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十五章 暗潮涌动(1)

第二卷 孽海 第十五章 暗潮涌动(1)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十五章 暗潮涌动(1)

    回去的时候路过啸松楼,昏黄的暮色中,这所大饭店的外头挤满了轿子和汽车,堵在窄窄的石板路上,人声嘈杂,喧闹不已。

    小蛮腰低声骂了一句,回过头来对七七道:“大*奶且稍等一会儿,现在正是饭点上,这些老爷太太们都凑一起了。”

    一辆黑色汽车大大咧咧地停在啸松楼外头,刚巧挡住一个二人抬的轿子,轿子上坐着一人,头仰着似在养神,轿夫与汽车的司机吵了起来,那司机甚为张狂,气势汹汹地道:“有眼不识泰山,滚一边去”从车上下来,朝其中一个轿夫踹了一脚,那轿夫吃痛,哇哇大叫起来,却又不敢放下台杆,手抖了一抖,轿中人被晃荡了一下,似从梦中惊醒,坐直了身子,圆滚滚的身材,是个年迈商人。问:“怎么了?吵什么?”

    那司机把衣襟一掀,露出腰上别着的枪,骂道:“看好了,把自家的狗管好,敢跟老子抢路,活腻了你”

    轿子里的人笑了笑:“别急嘛兄弟,我们让你便是了。”甚是慈和,脸上云淡风轻。

    有路人看不过去,对那司机道:“这位哥子,识相些吧,轿子上这位老爷发家的时候你还在等着投胎呢”

    那司机估计是刚来清河的人,见轿子里的人衣着华贵,也怕万一惹着什么重要人士,便骂骂咧咧地上了车,把车轻轻一动,稍微挪了点位置。

    七七看着那轿中人,问道:“你看那是杜老板吗?怎么老成这样了?”

    小蛮腰道:“就是他了,大*奶不知道,杜老板最近有点背时,惹了一堆麻烦。”

    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杜老板的轿子来到了啸松楼一排的大灯笼下面,灯光正好照在他憔悴苍老的脸上,原本白白胖胖的脸,皮肤已经松弛,变得毫无光泽,眼睛半开半闭,两鬓冒着汗,不多的白发缕缕粘在鬓角,原本和蔼有神的目光也变得死气沉沉。

    杜老板是清河西场的老盐商,盐号名为同兴祥,他为人勤勉有加,信誉卓著,三十多年来雄踞盐场,是德高望重的一代儒商,前清时,他就被清廷封赠花翎二品衔和增仓司行走。他一向性情慈和,活跃于盐场、官场之中,斡旋于军阀、官吏、盐商之间,以诚信宽厚著称于盐场。

    宣统末年,四川保路同志会起义,吴玉章等人宣布荣县独立,成立全国第一个脱离清廷的地方政权——荣县军政府,各路同志军由荣县、威远两地进驻清河,当时暗中资助的商人中,就有杜老板。

    杜老板过去一直很喜爱七七,在饭局上总会留心照应不会应酬的她。看到杜老板现在的样子,她心里既是难受,却又充满疑团:“他一向与人为善,也是受人尊重的耆老了,惹什么麻烦能把他弄成这样?”

    这时路上另一辆车挪了开去,小蛮腰便抢着上前,终于慢慢挤了出去,行至开阔处,才对七七略微讲了讲杜老板的事情。

    前几年,滇军被川军逐出盐场,紧接着川内军阀轮番进驻清河,截取盐税、敲诈盐商、搜刮民财,无所不用其极。杜老板总是推脱不了人情,时而替被绑票的盐商求情,时而替被罚款的盐商交钱,时而调解览商、井商之间的争议,时而调停运商、盐商之间的纷争,穷于应付,心力交瘁。二刘之战时,他任刘湘军的提款处长,而每当限期将到,款项尚未收齐时,他又好自己替别的商人垫付,长期以来,大伤了同兴祥的元气,时常入不敷出。

    罗飞的宝川号,当年筹款修筑清河至犍为的公路,杜老板就曾带头出资,还替罗飞八方求情,四处筹款,加上善存的商业协会筹集的 款项共计40 万大洋,才使公路得以完工。

    民国二十二年,欧阳松升任清河盐务局长,因与乐山方面的盐商关系密切,在划定运盐销岸时偏袒乐山而压制清河盐场,同时招专商运盐,那些所谓的专商,实际多为军政界人士化名的运商,借势压价、短购,大肆谋利,引起清河西场盐商和运商的集体反对,西场一度罢市,前几日,欧阳松派军警逮捕了带头罢市的段孚之和徐厚生等盐商,清河著名的老盐商“活三牲”里,就这么抓走了两个,杜老板与他们是自年轻时就交好的故友兄弟,都急得吐血了。

    “段老板性格急躁,要说闹事的话还情有可原,”七七道,“可是我之前就知道,徐老板却是个精明韬晦的人物,不像这么顶着风险出头的人啊。”

    小蛮腰有些犹豫地说:“听说这一次,欧阳局长是想借机拿西场的老商人开刀,徐老板和亲家老爷、还有罗掌柜关系都很好的,所以,所以……。”

    似有顾虑,话没有说完。

    七七早就明白,欧阳松与静渊都是清河东场的人,这样杀鸡儆猴、排除异己的争端,她七年前就已经见过不少了,到现在东场盐商的势力越来越强,两边的仗,自然也是越来越激烈。

    “杜老板看起来好可怜。”她喃喃道。

    小蛮腰也叹了口气,道:“亲家老爷那边也在想办法,杜老板好歹不算是孤军奋战。不过听人说,欧阳松这一次想要杜老板在西华宫的几块好地,现在就等着他送上门去呢。”从后视镜看去,见七七头靠着车窗,眸光流转,似有忧色。

    七七回过头,从后视镜里正好和他的目光接上,小蛮腰很不好意思,忙看向前方,过了一会儿,方吐出几个字来:“大*奶,别再走了,回来就好。”

    这朴实的语言里含有太多的关切,七七心中感动,笑道:“孙师傅,你不见瘦啊,比以前更有福相了。”

    小蛮腰憨憨一笑,算是回应。

    田间的篝火已经熄灭,剩下星星点点的火星子,像一路开着红色的小花,快到秋末了,到夜间已经开始起雾,雾气上来,纱笼般照在路上,越来越浓,把那些火星子遮盖住,只剩下黑茫茫的一片,听得秋虫凄凄,风声飒飒。

    七七回到晗园,才知道静渊会晚回,便独自一人吃了晚饭,早早地洗了澡。黄嬢一路跟着伺候,甚是热情,七七见她似在担心什么,便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怕我去找楠竹,对不对?”

    黄嬢嘻嘻一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大*奶。”

    七七一面把发髻松下,拿梳子梳头,一面道:“放心吧,我今天只是一问,倒没有心思去讨个不开心,我是去找三妹了,之前我妈说她从江津回来,想着我们多年没有见面了,我便去跟她说点儿体己话,发发牢骚。”

    黄嬢似乎放了心,笑道:“楠竹那小丫头当年没少干缺德事,后来被东家撵了出去后,在她自家也没落着好,现在这样子,算是报应了。大*奶做得对,见着她就会想起那些糟烂的事来,还是别去招惹为妙。”

    七七喃喃道:“当年我的孩子没了,原是件糟烂事。”目光冷冷地看着梳妆台上的镜子。

    黄嬢一时失言,忙自己拍了个嘴巴,道:“大*奶,瞧我这嘴,不会说话,您不要介意。”

    她的头发披在肩上,温软光润,极是浓艳,可肩膀却在微微颤抖,发上的光微微闪烁,檀木梳子顺着梳下,宛如拨开一道光流般。

    七七梳着头,轻声道:“都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说了。对了,你说楠竹得了报应,是怎生一个报应法?我倒想听听。”

    黄嬢道:“听说嫁了个瘸子,两个人都在济广火柴厂打杂。照说这份工还是戚掌柜帮她张罗的,想着毕竟是亲戚,要不以她那臭脾气,谁敢要?干了有些年头了,也惹过一些麻烦,是人家老板心肠好,好歹留了下来。”

    七七的目光投向她,一贯的柔和清澈,可其中却带有一丝黄嬢不太明白的含义,七七道:“黄嬢,我爹究竟给了你什么恩惠,值得你这么些年对他忠心耿耿?”

    黄嬢心中一悚,嗫嚅道:“我……我不明七小姐……大*奶的意思。”

    七七微笑道:“我从嫁到林家后,你一直对我都细心照顾,甘愿得罪林家,也要保护我,我一直非常感激。但难免好奇,怎么说,你跟黄管家可是在林家干了几十年的人,你和我家的联系若是被他们知道,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敢冒这么大风险,必是跟我家有极大的渊源。”

    黄嬢叹了口气,道:“大*奶知道这个渊源,并没有太多好处,不说也罢。不瞒您说,几十年前的那些纠葛事,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的。您只记住,老爷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不违天理人心,而我只是和罗掌柜他们一样,甘心情愿为他做事而已。”

    七七嗯了一声,轻轻叹了口气,把梳子放下,说:“三妹的儿子可真是可爱,估计和文斓差不多年岁吧?”

    她提到文斓,黄嬢倒不知该怎么接口好,只强作不在意地笑笑,道:“今年也五岁多了,很清隽讲理的一个孩子,自幼跟着东家,倒是一点都不像他娘。”

    七七没有说话。

    黄嬢见她容颜清减,大有倦意,识趣地道:“您早点休息。”七七点点头,黄嬢转身出了房门,给她把门带上。

    静渊回来的时候又是深夜,他估摸着七七睡了,便从露台的门直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好歹消了点酒气,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里,窗户下留着一盏灯,杏色的灯罩,像朦朦的一朵花,七七侧着身子朝里睡着,头发柔柔地搭在枕上。

    他看得心动,上了床,手伸过去悄悄解她的衣服,她突然飞快地把手搭在他手上,倒把他吓了一跳,笑道:“原来你还没睡。”说着把她扳过来对着他。

    她似嗔似怨地看着他:“一回来就不老实。”

    他嘻嘻一笑,让她把头靠在他肩上。

    七七轻声道:“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十五章 暗潮涌动(1)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2难哄作者:竹已 3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4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5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