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六章 针尖麦芒(2)

第二卷 孽海 第六章 针尖麦芒(2)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六章 针尖麦芒(2)

    锦蓉回到清河的时候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连平日殷勤应付的婆婆都懒得理了,天天去外头看戏、会友、吃饭,直到文斓被戚大年接回来,她方略微收了点心。

    她要跟儿子的父亲离婚,她下了决心的可是,儿子一回来,她却忍不住抱着他问东问西,问他爹爹究竟要办什么事,怎么就不跟你一起回来?爹爹那么心疼你的,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走?

    文斓说不知道,怕母亲担心,又不敢说临走时看到爹爹那异乎寻常的怪样子。

    只是坐在母亲的腿上,用小手环着她的脖子。

    他长得多么像他父亲俊秀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像乌鸦羽毛一样闪着亮光的头发锦蓉看着儿子心想,若是离了婚,林家断不会把儿子给她带走的吧?如果是这样,她连他的影子都得不到,这让她心中充满着悲哀。

    所以她急切地盼望着静渊回来,只有见到他,她才能真正明白自己内心是否真能下得了决心。

    他终于回来了。

    和每一次出门后一样,他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佛堂给母亲请安,当然,是抱着他心爱的儿子。

    文斓像一只听觉敏锐的小狗,车开到玉澜堂外的栗子树下,他就冲出了院子,父亲一下车,他已经飞奔到父亲的身前,双手伸出,要给他一个最热切的拥抱。

    “爹爹”

    “乖儿子”静渊用力将他抱起,他的笑容舒展开来,看到儿子的嘴角起了个泡,皱起眉头问:“你的嘴巴是怎么回事?吃什么不该吃的了?”

    文斓笑道:“吃了羊肉汤”

    静渊抱着他一面走一面叫来佣人训斥,说秋燥天干,怎么能乱给少爷吃东西?黄管家在里屋听到,忙走了出来,说少爷最近晚上尿床,大夫给开的食疗方子,山药炖羊肉,用来提精补肾。

    他一说,静渊却想到另外一事,道:“老黄,黄嬢也歇了这几年了,若身体还行,就让她去晗园吧。”

    黄管家疑惑道:“东家,您不是不要……。”

    七年前,静渊赶走了所有伺候过七七的丫鬟仆妇,包括黄嬢。黄管家话一出口,立时回过神,不由得大惊失色,看着静渊,脸色都变了。

    静渊知道他已经明白七七已经回来,道:“你回去问问黄嬢吧,她若愿意,随时都可以去,那里需要熟人去照料,换别人我还不放心。”

    说罢对文斓笑道:“你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开始尿床了?小时候都不这样的”

    文斓极不好意思,眼睛却飞快一转,笑道:“爹爹我又会背新的诗了,我背给你听”

    静渊哈哈一笑,知道儿子在转移话题,笑道:“好啊,背给我听听。”

    文斓便昂着头朗声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突然一停,嘻嘻一笑,道:“爹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背给你听?”

    “为什么?”

    “因为今天是中秋节中秋节的时候,自然要背跟月亮有关的诗”

    “呵呵,嗯,我的儿子很聪明嘛”

    “那你怎么表扬我?”

    “你要什么表扬呢?”

    “今晚上跟爹爹一起睡”文斓抱紧了父亲的脖子。

    静渊脚步一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两个人已经走到佛堂外,文斓叫道:“奶奶,奶奶爹爹回来啦”探出半截身子,帮静渊推开佛堂的门。

    林夫人早就听到父子俩的笑语声,已微笑着站起,将手中的佛珠放下。

    静渊抱着儿子走进去,给母亲微微一鞠躬,道:“母亲,我回来了。”

    将文斓放下,对他道:“文斓,去把你妈妈叫来,爹爹有事情说。”

    “遵命父亲大人”文斓笑着道,欢欢喜喜地跑去叫母亲。

    静渊见儿子兴高采烈的样子,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脸色凝重起来,与母亲犀利的目光相接,不由得低下头,等他再次抬起头来,他恢复了他一贯的镇静与淡漠,在内心深处,他惊讶自己这样的能力,即便是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

    “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林夫人程序性地问了一句,她知道儿子一定会程序性地回答她,她期待地是回答之后儿子要宣布的事情,当然,那一定是一件大事情,她几乎已经隐约猜到了。

    锦蓉和文斓一块儿进来,锦蓉脸上红光满面,就似胸中燃烧着一把大火,眼睛里是兴奋的光芒,可是她脸上的红光,在见到静渊的那一刻却突然间消失了。

    她的丈夫,穿着浆洗得发出淡淡清香的衣服,领口袖脚都被熨烫得平整体面,英俊的脸上泛着一层柔光,一如既往的洁净文雅。这哪里像是旅途劳顿的人,他这个样子,像是刚从海边的疗养胜地回来。

    静渊和往常一样,在她脸上礼貌的、亲切地扫了一眼,便迅速移开目光,却对儿子道:“文斓,你的字练得怎么样了?”

    “一般般。”文斓眼睛看看母亲,又看看父亲,只要父母在一起,他的目光总会在两个人身上游移不定。

    “去书房把你刚才背的水调歌头给爹爹写下来。”

    文斓看看母亲,锦蓉也想让儿子回避一下,便也道:“去吧。”

    文斓只好答应了,正要走,林夫人却忽然道:“文斓,到奶奶这儿来。”

    静渊与锦蓉几乎是同时脸上变色,一同看向她。

    林夫人冷冷地道:“有些事情该说,有些事情不该说,你们已经有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说话做事先掂量掂量。”

    文斓站在屋子中央,突然间紧张起来,不知道是该听父母的,还是该听奶奶的。只是气氛一下子变得阴郁可怖,他的小脸带着一丝试探和询问,看向他一心一意依赖的父亲。

    可是父亲为什么变得沉默了,也不回应他的目光了?而母亲呢,眼神中那股兴奋的、歇斯底里的眼神,是多么的奇怪

    林夫人忽然笑了笑,走过来牵着文斓的小手,对静渊和锦蓉道:“今天是中秋节,咱们好好过一个团圆的日子,静官儿,你该去盐灶就去盐灶,晚上一定记得回家就是,多年的规矩还是得守的。”不待他回答,低头对文斓道:“文斓,过来给奶奶捶捶腿。”

    文斓哦了一声,朝林夫人走过去,静渊忽然开口道:“母亲,我今天不去盐灶了。”

    林夫人故作讶异:“哟,你当东家快十年了吧?每一次中秋可都是和伙计们一起过的呀,这是唱的哪一出?”叹口气,笑道:“你是心疼儿子吧?想在家里陪文斓,是不是?”

    静渊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咬着薄薄的嘴唇默不作声。

    锦蓉忍不住了,她已经憋了好久的话此时在心中如汽水般翻腾着,烧得喉咙都疼了。

    对林夫人颤声道:“母亲,我……我有话要跟静渊说。”

    林夫人心不在焉地挥挥手:“过完中秋再说”

    “母亲,”静渊微蹙着眉头,抢着道,“七七回来了。”

    林夫人宛如被一把尖利的刀轻轻在眉头上刺了一下,平静的脸突然抽动了一下。锦蓉楞楞地看着静渊,用力咽下唾沫,胸口止不住地快速起伏着。

    林夫人看了一眼锦蓉,略显无力地冷冷一笑,道:“媳妇儿,说吧,如今没什么不可说的了,你要说什么?”

    说什么?我该说什么?锦蓉不停地问自己。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了,我就说吧?可我没什么好说的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她默然无语,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似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笑了笑:“我去看看厨房的菜,静渊今天既然不去盐灶,晚上肯定是在家里吃饭吧?”

    她如此反应,让林夫人和静渊都有些诧异,静渊想说:我并不打算在这里吃饭。可锦蓉飞快地转身,快步就往前走。

    文斓完全不明白大人们在搞什么名堂,见母亲神色不对,跟着追了出去。

    林夫人看着静渊:“她哥哥如今可是盐务局长,你不要太过了,好歹给她留点面子。”

    “六年了,”静渊的眼睛盯着地板,“我自问对得起她。”

    林夫人奋力将佛珠摔到地上,一颗珠子溅起,打在静渊的脸上,他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收缩。

    林夫人指着他,切齿道:“我不管那个小妖精回来要怎么搅乱我这个家,我只要你记住:记住你现今的身份地位,记住你的家业你还有个儿子锦蓉为你生的儿子”

    “母亲,我不光有文斓一个孩子。”他抬起头看着她,“我们杀死了七七的孩子,您还记得吗?老天爷保佑,为我留下了一个。现在七七回来了,带着我的孩子回来了。”

    “你说什么痴话?什么孩子?”

    “七七的孩子,我的女儿。”他平静地看着母亲,“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们。”

    林夫人****一软坐在椅子上,过了许久,方喃喃道:“孟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怕。”静渊冷冷地道。

    “你……,”她看着儿子,幽幽地叹了口气:“唉,我不管你在不在玉澜堂过夜,今天好歹陪锦蓉吃顿饭吧。她嫁给你,自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你便好好哄哄她,以后彼此也好相处。”

    静渊嘴皮一动,想说什么,见母亲眼中竟露出哀求的神色,叹了口气,默然点了点头。

    很可惜,锦蓉似乎并不想给他一个哄她的机会。

    也许她知道他的心并不在这里,也许她清楚他现在正一分一秒算着时间,满脑子想着另一个女人。

    不,锦蓉不是一个轻易哄一哄就能对付过去的女人。

    其实在她想离婚的时候,她已经决定放手了。

    现在她更想放手,不过,却是要放开抓得紧紧的、那一根系住她脖子、正套在梁上的绳子。

    她支开了儿子,找准了时间,蹬掉了凳子,松开了双手。

    但是,对于她原本已经没有希望的爱情而言,她没有放手,绝对没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六章 针尖麦芒(2)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他从火光中走来作者:耳东兔子 2白杨往事作者:长宇宙 3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4对你不止是喜欢作者:陌言川 5如果蜗牛有爱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