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二章 瞒天过海(1)

第二卷 孽海 第二章 瞒天过海(1)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二章 瞒天过海(1)

    每个夜里,总有这么一段时间,当万籁俱寂,连街巷都陷入深沉的睡眠,有些睡不着觉的人会辗转反侧,思考一些在白天从来不敢思考的秘密。楠竹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晚上没有睡好觉了。

    她不是没有见过死于非命的人。她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想起两年前在荣边村的河沟里看到的一具浮尸。女人赤luo的尸体,被泡得青紫肿胀,眼睛已经腐烂了,变成一个暗红的小坑。她认识这个叫玉凤的女人,在陕西人邱老板家里当丫鬟,据说是哪个袍哥的女人,跟一个学生好了,被袍哥报复抓了去失踪了好些天,后来才发现死在河里。

    人们只说这是玉凤自己想不开跳了河。楠竹心里冷笑,女孩子,即便要死也要死得好看,谁愿意脱了衣服跳河沟?在清河有些人的命是不值钱的,她是早就知道了的,哦不,她并不知道!直到那一天……她回家送年货,在路上遇到那几个人。

    她知道玉凤死得惨,但她从来未曾想过玉凤遭遇的恐惧。光天化日之下,她还看到田里似乎有人在烧着干枯的麦秆,正闻着远远飘来的烟火味儿觉得惬意,她就被人从身后勒住了脖子,捂住了嘴,轻轻一抬然后被按在了地上。

    地上好凉,她的脸感觉到土的湿润寒冷,她看不清楚袭击她的人长什么样子,他们似乎并不想真正伤害她,只是娴熟的掐着她的脖子,将她的脸按着让她出不了声,然后再一件件脱了她的衣服。

    她听到自己的尖叫被压在了土里变成沉闷的呼喊,一只冰凉的、粗糙的男人的手在她光滑的背上轻轻摸了一下,然后再逐渐往下,她浑身起了恐惧的寒栗。

    “我们这里有五个人,”一个声音凑到她耳边,很陌生的口音,不像是清河人,“一个,两个,……”那人在她耳边数着数,她感到似乎有不同的手在她身上摸着,“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们五个人绝不会伤你半分。你若不听话……”他的手放在她极敏感的地方,“你就尝尝跟五个人睡觉的味道,好不好?”

    她呜咽着连连点头,可头却只能一下下磕在土里,后来猛然反应过来这么回应怕是会让那些人误解,只好大声呜呜着,头用力摆动一下。

    她听到身后的几个人忍不住笑了笑,笑声邪恶,耳边那人笑道:“到这个时候还能想点事情,算你是个聪明人。你是要听我们话的,对吧?”

    楠竹这才连连点头。

    “那好,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有人把她的衣服扔到她背上,她暗自松了口气,“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无缘无故的去害人,更没有人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找麻烦,你要再帮着人造孽,你自己就先成个造孽人。”

    她不明白,她一点都不明白。

    “不明白,是吧?”那人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楠竹夜不成寐,辗转反侧。如今有这么两件事情,是她十分明白的,那就是她从来不想死,只想活着,还要活得好,只是有人想要她死而已,随时能要她的命。还有就是她很恨,恨得咬牙切齿,恨得快要疯癫了,只是这恨意与她的恐惧合在一起,她无从分辨清楚,究竟哪一个快到极限。

    好,她咬牙道,我便听你们的。

    她仔细思踱着,在不知道是第几天后的夜晚,突然想到一个极好的报复的方法,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那****,她终于睡得很好。

    ………………分割线………………

    盐道。

    三条大青石板路,往北方向外辐射,一条通往内江,一条通往乐山,一条通往威远,所有的路途,均有石板路纵横相连,这些大路小路,皆由沿途富户及乡民自行维修或修建,像书法造诣颇深的人,在这广袤的蜀南大地上绘出的磅礴的笔迹。这样的通行条件,既方便那些以贩盐为生的“挑脚匠”们长途跋涉,也方便那些富商人家的骡马运输。

    公路之下,是蜿蜒的清河,水运的盐道。

    有唱喏声远远传来:“诸位哥子!老胡我言短口钝,拈不得过,拿不得错。逢真人不说假话,遇真神不跳端公,是行家不卖假药。说什么诗云子曰,管什么秦风雨风,扯他个地皮风,人顿风,瘴头风,我不骗人哄人,也不拿烟杆脑壳烫人!”

    这人身材矮小,下巴上一颗大痦子,眼睛细小却湛然有神,穿着青布马褂,背上背着个布包袱,双手抱拳,扯着嗓子朝码头的船户唱道:“真三国,假封神,西游记就是扯谎本儿!那三国上说得清楚,曹操赠关二爷一件绨袍,关二爷穿在身上,把旧袍罩在面上,曹操问他为何如此?关二爷说:‘旧袍是我大哥玄德所赠,有了新袍,怎敢忘记大哥所赠旧袍,关二爷是何等的义气!’我们走船行橹,靠的就是是义气!清河的盐,内江的糖,威远的煤,江津的锅,迎来送往,各位船行千里,一帆风顺!不要忘了灯灭点灯,油少添油,年关到了,收钱了,收钱了哈!”

    船户们多是盐铺、运商雇的管事,纷纷从自家的运船上下来,捧着银钱,送往那姓胡的手中,不一会儿,那姓胡的肩上的布袋已经装满。人们有的笑着招呼,有的低声暗骂:“臭蜈蚣!”

    清河的龙王会,是运盐船的行会组织,橹船运盐,以“载”为单位,每运盐一载,龙王会就要抽收香钱一次。清河橹船多到三千只,一般船户实行挨次轮运,只有给龙王会交了香钱的船,才有优先承运的特权,每年差不多能载个八次。橹船运载量小,每载花盐九引或巴盐十二引,重十二万斤,需要五只槽船才能够装运一载。不交香钱的船户,终年难于受载一次,只有被迫把稽船过户给龙王会,或者年年向龙王会交大笔香钱。龙王会属于袍哥组织,四川的袍哥多与军方有密切联系,虽刻意盘剥,但有时也能保证些运输安全。因此,人们骂归骂,却不得不与其靠拢。

    年关将至,清河的各个码头到了它们最热闹的时候。

    清河,像流淌于蜀南人身体里的血管、游走在他们的生命和灵魂里。清河河道弯曲,有无数的陡峻坡坎,礁石嶙峋,险滩多达五十二处,尤以有重滩、仙滩、庙基子、晒谷坪、青龙嘴等水路为极险处。

    艾蒿镇的重滩码头距盐店街的平桥码头,不过十里。平桥水平如镜,这里却是险滩横生,洪季流急坏船,枯期水浅胶舟。每当运盐船只行至险滩处时,只能停泊不前,雇民工提盐陆运,越过险处再行装载,所谓“盘滩过坳”,对人力物力造成了极大损耗。

    一艘盐船被卡在一滩烂石之间,搬运工挽起裤腿,踩进冰冷的河水里,大声呼喊着号子,将盐船抬起,另有几个工人急忙从船上卸下盐包,踏着水走上岸去。河风刺骨,寒雾卷着沉重的湿气扑面袭来,在人的头发、眉毛上结成细密的水珠。

    静渊站在重滩码头上,眉头微蹙,心想:“时运这种事,向来说不准,别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们却像这河滩上的船,即便顶得过大浪,却总难免陷入险滩。如何才能变弱为强,脱离掣肘……。”

    “东家,蜈蚣那儿的年款打点好了。河边冷,咱们回去吧。”一旁的戚大年搓了搓手,对静渊轻声道。

    “这是哪家的船?”静渊问。

    “像是那江津冯师爷的,”戚大年踮起脚看了看,“新开的运盐号,连名字都没起的呢。”

    正说着,那冯师爷带着几个人从山头上绕了下来,见到静渊,只拱手一礼,然后匆忙赶到那艘船附近,在岸上摆好烧酒包子,待工人上来,热情地送上去,连声称谢。那些搬运工多半是穷苦的流民,到码头做工,原只为讨口饭吃,见冯师爷这样,都有些受宠若惊。倒也不急于喝酒吃包子,歇个片刻,便又争先恐后地抢上前去。过不多时,那艘船被顺利拉进**滩上,船工抛下缆绳,慢慢将船靠岸。

    静渊道:“这冯师爷的老板还没有露过面?”

    戚大年笑道:“没有,看他们生意做得也不大,就接些散货,估计也不是什么人物。”

    静渊道:“散货?”轻轻一笑,“这种新开的运盐号,能从袍哥眼皮下接到散货,本事却是不小。”

    微一沉吟:“既然他租了我们盐店街的铺子,该照应的,你也去帮着张罗一下。日子久了交上个朋友,他们的底细,我们自然也弄清楚了。”

    从山坡上跑下来一个六福堂的伙计,气喘吁吁跑到静渊面前,喘口气,笑道:“东家!幔子都支得差不多了,工人们都在堂里吃饭了。”顿了顿,“还有,东家,大*奶从成都回来了。”

    静渊眼中锋刃轻收,唇间忍不住掠过一丝自嘲般的笑容。

    分离数日,他责备自己此时依旧会因她心乱,可他又太过留恋心底的感觉,她回到他的身边,如春雪消融般温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二章 瞒天过海(1)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2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