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章 纵使相逢(3)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章 纵使相逢(3)

所属书籍: 盐店街

    第四十章 纵使相逢(3)

    宝宝哭道:“妈妈不要缝衣服,妈妈带宝宝回家去”

    宝宝娘道:“乖宝,妈妈马上就做完了,你瞧妈**手一点事也没有。”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妈妈回家”宝宝跺着脚越哭越响。

    宝宝娘柔声道:“宝宝,你给妈妈吹吹手,妈妈就不疼了,来”

    宝宝听了,哭声果然立时弱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宝宝娘说:“好了,乖宝给妈妈吹好了,你再等我一会。”

    宝宝哽咽道:“我还要再吹吹再吹吹”

    提着剩菜的那个佣人也进了屋去,静渊慌忙中闪到一边,匆忙中的一瞥,宝宝正拉着她母亲的手,鼓着小嘴在那手上轻轻吹着。

    佣人将包好的剩饭剩菜放到宝宝娘身旁的桌子上,道:“这是太太给你们拿回去的,有鸡汤有包子,我还另加了几个咸鸭蛋。”

    她说:“那真是多谢了。宝宝,快说谢谢。”

    宝宝擦了擦眼睛,抽抽噎噎地道:“谢谢”

    他再也承受不了这些刀子般的轻柔话语身子颤栗,肩膀撞到了门上,那门慢慢打了开来,他想也没想就逃离,飞快地逃离。

    她转过了头,往门外看了过去,外面是山里的清晨,乳白的迷雾,却没有人,宝宝依旧拉着她,她俯下身把女儿抱了起来放在腿上,轻声道:“乖宝,要不你就陪着妈妈,妈妈很快就做完了,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宝宝泪光盈盈地点了点头。

    宝蓝色的锦缎,已经被做成了一件精致的男孩外衣,只剩下左边的袖子还没有缝好,年轻的母亲一手揽着孩子,将她圈在温暖的怀抱里,右手飞快地缝着,宝宝安安静静俯在母亲的肩上,忽而抬起头,在母亲白嫩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母亲笑了,拿脸蹭了蹭她:“调皮的乖宝,妈妈脸上全是你的鼻涕了。”

    宝宝不好意思地笑了,把脸蛋俯在她温香的怀中。

    送剩饭的佣人在一旁看了她们一会儿,转身出门,见静渊远远地走进客房,脚步匆忙,心想:“这先生真是奇怪,刚才都到门口了也不进去。哦,想是要避嫌疑,大男人去一个****的绣房,是得避避嫌呢,嗨,这城里人就是规矩多”

    文斓已经醒了,见父亲快步走到床边,吓了一跳,坐起身来:“爹爹,你……你怎么了?你好吓人啊”

    静渊不知道此刻自己脸色青白如死人一般,伸出手去,不声不响把蚊帐掀开,从床边拿起儿子脱下的衣服,道:“穿衣服吧。”

    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可耳朵里不断地响起各种声音,全是她

    他和她结婚时的喧闹声,客人敬酒,恭喜东家贺喜东家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鞭炮声,唢呐声……静渊,少喝点你是卖盐的,你的厨子却是卖糖的,是她轻声俏语。

    洞房花烛夜,他猝然吻向她,两个人的牙齿轻轻相撞,她啊了一声,忍不住笑,他却趁机吻得更深。

    她娇柔的****……他粗重的喘息……

    别动,那月光像长了脚一样……静渊,我只是想让你宠宠我……

    你这个小骗子,小贱人哦,这是他的声音,他听到了他的声音,那个他痛恨无比的声音

    时光倒流,天知道他有多么后悔

    耳光,他一耳光打向了她,她牙齿发颤,在他的掌下瑟瑟发抖。

    滴滴答答,鲜血从她x下浸出,滴落在地上。

    静渊……送我回家吧……我想回家。

    她嘤嘤的哭声,夹杂着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妈妈带宝宝回家……妈妈……静渊……我想回家……婴儿的哭声,他的手从她柔弱的小手中抽出,她哇哇大哭……

    大火,熊熊燃烧的大火,似把苍穹都烧裂了,官仓的屋梁倒下……

    他奔跑着回到玉澜堂,脚步声在耳中交响。

    不,孟至衡,你逃不掉,你这辈子都逃不掉

    她是他心里的刺,他试图将她从心里拔出,哪怕连皮带骨、血肉模糊,他曾想过重新过一个没有她的生活,他努力过,可那根刺,根还在心底里,折断之处已经化了脓,他的血泪每日就从这折断处涌出。

    他假想过无数次与她重逢的情景,冲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再也不放开,在她身上印下无数的亲吻和热泪,把自己刻在她身体里,刻进她的心中,也变成一根刺,她恨他也好,爱他也好,他不管,他也要扎进她的心里,扎得她如他一样血肉模糊。

    他目光迷茫看向自己的儿子,那明明是自己,那是一个没有仇恨只有爱的自己他对自己说:冷静,冷静随即心里骂了一句粗话,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粗话,此刻却在心中喧嚣起来:“去你母亲的老子恨不得杀了她们”

    他立时又如寒热病人般颤抖起来。

    “爹爹,爹爹”文斓害怕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样,目露凶光,像极了他在盐店街看到的一个疯子。

    “文斓,”他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对儿子道:“文斓,你是不是我的好儿子?”

    文斓背脊一阵发凉,这样的父亲,多么陌生,多么可怕

    爹爹你怎么了?他只是重复地问。

    “文斓,如果你是我的好儿子,乖儿子,爹爹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对不对?”静渊突然挤出一丝笑来,可是在他儿子的眼中,这笑容多么陌生。

    他茫然的点了点头,不知道父亲要他做什么。

    时间流逝的速度骤然变快,宋妈送了新衣服过来,静渊看着那件衣服,宝蓝色,灼伤了他的眼睛。他让文斓把衣服穿上,父子俩亲自去向赵夫人致谢,路上,看到宝宝和她母亲正携手走到坝子上,赵四爷正好迎面跟她们母女碰到,停了脚步,把宝宝抱了起来,亲了一口。

    七七,他林静渊的七七微笑着侧立一旁,伸手撩了撩鬓发。他看不清楚她的脸,可那熟悉的秀美侧影,突然变成了恶鬼、拿着匕首,一刀刺向了他的心。

    赵四爷陪着她们出去,有佣人拉过一辆车来,上面全是赵四爷送给这母女的东西。

    静渊的眼中闪着异光,手攥紧了儿子的手。文斓胆战心惊地看着父亲,不敢说一句话,他本想叫住宝宝,可看到父亲的神色,他却不敢了。

    赵四爷打了好几只野兔野鸡,让夏管家拿个麻布口袋装上,放在送静渊父子上山的骡车上。野鸡鲜艳的羽毛露了出来,看不到血迹,佣人将它塞进麻袋,用麻绳勒紧。

    文斓看着那佣人动作,有些发呆。

    静渊对儿子道:“文斓,谢谢赵伯伯。”

    “谢谢赵伯伯”文斓乖乖地说,声音却有些发颤。

    “怎么了,小少爷?被吓到了?”赵四爷哈哈一笑。

    “没……没有……”他侧过了小脑袋,看见父亲极其轻松地跟赵四爷说着话,浑没有刚才的那股失魂落魄,害怕,文斓真有些害怕了。

    赵家的人把他们送到了山上,林家的车已经在驿站等着了,行李放进了车里,大包小包。

    他对文斓说:“儿子,你一个人先回去,爹爹还要办点事。”

    文斓答应了他要听话,此时心中害怕无比,却只能点头。

    他向司机叮嘱:“一路送少爷回清河,到凤山发电报给盐店街,让戚大年亲自带人来接你们,直到接应上,你再开车回来接我。”

    砰地一声合上车门,往后退了两步。汽车发动,他目送着儿子渐渐远去,似乎只倏忽间,他已经忘掉了儿子眼中的不解、恐惧、不舍。

    他眼中已经没有了儿子,至少此刻,至少现在是这样。

    山里的声音在耳中突然变得大了,流泉声、鸟语声,明明是天籁,他却只觉得吵闹喧嚷。一片云飘过来,天陡然暗了,大山被笼罩了一片阴影黑越越地劈面而来,似要监视他的行动。

    静渊站了一会儿,冷冷笑了笑,自嘲般,他就是这样。他林静渊要的东西,只会不择手段去争取,排除任何干扰,去争、去抢,哪怕鱼死网破。

    如今他又要去争夺了,夺回来,要么毁掉,要么就再也不会放手。

    夺回来

    旅社的伙计见他留下,十分诧异。

    他淡然一笑,问:“那个刘麻子,每天早上都会来卖草药吗?”

    伙计搔头道:“也不一定。今天时间过了,得等明天了。”

    他扔给那伙计几枚明晃晃的银元,对方手忙脚乱地接住。

    静渊道:“我去睡一会儿,不用叫我吃饭了,明天刘麻子来了你帮我留意着,让他等我。”

    径自走进客房,把床上的铺盖枕头往地上一踹,在床单上稍微掸了掸,合衣躺上。

    他向来冷静,越是到关键时刻越是冷静,他不知道有多么感激父母,生就他这么一副冷酷的心肠,在已经临近崩溃的时候,还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闭上眼睛,他要睡。他不要去想关于她的一切,她的眼泪、她的苦难、她的女儿还有赵四爷,罗飞,雷师长,那些觊觎着她的男人、纠缠着她的男人他不要想。

    可他睡不着。

    好,那就醒着,醒着,不要睡着他念咒似的在心里喃喃道。

    可是,这个咒语已经不管用了,他睡不着,还是睡不着

    外面的所有声音、无数的细节,全部被放大了,听进了耳朵里,却毫不过心,只知道有两个卖山货的人吵了一架,下了场细雨,雨停了,鸟儿又开始叫了,厨房做晚饭,那杂货店的老板娘端着自己的碗去厨房弄吃的。

    旅社的伙计以为静渊游山过于疲累,倒是很听话,一直没有来烦他。

    第二天清晨刘麻子来了,那伙计忙去房间叫静渊,却见他直直坐在床边,眼睛清炯炯的,看似已经醒了多时。

    他倒是笑了:“来了?”

    那伙计也笑:“对,就在外头候着呢。”这个城里的客人,虽然古怪,却这般和气

    静渊不慌不忙的要了热水,洗了脸,刮了胡子,这才神采奕奕地出去,和刘麻子简单说了几句话,也没有怎么挑选,把他背篼里所有的天麻、何首乌等草药全买了,又问:“你家还有什么山货没有?”

    刘麻子笑道:“还有些核桃”

    “哦,核桃……好,你去家里再给我弄点核桃来。”

    他拿出十块钱,给他丢进背篓里。

    刘麻子又惊又喜,连声答应了。

    “你女儿和那个叫宝宝的小姑娘今天还会到山上来割兔草吗?”

    “来来呢小武会送她们上山,早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了。”

    静渊看向山下,山岚飘过,迷迷蒙蒙,轻声说:“像是要下雨了。”

    刘麻子道:“山里的雨,一会儿来一会儿停的,不碍事”

    静渊点点头,坐在坝子的条凳上,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来路。

    刘麻子向他行了一个礼,转身要往山下走去。

    静渊叫住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手绢,那张他放在身上已经有七年的手绢。

    “你认识宝宝的娘吧?”他道,“这是她落在赵四爷家的,被我捡到了。”

    刘麻子在身上擦了擦手,方把手绢接过去。

    “那就代她谢您了”他笑道。

    “你跟她说,我看到了她的女儿,真是可爱呢。”静渊脸上露出一丝笑。

    刘麻子笑道:“是啊,宝宝跟她娘长得一模一样,小美人儿”

    “嗯,嗯,小美人儿”静渊随口应道,摆了摆手,让他赶紧走,刘麻子笑吟吟地去了。

    过不多时,小武赶着骡车上来,却只是路过驿站,将宝宝和刘丫头放了下来,自己赶着车上了官道。刘丫头也背着一个背篓,和宝宝一人一手拿着一把镰刀,往山上的一条小道走去。

    一阵冷风吹来,静渊打了一个激灵,他站起身朝她们走去。

    “宝宝”他叫道。

    宝宝回过头,见是那个温和漂亮的、抱过自己的城里叔叔,眼睛睁大了满是惊喜,刘丫头也很惊讶,这城里人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静渊满脸都是笑,蹲下身,朝宝宝伸出双臂,声音温柔无比:“宝宝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盐店街 > 第二卷 孽海 第四十章 纵使相逢(3)
回目录:《盐店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2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3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4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5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