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一卷 洪流 第二十五章 日月其迈(1)

第一卷 洪流 第二十五章 日月其迈(1)

所属书籍: 盐店街

    善存接到省里盐务局与全省商会的推举信,成为川南盐业总商会的会长,在善存的提携下,静渊理所当然成为理事。孟家和林家珠联璧合,一时风生水起。

    这一年,北方军阀混战,两湖的淮盐道断了,川盐入楚,已成必然之势。四川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被军阀刘文辉等人合谋扣留,被迫通电下野,川内各军阀相互倾轧,四川陆军第一师师长李家钰先后攻下荣昌、内江、仁寿等县,并进占成都烟酒总局和造币厂,制造不合格之半圆银币及当二百之铜铺币强行流通,从中搜括民财。五月末,在四川军阀争夺防区中,李家钰陆续占有遂宁、安岳、乐至、潼南等县,清河亦在李之防区内。

    清河是个奇怪的地方,俗语说,逢战乱必穷滥,可清河却只要一遇到战事,便立时却变本加厉地富裕起来。盐价被官方估提,一路飙升,前清时早有川盐济楚的先例,如今,清河的盐不仅销往湖南湖北,更一路北上,销往陕西、河南甚至河北。

    七月中旬,善存正式担任商会会长,运丰号摆下十桌宴席,广耀川南各界士绅赴宴,连省盐务局长刘凤骊也从成都赶来,清河另有四大盐商,熊家、余家、郑家、王家的东家们也都来了。女眷们在内堂茶话闲聊,男客们在大厅畅谈豪宴,七七听得笑声不时传来,余芷兰拉着她偷偷在厅外看了看,见静渊坐在善存身旁,亦是满脸笑容。

    众人一再央求刘局长致辞,刘局长推脱不过,举杯站起,笑道:“诸位盛情难却,兄弟便说两句。兄弟不才,在盐务任职有三十年的时间,在座诸位,也有不少是兄弟的前辈亲乡里,从前清到如今民国,这三十年,清河的盐商过得多么不容易,兄弟和诸位可是一路看过来、痛过来、也是甜过来的。咱们清河,自来衍沃饶润,过于他郡,然说起以前,清河的盐仅能销到巴蜀南部,撑死了卖到云南昭通,再就是贵州,连覆盖四川全省都难以做到。如今,咱们能将盐卖到两湖、甚至河北,虽说销量并不算多,但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刘局长停了停,正色道:“不过,借战乱暴富,前清捻乱之时的川盐济楚便是先例。我们被人骂作发国难财,可谁知道,要不是咱们巴蜀盐商兄弟冒着生命危险,将盐运到两湖,解了百姓燃眉之急,两湖地区必然因为没有盐而发生更多的战乱,导致更多的人死亡。为此,兄弟在此先谢过各位前辈乡里,万望诸位秉承心怀百姓的仁义之心,在此特殊时期,和孟会长同心协力,振兴家乡盐业!”

    众人均举杯朗声笑道:“定不负局长重托。”

    刘局长哈哈一笑,将酒一饮而尽。

    余芷兰悄悄对七七道:“你可知道,这刘局长可是锦蓉的舅舅呢。他和锦蓉的哥哥,现在盐店街都有盐铺。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表面说一套,背地里一肚子坏水儿!”

    七七看得清楚,那个欧阳锦蓉的哥哥欧阳松在席间和静渊相谈甚欢,善存保持一贯的低调沉稳,但逢人敬酒均不拒绝,拿起酒杯便喝,倒是静渊每每等人未到善存面前,便起身问候,帮善存挡酒。他本是个冷峻清净的人,可在这酒席之上,却显得圆滑世故,谈笑风生。一张白皙的脸,因挨个敬酒,红到了耳朵后,偶尔他会把目光扫向厅外,却似乎只是随意一看,即便看到七七,也浑若不见。

    七七心里一阵异样的难受,便拉着芷兰回到内堂。内堂也摆了宴席,母亲和秀贞正招呼各女眷,沅荷肚子大了,神态懒洋洋的,靠在座椅上和欧阳锦蓉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欧阳锦蓉依旧穿着女学生的衣服,烫了头,一张脸红扑扑的抹了些胭脂。

    芷兰笑道:“这丫头估计有主儿了,这几日越发妖了。”

    锦蓉听到,忍不住便朝芷兰她们看了一眼,目光却和七七一接,不知为何,脸腾的一下红了。

    ………………………………分割线……………………………………

    酒席散了,客人们纷纷告辞。静渊给善存挡了不少酒,人似乎都喝糊涂了。仆妇们见他趴在桌子上,手兀自还捏着酒杯,只好找人去叫秉忠,秉忠和两个小子正扶了善存回屋休息,正是手忙脚乱的时候,只吩咐:“让姑爷就在府里休息。”

    几个小子将静渊扶到东头的厢房,孟夫人对秀贞道:“七七还没过门,你虽是当家媳妇,却不方便去照顾。找个伶俐点的后生去帮着收拾下就可以,若真顾不过来,便让七七去看看,只有一条,找年纪大的老妈子陪着,你就不用去了。”

    秀贞应道:“是。”

    孟夫人回得自己房里,善存正斜靠软榻上,拿着一盖碗浓茶,眼睛欲睁欲闭,一脸醉相。

    孟夫人走去给他托着茶碗,怨道:“如今可不是你跑堂子的年月了,还这么喝!”

    善存咕咚一声吞下一口茶,只满脸漾着笑,却不言语。

    孟夫人道:“我倒不明白了,这一次家里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把儿子们叫回来,这饭桌上就一个未过门的姑爷帮你挡酒,像什么话。”

    善存想伸手拿盖碗拨拨茶叶,孟夫人怕他烫着,忙帮他拨了,善存就着又喝口茶,敞口气,方道:“静渊这一次算得上是倾尽全力,我若让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子抢他的风头沾他的光,他虽是个敦厚的人,他家里人难保不会多心。”

    孟夫人道:“你们这些做生意的,最会做表面功夫。”

    善存微微一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虚的实的,聪明人一看就知道,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我不拿出点诚意,你以为咱们这聪明的姑爷肯对咱们家尽心尽力?”

    “以后都是一家人,哪里用得上这么算计?”

    “我倒不想这么算计。”善存叹道,示意妻子把茶碗放下,道:“再说了,咱们孟家这几个少爷,原不把心思放在这盐井上头的,腆着脸在这儿虚客套,一点用也没有。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过趁着还能折腾,帮儿女们存点家底。”

    孟夫人笑道:“话是这么说,你却不是养那败家子儿的人。”

    善存道:“有些人天生爱折腾,见了棺材不落泪,有些人是天生享福的人,自有人为其做嫁衣。”

    孟夫人把茶碗放桌上,想了想,笑道:“听你这么一说,你那女婿,却不是那享福的人了。”

    善存道:“又想挣到名利,又想享福,我当了这几十年盐巴公爷,可没见过谁能两边都赚到。”打了个哈欠,轻敲一下额头,懒懒地道:“真是年岁大了,这也不过才喝几杯就成了话痨,说多了话脑门子疼。”

    孟夫人忙扶他睡下。

    静渊本在榻上睡了会儿,不料半个多小时后却胸口发闷,扶着床边吐了起来。陪着他的是孟府的小厮冯保,见静渊吐得脸都变色了,忙要去叫人,静渊摆摆手,有气无力地道:“不妨事,把屋里打扫下便可。”

    七七送了芷兰和锦蓉,刚刚回家,迎面见到冯保拿了抹布撮箕,急匆匆地朝东边厢房跑去,叫住他,皱眉问道:“可是静渊不舒服?”

    冯保道:“姑爷吐了,瞧那脸色不好!”

    七七道:“你把东西给我,快去叫大嫂。”

    冯保踌躇道:“夫人吩咐了,大少奶奶不能去照顾姑爷的。”

    七七也知秀贞避嫌。便沉吟道:“那你去找你妈,让她烧点水沏壶茶,赶紧送来。”

    从冯保手里接过撮箕,也不待他回话,便朝厢房走去,冯保几步做一步朝佣人的厢房跑去。

    七七进去,静渊歇了会儿,又吐了起来。见七七进来,喘了口气,道:“还不快出去,仔细脏了你。”

    七七见他脸色青白,想是难受已极,也不和他争辩,从抽屉里拿出草纸,一张张铺在地上盖住污秽。静渊头靠在床上,只轻轻喘气。七七从衣兜里拿出手帕,走过去,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

    静渊伸出手,将她手握住,盖在自己脸上,脸色虽惨白,脸颊却烫得有如火炽,七七触摸到他的皮肤,那火热的皮肤上有细微的汗珠,忍不住道:“以后不要这么喝酒了。”

    静渊闭着眼,只轻轻一笑,过了一会儿才道:“你的手好凉。”

    待那只手被他的脸捂热,静渊方睁开眼,又伸手握住七七另一只手,也盖在他脸上。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静渊轻声道。

    “不知道。”七七把手抽了出来,“没算过,有十来天?”

    “二十五天了。”静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七七早一天天数过日子,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听他将日子说得清楚,知他必也同自己这般日日盼望相见,双颊晕红,嘴角露出微笑,低首道:“我骗你的,我算着天数呢”。

    “我知道,”静渊微微一笑,“我娘已把日子定了,我今儿已经给你爹送来了龙凤帖,再过半个月,咱们就成亲,以后想不见也不成。”

    七七一惊,正要答言,却听冯保的娘在门外轻声咳嗽一声,忙把手挣脱,站了起来。

    冯保娘捧了盆热水进来,冯保端着茶也在后头跟着。走过去拧了毛巾,给静渊擦脸。

    静渊喝了茶,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便对七七道:“我没事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七七不便久留,便叮嘱林保好生伺候,站在一旁,看静渊慢慢躺下,冯保给他盖好被子,方回了自己屋子。

    冯保把屋子收拾干净了,便坐在一旁椅子上,不一会儿睡着了。

    静渊躺在床上,却睁着一双眼睛清炯炯看着床顶,七七的手绢搁在枕边,淡淡的一股幽香,像鸭拓草的花香。他侧过身,把脸压在手绢上,那香味更浓了。

    该走的人已经走了,该办的事情也都办了,婚期越来越近,静渊却不知该喜还是该悲,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那手绢里发出的香味,如一片蓝色的潮水,慢慢地、冷幽幽地袭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一卷 洪流 第二十五章 日月其迈(1)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2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3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4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5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