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十七章 描就春痕(2)

第二卷 孽海 第十七章 描就春痕(2)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十七章 描就春痕(2)

    那伙计回过神,忙道:“有,有青菜豆腐汤。”

    静渊道:“那劳驾小哥去给我盛一碗来。”

    “哎”伙计答应了,跑去盛了一碗热汤,静渊的饭吃得差不多了,把汤倒在饭碗里,一边喝汤,一边把剩下的两口饭吃完。

    拿出一张格子纹蓝布手帕,是七七每日给他叠好放进衣兜里的,擦了擦嘴,正收拾着,徐厚生从外头回来,手里拿着竹兜子和鱼竿,一直走到天井里来,瞿掌柜跟在身后,端着一木桶的鱼,水一漾一漾的,也看不清是什么鱼,只闻到一股土腥味儿。

    徐厚生侧过头,见静渊正慢慢站起,向他轻轻一揖,茶几上几个粗碗,装着下人们吃的饭食,眉头轻轻一皱,回头看着瞿掌柜:“这是怎么回事?”

    瞿掌柜没成想会被主人责备,嗫嚅道:“想着该吃晌午了……所以,所以……。”

    徐厚生心想:“我虽和他有嫌隙,但他毕竟是我在盐店街盐铺的房东,又是盐场中的重要人物,我固然忌恨他,但我们这种清河的老辈子,怎么能有意如此轻辱人家。且不说他年轻,传出去我倒是没脸没皮了,就在清河盐场里,这也不成个像样的规矩。”

    想了想,便把手里的东西随手一放,朝静渊走了过去,静渊微微一躬身:“侄儿见过徐伯伯。”

    徐厚生手一抬,微笑道:“我和你吕伯伯去钓鱼了,在山上住了一宿,刚刚才回来,也不知道你在等我。侄子若是有耐性,则再等我片刻,你伯父我还没有吃饭呢。”

    说着对站在外头脸色尴尬的瞿掌柜道:“给我整点饭菜来。”

    瞿掌柜挠头道:“那我去啸松楼订饭,老板等一等。”

    徐厚生不耐烦道:“等什么等,早上我只喝了碗包谷粥,现在饿得脚都软了,”

    见天井伙计们的饭桌还没有收拾,便道:“把那桌子给我收拾干净,去厨房给我弄点就行了。”

    伙计们连忙收拾碗筷、抹干净桌子,徐厚生向静渊招招手:“外头太阳好,我们去天井里坐,你陪我一会儿。”

    静渊跟着他出去,在天井里那张桌子旁坐下。不一会儿,瞿掌柜亲自用托盘端着饭菜过来,碗倒是换了好碗,菜却还是先前那几样,徐厚生端起饭就吃,静渊清楚徐厚生是要让他知道自己并非有意侮辱,清河盐商向来会处事,尤其是老一辈,徐厚生再怎么也是和善存、杜老板是一辈的,他还给静渊的这一分尊重,倒让静渊心里有了一份敬意,不敢怠慢,站起身来,去给徐厚生倒了一杯热茶,恭恭敬敬放在他的面前,道:“徐伯伯慢慢吃,喝点茶。”

    徐厚生这才把碗筷放下,擦擦嘴,接过茶喝了一口。阳光下见静渊修眉星目,面如冠玉,儒雅中带着一丝冷峻,不知为何,突然有一霎时的恍惚。

    静渊见他凝视自己,神色复杂,心中微微讶异,徐厚生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和你父亲长得真的很像,若说这份隐忍的功夫,也和他颇为神似。”语气中竟有丝怅然的伤感,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愤懑。

    静渊眉间一蹙,脸色立时就冷了下来。

    徐厚生又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你是来给至衡要木材的吧?”

    静渊道:“侄儿愿意出高价。”

    “这不是钱的问题。”

    “既然和钱没有关系,那么侄儿该做什么,还请徐伯伯示下。”

    徐厚生微微抬起头,阳光透过天井里一棵女贞树的树叶,斑驳地洒在他的白发上,他轻轻阖上眼睛,似在思考怎么措辞,又像是要把自己从一种复杂的思绪里抽离。过了一会儿,他方缓缓道:“想来至衡已经跟你说了,我这些木材是做什么剩下的。”

    “嗯,至衡告诉我,这是徐伯伯修建宗祠所剩。”

    “修建宗祠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匀出外用的,除了我们自己家用以外,剩下的,连着木屑,也得一并烧掉,或者长年日久留下来,给子孙后代接着用。我现在若是要帮至衡救急,就为了你们省这四五天的功夫,却要我去得罪我的祖先,你觉得这么做合不合情理?”

    静渊不语,等着徐厚生下文。

    徐厚生稀疏的眉毛向两边一展,神色极是沉稳从容,淡然道:“我并非有意要折辱你,你虽然年轻,但我一向是把你当做平辈人来尊重,你应该是看得到的。宗祠用的木料,是我敬献祖先的,我不在乎你尊不尊重我,但是,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不尊重我的先辈。”

    徐厚生凝视着静渊,一瞬不瞬,沉声道:“如果要我给你,除非……除非你按着外姓孙辈之仪,向我徐家祖先牌位敬献贡品,三跪九叩,向我徐家祖先请去这些木材,仪式过后,我自然吩咐人把它们给至衡送去。”

    静渊薄唇紧抿,一双眼睛精光闪烁,嘴角微微扬起,像是极怒后的冷笑。

    ……

    又一艘盐水船驶到车水处停了下来,两个车水匠便从木柱钉的大木销子上爬上高车,平坐在车架上,双脚一前一后踏使水车轮翻转,槽口的盐卤顺着竹筒流进一个小方桶,小方桶内盐水又顺势倒入到站桶里,紧接着卤水就被抽塞流进了盐锅。

    看起来极简单的一个工序,只要一个环节出了差错,所有的运转都要停下来。

    七七站在水车下,仰头看着工匠把自己绑在支架上修着水车的木梯,一钉一凿,铿锵有声的敲击,就像敲进心里。

    假如赶工,今天就能把木梯修好,可是水车有一面的木头几乎已经腐坏,如果不赶紧换掉,迟早又会有盐工出事。

    她微微蹙起了眉,雪白的额头这几日被阳光一晒,已经变成了微黑色,小桐撑起一把伞,七七走到哪里,她就给她举到哪里,无奈每一次都会挡着七七的视线,被她轻轻扫开。

    远远地见古掌柜坐在一辆板车上朝这里过来,七七眼睛一亮,快步跑上前,问道:“静渊那里有什么消息了吗?”

    古掌柜爬下了车,笑道:“回大*奶,东家从徐老板那里打了一个电话来,只说让奶奶放心,今天晚饭前应该就会有结果。”

    七七又惊又喜:“真的?他是怎么劝服徐伯伯的?”

    古掌柜道:“东家没有多说什么,我亦没有问。不过好歹我们的问题解决了,东家奶奶可以放心了。”

    小桐听到,也笑着拍了拍胸口,对七七道:“大*奶,这几天来不光您没有吃什么东西,就连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跟着遭罪,吃不好睡不好,如今可算是东家把我们大家都给救了,等木头运过来,您回到家去,可得替我们好好谢谢东家。阿弥陀佛,我今天总算可以安心吃顿饭了。”

    七七依旧不确定,还问古掌柜:“他的语气是肯定吗?木头今晚一定能运来吗?”

    古掌柜笑道:“东家是什么人啊,盐场上从来不打虚言的,他既然这么说,那自然就是确定了,奶奶就别再担心了”

    七七方松了口气,总算放下心来,展颜一笑,转头对小桐道:“走吧,我也饿了,先回晗园吃饭去,顺道让厨房去买点新鲜菜,晚上给东家做点好吃的。”

    古掌柜踌躇了一下,道:“东家还让我转告大*奶,说晚上他就不回来了,还有些事情要料理。”

    七七哦了一声,道:“没有关系,他是去盐场还是铁厂?我把饭给他送去便是。”

    古掌柜眼光看着地上,轻声说:“东家好像说是回玉澜堂。”

    小桐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看着七七。七七面上倒是没有什么,只嘴角那丝笑容渐渐凝结,旋即又展开,对小桐笑道:“没关系,那我们今天自己吃吧。”

    回到晗园,几天的积郁总算散了大半,七七吃了两碗饭,立时就犯困,畅快地睡了一个午觉。

    醒来后日影移窗,躺在床上竟是浑身发软,这个时候才察觉自己几日来身心疲倦,只是一直在强撑着而已。

    她想打一个电话去六福堂问问戚大年,静渊究竟回来了没有,和徐厚生是怎么谈的,晚上为什么不回晗园,是玉澜堂出了什么事?文斓病了,夫人病了,还是锦蓉又出了什么岔子?一时又觉得自己不该关心,因为只要一关心这些事,烦恼就接二连三扑过来。

    七七躺着出了一会儿神,想着还有一堆事情要做,便拿双手撑在床沿,缓缓起身,可是刚一站在地上,就觉得头重脚轻,眼睛里直冒金花,急忙坐了下来,心跳突然加快,胸中一阵阵抽搐恶心,酸水涌上,她强自忍了片刻,拼起力气冲到盥洗室,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直把中午吃的所有东西全吐了个干净,还在不断打着干呕,等一切终于停歇,她已经浑身冷汗,脸色苍白,软软地蹲伏在地上。

    原本以为这几日没有胃口,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太累的缘故,如今她思前想后,计算了下日子,终于猛然反省过来。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好歹有一丝的喜悦,可是没有,连一丝喜悦也没有,轻轻抬手,让冰凉的丝绸衣袖如冷风掠过脸颊,悄然擦干了一泓清泪。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十七章 描就春痕(2)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2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3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4你给我的喜欢作者:施定柔 5轻狂作者:巫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