝宝滴溜溜跑着,像一只欢快的小狗,七七行走甚慢,身影却极是轻盈,不时弯下腰捡起沙包,再轻轻朝女儿扔过去。

    “爹爹”文斓摇了摇他的手,静渊回过神,低头看他,文斓笑道:“爹爹,我会背《醉翁亭记》了,我背给你听”

    静渊笑道:“我儿子这么厉害好啊,背给爹爹听听。”

    文斓挺起胸脯,正要开始背诵,却见父亲又回头看那画舫,目光甚是依恋。

    文斓一怔。

    静渊立时察觉,拉着儿子的手一紧,笑道:“走,回屋去背给爹爹听。”

    加快了脚步,在这外头他听不进去,听什么都听不进去。妻子和女儿的笑语声成了一种巨大的干扰。是啊,她是在向他示威呢。她在告诉他,即便他不在,她也能很高兴。她不是和女儿一起高高兴兴独自过了七年吗?

    可是他呢,没了她,他又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他心中焦躁,有着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她凭什么,凭什么借着他对她的依赖,在他面前如此嚣张?

    想到这里,静渊再一次回头,目光却变得愤怒和凶狠。脚步一顿,文斓差点一脚踩空,忽听见父亲说:“你想回家吗?”

    文斓心中砰砰乱跳,急忙抬起脸看着父亲。

    静渊眼睛看着画舫,咬牙切齿地道:“爹爹带你回玉澜堂。”

    他不想去想他走后七七是否会伤心,假如她伤心,他心中还好受一些,说明她在意,只要她在意,也好过她对他的漠视与轻蔑。

    临出门时,老许追了出来:“东家,天都黑了,这是上哪儿去?”

    静渊响亮地扔给他一句话:“告诉你大*奶,我今天回玉澜堂。”

    老许震骇万分地看着他,定了定神,陪笑道:“东家,要去的话明天去吧?现在都这么晚了,那边老夫人也得休息呢。”

    “怎么,连你也要对我指手画脚的了?”静渊冷冷地道。

    “你要去哪里?”七七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携着宝宝的手绕过花荫,玉兰花灯下她的容颜雪白,她的手肘上搭着文斓脱下来的小军装。

    宝宝见父亲脸色不好看,似乎生了气,她最怕他和母亲争吵,大眼睛里充满着担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六十四章 我心何伤(4)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对你不止是喜欢作者:陌言川 2云中歌3 3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4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5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