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六章 冤家聚头(1)

第二卷 孽海 第六章 冤家聚头(1)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六章 冤家聚头(1)

    崔氏拉开抽屉,取出一个黑漆描金嵌染牙首饰盒,拿出一支簪子,白金的镀柄,点翠的花叶,用白色珍珠、红色珊瑚珠辑缀成红白两色玫瑰花,七七一看,便知极为贵重。

    崔氏把簪子放在她手中,笑道:“这是姐姐的一片心意,妹妹的头发生得这么好,戴着一定好看。”

    七七道:“这太过贵重了,至衡受不起。”

    崔氏故作生气:“你如把我当外人,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七七忙道:“至衡不敢!”

    崔氏轻轻把她拉得靠近,把簪子给她插在发髻上,灯光下见她细瓷般的肌肤透出胭脂之色,眼眸清澈,脸色娇艳,不禁露出一丝赞赏的神色,笑道:“多好看,这两天可不许给我取下来。”

    轻轻吸口气,道:“这屋子里炭气重,我们去园子里走走,你若想看戏,现在正演着白蛇传呢。”

    七七笑道:“不敢看戏了,婆婆在家里还等着,太晚回去不好,便陪姐姐走走就是,还望见谅。”

    崔氏便带着她到园子里转了转,就在走廊里指指点点,花园中种着一大片腊梅,满树满枝都是金色花朵,幽香浓郁,七七闻着花香,忍不住微笑赞好,崔氏见她喜欢,便吩咐用人给她折了好几枝让她带回家里插瓶。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崔氏便叫人派车,七七说家里来了司机的,便让佣人传了话,过了一会儿,小蛮腰过来接了七七走,崔氏热情相送,直见七七的车离了雷府,方慢慢折了回去。

    回到屋里,却见雷霁坐在适才两人坐的软榻上,手里把玩着七七的那对耳环。

    崔氏似笑非笑,懒洋洋地道:“这样一个小嫩雏儿,都还没长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把你勾得神魂颠倒,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你对个女人这么用心。”

    雷霁不语,那耳环如一朵娇弱的小花,微带香泽,淡然芬芳,他眼中闪出一道复杂的光芒。

    “好了,你现在想怎么办,我好安排。”崔氏斜靠门边,眼带一丝嘲讽的笑意。

    “什么怎么办?”

    “虽还只是个花骨朵儿,你既然要,那便摘了来,要养着也好,还是只闻闻味儿就作罢,好歹一句话,省得以后我再闹心。”崔氏冷笑道。

    雷霁眼睛一眯,若有所思,嘴角扬起一个玩味的笑容:“既然还是花骨朵儿,就让它先慢慢开着,还没开透的花,摘了下来反而不好看了。”

    ……

    街上虽依旧办着灯会,游人如织,但盐店街一天之内关了近七家盐铺,虽说只是暂时禁运,但热闹的繁华里,依然掩不住萧条之气。

    初五那天,雷霁的夫人崔氏与清河天主教会联合举办了一场慈善捐赠会,为因“二刘之战”而家破人亡的流民募捐,运丰号与天海井自然全力支持,在白沙镇和盐店街都设了募捐点,清河当地的学生自发组织在募捐点服务,四处散发慈善传单,一些盐号因怕得罪雷霁,又想赶紧讨好,也均积极响应,就连段孚之,这个月虽然不卖盐了,却还是把盐铺的大门敞开,让伙计们候着,说一旦有募捐活动需要帮忙,他们就随时出力。

    一大早,静渊便去了码头,七七则陪林夫人去了趟妙观寺,妙观寺是个尼庵,供着一尊明代观音,林夫人时常去寺里听经吃斋,没少捐香火。住持见林夫人和七七来了,笑着合手迎上,道句万安,将二人引入贵客室,奉上香茶。

    七七取出林夫人要捐的银钱汇票,恭恭敬敬交予住持手上。住持说声阿弥陀佛,道了谢,因问两人是否用过早膳。林夫人笑道:“就想来吃点清淡的,见笑了。”

    住持一笑,忙安排斋饭,稍作了一会儿,尼僧就从厨房端来了白粥细菜。

    七七一看,见那粥煮的极为融合,几碟凉菜倒是精致,有翡翠似的莴笋丝,切得如春雨般细密晶亮,另一叠干丝,垒成寿面的形状,堆在一碗白笋汤中。

    七七不由得奇道:“这可是扬州的吃食,想不到贵寺竟也有。”

    那住持笑了,道:“小夫人好眼力。这两日鄙寺倒真有位扬州来的女施主,因初来清河,想是有些不如意,便在寺里住了两三天,正巧最近有些流民从荣昌附近过来,她帮着我们厨房做了些食物。我见她心灵手巧,便让她教着我们的僧人做了些特色的细点。”

    七七笑道:“原来如此。”

    林夫人夹了一筷尝了,点点头:“味道还真是不错。”

    七七微笑道:“母亲若喜欢吃,我也去学着做做。”

    林夫人淡淡地道:“罢了,便让你每天烧个茶,也不知道就有了多少别扭,你的孝敬,我现在是越来越不敢当了。”

    七七嘴角轻轻一动,待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心里有些难受,便默不作声陪着林夫人用了斋饭。

    出得斋堂外,住持一路陪着,路过厨房,对七七笑着朝里头一指,道:“小夫人,那就是扬州来的那位女施主。”

    七七从窗边朝里一看,见一身材苗条的女子,年龄约莫二十出头,松松挽着一髻,眉似新月,肤色如江南菱角般白嫩,好秀丽一张脸庞。她正微笑着跟厨房做饭的尼僧小声说着话,纤纤素手抱着一个瓷盆,里面用水浸着新笋。

    这场景便如一幅画儿一般,七七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那女子侧过头,见窗外一个相貌极美的妙龄**正笑盈盈看着自己,目光友善,她却如受到极大惊吓,脸色顿然一僵,手一松,瓷盆掉落在地,水溅得她满身都是,她慌忙说了声:“对不起!”多么生涩的口音!她脸色苍白,蹲下身子,捡着地上散落的竹笋。

    七七心中奇怪,想进去帮忙,林夫人已走到前面,不耐烦地回过头:“至衡,你磨蹭什么?”

    住持道:“小夫人快随太太去吧,这里自有人照应。”

    七七应了,忙加快脚步,跟着林夫人出了寺观。

    …………………………

    兴记等盐号因得罪了雷霁,几天来货物滞销,盐包堆在码头,没有运盐号敢为他们承运。德昌荣是清河最大的一家运盐号,孟家和林家的盐多由他们来承运。如今兴记等落了势,善存特意打点了些钱,让德昌荣帮着兴记等盐号好歹运一点去就近的地方,但稍远一些的地方,德昌荣怕惹上军队捣乱,怎么也不敢接。

    兴记等盐号的几个老板,平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一次却纡尊降贵,亲自到码头上找到些中等规模的运商,左磨右磨。

    兴记老板廖葆初拉着一个叫胡正卿的运商,连连送上银票,陪笑道:“我们也是十来年交情了,您便接了我们这单生意,就送到绵阳,陕西的我也不送了,路上肯定不会有问题!我另外请些人来护送便是,袍哥那儿我去打招呼,”

    胡正卿脸上只是苦笑:“我不是不敢送,只是怕接了你这单货,收了你的钱,送了出去,还没到绵阳,就被雷师长他们扣下了。老哥呀,谁让你倒霉给刘文辉送盐呢?如今你且再等等吧,你也知道,四川现在打得乱七八糟,指不定今天落势的人,明天又会上台。”

    廖葆初跺脚急道:“我这盐一天运不出,就一天搁在码头上受潮,灶上的火天天燃着,哪儿是在烧盐啊,简直是烧心!”

    静渊在一旁远远听着,兔死狐悲,心里滋味颇有些复杂,轻轻叹了口气。

    忽听身后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廖老板,你的盐,我来运!”

    回过头,见一个身着深色褂子的青年,衣袂飘飘站在码头台阶上,微黑的脸棱角分明,转眸间自有股慑人的气度,面带微笑,正是罗飞,他身旁还站着一人,正是那江津的冯师爷。

    如惊电过隙,静渊的眼中顿时风云暗涌,冷冷一笑,脸上神色却是颇为不屑,道:“原来是你。”

    罗飞唇边笑意悄无声息,眸底锋芒微绽:“可惜你现在才知道。”

    不再理他,和冯师爷径自走到廖葆初等人身前,笑道:“诸位伯父,如果你们放心,便把盐交给我。”

    廖葆初等人又惊又喜:“这不是阿飞吗?原来……冯师爷的运盐号就是你开的呀,你不是去了扬州吗?怎么又回来了?”

    罗飞道:“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自会向伯父们解释。长话短说,我的运盐号刚刚才开,规模甚小,如今只能水路和陆路两者结合。所以,承运的汇水会比往年高一些,还望伯父们前往不要见怪。我的车和船先运一部分出清河,一路我自会将这运价告诉别的运商,所谓价高招远客,定能帮伯父们暂解燃眉之急。”

    廖葆初踌躇道:“你……不怕那雷师长找麻烦?”

    罗飞笑道:“雷师长是刘湘刘司令的人,我呢,因缘际会,恰好手上有刘司令亲书的通行手谕,想来雷师长应该不会为难自己人。”

    廖葆初等人正急的抓耳挠腮,凭空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便如迷航的人突然找着方向,老眼发光,不由得对罗飞千恩万谢,完全忘了自己是个老辈子,在后辈面前要顾及面子尊严。

    静渊薄唇轻撇,轻轻哼了一声,带着七分冷意、三分凌厉,拂袖转身而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六章 冤家聚头(1)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2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3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4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5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