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四章 草蛇灰线(3)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四章 草蛇灰线(3)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四十四章 草蛇灰线(3)

    “看好了看好了别砸着人”

    “小心”

    “接着”

    吆喝声响彻云霄,阳光照在赤luo黝黑的肩膀上,汗珠滚滚而下,粗粗的楠竹杆被大卡车一车又一车运来,穿着麻草鞋的脚不经意踩到做完法事后来不及收拾的酒碗,酒水洒出,漫在紫色的土壤里。

    青冈林,运丰号新圈好的盐矿工地,正在做着开凿盐井之前的准备。

    善存微微皱起了眉,走到那被踩翻的酒碗面前,将碗拾起,端端正正放到遮阳棚下的一张桌子上。

    穆掌柜忙掏出干净的手帕,恭敬地递给善存,笑道:“老爷,这些工人不懂规矩,别生气,我一会儿好好教训他们。”善存接过擦了手,摇头淡然道:“没事,他们忙着干活儿,原注意不了那么多。中午的午饭一定要做得好,现在正是最辛苦的时候,别让大家吃不好饿了肚子。工棚的墙和屋顶一定要做的密实,别看这两天天晴,快到梅雨了,过阵子估计会天天下雨。”

    “放心吧老爷。”

    “另外药汤要随时准备好,一个工人若是生了病,紧接着好些人都会生病,可不能马虎,耽误了我们的工期。”

    “已经备好了,而且姑爷那边也送了好些药过来,另外调了他的一些年轻长工过来帮忙,等我们这边的差不多该休息,他的人会跟着顶上。不会耽误一天工夫。”穆掌柜道。

    善存点点头,拄着拐杖慢慢坐下,看着工地上忙碌的人群,他的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眼中却掠过一丝伤感。

    穆掌柜给他端来一杯热茶,道:“老爷,七小姐打了电话去总号那边,说不定现在已经去了,要不您回去看看?”

    善存握着茶杯,眼睛看着清澄的茶水:“让她先等等吧,就这几步路,我看她一会儿准得过来。”

    穆掌柜点点头,转过身,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通往工地的小斜坡:“老爷,你看,那不是杨老板吗?”

    果见一个人正骑着一辆自行车溜溜地下坡来,那自行车不小心在一块石料上蹦了蹦,差一点倒了,那人忙跳下车,身子一斜把车子扶好,估计吓得够呛,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善存也笑了:“这杨霈林,真是有意思。”

    杨霈林慢慢走近,把车随手一放,朝善存微笑一揖:“孟老板好”

    “杨老板好,工厂的事料理得如何了?到这工地上来找我,可是有什么需要老朽帮忙的?”善存笑问。

    穆掌柜给杨霈林端了一张藤椅过来,杨霈林谢了,整衣坐下,笑道:“多谢孟老板费心,不敢再劳烦您老人家了。我厂里的机器和设备已经托了宝川号的罗兄弟帮忙运送,因为路上不太好走,又怕颠簸有所损坏,因此慢慢地运过来,不过只需十天左右就落定了。如今桌椅、家具、工人的宿舍已经安置的差不多,这两天几个经理也在开始忙着招工,武汉那边还留着一些人,清河这里,需要有些本地的工人。”

    善存笑道:“清河地虽然小,人却很多,好多人愁着没饭吃,如今日子都不好过,你要招工,可解了许多人的燃眉之急。”

    杨霈林一笑,环顾四周,道:“孟老板的勤勉,如今我亲眼见到方知名不虚传。这还没开始正式凿井,您就先到这个工地扎营了。”

    善存道:“凿井是大事,不光我,清河所有的盐号老板都是一样的。等正式开凿了反而用不着不这么紧张,现在做准备的时候,才是最关键的时候。这两天我女婿一直跟着我,今天是他的盐号有事情要处理,要不他也在的。”

    杨霈林点点头,笑道:“我是听说这一次青冈林这个盐矿,很可能会凿出千米深井,心中极是好奇,因而过来看看。”

    善存淡然笑道:“千米深井在清河并不少见,不稀奇的。”

    穆掌柜揭开茶水桶,舀了一杯热茶递给杨霈林:“杨老板,喝点茶解解渴。”

    茶杯是极普通的玻璃杯,茶水味道却好,煮了那么一大铁桶,看起来却简单粗劣。那铁桶旁边另有小桌,放着精美的托盘,上面一精致茶壶,白色纱布遮住了茶壶的盖子,另有一个青花蓝底茶杯,亦是用纱布遮了大部分,想是那茶杯的主人不在。

    而善存身前的那个茶杯,也和杨霈林手中的一样,是极普通的玻璃杯,玻璃都泛黄了,也许是用了多年的,里面的茶水估计也是从那铁桶里舀出来的,杨霈林微微一笑,一仰头,把自己那一杯茶大口大口的喝了,抹抹嘴:“哎呀,真畅快”

    善存呵呵一笑,指了指托盘上的茶具,道:“那是我女婿的,他们年轻人讲究爱干净,不喝那铁桶里的茶。我是因为在工地上,汗出的多,茶粗一些凉一些,喝着反而舒服。”

    杨霈林笑了笑,善存连提了几次静渊,他不由心念一动,道:“听说清河第一口千米的深井,就是林东家的祖父开凿的。”

    善存脸上有些怅然,把茶杯放下,点头道:“嗯,老人家当年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几乎倾家荡产凿了那一口盐井。当年所有的人都很激动,只看到黑色卤水喷涌出来,有些老工人忙蘸来尝了尝,那咸度极高,是最好的盐卤。只是……林家并未因此而兴达,反而被其所累。不过,这都是过眼云烟了。”

    黯然的神色一闪而逝,善存忽然展颜一笑,从身侧拿起拐杖,缓缓站起来:“杨老板既然对凿井感兴趣,来,我带你到周围看看。”

    杨霈林站起,笑道:“多谢孟老板。”

    工地上,摆满了用来凿井的楠竹竿,有工人正在磨着竹竿的顶部,用力将其削尖,粗粗的钢绳堆在一旁,是用来将竹竿一截截绑起来的。清河的盐井,一般既产盐卤,也出产瓦斯火。而在西方的说法里,瓦斯火,就是天然气。盐卤与天然气一起伴生,这样就为当地的盐业生产提供了优质的燃料,因此,拥有瓦斯火丰富的盐井,就拥有了最方便的燃料,也拥有了一大笔经济财富。

    杨霈林在一处发现了一个插着许多管道的巨大木盆,里面空空,什么也没有,大是好奇。

    善存微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杨霈林左瞧右瞧,愕然摇头。

    “这叫炕盆,等盐井凿好了,这个家伙可有很大的用处呢。”

    杨霈林不解,摸了摸这炕盆上的大铁管子。

    善存道:“这些管子是用来连接盐井的瓦斯火灶口的,灶口在盐井凿出以后,会日夜燃烧,因为灶口的位置比炕盆高了许多,里面的瓦斯火一烧起来,会自动流出来,汇聚到这里,再有这些管子输送到各个盐灶里去,而不会渗漏到外面。那边的盐灶烧盐,就有了火力,而且也不至于因为盐卤不断抽出发生爆炸。这种方法是一个叫颜运杉的老匠人发明的,在那之前,偶尔会有盐灶因为开凿盐井发生爆炸,或者有毒气透出来,让工人中毒身死。”

    杨霈林琢磨半晌,轻声道:“瓦斯火就是天然气,原本很容易因为混合空气而爆炸,它里面含有的毒气是硫化氢,会在悄无声息之中将人毒死。按理说,开凿盐井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孟老板,清河凿井却甚少听闻有事故发生,清河工匠的才智技艺真是匪夷所思,令人惊佩。”

    善存抚摸着手杖,目光悠然,感叹道:“是啊,我当初还不闻一名之时,听闻天海井的林老太爷跟我讲起这些凿井的技艺,也是和你一样的反应。当时只觉得自己能有幸做一个清河的盐商,真是人生中最大的幸事。如今这几十年过来,连我自己也开凿了数口千米深井,但这惊佩之心,敬仰之意,也丝毫没有减退过。”

    “那颜运杉师傅可有后人?如今也都在盐场吗?”

    “有一个后人在我女婿的东场,也是个了不起的匠人。”

    杨霈林微微一笑,心道:“这天海井好歹当年也算是清河最大的盐号,怎么就因为一口盐井突然落了势?真是蹊跷。”

    他知道这件事与孟家有诸多过节,因而心中虽然好奇,却不便八卦打听,只笑道:“清河盐场,真是藏龙卧虎啊。”

    善存沉沉的目光看向杨霈林,忽然一笑:“听说杨老板曾在国外学过工科,既然对凿井有兴趣,何不投个股进来。”

    杨霈林笑道:“我虽感兴趣,却在这方面极是无知。杨某是生意人,不熟悉的领域不会轻易踏足,免得折了钱财还连累友人。我把我的本分工作做好,孟老板的盐井凿好之后,我来做第一批顾客便好了。”

    善存呵呵笑道:“我明白了,你不是对我凿这一口井感兴趣,是对这里面的盐卤动了心思。放心吧,我们两家这么多年生意往来,这里面的盐卤,绝对有你的一份。”

    杨霈林笑道:“那我先谢谢孟老板。”

    “老爷”穆掌柜踩着砖块石料匆匆过来。

    “什么事?”善存回头。

    “七小姐来了。”穆掌柜道。

    “谁来了?”善存没听清楚。

    “您料得没错,七小姐,东家奶奶真找来了。”穆掌柜小心避开一根横放的楠竹。

    杨霈林循声看去,斜坡上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七七穿着一身浅翠色衫子,由一个俏丽的丫鬟扶着,正沿着斜坡缓缓走下来。

    善存眯了眯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声音里却没有笑意:“我这宝贝女儿,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来找我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四章 草蛇灰线(3)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八月未央作者:庆山安妮宝贝 2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3云中歌1 4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5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