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六章 乱山残照(5)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六章 乱山残照(5)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四十六章 乱山残照(5)

    “至衡,来,走这一边。”金枝走在山路朝里的方向,外面一头全是泥泞,她怕七七嫌脏,忙朝她招招手。

    因为相隔好几个人,七七可能没有听见,又或许是想着什么心事,金枝叫了好几声,她竟然没有回应。一个丫鬟听从杜夫人吩咐,小心地往回走了几步,扶着金枝的手臂:“三太太小心,路上滑,就快到了。”

    金枝冷笑了一声:“我要摔死,省了多少人的事”

    杜夫人回头叹了口气:“老爷还没入土呢,妹妹,别闹了。”

    金枝心中一酸,只好任由那丫鬟搀着,加快了脚步往山上走,回过头,见七七依旧冷着一张雪白的脸,她身旁的静渊想要搀扶她一把,七七的手不自觉一摔,静渊神色倒是若无其事,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金枝往前又走了几步,再一次回头,两个人的手已经牵在了一起,清河的名流如云,他们是多么珠联璧合的一对恩爱夫妻。

    杜家的祖坟在紫云山的后山,按清河的习俗,亲友们送葬,到距离祖坟一百米处,除了直系血亲,其他人均候在界限之外,待棺材入穴,合土,鞭炮齐鸣,众人默哀片刻,便沿着来路回去,杜府里已经摆上了酒席。

    送葬的队伍,排了长长的一列。

    杜老板一生,经历清朝覆灭,民国初创,军阀混战,饱尝官场的排挤打压,驻军敲诈劫掠,同行算计倾轧,族人内证纷争。不过,“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他靠诚信宽厚、中正仁和的思想理念,抱着“吃亏是福”、淡定自若的心态,审时度势,趋利避害,甚至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同兴祥虽然在他身后负债累累,但清河所有的商人,包括他的债主,都愿意倾囊相助,帮杜家渡过难关。

    众人在紫云山的雾岚中感慨着人世无常,兔死狐悲,又为各自的命运担忧。

    静渊的眼光一刻也没有离开七七,一路上她一直沉默,连看到善存和至聪、至诚等人,也都懒懒地不怎么打招呼。

    没有谁知道那天晚上他和她之间发生过什么,下人们也不知道。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猜想,也许她是觉得太羞耻。这羞耻要往深里想去,几乎可以否定她七年前所受的一切苦,完全不值,不值当。

    那天他在床边坐了一晚上,没有睡,像是要看住她,神情戒备紧张。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她走到哪里,他就盯到哪里,她好像心冷到了极点,反而无所畏惧,索性转过身来看着他,他却不敢与她对视,别过了脸。

    她浑身都是淤青,穿衣服的时候,肩膀一抬,痛得背一缩。拿起梳子梳头,想将头发挽成髻子,手刚一绕到脖子后面,又是一阵剧痛。

    她的所有动作都让他的心重重的抽搐,他走过去,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她的头发像冰凉的水波洒在他手上,她整个人都立时变得僵硬,他想伸手摸她的脸,她厌恶地把头扭开。

    是的,他对她施暴,他做了伤害她的事情,可他却觉得她并没有他痛苦。因为他回想着当时的每一个片段,他的每一个姿势,每一个动作,都是痛苦,都在折磨他。

    而她,却好像很得意,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在受着折磨,只要他痛苦,她就会得意。

    他们都清楚,好不容易才重新筑起的一丝幸福,没有了。再次相遇的欢欣无尽,一路携手回来的安稳幸福,短短十数日的甜蜜温存、朝夕相伴,全完了。

    他后悔极了,他是多么理智的人,他一向理智,这一次,他再一次因为她失去了理智,毁了一切。

    “你要什么,七七,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能办得到的话,我都给你。”他疲惫极了。

    “你能办到的事情太少了。”她连看都不看他,把梳子一扔。

    那天黄嬢并不知道他回来,早上傻乎乎地端着药汤来敲门。

    他打开门,黄嬢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道:“东家,你……你怎么回来了?大*奶,这……这是大*奶的咳嗽药。”

    他竟然笑了,把药接过去:“我拿去给她喝。”

    他犹豫了很久,他想把药泼了,可还是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决断,最后给她放在梳妆台上。

    她想也没想,拿起来喝了个一干而尽,宛如喝下了救命的良药。

    “我真恨你。”他忍不住又气得浑身发颤。

    她若无其事地拿起手绢擦了擦嘴:“没关系,你恨吧,我也恨我自己,恨透了。”

    他知道她在等,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一次离开,他不会给她机会。

    宝宝太依恋他,因为她从小就没有父亲,而他,尽可能地宠爱她,纵容她的任性与调皮。他甚至想,假如哪天她真的离开了他,他也绝不会让她把宝宝带走,不管宝宝是不是他的女儿。

    她究竟是他的女儿吗?没有回清河的时候,他几乎一眼就认定了宝宝是他和她的结晶,可是一回来,怀疑的魔鬼又占据了他的心,母亲、锦蓉,不止一次在他耳边提醒宝宝长得不像他,性格就更不像了,他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蛋,他爱极了那张小脸蛋,可是,要是她是罗飞的女儿呢?他还会这么爱她吗?

    他不想管那么多,知道只要控制住这个孩子,就能控制住她,只要他还是宝宝名义上的父亲,她就不会轻易的离开他。

    宝宝终于开学了,他和她送女儿去学校,宝宝上完第一天的课,由文君领着走出校门,他和她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瞧,爹爹妈妈都来接你了,林婉懿,你好幸福啊”文君笑着说。

    宝宝在学校里,终于用上了自己的新名字,她的脸羞得通红,人却高兴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扑在静渊的怀里,大声叫:“爹爹爹爹要天天接我”

    他被她叫得心都快融化了,抱了她起来,宝宝凑过小嘴在他脸上连连亲吻,紧紧环抱着他,又把手伸向母亲,她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这样,既在父亲怀里,又能握着母亲的手。

    七七也微笑着,只是在目光和静渊相接的时候,把脸轻轻转了过去。

    他带着母女俩去看电影,他说好了的,第一天下学,乖宝不用做作业,爹爹带着去看电影。

    电影院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宝宝新奇了一会儿,因为起得早,竟然越看越困,伏在七七的怀里睡着了。

    反而是七七,十年来一共也才看了两场电影,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兴奋地盯着大屏幕,嘴角不自禁带着一丝微笑。

    静渊看着她的侧脸,想起了自己辜负过的一切美好的时间,想起了他对她欠下的一切,如潮涌,让他窒息,让他忍不住要抓住每一刻他能抓住的时光。

    就这么过下去吧,蹉跎一日算一日,只要她还在他身边,日子就总能过下去。只要她还在,他就有办法弥补。

    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下山的路上。

    市长曹心原和夫人亦在送葬队伍之中,和善存、至聪等人走在一起,立刻从山下开着车上来,禀报说二十四军和二十一军的人,连带着宝川号和几家运商的武装队在几个码头上打起来了,据说起因是因为运商开始罢市,守军强迫码头上的盐船开运,管事们抵死不从,后来打伤了几个人,又不知道谁挑起了事端,就动起了枪子儿。

    紫云山上本有几家商业协会会馆,众人怕市井混乱,刀枪无眼,便躲进了会馆里,各派各家亲信,前去探听究竟,另有人去通知后山杜家的家眷子女。

    光绪年间,清河就曾有过属于盐商自己的地方武力,名为盐务巡防营,那时东场尚未成气候,武力主要驻扎在西场,有民兵六百名,官兵两百名,从盐业工会月支饷银两千两。民国后,军阀混战,这只巡防营被各军派拆分,用于各个战事,之后盐铺票号及运盐号间的巡防,多由盐商和运商自己招募的家丁进行。

    虽名为家丁,以护井灶和私宅,但论及武力装备,并不亚于正统官兵,尤其是运商的家丁,为保证盐道上运盐的安全,多与袍哥结盟,过去的武器多为刀、矛、剑,后逐步配备银带鸟、四办火、九子枪,如今已配有现代枪械。多年前大军阀周骏督川,与运商交好,就曾组织四个中队帮各个商号集训家丁队伍,川、滇军阀挑起战事,滇军曾一度占据陆上盐道,清河盐商的家丁护院们,就曾联合川军与之火拼,将其击退。后战事稍平,川军军阀眼见盐商自己的武装越来越强,心生忌惮,便起了吞并之心,便又相继将其拆分打散。

    运商自己花钱买点刀枪,请些护院,是不足为奇的。宝川号因近年来兴起,陆路水路都走,自有武装,更不奇怪。只是众人不知道,十余日前,罗飞亲自从汉阳购置了枪械,同时收编各盐场私募家丁,聘退役的川军团长瞿光银统一训练,统一指挥。

    这一次冲突,本就是有预谋的,善存和至聪对看一眼,神色中都有些微笑意。七七脸色苍白,一手抓着衣襟一角,全是冷汗。虽说之前和罗飞商量好了一件极关键的事情,但他毕竟凶多吉少,难保意外发生。七七在心中不住默祷:“只要他平安无事,只要他平安无事……”可是,他平安无事,自己又当如何?不由心乱如麻。

    连下了几日雨,到这一日才算放晴,一缕秋日的阳光照在紫云山的山谷之间,沉沉雾霭,淡淡日光。静渊太阳穴上青筋直跳,似血管要爆裂,胸中有血涌入,脸却紧张得惨白。

    他看了一眼七七,心里明白她此刻心中在想着谁。

    他的嘴角扬起一丝苦笑来,他明白她的心,她却绝不会料到此刻他心中的念头。

    他不知道有多担心,他并不怕被别人知晓什么,他做事向来毫无痕迹,把后路都算好留好。

    他什么都安排好了,如今只好等待,他什么都不担心,只担心码头上那二十四军的枪子儿,究竟会不会如他所愿,飞到罗飞的胸膛里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六章 乱山残照(5)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云中歌3 3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4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5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