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五十五章 水流云在(4)

第二卷 孽海 第五十五章 水流云在(4)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五十五章 水流云在(4)

    她一眼都不看他,手紧紧抓着被子,指尖都变得发白,他被她满脸的恨意搞得心里阵阵发寒,脸如死灰。

    他将她的脸扳过来对着他,可她还是把眼睛闭着。

    静渊盯着她,冰冷的呼吸咄咄逼人:“我是想杀他,我早就想杀了他,尤其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我要杀他,自己原不用动刀动枪,花钱就可以了,钱比刀枪还厉害。所以我买通了二十七军的人,让他们找时机杀他,我只恨自己没有机会亲眼看到,要是一枪崩碎他的头,我看到不知道会多痛快可惜如今死的是个不中用的老家伙,你想象不了我现在有多失望。”

    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的脸庞,那其中有着疯狂的光芒,他就是要刺激她,让她恨他,也好过她漠视他。

    这一招还是管用的,七七睁开眼睛,那眼中都好像快要冒火了,一个巴掌就朝他打去,可惜她根本就没有力气,差一点扑到地上,而他早有预料,立刻将她的手攥住,冷笑了一声:“瞧瞧你头上的伤,他打了你?明明我才是他的仇人,你却送上门去由他撒气,你怎么这么没用”

    这么温润如玉的一张脸下,怎么就藏着如此一颗冷酷凶残的心,说出话比刀子还要尖利。自己嫁了他,让这一生就这样毁在他的手里,七七的心冷到了极点,太阳穴像有谁在用锤子敲着,一锤又一锤,要敲碎她。

    七七直直地看着静渊,无比的憎恶。

    他好像厌烦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她面前讨饶乞求,厌烦了因为她的痛苦而心碎,往日的高傲又重新回来,竖起一面坚硬的墙,挡住她锋锐的眼神,脸上是极为不耐的神情:“我先告诉你,平桥上发生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林静渊做事情一向有担当,是我做的,我不会不承认,不是我做的,我也不允许别人往我身上泼脏水。这件事情摆明了有人栽赃给我。见你今天这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如今是真的清楚了你的心……你人自然是三贞九烈的,可我知道,你那颗心根本就在那下人的身上。你不要这样看我,从此我也不再跟你计较什么。不管你怎么想,你寻死也好,发疯也好,我是不会离婚的,休想从我手中拿到休书,你要打官司我也奉陪。只是我告诉你,这样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不会让宝宝跟着你。”

    她一直默默听着,到最后听到他说起女儿,方咬牙道:“我死也不会让你把她带到你的狼窝里去。”

    他骇异地看着她。

    狼窝。

    她竟然形容他的家是狼窝

    “你再说一遍”他怒视着她。

    “狼窝,听到没有?你的玉澜堂里有一群狼,我不会让我的女儿到那里去,我不会让那两只母狼和那只小狼伤害我的女儿!”她尖利地说。

    他扬手就想往她脸上打去,她反而将脸轻轻一抬,他的手已到了半空中,拼尽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力气才算收了回去,握成了拳头,重重捶在床沿。

    他忘不了七年前自己那一次动手,他还是怕失去她。

    狼窝。在她的眼里,连文斓都成了一个凶残的畜生。

    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恶毒?

    静渊气得直颤,心里却是阵阵悲凉。

    床头柜上放好的一杯温热的水,水晶玻璃杯,他想起宝宝说的话:爹爹给妈妈喝点水。

    她昏迷了这么久,他原本想醒来后喂她喝水,她一口水还没有喝。而他们已经变得如此剑拔弩张,如此狰狞相对。

    他一把将那杯水扫在了地上,玻璃杯滚在地毯上,闷闷地发出一个响声,水蔓延开,让那一块地毯变得暗淡。

    门外有人急促地敲门,老许的声音传过来:“东家”

    “做什么?”静渊怒吼。

    “警备局的人已经来了,说已经等了够久,让您赶紧去。”

    静渊沉默了一会儿,回道:“好,我马上下去。”

    他见她正看着他,紧张地直起了身子,两丸黑白分明的眼珠,透露出复杂的神色。

    他的容色变得温和了一些,轻声道:“罗家的事情闹得太大,警察不能不管,他们抓到的那几个杀手,有一个坚持说是我授意买凶杀人。总之我是清白的,那些人血口喷人,无凭无据,警察也治不了我的罪。你……我不知道你现在是高兴还是怎么,如果他们没有放我回来,我已经安排戚大年找了律师,再怎么也不可能一直关着。你生活上有什么就找老许,也可以找戚大年,只是他会忙着帮我料理盐场和铁厂的事情,要有料理不到的,你自然可以带着宝宝回你母亲家。”

    七七一直在看着他,静渊说到最后,她终忍不住开口:“你真的没有让人杀阿飞?”

    他竟然鄙薄地笑了笑:“傻瓜,我刚才的话你没听明白?我是买通了人杀他,不过他出事情,却是另一拨人干的。我和罗飞打了七八年了,清河没有人不知道我跟他是死对头,终于闹到这个地步,如今有人栽赃给我,我再怎么也得去警察局走一趟。”说着转过身去。

    七七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用力压抑急促的呼吸,却不知该对他说什么。他看到她眼中的焦急与关切,心狠狠抽痛了一下,没有回头:“我虽无杀罗飞之实,却有杀他之心,你原本就该恨我。你放心,等我回来,你要怎么跟我闹我都奉陪。”犹疑了一下,忽然声音一低:“我让厨房做了八宝粥,宝宝没有吃饭等着你,你陪着她好好吃点东西。”

    一甩手,快步走了出去,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她追过去,打开门,闻到楼下一阵阵飘来橙子的清香,酸甜的香气,他下了楼去,和警察局的人应和了两句,两方人的语气倒是温和礼貌。宝宝清脆的声音传过来:“爹爹你要去哪里?我也要去”

    “爹爹有点急事要出去一趟,可能今天回不来了。宝宝在家里要乖。”他柔声道。

    “爹爹你没有吃饭啊,我们要和妈妈一起吃饭的呀”宝宝不依。

    “宝宝把你的橙子喂给爹爹吃。”她听到他说,过了一会儿,他笑道:“好甜呢,爹爹不饿了。”

    “爹爹再吃一个小桐姐姐、小桐姐姐再给爹爹一个橙子。”

    七七扶住栏杆,见宝宝已经追到了外面,小手举着,静渊走在外头的小径上,前面站着三个穿着神色衣服带着黑沿帽的人,静渊回转身,接过女儿手里的橙子,在她脸上亲了两下。

    小桐走过去,牵着宝宝的手,慢慢转身往回走。

    静渊站了一会儿,目送宝宝回去,庭院里的落叶被风吹起打在他的身上,七七看得清楚,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衫。两个人刚才那场争吵,估计他心烦意乱,竟忘了把外衣穿上。

    前方的人好像催促了一句,他应了一声,回转身迈开了步子,只是走了两步顿了一下,又停了下来,头微微一侧,可他没有转过头。

    他知道她站在那里看着他。他知道她依旧还是惦记他、着急他。

    一步步走到外面,脚步像是踩在心坎上,每一步都是痛,他离她越来越远,心宛如被掏走了什么,空荡荡的。即便今日并不是永别,他也在心里暗悔,即便只分离一宵,他也不该在分别时对她说那些让人伤心的话,求求饶又能怎样,为什么就不能温柔对她。

    灯光让她成为一个剪影,她是开在他心里的凄婉的花朵,起风了,天很凉,他只希望她赶紧回屋去,所以他加快了脚步,一步也不再停留。

    车子在漆黑的山路上蜿蜒而下,静渊此时方感觉到一丝凉意,把手抱在胸前。来的这三人中,有一个与他相熟,叫冯寿亭,是川南警备司令部的谍查处长,平日里已常有走动。这一次本来下午就该将他叫去的,一来静渊在盐场地位极高,不能不留点余地,二来静渊在平桥事情一出,料想必有麻烦,便让戚大年赶紧将警备局上下都打点了一番,加上七七有恙,他便央这冯寿亭宽限时间,自己待妻子醒转便自会前去。

    冯寿亭从前座回过头,见静渊衣衫单薄,便把靠背上放着的一件自己的外衣递给他,道:“委屈你了,林东家。”

    静渊接过,披在身上,谢了一句,淡然道:“我知道这一趟免不了,我们相熟这么久,该配合的。”手里还捏着宝宝给他的橙子,已经剥好了皮的,在掌心里都捏热了,他低头一瓣瓣把橙子分开送进嘴里吃了。

    冯寿亭刚才看到宝宝追出来,知道她是静渊的女儿,正室所生,因问:“玉澜堂那边的小少爷,林东家可安顿好了?”

    静渊道:“已让他**带着去他舅父家了。”

    冯寿亭点头道:“这也好,时间一长,孩子是最麻烦的,这么一来有的照顾最好。”

    静渊心里隐隐不安,问:“怎么了?”

    冯寿亭想了想,道:“林东家,我已经让你们六福堂的戚掌柜给你找了些用的穿的,到时候会有我们的人给你送过去,你且委屈几日。”他叹了口气,语气颇为无奈:“兄弟无能,这件事情真是无能为力。”

    静渊心中疑云顿生,正要开口,车子忽然一个颠簸,打了一个急转,却是往警备局相反的方向开去。

    “我们这是去哪里?”静渊抓住座椅的后背,厉声问。

    跟着冯寿亭的一个便服警员坐在静渊身旁,虽然不说话,却立时将一把枪掏了出来,抵在静渊的腰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五十五章 水流云在(4)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