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三十五章 新客旧识(5)

第二卷 孽海 第三十五章 新客旧识(5)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三十五章 新客旧识(5)

    月色洒在盐店街的青石路上,如银泉泻地,看着灯火稀疏的幽深街巷,静渊俊颜冷凝,略一抬眸,月光了落入他眼中,如笼薄冰,渐次凝结,轻声道:“欧阳松自己不安分要作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一点也不关心。但欧阳家与我林家目前好歹有这么一份关系在,我怎知别人是不是想借打击欧阳松来打击我。”

    他一面说,一面回转身缓缓走进六福堂,戚大年重又将门关上。

    静渊并不打算久留,走进内室账房,斜靠在书桌旁,双手抱肘,波澜不惊看向戚大年。

    戚大年道:“我也怕是别人针对我们天海井,因此暗自查了查,可这件事最奇怪的就在这里,我在盐场好歹也待了这么多年,东家,竟然一点头绪都查不出来,欧阳松所有的仇家里,其实最大的是杜家,然而杜家几房少爷把产业赌的赌,卖的卖,若不是咱们大*奶当年给杜老板把西华宫的产业苦苦守住,若不是您和飞少爷多方帮衬,杜家人早就把家财败光了。如今杜家一落千丈毫无斗志,只图苟活,根本没有图谋报复的能力。其他的一些和他有过节的人,其实也犯不上非得把这么一个人往绝路上推。”

    静渊慢慢陷入沉思,低声沉吟: “今年政府一直在抓投机屯私,清河凡是长脑子的人,都不会顶风犯事,如今欧阳松巴不得养精蓄锐、晏息待振,绝无在这关口给自己找麻烦的道理,不知他是得罪了哪一路神仙,惹祸上身。莫非是我岳父一手安排的?但这没有理由啊。”

    戚大年嗯了一声,深以为然:“当初是亲家老爷跟东家一起把欧阳松保出来,省里那么多人的眼睛在盯着,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如此难的事情都做了,如今再要送欧阳松进监狱,实在没有道理。”

    静渊极清冷的一笑:“若不是当年他当商业协会会长,我和他一同将怀德的开泰井送给欧阳松,落了个话柄,也不至于非得费那么大劲把欧阳松救出来,但既然有把柄在别人手上,我岳父如此精明之人,即便再怎么讨厌欧阳松,也只可能忍着,只要欧阳松安分,他就会保他好好过下去。”

    戚大年思忖片刻道:“从雁滩那边走的账来看,那些屯的煤和钢材像是在几天内突然间冒出来的一样,账目上没有一点记载,但是库房里却实实在在有。我估摸着可能是趁每天运货的时候,时不时往库房里加一点,但是问盐号的伙计,却都说点数的时候是恰好的数目,不见有多,来托他们运货的人亦是一问三不知。这种事情,倒不像盐场的人做出来的。不过东家,至少目前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对天海井不利的地方,齐耀荣没有丝毫要找我们麻烦的意思。我试探着问了好几遍,他也只是说:明白天海井林东家做人利落清白,这一次这件事,只是欧阳松一个人的问题。”

    静渊心中莫名地有些不安,蹙眉道:“这事情越是这么不清不楚,就越是不对劲,这几日我们谨慎些,先慢慢观察,我就不信不会有蛛丝马迹露出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搞的这件事,他跟欧阳松有什么瓜葛。”

    侧头看了眼一旁的座钟,站直身子,整了整衣袖:“我真的要走了,明天再谈吧。”

    自己快步走到门前,打开了门,踩进了一地清莹的月光中。

    回到晗园,小桐正和黄嬢一起收拾着行李,把在成都和峨眉买的土特产、工艺品一样样归置好放着,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儿,七七和静渊一回来,就着人按着杨漱开的一个方子抓了药熬上,见卧室的灯不亮,便问:“大*奶睡了?可吃过药了?”

    小桐点点头:“吃过了,大*奶跟小小姐玩了一会儿就睡了,在小小姐的屋子里歇息的。”

    静渊对黄嬢道:“黄嬢,如今我也不怕你上了年纪累着你了,七七身子不太好,你便辛苦点,多照应照应她,我知道以她的性子,必不会一直在家里闷着,若是她要去哪里,你跟小桐两个人都得陪着,不能让她有丝毫闪失。”

    他们都记得十年前那个夜晚,虽过了这么久,却依旧揪心难忍,黄嬢心中感慨,深深点了点头:“放心吧东家,我会好好照顾大*奶的。”

    静渊悄悄打开宝宝的卧室房门,母女俩都洗了澡,屋子里满是幽幽的清香,走近床边,轻轻蹲了下来,衬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七七拥着宝宝,正沉沉地熟睡着,她们睡得这么沉,这么香甜,鼻息微闻,是最动人的音乐。

    宝宝的小手有一只露在被子外头,捏成小小的拳头,手背上美丽的皮肤泛着光泽,静渊轻轻摸了摸这只温暖的小手,在上面轻轻印下一吻。

    宝宝曾经画过一幅画,背景是高高的山,一个小女孩坐在一棵树下。

    这幅画是很普通的习作,和许多孩子们的画一起,被贴在宝宝学校教室的墙上。

    可是有一次去学校接她,文君却无意间说起了这画的名字。

    画的名字倒是很有宝宝的风格,简单,直白。

    叫“爹爹还不来”。

    他几乎泪流。

    在璧山,他小小的女儿,和她的母亲一起,就那样一天天等了他七年。

    她们等着他,若不是天缘巧合,或许,他们永远也不会相聚。

    和宝宝在这世间重聚,也不过三年。错过了守着她呱呱坠地,错过了陪着她呀呀学语,那天他抱着她,才忽然发现女儿原来长这么大了,她九岁了,再过两年,他就不能抱她了。

    做父亲的人,明知孩子再怎么单纯可爱,也终有变成大人、面对百态人生的那一天,更何况他错过了和她相处的那么多时光。可他还是希望宝宝能快快长大,要好好的长大,有花一般的生涯,像她的妈妈。这个可爱的、温柔的、坚韧的妈妈。

    他轻轻抚摸七七温腻的脸颊,失而复得,他好几次就差点失去了她,三生有幸,她终究依然还在他身边。

    他心中洋溢着一种静谧的幸福,耳畔的钟漏仿佛静止,再不闻一丝声息,月色溶溶,美得凄楚。

    她轻轻侧了侧脸,静渊一惊,忙将手拿开,生怕将她吵醒。

    七七并未察觉他在身边,可能是把女儿抱得更紧了,只是稍微动了动身子。

    静渊极轻地唤了一声:“七七。”

    还是沉沉的呼吸声,她并没有醒。

    静渊不禁微笑,鼻中尽是母女俩身上的芬芳,就这么静静看了好一会儿,悄然起身。

    宝宝却听到了,朦胧中睁开眼睛:“爹爹?”

    “嘘,别吵醒你妈妈。”他弯身给女儿拢了拢被子。

    宝宝的大眼睛闪了闪:“爹爹,你不会离开我和妈妈吧?”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又要这么问,也许是前两年自己在两个家里来来回回,让她觉得无所依托,也不再相信他的许诺。

    “我们永远都在一起。”他柔声道。

    宝宝展开笑颜,放心地把眼睛闭上。这句话她问过他无数次,每次只要他这么回答,她心中就安稳一分。

    她听到母亲的心跳声,平和而有力,她重又睁开眼睛,微光中见静渊依然凝视着她们,她悄声对静渊说:“爹爹,我也会好好保护好妈**,我跟你一起保护妈妈。”

    静渊眼眶一热,索性是在黑暗中,他点点头:“好乖宝。”

    “爹爹你瞧……。”宝宝凑到七七脸庞边,嘟起小嘴在母亲脸上亲了一口,再调皮地看向父亲。

    静渊忍不住笑,恶作剧似的,也要凑过去亲吻七七,嘴刚刚碰到她的脸颊,耳边就响起一声轻柔的嗔怪:“这么晚了还不睡,只知道捣乱。”

    他和宝宝都吓了一跳,不知道七七什么时候醒的。

    宝宝立刻闭目装睡,一声不吭,静渊略抬头,见到七七黑幽幽的眼睛正闪闪地看着自己,似嗔似笑,他心里一甜,头一低,却是吻到她的嘴唇,不待她推开自己,便迅速挪开,轻轻一笑,快步踱步到门口,悄悄走出去,将门给她们合上。

    ……

    杨霈林来到清河第三日,郭剑霜在府邸设宴款待欢迎。

    请的人很多,又是一顿热闹的大宴,有名号的盐商都携着家眷去了郭府。静渊要七七多睡一会儿,临近中午,俩人方带着宝宝坐车前去,快到郭府,看到玉澜堂的一辆车停在外头。

    宝宝眼尖,笑着拉拉父亲的手:“爹爹,是小dd来了吗?”

    七七微笑,对静渊道:“戚掌柜倒是早到,也不让文斓出来走动走动。”

    静渊一笑:“大人还没有到,孩子先在外头晃荡,毕竟不是规矩。我说晚些叫他,你非要我一早打电话。”说着朝那边打了个手势,那陈司机正倚在车前,见东家招呼,慌忙去给后座的人开门。

    静渊转头对七七道:“我这儿子也不爱热闹,幸好有宝宝在,姐弟俩一起玩玩解闷,到时候你带着他们去园子里逛逛,若是嫌照顾孩子烦,你就坐一会儿,带他们回晗园去。”

    七七眼睛并没有看他,嘴角却泛起一丝复杂的笑意:“我看是用不着了。”

    静渊不解,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不由得蹙眉,文斓先下了车,衣着整齐,一如既往的俊秀可爱,跟着他下来的却不是戚大年,是他的母亲,欧阳锦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三十五章 新客旧识(5)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归路作者:墨宝非宝 2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3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4八月未央作者:庆山安妮宝贝 5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