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三章 瞒天过海(2)

第二卷 孽海 第三章 瞒天过海(2)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三章 瞒天过海(2)

    平桥草舍,白墙乌瓦,是熟悉不过的景色;七七站在高处,裹在晚烟中,听到田畴上有农妇唱着歌,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那歌声悠悠传来……

    “哥哥哟,哥哥是天上月,幺妹是月边的星。月亮明时星也亮,月亮暗时星也昏,星也那个昏来……哥哥你肩挑千斤担,幺妹我为你挑五百斤。哥哥你心里有为难,快与幺妹说分明呐说分明……”

    七七静静听着,不觉痴了。远处,人们在河边放着孔明灯,天渐渐黑了,孔明灯升上天空,带着一个个雾圈,燃起点点昏黄,那歌声忽近忽远,渐渐消失在水波夜色之中。

    “楠竹,”她不知站了多久,方回过头来,“把火柴给我。”

    楠竹答应了,把火柴递给七七,一手捧着一盏孔明灯,笑道:“大*奶许的什么愿?”

    七七不答,轻轻擦燃火柴,把手中一张纸条焚了,点燃灯座上的青油灯芯,火苗燃起,微笑道:“放吧。”楠竹待灯芯燃了一会儿,方小心翼翼松开手,孔明灯慢慢升起,照亮俩人的脸庞。

    “你有什么愿也赶紧许吧,趁今天大家都放灯,菩萨一并管了。”七七道。

    “真的?”楠竹当真了,赶紧合上手掌,低下头来,七七见她认真,忍不住抿嘴一笑。

    楠竹抬头笑道:“大*奶许什么愿不告诉我,我的愿可一定要告诉大*奶。”

    “哦?是什么?”

    “我告诉菩萨,今年可一定要让大*奶给我们东家生个大胖娃娃,太太要抱上孙子,可不知道要怎么高兴呢。”楠竹说来,眼里全是笑意。

    她的亲热讨好,七七向来在心里有所排斥,嘴里说的是好话,听起来却不怎么顺耳。七七也不回应,抬起头看着孔明灯越飞越远,心中默祷:

    “菩萨保佑,孟至衡今日诚心求恳,愿我夫林静渊一切顺遂,渡过难关。”

    漫天灯火,那是多少人的心愿?她目送她的心愿飞入云霄雾里,直到分不清楚究竟哪一盏才是她的灯,哪一盏灯上燃着她的心愿。

    民国十七年正月初一,盐店街两边街道铺设巨幔,遮天蔽日,幔下挂满花灯,支架连接之处,用竹签缠纸制成瓜蔓长藤,金绿掩映,寓意“瓜迭绵绵。”行人提灯在幔下穿过,名曰“瞒(幔)天过海”。

    清河产盐为川蜀之冠,多富商大贾,民间的庆祝活动多由盐商出资主持。灯会花费巨资,工程浩大,除因大喜或大事,乃非常年之举。规模最为宏大的一次是清末宣统元年的“皇会”。是年光绪帝驾崩,宣统即位,醇亲王摄政,清河办了一次盛大的灯会,祀光绪皇帝的灵堂设在盐商业协会馆五皇庙,遍馆皆挂彩灯,并以此为中心,分成三条线布置“瞒天过海”,几乎囊括清河的所有街道。盐店街的灯会更是规模空前,时天海井林世荣尚在世,筹措巨资,一呼百诺,从平桥一路铺设巨大布幔到盐店街,制做了十几万盏花灯。入夜张灯时,徜徉穿行于街道,流连于十里灯河之中,“瞒天过海”。白天五彩缤纷,夜里灯光耀眼,热闹异常。

    此后逢春节,盐店街每年均有灯会,民国十七年这一年的灯会,是由运丰号和天海井联手预备的。七七从成都回来,才知道父亲和丈夫一夕之间,花了五十万大洋。

    七七从没想过,一向简朴的父亲,会如此挥霍。她更没想到,林家早已非当年声势,向来冷静自制的丈夫,竟也会参与这种华而不实的事情。她猛然想起同兴盛吕家那场宴会,被静渊讥笑为“树上开花”。

    “静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都来不及和他倾诉别情,第一句话就流露出担忧,“我爹向来不是这样一掷千金的人,这灯会办得让人觉得好生……诡异。”

    “你爹决定要做的事情,向来不会有错的。我只要跟着做,便不会有什么问题。”静渊微微笑道。

    七七急道:“可是这么多钱,一下子就花没了。一个绞卤工一个月最多只挣得了两块大洋,你们这么花钱……,一定有缘故。”

    静渊脸上现出一丝诧异,眸光一紧:“你出去这么一趟,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连绞卤工一个月挣多少钱也搞清楚了。”

    七七低下头:“我也是听人说的,好歹家里也是开盐号的,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

    “那也是。”静渊把她拉到身旁,伸出白皙瘦削的手指轻轻拂开她鬓边柔丝,柔声道,“放心,我只是帮着你爹筹了些款,盐店街哪家盐铺不想出风头?天海井没出多少钱,不要担心了。你信不信我?”

    “我自然信你。”她抬起头,双目如水,那目光冰雪无邪,笃定恍如即便天上下着雨,静渊要说出着太阳,她也会深信不疑。

    他情不自禁就吻了下去,分别数日,此刻终于温香满怀,他方知所谓相思近狂,直能让天地颤栗。

    她用手抵着他的肩膀,轻声道:“还是白天呢……。”不待她说完,他已一脚将门踹来关上,她猝不及防,他的热气已经扑了过来。

    “七七,” 他抱紧了她,“我真的什么都想不管,我只要你……”

    被他的激情点燃,她嘤地一声软俯在他怀中,静渊快步走到床边,将七七放到床上,伸手解她的衣扣。七七双颊如火,如绽放的花朵般娇艳,任他沿着自己的脖子、锁骨一路吻了下去,双手情不自禁伸出,帮着他宽衣解带。已到冬天,她的衣服穿得不算少,扣子解到最后,他终于不耐烦,用力将她淡黄色的里衣哧地一声撕到一边,她轻柔地回应着他,她的轻声呢喃让他更是情烈如火,可是,一想到眼前这张美丽的脸上****感动的表情,将在以后变成憎恶与悔恨,他就不由得心弦颤抖。“七七,七七……”他轻唤着她,声音中竟似带有一丝绝望。

    “静渊,我要怎么样才能帮你?”她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无助、又是酸苦,心里喊着这句话,却又怕他听到她心里的声音,只能紧紧抱着他,紧紧地缠绕着他,将脸庞倚在他的颈侧,恨不能让自己在他怀中融化成一汪春水……

    他抱着她睡着了,他似乎很累很累,睡着了都蹙着眉。

    其实在成都时,芷兰就告诉七七,北方的盐路恢复,淮盐将重新入楚,清河的盐不日将被限制仅在西南销售,政策一出,清河绝大部分盐商将遭受重创。越是大的盐商,受的影响就越大。

    “你爹和我爹又不是只做盐的生意,”芷兰道,“他们几十年的风浪都挺得过来,还怕这点事情?”

    这个消息,是芷兰的丈夫透露出来的,风声实际上已经传到了清河。静渊刚刚才租下了一百多口盐灶,如此一来,产出了盐,却只能大量囤积在仓库,无法卖出去。

    几番试探,他终是不忍让她担心,怎么也不肯告诉她他的难处。七七心顿时揪紧了,她悄悄抚摩着他被汗水濡湿的乌黑额发、他的眉毛、鼻子,那棱角分明的薄薄嘴唇,心中爱怜无尽。

    “东家!”楠竹清脆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静渊猛然从熟睡中惊醒,睁开眼睛,七七正自凝视着他,被他吓了一跳,脸一红,连忙把手从他嘴唇上拿开。

    “戚掌柜来了,说欧阳所长找你,在六福堂等着呢。”

    静渊微微一皱眉,定定神,清了下嗓子,道:“好,我马上来。”鼻中只闻到七七芬芳的呼吸,怀中一片柔腻温暖,两人眼睛距离不到半尺,她红晕满脸。

    静渊眼神在说:我去了?

    她嫣然微笑,用唇语说:“去吧。”

    他叹了口气,在她唇上用力吻了一吻,一面接过她递给他的衣服。

    ……

    七七终究是不放心,悄悄去了香雪堂找了秉忠。

    “罗伯伯,明明现在是需要钱的时候,爹和静渊还这么做,我实在不明白。”

    秉忠淡淡一笑,“放心吧,姑爷既然说没事,就一定没事。”见七七一脸担忧和茫然,叹了口气,终忍不住道:“麻烦是肯定有的,但是如今我们四川军阀内斗不断,三年一小仗,五年一大仗,北方也是时不时就打起来,清河盐商向来是在乱世中寻得安稳的,这个麻烦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

    “既然如此,那更该节约开支,好好挺过风浪才对呀。”

    “傻孩子,”秉忠听她说得天真,笑了,“盐巴公爷的钱,哪有白花的。”

    秉忠告诉七七,春节一过,新任盐运使就要上任了,既然如今的问题出在运销上,那就把力气使在管事的人上头。

    笑着拍拍她肩膀:“男人们做事情,岂是你这个小姑娘能看得透的?”

    七七方轻轻松了口气。

    秉忠慈爱地看着她,忽然道:“七七,三妹说你去成都看了一所学校。”

    七七尴尬地笑了笑,轻轻咬了咬嘴唇:“罗伯伯,不要告诉别人。”

    “你还这么年轻,静渊也不能把你一直拴在林家那个大院子里。你虽嫁给了他,”秉忠叹了口气,“有时候也不要忘了在心里也给自己提个醒,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依靠谁过一辈子。七七,有些事情,你爹、还有我、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帮不了你。”

    她以为他在责备她,把头低了下来。

    秉忠却摸摸她的头,恍若小时候和三妹调皮做错了事,被秉忠发现,他总背着善存偷偷责骂她们,却又忍不住帮她们善后。

    “七七,这件事情,你做对了。”秉忠凝视着她。

    “罗伯伯……”

    “你若真想去念书,罗伯伯会帮你。”

    那目光如此温暖,似在给她力量。

    她感激地看着秉忠,却从他爱怜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忧虑。

    ……

    孔明灯渐渐消失在天空中,七七往南侧看去,密密高墙下,是如练的灯火,七七沿级而下,步入那片辉煌灿烂的灯河。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三章 瞒天过海(2)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3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4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5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