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七十三章 梦华痕断(3)

第二卷 孽海 第七十三章 梦华痕断(3)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七十三章 梦华痕断(3)

    七七看到锦蓉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但还是飞快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朝林夫人叫道:“母亲,我把她抓住了”声音颤抖,眼中是一种奇异的兴奋。可惜锦蓉一直以来养尊处优,不似七七农活家务全都干过,更在盐场多年跑动,早已不是她想象中的纤纤弱质,刚一抓住她的手,七七奋力一甩,锦蓉站立不稳,砰地一声撞在门上,七七将她推开,取下门栓,用力要将门拉开。

    锦蓉扑过来扯她的衣服,将七七狠狠往里拽,一面道:“你不要瞎使力了,外面被锁死了,没有我和母亲的命令,谁也不敢打开。”

    七七不理,使劲捶着门,大声叫道:“开门快开门”佛堂并无窗口,熏香越来越重,她被呛得眼泪直流,呼喊了几声发现外头无人回应,用袖子捂住了口鼻,转身厉声道:“快把门打开,我们孟家人若知晓,绝不会善罢甘休。”

    脚步声悉索,林夫人缓缓走了出来,冷笑道:“你以为你们孟家能做什么?你父亲当初要把你嫁到我家来,自也能想到今日,你便死在我家,他又能把林家怎么样?”她皱皱眉,恍如想起一事,呵呵笑了笑:“我倒忘了,十年前,你跟着你家那伙计恋奸情热私奔之后,有段时间,我们还真以为你死了呢,那个时候你父亲不也没做什么?除了像只缩头乌龟一样阴着跟我们较劲,他还能做什么?”

    她走至七七身前,两道目光冷电一般在她身上扫来扫去,之前的憔悴被一股戾气所取代:“至衡,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如此恨你们孟家,却还由着你这个眼中钉嫁入我林家?你又知不知道你父亲明明清楚你嫁进林家,必不会过得安宁舒心,却还是把你许配给我的静官儿?小贱人,你知不知道?”

    七七背脊发凉,使劲捂住口鼻,可那浓郁的麝香却将她慢慢包裹,她想要尽快脱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可林夫人的话却又让她心中疑云密布,两年多来自己一点点调查得出的蛛丝马迹,在这混乱凶险的时间突然在脑中如惊电过隙般一一闪过。

    七七往后退了一步,道:“许多事情如今我已经渐渐清楚,至少我现在知道,我父亲当年并未亏欠过静渊的父亲。至于和林老太爷之间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过节,我自然也会弄清楚。不管过去发生什么,不管林家和孟家有什么仇怨,我孟至衡摸着自己的良心,自问从未做过一丝一毫有违林家利益之事,当年你们已经害我失去过一个孩子,我肚子的孩子也是林家骨肉,你为何如此狠心?你这么对我,又如何面对你的儿子?”

    “不”林夫人尖声道,“你们孟家欠了伯铭,欠了我欠了我们林家一辈子、永远都还不清孟善存若非理亏,怎么可能会想到用一次联姻来偿还当年的孽债?他千算百算,以为我儿子爱你,他就可以洗掉过去他一手的罪孽,就可以借此控制天海井和林家,他休想我要让孟善存看看,他把他的掌上明珠送进林家,却在我的眼中不值一文,我就是要折磨你,折磨得你生不如死你以为你可以仗着有我儿子护着你,你就可以一辈子躲在晗园?你想得美,不要忘了,这里才是静官儿真正的家,他永远都不会脱离玉澜堂。而我,也绝不会让你生下林家的嫡子”

    七七冷冷地看着她,极力让自己小口呼吸,语声寒烈,疏无惧意:“那我就告诉你,今日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必然让林家从此鸡犬不宁,直到你老人家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

    林夫人仰天一笑:“我好怕呀,至衡,你说得我好怕呀你算什么东西,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眼睛向锦蓉一扫,锦蓉会意,走上前来,伸手就要给七七扇去一个耳光。

    七七左手扬起,一下子就攥住锦蓉举起的手,竟然扑哧一笑,眉梢眼角是说不出的嘲讽:“欧阳锦蓉,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动手动脚?”

    “孟至衡”锦蓉的手被她攥得痛到了骨头里,却强迫自己镇静,要露出一股威严来,“我跟你说过,你走了就不该回来,你不该扰乱我们的生活你不守妇道,整日和盐场上的男人勾勾搭搭,你还霸占着静渊,让他不尽孝道、冷落母亲如今你还敢对母亲无礼,我非要……我非要……。”

    七七的手越来越用力,锦蓉痛得脸都变了色,七七笑道:“你非要怎样?”俏脸一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湖心公园做的事,我告诉你,把我逼急了,小心你们欧阳家一辈子翻不了身”

    锦蓉咬着嘴唇:“你怎么知道……你……”

    七七无心与她纠缠,将她甩开,快步走到正中佛案之前,一把拽下铺在案上的织锦,案上香炉、木鱼、供品劈里啪啦滚落一地,七七心中实是怒极,心跳如擂鼓般响在耳边,动作之间手和肩膀都在剧烈颤抖,将织锦揉成一团,闭着气,扔入铜盆之中,拾起了蒲团也扔了进去,伸脚不停踏着。

    林夫人和锦蓉看得又惊又怒,七七脸色苍白,目光却有着极少出现在她眼中的一股凶狠,锦蓉本待上前,但适才那么一下,已让她心中生了怯意,如今见七七面露凶光,竟是不敢再轻举妄动。

    林夫人气得浑身发颤,拐杖伸出,指着七七的肚子,切齿道:“小妖精,我本想让你少吃点苦头,把你熏一熏也就罢了,你这么猖狂,真以为……现在我不敢一杖给你劈下去?”

    七七一面不停地踏着铜盆里垫子,一面捂着脸淡淡开口,声音瓮声瓮气,却清清楚楚传到林夫人耳朵里:“你劈下来试试?”

    ……

    黄管家在去重滩之前,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悄然派人去通报了孟家林夫人生病,七七被留在玉澜堂的事情,自己亦还是按林夫人的吩咐,给静渊送了早饭去。

    静渊正在货棚里跟运货管事们商量派人到云南,见黄管家出现在码头,微微一怔。因林夫人与静渊均知道黄管家夫妇是孟家派来的人,平日玉澜堂有什么差遣,不论大事小事,假如要走动到盐场中去,从不交予黄管家,静渊此时第一个反应,竟是以为是七七叫他来传什么话。早上他走的时候七七还沉沉睡着,虽然昨夜拒绝与他温存,但一晚上在他怀中却睡得甚是香甜,静渊心中的不快在一觉之后也便消散,如今脑海里只回味着温馨。

    忙从货棚中走出,问道:“大*奶怎么了?是不舒服了吗?”

    黄管家心中喜慰,笑道:“没有,是老夫人说东家没有吃早饭,让我给您送来。”

    说着将手中的提篮轻轻举了举,静渊一笑,黄管家把饭菜摆到桌上,问道:“东家,那药材的事情可想着办法了?”

    静渊夹了一筷子菜蔬,就着粥扒拉了两口,道:“有什么办法可想?如今赶紧让人四处去寻就是了,我已经派人去了凉山,一会儿还会有人立刻去一趟昭通。”

    黄管家点点头。

    静渊吃了半碗粥,见黄管家恭恭敬敬站在身前,外头,小蛮腰正和两个伙计抽着烟聊着天,他眼前似起了一团迷雾,倏忽间又散开,一个不祥的念头冒了上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黄管家吓了一跳:“东家,怎么不吃了?”

    静渊愣了一会儿,忽然颤声道:“我们快回去回玉澜堂”

    手一颤,筷子滚落在桌上。

    ……

    林夫人大怒,上前两步,将拐杖用力向七七腹部击去,锦蓉看得惊心动魄,吓得忍不住捂住嘴,差一点尖叫出来,却见七七侧身一避,拐杖打在香案之上,啪的一声巨响,七七飞快地用手抓住拐杖,用力一夺,林夫人吃力不住差一点摔倒,七七把杖抢到了手里,高高举起,冷笑道:“母亲,这种要靠体力才办得到的事情,您老人家年龄太大,不中用了。”

    林夫人气得脸色惨白,向七七扑了过去。七七急忙躲开,微一沉吟,跑到里屋,用拐杖使劲击打着被封得死死的窗户,林夫人生性保守,玉澜堂唯她这北边一连五间厢房并佛堂的休息室,全是黄杨木细纹格子窗,极是扎实。七七额头上汗水涔涔,连敲带捅,只想好歹得捅出个窟窿,即便人出不去,也能透气呼吸,佛堂的熏香已经被她灭了,虽说林夫人和锦蓉两个对她一个,她也并没有太过恐惧。雪白的脸颊被飞起的木屑划出淡淡血痕,她恍如不觉,眼里的光芒越来越亮,似已疯狂。

    七七手里拿着拐杖,林夫人颤巍巍站在后面,倒还是不敢冒然上前,锦蓉见七七像是疯了一样,心里有些害怕,又有些莫名的复杂感觉,将林夫人往一旁轻轻一拉:“母亲,算了,算了吧。”

    “算了?”林夫人冷笑道,“你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被谁害没的?她腹中孩儿一旦出生,你怎么办?文斓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锦蓉心里一咯噔,咬了咬牙,将手捏成了拳头。

    啪的一声,窗户的一个格子花纹被七七捅折,透出光亮来,七七大喜,更加用力地击打。

    忽听大门口有孩子的哭声:“奶奶妈妈大妈你们不要闹了文斓求你们不要闹了”

    七七喜道:“文斓乖孩子快给大妈把门打开”

    林夫人大声道:“文斓你要记住,今天你这个大妈是怎么欺负你妈妈和你奶奶的,她打了你妈妈,还打了奶奶,千万不要听她的她是个骗子,她要抢走你的爹爹”

    文斓在外面哭道:“不,不你们不要闹了”

    咚咚的声音,是他在用小手敲着门。

    七七将脸庞使劲靠着窗户,央求道:“好文斓,乖文斓,大妈求求你,快开开门大妈从来没有骗过你,你知道的,文斓你知道的,对不对好孩子?”七七眼中流下泪水,只觉得一生中从未有过这般无助与绝望,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她不知道她和她的孩子还能撑多久,七七终于哭了出来:“文斓,给大妈开门,大妈把你爹爹还给你,还给你”

    文斓哭道:“我没有钥匙,巧儿姐姐不见了”

    “快去找乖文斓,快去找钥匙把巧儿找来,告诉她再不开门就要出人命了”

    听见外面脚步声,当是文斓正跑去寻巧儿了,七七正要继续敲打窗户,忽然腿上剧痛,是锦蓉一脚踹在了自己腿上,估计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气,七七双膝一软,跪伏在地上。

    七七回过头,颤声道:“锦蓉,你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你非要整死我你才高兴吗?”

    锦蓉脸色苍白如纸,泪水不住流下:“你毁了我的幸福,毁了我的生活,我恨你。”

    林夫人走上前来,连声道:“锦蓉,别跟她废话,快踹她的肚子快抓紧时间”苍老的面容狰狞无比。

    七七的身体剧烈一颤,眼睛迷茫而空洞的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

    一切的挣扎,痛苦,委屈,无奈,全是因为宿命,她姓孟,不论她做多少的努力,和林家的这份姻缘一辈子都不会有好结果,只因为她姓孟。

    涣散的焦距在瞬间凝聚,眼见锦蓉似又要一脚踹来,七七顺手抄起拐杖,啪地一下打在锦蓉的腰上,锦蓉痛哼一声,要用手护住自己,七七一个巴掌又打在她脸上,直打得她脸颊红肿,呀的一声嚎哭了出来。

    “你要踹我?你敢踹我的孩子?”七七嘶声道,抓住锦蓉的头发,脸容已经扭曲,锦蓉哭道:“放手放手”

    “我放手?”七七冷笑,“你们什么时候想过放手?”将锦蓉一把摔开,吸了口气,竭尽疯狂般打着窗户,双目充血,声音已经嘶哑:“开门开门”

    听见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七七不暇思考,转身一拐杖就打了过去,怒喝:“你还敢踹我”却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林夫人捂着额头,鲜血汩汩从五指间涌出,锦蓉冲过去扶她,林夫人直直倒在锦蓉的身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七十三章 梦华痕断(3)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国王游戏[快穿]作者:酒矣 2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3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4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5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